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45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45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1年06月24日 00:31 新浪网 作者 天山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45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1年6月23日)

  6月2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45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在乌鲁木齐市举行。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2021年6月2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疆举办专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邀请了喀什、和田、阿克苏地区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等地的六位少数民族群众代表,分享自己的工作生活,以真实的经历驳斥“强迫劳动”、抹黑新疆人权状况等涉疆谎言。

  6月2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发言。

  伊力江·阿那依提: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我是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

  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美西方反华势力蓄意诋毁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大肆抹黑新疆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利用所谓“强迫劳动”谎言攻击新疆,打压新疆劳动产业,阻碍新疆经济社会发展。

  新疆各族劳动者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职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等法律法规,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与有关企业依法签订劳动合同,获取相应报酬,他们在选择就业地点上也完全享有自由。各族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权、休息休假权、劳动安全卫生保护权、获得社会保险福利权等权利均依法得到保护。他们无论在新疆还是其他省区市,宗教信仰、民族文化、语言文字等方面权益,同样依法得到尊重和保障,根本不存在“强迫”问题。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阿克苏地区阿瓦提县拜什艾日克镇库木奥依拉村农民麦合木提·吐尔逊,喀什地区疏勒县洋大曼乡刺绣厂工人阿吉古丽·喀迪尔,巴州若羌县瓦石峡镇塔什萨依村个体经营户尼尔斯江·吾加布拉,和田地区洛浦县务工人员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喀什地区疏勒县纺织公司工人罕扎代·库尔班,和田地区皮山县务工人员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请他们讲一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现在的生活。

  伊力江·阿那依提:一段时间以来,美西方反华势力多次诬称新疆“强迫劳动”,还出台制裁新疆企业的措施。事实是,他们的这些说辞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根本站不住脚,新疆切实履行包括《消除就业和职业歧视公约》等4个核心公约在内的26个国际劳工公约,切实保障劳动者各项权利,反对强迫劳动。麦合木提·吐尔逊带头建立农业种植合作社,运用机械化手段种植棉花,节约了劳动力、降低了成本、增加了收入。现在请阿克苏地区阿瓦提县拜什艾日克镇库木奥依拉村农民麦合木提·吐尔逊讲述他的故事。

  6月23日,麦合木提·吐尔逊发言。

  麦合木提·吐尔逊:大家好,我是麦合木提·吐尔逊,是阿克苏地区阿瓦提县拜什艾日克镇库木奥依拉村农业种植合作社负责人。

  我是全村农民致富增收的带头人,我去年年收入15万元,通过向基层种植技术人员学习种植技术,和村民们成立了农业种植合作社,统一供应农资,统一耕作、播种、采收,推广标准化、机械化种棉花,现在我们全村都脱贫了,很多人还致富了。

  以前我用传统方法种14亩棉花地,农忙时,我和老婆从早到晚在棉花地里,非常辛苦。后来,我发现附近村的村民都在平整土地,建设高标准农田,机械化程度高、棉花产量高,人力投入还很少。这么好的事情,我还等什么?说干就干,我就跟周围的52户乡亲商量后达成一致,我们筹资进行土地平整,棉田面积达到了303亩。再成立合作社统一按照棉花种植标准化管理,只需要4个技术工人,就可以对土地的墒情、出苗率进行检测,用机器操作,按时供应棉花需要的养分,还建成了高效节水滴灌系统,改变了以前大水漫灌的现象。

  为提高生产效率,我与合作社成员商量后,与农机服务合作社签订农机服务合同,利用机械化来种植。无论是犁地、播种、采收,只要一个电话,大型机械设备就能到农田进行作业。今年播种期间,使用大型棉花播种机,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303亩地的播种。最近我们进行了喷施叶面肥作业,是采用无人机操作完成的,只用了5个小时就完成全部的施肥任务,每亩地的喷施费用是4元,303亩地才花了1212元,既节省了人力,又实现了无接触式施肥,大大减少了对棉花苗的损伤。

  去年棉花成熟时,我们全部使用采棉机采收,当天采收当天销售,除去成本,每亩可以赚900到1000元。

  种田全程机械化,节省人力、节省成本。现在,我们村的村民有养殖技术的人办养殖场,通过养羊养牛来增收;有的人到县城开商店做生意;还有一部分村民根据自己的兴趣,到自己喜欢的企业去工作。现在他们都是种地一份收入,发展产业或当技术员一份收入的“双收入”农民,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

  前不久,国外一些企业造谣我们新疆的棉花是强迫少数民族劳动采摘的,这些企业完全是撒谎骗人的,还说不用我们新疆的棉花,就是见不得我们过上好日子。我就是新疆的农民,我要告诉美西方那些企业,在新疆我们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我们新疆种棉花大部分都机械化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强迫劳动”,请不要肆意抹黑新疆!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麦合木提·吐尔逊的讲述。近期,美西方反华势力肆意抹黑新疆人权状况,编造所谓“中国通过强制性的劳动力转移和扶贫计划,迫使新疆数十万少数民族劳工手工摘棉花”等弥天大谎。事实是,新疆各族群众择业、就业完全是自愿的,他们有充分的权利选择自己什么时候去工作、去哪里工作。阿吉古丽·喀迪尔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既增加了家庭收入又可以照顾好孩子,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请喀什地区疏勒县洋大曼乡刺绣厂工人阿吉古丽·喀迪尔讲述她的故事。

  6月23日,阿吉古丽·喀迪尔发言。

  阿吉古丽·喀迪尔:我叫阿吉古丽·喀迪尔,今年30岁,家住疏勒县洋大曼乡。

  我和丈夫有3个孩子,为了提高家庭收入,过上更好的日子,我就想在家附近找份工作,既能挣钱又能照顾孩子。我姐姐告诉我乡里一家刺绣厂招聘员工,转正后每月可以拿到3000元,让我去应聘。我和老公商量后,决定去试一试,没想到我非常顺利就通过了面试,成为了这家刺绣厂的一名员工。

  我还记得第一天进到厂子里,看到规划整齐、环境优美的厂区大院,干净整洁、舒适明亮的厂房和刺绣车间时,就下定决心要在这里通过努力工作让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好。

  虽然之前在家我也会绣一些手帕和垫子,但对刺绣的技艺我知道得很有限,厂里组织专业技师给我们讲解刺绣的理论知识,并且手把手一针一线教我们如何进行刺绣。我每天把自己不懂的地方记录在小本子上,及时向老师请教,经过不断练习,我把老师讲的理论慢慢地与操作实际结合起来,操作开始越来越顺手,刺绣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能绣出的花纹图案也越来越多。

  大家请看大屏幕,屏幕上这幅《五星出东方》是我绣的,我们还有很多刺绣作品,背包、靠枕,大家看我绣得漂不漂亮?颜色搭配好不好看?

  《五星出东方》刺绣作品。

  大家看这幅人像作品,这种作品没有十年八年的绣工是绣不出来的,这幅画我们四个人绣了一年,拍卖时有人出价38万元要买我们都没舍得卖。

阿吉古丽·喀迪尔现场展示他们的人像刺绣作品。

  通过不断努力,2020年12月我成为车间主任,我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4000元,公司还为我缴纳了“五险一金”,我和老公的收入加起来每个月有8000多元,现在我们家不愁吃、不愁穿,还有一些存款。

  回想我的工作经历,一路走来,如果不是当初的机遇,如果没有老师的悉心教导,就不可能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

  在我们这里,还有许多像我一样从家庭妇女成长为企业优秀员工的例子,大家实现了理想,让家里的日子越过越红火,每当看到姐妹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就觉得心里特别高兴。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美西方国家的政客说的一些荒诞的言论,污蔑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现象”,我觉得非常可笑也非常气愤,这就好比一个外人无缘无故搅和我家的好日子一样。这些人就是别有用心的凭空捏造,完全不符合事实,我们的劳动是完全自由的,不存在“强迫劳动”。我们都是按时上下班,每个月有稳定的收入,有医保社保,下班后可以照顾家人,有空闲的时候和朋友逛街、购物,这样的日子就是我想过的生活。

  我从一个普通农家妇女,成长为一名现代产业车间的主任,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用我的知识和双手创造更多的价值,同时,带好头,积极帮助身边的亲朋好友,让大家一起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阿吉古丽·喀迪尔的讲述。一些美西方媒体和政客罔顾事实,诬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事实是中国一贯反对强迫劳动,中国的有关法律对此明确禁止,新疆各族群众依法享有劳动权,在自愿的基础上从事自己希望从事的工作,各项合法权益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尼尔斯江·吾加布拉在村里经营了自己的超市,还跑起了客运,他的家庭收入稳定,生活幸福。请巴州若羌县瓦石峡镇塔什萨依村个体经营户尼尔斯江·吾加布拉讲述他的故事。

  6月23日,尼尔斯江·吾加布拉发言。

  尼尔斯江·吾加布拉:大家好,我叫尼尔斯江·吾加布拉。今年35岁,是若羌县瓦石峡镇塔什萨依村人。  

  以前,我生活在阿尔金山上的铁木里克乡。2012年,我响应国家的号召,从铁木里克乡搬迁到瓦石峡镇塔什萨依村。现在的我,早已适应新的生活,不仅种了红枣,营运一条客运专线,还经营一家电子商务网点,这些都是我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2012年,我利用冬闲时间先后学习了红枣种植、牛羊养殖、电子商务和汽车驾驶。2013年我开始进行红枣种植与牛羊养殖。因为在铁木里克乡放了十几年的羊,我有独特的养殖方法,我养的羊长得快、体质好、不生病,村里的人都来向我学习,我也毫不吝啬地将养殖技巧教给乡亲们,他们也手把手地将红枣种植技术教给我。在我的精心管理下,我家的枣树越长越好,我的养殖业在村“两委”的带领下,规模逐渐扩大,养殖效益逐步增加,收入也逐年递增,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

  2019年,我看到乡亲们取快递要去好几公里以外的地方,并且本地特色农产品黄恰玛古、红枣等都是分散销售,还卖不上好价钱,村民们的收益低。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在塔什萨依村开一家电子商务网点。

  在若羌县电商办的帮助下,我利用家里的场地,创办了以“电子商务+百货”为一体的超市。每年的11月是我最忙碌的时候,为使村民的红枣、黄恰玛古等农产品卖一个好价格,我主动与县电商办联系,做好线上宣传、推介、销售,线下生产、包装、物流、配送,为本地农特产品销售打开了更加广阔的市场。

  我的电子商务网点运营以来,累计营业收入6万余元,收发快递3000余件,线上线下销售特色农产品黄恰玛古30吨,红枣5吨。电子商务极大地方便了村民们的日常生活,同时拓宽了我们村特色农产品的销路,提高农产品收益。

  2020年11月14日,我购买了一辆7座小型客运车,取得了瓦石峡镇塔什萨依村至若羌县的客运线路经营许可证,开始经营客运业务,这项业务每月至少有6000元收入。我经营的红枣种植、牛羊养殖、电子商务和线路车今年预计至少可以挣17万元。

  我会继续奋斗我的事业,干好电子商务网点和客车运营,给父老乡亲创造便利。

  最近,我听说美西方一些反华势力诬蔑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我特别生气。我们现在收入高了、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他们跳出来说我们被“强迫劳动”,我们生活条件不好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关心新疆呢?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一直过穷日子,我们越穷他们越有优越感,他们这是白日做梦,我很喜欢我的工作,这是我的事业,是我们全家幸福生活的保障,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那些诬蔑新疆的人面对现实吧。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尼尔斯江·吾加布拉的讲述。尊重公民的劳动权利,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实现体面劳动,是中国政府一贯坚持的目标和理念。新疆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精神,结合本地区实际,制定实施一系列地方性政策法规,为公民平等享有劳动就业权利提供了坚强法治保障。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在政府的帮助下,从和田地区洛浦县到乌鲁木齐市工作,夫妻二人通过勤劳的双手提升了全家的生活质量,还准备在乌鲁木齐安家。请新疆源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员工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讲述他的故事。

  6月23日,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发言。

  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我叫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买买提,是和田地区洛浦县人,现在在新疆源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作。

  我没到乌鲁木齐之前,在和田地区洛浦县工地当小工,依靠微薄且不稳定的收入来支撑整个家庭的支出。2017年夏天,村里的干部告诉我可以到乌鲁木齐工作,收入挺好的,问我愿不愿意去。当时我有点纠结,不知道能不能适应。村干部让我放心去,说那边工作环境很好,每个人都签订劳动合同,工资是按月发,家里面村干部会帮忙照顾的。我记得特别清楚,2017年7月2日,我成为新疆源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我勤勤恳恳地工作,不懂的业务及时请教,很快就掌握了工作岗位的各项技能,并且担任了班长,每个月有4500元的工资。

  2018年3月,我觉得这里工作条件这么好,收入也有保障,我就把妻子凯麦尔妮萨·阿依普拉提也接过来和我一起在源盛科技工作。现在我们两个人一个月有9000多元工资,每个月能给家里寄回去2000多元生活费,除了日常花销其他钱我都攒下来了。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现在我们买了属于自己的小汽车,还有一些存款十几万元,我们想继续攒着,等攒够了我们就在乌鲁木齐买房子,到时候老人和孩子都可以在乌鲁木齐生活。

  现在,我在单位是业务骨干,但我觉得公司里还有很多业务、还有很多技能我没有掌握,因此我经常主动向不同岗位的同事请教,向老师傅学习车床操作。我认为,现在国家经济发展这么快,知识更新速度越来越快,要掌握更多新知识新技能才不会被时代淘汰。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地学习,掌握更多新技能,争取更高的收入。

  我的班组里现在会来一些新员工,刚刚上岗什么也不会,每每遇到这些新员工,我都尽心尽力地教他们,让他们尽快适应岗位工作,熟悉业务技能,去年我就把5名新员工教成了熟练工,他们每个月的收入都在逐步提高。

  今天我的老婆凯麦尔妮萨·阿依普拉提和我的徒弟吐尔逊·托合提也来到了现场。

  6月23日,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中)和妻子凯麦尔妮萨·阿依普拉提、徒弟吐尔逊·托合提在发布会现场。

  我听说一些西方反华势力,绞尽脑汁炮制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谎言,我想给他们说,我们新疆没有“强迫劳动”,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劳动,靠自己的努力学习技能,靠自己的本事挣钱给老婆孩子花,不需要别人强迫,好好反思自己吧,我们新疆人的生活很好,我们都很幸福,我们能管好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们来管。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阿卜杜穆太力普·托合提麦麦提的讲述。新疆各族群众在阳光下实现了体面劳动,他们自愿就业、自主择业,各项权益受到法律保护。麦尔哈巴是一位纺织厂车间主任,她最大的幸福就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提高了家人的生活质量,她最大的自信就是用新疆棉花生产质地优良的被子、褥子、衣服。下面请看视频《纺织彩虹》。

  伊力江·阿那依提: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反华势力以所谓“强迫劳动”为借口,对新疆进行攻击抹黑。事实是,新疆各族群众的平等就业受到法律保护,符合国际劳工和人权标准,契合新疆各族群众过上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罕扎代·库尔班通过就业提高了收入,改善了家里生活条件,她也希望能有更多的青年和她一样劳动致富。请喀什地区疏勒县纺织公司工人罕扎代·库尔班讲述她的故事。

  6月23日,罕扎代·库尔班发言。

  罕扎代·库尔班:我叫罕扎代·库尔班,今年25岁,出生于疏附县一个农民家庭。

  以前,我在家帮父母务农,农闲时还打零工贴补家用。2017年的一天,我听人说疏勒县一纺织公司在招聘工人,每月最低3000元工资,我心动了,就报名参加了应聘。很快,我就被顺利聘用并签订了劳动合同,公司还给我们交了“五险一金”,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住房公积金。就这样,我带着自己的致富梦想、家人的嘱托,跟随着务工的队伍来到工厂上班。当我第一次走进公司,看到厂房全新的现代化设备,干净、整洁、明亮的环境时,我就意识到这将是我实现梦想的起点。

  刚刚进入车间工作,我发现最大的困难还是语言障碍。为更好地融入团队,必须提高我的普通话水平,掌握一些专业术语。于是我每天主动参加业务培训,自己做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计划:早起朗读、晚上收看电视节目、帮同事翻译。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已经能用流利的普通话与大家交流。为了能尽快掌握技术,我在师傅的示范和耐心讲解下反复学习,不断总结,将自己的问题、别人提出来的问题,一一记录,不懂的向老师请教,老师都耐心地解答我们提出的问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自身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从一名普通工成长为一名车间小组长,工资也从原来的3000元涨到了现在的5100元。现在,家里条件也好了很多,沙发、电视柜都换成新的了,新建的安居房也装修得很漂亮。每次放假回家,吃完饭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感觉别提有多美了。想想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家里的生活就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真的很高兴。

  作为一名普通农村小姑娘,我通过外出务工改变了命运,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增加了收入,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意义,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精彩。前段时间,我听说境外一些人肆意污蔑抹黑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现象”。我想说的是,这完全是一派胡言,新疆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是完全自由的。每月有稳定的收入,我家在2019年就实现了脱贫。现在我还是家乡年轻人争相学习的榜样。以后我会继续努力学习、工作,积极帮助更多有志青年树立就业改变命运的意识,带领大家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罕扎代·库尔班的讲述。新疆还有很多青年,通过从事自己向往的行业、喜欢的职业,学到了新技术,增加了收入,也感受到了现代化生活,人生多了很多选择,命运也随之发生改变。亚尔麦阿麦提·伊米提选择来到城市就业,通过工作掌握了新技能,还有了不错的收入,让他的生活有了新希望。下面请看视频《上进的年轻人》。

  伊力江·阿那依提:新疆始终把劳动者意愿和需求作为制定就业政策、拓宽就业渠道、开发就业岗位、开展就业培训、提供就业服务的重要依据,定期开展劳动者就业意愿调查,及时掌握劳动者在就业地点、就业岗位、薪酬待遇、工作条件、生活环境、发展前景等方面的需求,努力达到人岗匹配,促进长期稳定就业。来自和田地区的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通过在霍尔果斯市就业,增加了收入,提高了家人的生活水平。下面请伊犁州霍尔果斯市新林土石方公司员工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讲述他的故事。

  6月23日,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发言。

  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我叫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和田地区皮山县人,现在是霍尔果斯市新林土石方公司的工人,我和妻子都来自皮山县。

  有一次,村干部告诉我可以报名到霍尔果斯工作。经过了解,我得知霍尔果斯是一座新兴的城市,有相当多的企业、工地需要工人。当时我对老婆布威海丽且说:“我们现在都很年轻,再加上我会开铲车、挖掘机,听说霍尔果斯发展前景很好,只要肯干,我们一定能挣到钱。”听了我的话,老婆决定和我一起出门打工。就这样我和老婆还有一些朋友一起到了霍尔果斯市。来到霍尔果斯市后,我很快就在新林土石方公司找到了工作,老婆也在馕产业园找到了工作。

  起初,我的工资每个月4800元,但经过不懈努力,我的专业技术不断提高,现在工资也涨到了12000元左右,现在的我成了建筑工地里的“香饽饽”,很多老板都争着抢着要我,但我觉得:“不管在哪里工作,一定要认真对待,才能过上好日子。”

  去年年底的一天,我在工作时因为不小心而摔伤了腿,公司派人带我去医院,给我联系床位、找医生,还安排人在医院里帮我打饭、陪着我聊天,像我的家人一样照顾我。公司的领导也亲自来看望我,医保报销后需要个人支付的钱也由公司解决了。出院后,公司还让我在宿舍安心养伤,好利索了再上班,我心里特别温暖,特别感谢他们。随着霍尔果斯冬季的到来,我们公司也进入了停工期,我带着半年来赚的钱买了一辆车,高高兴兴地回了皮山县,我的妈妈看着我的小轿车,高兴得不得了。

  今年年初,我又带着老婆一起回到了霍尔果斯。公司考虑到我们是夫妻,特别为老婆安排了一个公司的岗位,并给我们分配了夫妻房。现在,我和老婆都有不错的收入,每月都可以给父母寄一部分钱,不仅改善了自己的生活,更提高了皮山亲人的生活水平。

  但最近我听到,国外有人散布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我觉得这简直太可笑了,我们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工作,居然被别有用心的人描述成“强迫劳动”,这实在是彻彻底底的欺骗和谎言。我坚定地认为“奋斗的日子让我快乐,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今后的日子一定比蜂蜜还甜”。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克热木·阿卜杜喀迪尔的讲述。刚才,六位发言人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展示了借助新疆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东风,依靠自己的勤劳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

  一直以来,新疆坚持把促进就业作为最大的民生工程,新疆各族群众通过劳动提高生活品质,创造幸福美好的生活,还有很多人希望把自己工作生活的真实场景展示给大家,下面请看一组视频。

  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