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2020年06月24日 07:36 新浪网 作者 温州日报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2020/06/24 07:3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66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1978年吴永良给作者示范画作。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1978年吴永良给作者作水墨肖像写生。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吴永良洞头风景速写之补渔网。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吴永良洞头风景速写之仙叠岩。

我的水墨人物画引路人

  1978年吴永良给作者题词勉励。

  金松

  我是小学五年级入温州市少年宫学习美术,后又随私人老师学山水画和仕女画。1975年我临摹黄胄《春兰图》得裱画师金庸先生鼓励,他出示私藏吴永良老师水墨人物小品,顿时深深地吸引了我。金庸先生说:“现代水墨人物画,温州唯吴永良老师水平最高,他又是科班出身,最好跟他学。”温州画人物画的老师大都从事工艺美术工作,所以他们大都擅长画古装高士和仕女,且工笔和兼工带写居多,像吴老师这样大刀阔斧水墨淋漓的现代人物画原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心情很是激动。

  经家父多方打听,得原温州工艺美校高宏佐先生介绍,我跟他第一次见面。吴老师没我想象的那么潇洒,他的长相倒有点早年插队回到城市的知识青年稍年长的样子,个子不高,戴副眼镜,头发直立,略显中分,眼睛灵活有神,笑起来嘴巴在整张脸上显得突出且充满热情。我带上素描速写及临摹杨之光的作品,还有临摹吴老师发表在《工农兵画报》上的鲁迅侧面白描像,吴老师看后说画得不错,但自己除工作上的教学之外不额外带学生,这让我很是意外,也很失望。

  1976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从松台山老人亭画速写下来,顺便转到松台菜场继续画,画着画着,忽然觉得边上有人在看我画,我抬头一看竟然是吴老师,便赶紧请老师给我的速写指点一下,他提着菜篮子,热情地笑着说周末带画去他家给我辅导,我当时几乎要跳了起来!

  吴老师的家就在松台菜场对面弄内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宿舍内。印象中我第一次去好像没带见面礼,仅带了一大捆自己的习作,吴老师详细指点了我的习作后,我冒昧问:“老师,可以让我看看您的画吗?”吴老师取出两幅水墨人物肖像画放在床上,我立即俯床细看起来,一幅是老妇人的水墨写生像,脸部皱纹富有质感,用笔、用墨、用色均非常精彩!我反复看,好像要强制自己把画面中的神韵和用笔的节奏和顺序一一记在脑里,好回去默写出来。可能是我看太久了,吴师母在门外走廊的灶台边喊:“喂,你可以回家吃饭了!”我才抬起头来,发觉自己看得入迷,有点失礼,赶紧起身告退。后来听吴老师说与师母笑言,别的初学者看画如同看小人书一样翻得很快,而我看了这么久,确是个学画的料。

  那时我在瞿溪轻工电器厂工作,大约半个月拿素描速写和水墨人物写生习作去请教吴老师一次。吴老师辅导人物速写,强调形象的感受力并适当吸收漫画式的夸张法,另外他说人物比例结构某个部位一时画不好,也可采取分阶段有针对性临摹和写生,可重点突破有效提高和掌握。我在1974年买了方增先《怎样画水墨人物画》一书并进行了临摹和画诀的背诵,但总是觉得隔了一层,观摩了吴老师的水墨人物写生原作后,又得到老师多次的示范和指导,我开始步入正道并进步神速。

  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来温招生,我通过考试被列入录取名额,可政审得知家父属“四人帮体系”后而被迫落第。次年中央改变了招生政策,我第二次报考,因文化课没考好而再次落第,觉得前途渺茫,吴老师来我家给我题写“持之以恒,锲而不舍”,并给我画了水墨肖像写生,这给我莫大鼓励!这一年吴老师调回浙美,我们学生从松台步行去株柏码头送行,吴老师见我情绪有些低落,便说已与赵瑞椿老师说好了,让我带素描速写习作去请教他,要写信就寄浙江美院国画系童中焘老师转他。

  这年冬季吴老师返温,带我去洞头写生了四五天,并得到其好友郭庭钧夫妇热情款待。白天我们随郭老师去周边岛屿画风景速写和水墨人物写生,吴老师的铅笔风景速写有一套熟练的表现方法,先用铅笔“侧锋”松松地画出对象的结构及纹理,并含有一些中国画用笔的因素,然后再用“中锋”较浓地勾勒出物象主要特征。吴老师的水墨人物写生往往先稍作炭稿或用指甲轻划定位便信笔直写,他先用粗笔画出头发的大概,再勾勒脸和手,最后大笔画衣纹及墨块和色彩,这种画法的先后顺序有利于把握形体与气韵。我一般在老师稍后的位置写生,一边观察对象,一边参照老师的范画。一天傍晚我们从半屏山返回本岛码头,郭老师带我们进了渔民食堂,一进门只见回字形的桌凳上赤脚蹲着不少渔民用大碗对干白酒,郭老师笑说渔民在船上都是蹲在船舱里吃饭的,在陆地上也习惯蹲在凳子上吃,吴老师说:“这场面画出来很有趣也很典型,没有生活的体验是根本想象不出来的。”在洞头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却让我感受到了吴老师为人的热情、幽默、敏感、风趣,尤其在风景速写和意笔人物写生方法上对我的言传身教,以及给我介绍他年轻时的爱好及奋斗经历,都给了我深远影响。

  1980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取了浙江美院国画系人物班,使我开了眼界,也受教了不少老师,同时更方便请教吴老师。记得大三时吴老师给我们班上过意笔人物写生课,他的笔墨功夫、书法及口才都很好,同学们都很钦佩和喜欢他,有同学问他什么是“笔墨”,他说潘天寿先生言“笔墨是学养和精神的外化”,具体而言也可说“笔中有墨,墨中有笔”,这种表述倒有一种形而上的近似禅师论道的感觉。他的教学风格是很少说具体的画法,却常常问同学们近期看些什么书或喜欢谁的画?当时我们都在看中国现代美学三家的书,吴老师说他喜欢宗白华的文章,还推荐郭因的《中国绘画美学史稿》。

  四年的大学生活,我不知去了他的单人宿舍请教过多少次。我选择医院题材作为自己的毕业创作时,也是最先去请教吴老师,他问医院有什么好画的?都是病歪歪的病人。我说我不画病人画医生,他笑着对我说:“从形式上看,你已经有一半成功了,好好画吧!”我想最初若是没有得到吴老师的首肯,我很难有信心在医院题材上坚持深入生活,搜集大量素材,最终较好地完成了毕业创作并获得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  

  每个人学业成长的道路上,必有最最关键的老师,如果没有松台菜场吴老师的爱惜之情,我的水墨人物画的起步是否迈上正道?是否能考上浙江美院?此实属一个疑问。吴老师的人品学养和专业成就及影响,已有省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们给予高度评价了,我作为他早年的学生以及后学者,只能说吴老师在我青年时期迷茫阶段所给予的鼓励和关爱历历在目,我将永远怀念吴永良老师,并努力将他的人品和艺术精神传承下去。

  5月25日,著名浙派人物画家、中国美院教授吴永良去世。吴永良曾在温州生活工作多年,为此本文作者特撰文怀念。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