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又双叒叕现健身房跑路 预付卡消费谁来管?

长沙又双叒叕现健身房跑路 预付卡消费谁来管?
2019年10月15日 20:34 新浪网 作者 长沙晚报

稿源:掌上长沙

2019-10-15 20:34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0月16日讯(全媒体记者 张洋子)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0月11日关注了长沙多家健身房跑路现象后,更多被预付消费“坑”过的市民纷纷来电反映类似遭遇,并呼吁相关部门进行监管。“8月才续的会员卡,9月健身房就关了。”市民彭女士跟记者说,她锻炼了2年的长沙时光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也毫无征兆关了店,所有会员被动转入另外一家健身房,气愤的会员们走上维权之路。他们想知道,预付卡消费究竟谁能管?提前消费的消费者们,真的没保障吗?

市场:预付卡消费模式,频现商家“跑路”

在看了记者对健身房跑路的报道后,家住芙蓉区的彭女士向记者反映了一桩糟心事:她是芙蓉路和府大厦8楼一家时光健身房的2年老会员,今年8月续了会员卡,9月20日健身房突然关闭,留给所有会员的,只有一张暂停营业通知书和大厦物业发的健身房拖欠租金公告。

在物业给出的一份公告里,这家长沙时光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欠了物业5个月的租金近20万元,物业多次催缴未果,不得不于9月16日向该公司负责人发出了“解除合同”法律文书和收回房屋使用权的通告。

“但健身房对暂停营业没有任何通知,说关就关了。”彭女士告诉记者,9月19日晚仍有会员在健身房健身,9月20日时光健身房就突然停止营业,只有在门口粘贴的一则“暂停营业通知”。记者看到,这则通知称,健身房在经营期间因为房间漏水而多次装修,期间造成的损失“跟房东协商多次未果”,是“房东原因造成不能正常营业”,所有会员转入另外一家健身房,不影响会员锻炼身体。“但那一家健身房特别远,而且我们的私教课他们也不能上,因此大部分会员不接受这样的处理方式。”彭女士说,老板和店员都不知所踪,会员们报了案并统计损失,初步统计有60多万元。

记者了解到,近期同样陷入关店风波的还有知名连锁美发企业文峰美发美容,最近有不少市民投诉称,长沙多家文峰美发美容店铺突然关店,部分店铺更是贴出通告称关店原因是因消防整改,要求会员前往其他店铺消费。“说关就关,退钱困难,买卡的消费者没有任何保障。”一位被“坑”的市民吐槽。

维权:预付卡消费模式普及,成投诉重灾区

健身房、美发店、洗车店、蛋糕店等,为了“锁定”客户,声称“办卡”可以享受充值返现等折扣,因此吸引了不少消费者在自己常去的店“办卡”。这样的卡被称为单用途预付卡,持卡者只能在发卡机构指定的商户或门店消费。这件本来互利互惠的交易,却因为有些商户在消费者办完预付卡之后携款跑路,让消费者后悔不已。消费者不仅难以享受服务或折扣,就连卡里的余额也很难追回。

记者翻阅长沙去年以来的消费投诉案例,预付消费市场是投诉的重灾区。投诉集中在预付式消费较多的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修理服务等服务行业。其中,部分经营者因经营不善等原因,发生关门歇业、易主、变更经营地址等情形,既不继续按合同约定提供服务,也不采取其他善后措施,这成为消费者主要投诉的问题。

多位律师向记者表示,这些商家违反了《合同法》,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而按照《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但在现实中,需要承担的商家经常“跑路”了事,消费者手里的卡片就成了废卡,后续的追款之路更是漫漫无期。

“我近两年也代理了几起因单用途预付卡发卡企业‘跑路’导致的维权案例,受损的消费者往往只能向媒体控诉、向消协投诉或者通过诉讼途径解决,但是受害的损失很少能够追回。”开福区政协委员、湖南清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刘洋认为,究其源头还是由于相关部门缺乏对制售单用途预付卡的企业进行有效监管,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造成。

建议:加强法制,从源头防范预付消费风险

频繁“跑路”的健身房,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正如彭女士所说,“我们其实知道钱要不回来了,但就是想通过投诉给这些商家一个警告,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健全相关法律法规,让商家违法必究,不要继续坑人。”

如何防范预付消费风险?记者调查发现,我国不少城市已经开始了预付消费监管的探索。比如8月8日,山东省青岛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青岛市预付费式消费合同范本》(征求意见稿);8月13日,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举行了预付式消费调查专项整改情况通报会;8月19日,河南省商务厅印发了《河南省家庭服务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市场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实施方案》,启动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上海市则在去年就开始针对体育健身行业的预付消费模式进行监管,今年相继配套出台了《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实施办法》《上海市体育健身行业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存量预收资金余额管理实施办法》等,从存量资金管理的风险防范措施做出相关规定。

作为开福区政协委员,刘洋近期也在起草一份提案,希望政府能出台政策防范单用途预付消费卡“跑路”风险,并给出了自己的三点建议:加强商务部门对单用途卡的发行、备案等业务活动、资金管理的内部控制及发卡商家的风险状况进行日常监管;制定单用途卡消费单行法律,对商家严重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记入诚信档案,并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予以公示;建立风险防控机制,比如设立保证金制度,或引入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对于消费情况可以按比例进行款项拨付等。

监管预付消费会有效果吗?目前仍未得知,但至少是一种主动的管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

在这里,爱上长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