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那是春天

散文 | 那是春天
2020年02月27日 10:15 新浪网 作者 长沙晚报

  ■晓寒

  放学后,我习惯站在学校那栋灰蒙蒙的红砖楼的二楼,靠在打着霉点的水泥栏杆上发呆。聚焦在瞳孔上的,是一再重复的画面,几个比我小或者和我一样大的孩子背着书包,走过空荡荡的黄泥巴操场,向着远处那棵老枫树下撤退。他们勾肩搭背,边走边闹,影子在身后亦步亦趋。天沉闷,悬着潮湿的云朵,没有风,要是在多风的傍晚,风会把他们的影子吹得树枝一样摇摆,像一个少年内心的狂野。

  那中间就有根梦的影子,我和根梦熟悉,但没有什么交情,见了面也搭不上话。我是个安静的孩子,走路慢,不爱说话,喜欢默默地坐在没有人的地方想一些谁也不会去想的事情,像我这种性格,即使丢在人堆里,也会像空气一般,所有人都可以忽略我的存在。根梦和我不同,他好动,总能找到一些他认为快乐的事情,敢揪女孩子的辫子,敢和老师对着干,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兽,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害怕的,偶尔还会做出惊人的举动,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听说他有一次做过一件挑战同龄人想象力的事情:把刚发不久的语文书一页页撕下来折成蝴蝶,在一个晴好的傍晚,他让这些纸蝴蝶沿着不同的轨道飞过操场的上空。他伸出脑袋,双手趴在窗沿上,稚气未脱的脸框在老木窗里,像一张镶在木框里的被岁月模糊了的黑白照片。他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似乎在传递着一个信息,他听到了翅膀扑打晚风的声音。这件事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我没有看到,无法确定它的真假,我暗地里有些怀疑,一本语文书少说也有一百多页,以他毛手毛脚的性格,是否有足够的耐心来完成这样一件事情?

  我知道的事实是,初中还未毕业他就回家了,开着台改装的三轮车拖水泥板。车旧了,外壳上长了锈,水泥板高高地堆起,像一座被刨光了植被的山。很多人不想干这个活,主要是太过危险。根梦倒是十分喜欢,好像天生就是干这个的,钢铁沉实、坚硬,每一处都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力量,就像他鼓荡着力气的躯体。他常常一大早起来,操起摇手三两下把车子摇响后,“哐当”一声甩进车厢里,然后坐到驾驶座上,猛踩一脚油门,“轰”的一声,把车子开得飞一般快,好像急着去赶什么场子,大老远就传来“叭叭叭”的响声,让人听了心惊肉跳。刚开始那会,一些邻居和长辈觉得这样太危险,迟早会出问题,便好心劝他,根梦,开慢点吧,这样快容易出事。他听了很不服气,乜斜着眼睛,一脸的不屑,你们真是操空心,车子是死的,人是活的,要翻车时,我只要随便一跳就没事了。劝了几次没效,再没有人劝他,任由他把车开得横冲直撞。

  那是春天,笋从泥土里探出头来,映山红即将绽开,牛在田里安静地吃草。临近中午的时分,根梦开车拖着满满一车水泥板出去,车屁股后拖着长长的黑烟,像一头愤怒的猛兽在亡命地奔跑。在一处田角转弯时,车子突然一个侧翻,车上的水泥板一齐压在他身上,他来不及挣扎,也来不及喊最后一声,喷涌的血染红了田角。等人们匆匆赶来时,看到他躺倒在泥淖里,大半个身子埋在水泥板下,一只脚高高翘起,满怀不甘地刺向天空,像是夕阳投在大地上的影子,模糊,遥远,自我遗忘,失落在阴沉的梦中。

  过了好一阵子,人群陆续散去,叹息声像烟一样升起,又像烟一样飘散。

  雨季如约而来,南方的春天就是一个雨水淋漓的季节,在飘荡的青烟里,漫天雨点像银色的蚊蝇俯冲而下,伴着冷冷的响声,翻起一地的浮尘和疏松的泥土,几天后把血迹冲得一丝不剩。

  水在田里堆积起来,渐渐淹没了田埂上指尖大的野花,亮汪汪的,像一面镶嵌在大地上的镜子。有人背着犁铧赶着牛把田犁开,插上秧苗,到夏天的时候,稻子如一片朝阳下的森林,在那个田角生龙活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

在这里,爱上长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