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晖哥

散文 | 晖哥
2020年02月27日 10:17 新浪网 作者 长沙晚报

  ■庄居湘

  真的不要忽视周围的人。说不定,他身上有某种可贵的东西值得你学习,而且,有时还闪闪发光呢!

  正月初六,本来第二天就要恢复上班了,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延假了。我所在单位接到一个任务,要抽调5人组成的工作队去社区支持抗疫工作。我知道这是一个有点危险的工作,派谁去呢?看到许多医生纷纷主动请缨到疫情严重的湖北工作,我们能不能也来一个主动报名呢!我的提议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征集令很快在单位几百人的微信群中发出。作为始作俑者,我第一个报了名。随后报名的接二连三,最让我没想到的是平时不爱说话的晖哥像是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抢着报了名。

  晖哥是我们单位的第二代,他父亲是我们的老行政科长。1988年,我大学毕业分到单位,安排我宿舍的就是晖哥的父亲陈科长。陈科长经常穿着一套很整洁的藏青色中山装,话不多声音也不高,做起事来很认真。不知怎的,看到他我总会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当时,我被安排在那栋筒子楼的一个单间,令人可喜的是还带一个阳台,那时真的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第二年7月的一天,我外出回来,发现一张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字条。字条是陈科长写的,其意是目前单位宿舍紧张,新分来的几位男大学生没地方住,希望我搬到同一层的一个房间和两个女生合住。字迹很工整认真,语气也很温和尊重!我二话没说,立马腾出了房子。

  晖哥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人,不仅长得酷似父亲,穿着也总是像父亲那样整整齐齐的样子,在单位后勤部门工作,也算是子承父业了。以前我和他没有工作上的交集,没有怎么留意过他。倒是近两年有了一些接触,他是工会小组长,开会时听过他几回发言,觉得他还蛮有想法的,做事也很热心。他能来报名我自然很高兴,毕竟老同志做事会更稳重。

  我们工作队的人员很快就确定了,有两个“90后”,一男一女,女的是一个靓妹,听说还是富二代,用晖哥的话说,从她身上看不到一点“骄娇”二气;男的名字一听我就知道他是第11届亚运会前后生的人,因为那届亚运会吉祥物就叫“盼盼”,不过,他现在已经是一岁孩子的父亲了。还有一个“80后”的女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加上我和晖哥两个“60后”,我们这个5人工作队被派到一个社区帮助工作。

  这天长沙小雨转阴,一大早,在家隔离了多天的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出各自家门,到单位大门前统一乘坐一台7座的别克车向社区出发。在车上我隔着口罩提高嗓门问坐在后排的晖哥:“你五十七八的人啊,坐在家里搞隔离不舒服些啊?为何要跑得社区来冒这个险?”说完,我扭头看晖哥。晖哥小平头理得整整齐齐,头发乌黑但不知道是不是天然的……他竟戴着两层口罩,里面的是白色纱布的,外面的是白色纸质的,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生活上比较讲究的人。他说:“我在后勤工作,与社区打交道多,有经验!”他的回答很简单,我用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同时,联想到临近退休的医务工作者要求到湖北疫区一线工作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让我去吧,我有经验!

  我们很快就加入社区拉网式的排查工作中,主要任务就是给每家每户打电话,询问户籍地、有没有去过湖北、有没有接触过湖北籍人士、有没有不适症状等。上万个电话要打,社区工作人员、工作队、志愿者,每个办公室飘出的都是打电话的声音,让人感觉好像进了当年的电信大楼。打着打着,我的眼睛花了,社区提供的姓名与电话表格字又小,经常看上一行又跳到下一行去了,很是恼火。我不得不放下电话,让眼睛和喉咙休息一下,站起来走一走,顺便到其他办公室看看队友的情况。大家都在接打电话之中,没空搭理我,只有晖哥正好接完一个电话。我问他眼睛花不花,他告诉我一个诀窍:拿把尺子放在要打电话的那一行下面,遮住紧挨的其他电话,这样就不会看错行了。我没有尺子,就找了一本书遮着,果然好多了!

  我们工作队负责两个楼盘的排查,社区给的评价是我们摸排的数据最详实。其实,电话那端的居民来自全国各地,有操五湖四海方言的普通话,有各种各样的态度和情绪,虽然大部分人都能积极配合,但也有个别居民,抑或胆小,抑或戒备心过强,不肯说出自家情况。遇到这种情况,晖哥总有办法让电话那端信任他、配合他。特别是遇到去过湖北或与湖北人有过接触的人,要问清本人及随行人员的姓名、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晖哥果然有经验,东一句西一句扯几句闲谈,把单调的询问电话打成了一个个聊天电话,问完情况还要补上几句关心提醒的话,收获了不少“谢谢”!

  此次,晖哥自然而然当起了工作队的“后勤部长”。7天14个来回,每次他最早到达车上,每次约定时间5分钟前我都会准时接到他的提醒电话,每次上车他都会给每个队友及时递上塑料手套。一天早晨,我们刚到社区的一间办公室,发现瓷砖上好像沾着一块污迹,晖哥想都没想,从身上摸出一块餐巾纸准备弯腰去擦。社区人员见状,立即拿来扫把撮箕说,这是凳子上掉的一块漆皮。在回家的车上,我想起晖哥那个动作,便说,看样子你在家里做家务事啊!他说,我每天到父母家,给父母做中餐和晚餐。我说,那这几天中午你没有时间去做怎么办?他说,我头天晚上为他们准备好,中午两老热一下即可。我有些调侃地说:“你真是忠孝两不误啊!”其时,我内心升腾起一股好感与敬意。

  第二天早晨我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八十多岁的陈科长和夫人两口子戴着口罩、背不驼腰不弯地并肩往门外走,说是到外面透透气。坐在车上等队友的晖哥见到父母后,连忙从车窗探出脑袋喊道 :“陈爹爹陈娭毑,你们莫到人多的地方去啊!”一路上,晖哥还谈起他的爱人、女儿、女婿,给我们看他小孙子健康活泼的照片,幸福久久地荡漾在他脸上!

  整整7天,我近距离地认识了晖哥和其他队友,他们都是普通人,但身上都有闪光点。就说晖哥吧,他干了一辈子工作,只当了一个工会小组长。我觉得他值得我学习和尊重。其实,我们这个社会除了精英,绝大部分是晖哥这样值得尊重的平凡人。平凡如斯,幸福如斯,情怀如斯!这不正是和谐社会所期盼的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

在这里,爱上长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