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亚坤夜读丨潮水般的加油声(有声)

亚坤夜读丨潮水般的加油声(有声)
2021年11月30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长沙晚报

  母亲老木柜的深处,静静地躺着一件黑色长袖T恤。经过时间的淘洗,原有的深黑色已淡去,表层像裹了层淡淡的霜,诉说着过往的痕迹,两个袖口被磨得参差不齐,几乎到了肘部的位置,那是被母亲垂爱多年的缘故——一切,缘于我参加的那场运动会。

  那是大学的某个初冬,天高云淡,空气中不知被谁抽走了丝丝湿滑的水汽,到处流淌着清新爽朗的气息。

  一大早,运动场就集市般喧嚣起来,人头攒动。广播台早早占据了操场的一角,进行曲激动人心,每个音符都在欢快地跳动,直捣肺腑,不小心就按下了肌肉骨头启动键,催着人匆匆赶去。更不用说现场播音员激昂快速的语调,抑制不住的亢奋。新修的运动场,黄泥路面被连日的秋阳晒得坚硬结实;用石灰粉划出的新跑道,像从地下长出来那么簇新,整洁而干净;环绕运动场的黄土高坡、大樟树,此刻静默无语,仿佛在翘首盼望着一场场连台好戏。有人在准备运动器材,有人在熟悉场地,还有人分成小组,进行赛前操练,运动员、教练、啦啦队、后勤部,站着的,慢走的,快跑的,并行的,独往的,扎堆的,人来人往,涌满了整个运动场,还有人从大道小径陆续朝这里赶来……

  那次,我报了八百米、百米跨栏、掷铅饼,还准备写几篇现场报道。

  刚交了篇鼓劲的打油诗似的稿子,就听见广播通知,我立即赶往掷铅饼处,那里早早围满一圈人。这个场地设在田径赛道的环内,呈扇状,掷饼者要在扇子根部的小圆圈内将饼掷出,掷出的饼大多落在扇面内。有的运动员人高马大,孔武有力,按他的身高和体态,完全可以掷出优异的成绩,可他拾起铅饼来,呼地一下,饼只落在不远处,在地面砸出轻轻一声闷响,引来人群发出一片“唉”的叹息。也有掷得很远的,不知是谁,几乎接近扇面最远边线,那里插着面铁做的小旗,大概这样才经得起被砸中的万一。我报名纯属“贵在参与”,可真把饼拎在手里,心里却多了几分郑重,遥想着希腊雕刻家米隆《掷铁饼者》的形态,那种力道的运用,饼弧线飞出前的蓄势,脚下用力,快速行进几步,右侧朝后,压低一下身子,腰身一转,手一抖,猛地将饼掷出……看着饼落下去的地方,离第一面小旗差了十万八千里。

  来不及看完投掷,就有同学飞奔过来,拉着我跑向另一个场地,女子百米跨栏开始了!熟悉的“各就各位”号令声从站得笔挺的裁判嘴里蹦出来,突然就掺入某种威严和神圣,我们俯身向下,十指分开,双手叉地,等待着那“叭”的一声信号枪响。枪响了,刚冲出几步,却都被叫了回来,原来有人在枪响之前就冲了出去,还是名矫健而美丽的女生。我们再次俯身、准备开始,结果又有人违反指令,还是那名女生!二次不过三,我们不得不老老实实地从头再来,这次,惊人的历史再次发生!那个女生噘着嘴,委屈地说,我没提前跑啊,可也不得不退下赛场。终于正式开跑了,我箭一般地冲出去,飞奔起来,没跑多远就遇见一个栏杆,只好奋力跃起,跨过,落地,再往前冲……头顶是热烘烘的阳光,耳畔是呼呼的风声,还有澎湃的“加油”声,甚至还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拼命地叫我加油,比我跑步还卖力,一浪高过一浪,又急切又嘹亮,在这如雷的声浪里,我像被浪花托起的浮萍,随波逐流,时而漂浮起来,朝上蹿去,时而落下,急速地朝前涌动……不知跨了多少个,跑了多少步,都快形成腿部惯性了,突然发现前面无栏可跳,换作了一根红色标志的绳子,原来,已经抵达终点。

  非常幸运,那天我参加的项目全部获奖,其中百米跨栏获年级女子组冠军,而那名因违规被罚下场的女生,往年都是她第一名。奖品是件黑色长袖T恤,带回来送给母亲。而我,每当看见这件衣服,便想起那场运动会,耳畔又响起潮水般的加油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