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朱玉麒说西北科考团掌故 | 从袁复礼《蒙新考查五年记》说起

朱玉麒说西北科考团掌故 | 从袁复礼《蒙新考查五年记》说起
2020年04月24日 10:28 新浪网 作者 文汇报

  今年三月,我本应当站在静园二院展厅的楼梯口,担任北大文研院的编外,备你垂问这个“袁复礼旧藏西北科学考查团摄影”展览中那些摄影家眼里是作品、科学家眼里是样品、历史学家眼里是文献的西北科考团的老照片。至少九成以上的照片,你都没有见到过。

朱玉麒说西北科考团掌故 | 从袁复礼《蒙新考查五年记》说起

  袁复礼(1893—1987)

  袁复礼先生的藏品非常丰富,但也异常坎坷。1932年他考察归来,开始了采集品的整理工作,东部天山恐龙发现等等的成果不用说了,其实后面还有更多的成果等着发表,但是抗战开始了。新中国当然重视袁先生的学术贡献,希望他尽快完成科考团工作的研究,也派了助手。那个时候他的胶片都用统一的纸袋分别包装,并洗出样片,逐一根据回忆做出记录——当然,有些也记不起来了,时间、地点都打了问号。他在三十年代末期就撰写了《蒙新考查五年记》,但是抗战中偏偏被杂志社把新疆考察的第二卷给丢失了,只留下往返行程的记载。五十年代,他在留下来的油印本上分别标志了照片的编号,希望出版图文并茂的考察记。但没有来得及。袁复礼先生再见到这批材料时,已经80多岁,老病侵寻,无法完成后续的工作了。但他还是写了《三十年代中瑞合作的西北科学考查团》,来弥补《五年记》失落的新疆考察内容,总算留下了完整的考察记。

朱玉麒说西北科考团掌故 | 从袁复礼《蒙新考查五年记》说起

  袁先生留下的文献资料,头绪繁多,我们首先是做了照片的清理工作。面对成千上万的照片,整理工作也只好分离“西域”和“塞北”两个部分,逐一处理。现在你看到的,确实只是冰山一角。后续的工作,当然是要完成袁复礼先生的心愿,把这些图片还原到《五年记》和《三十年代》中,不让斯文赫定的《亚洲腹地探险八年》专美于前,虽然在时间上确实晚了很多。

  (作者为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教授)

  作者:朱玉麒

  编辑:刘迪

  责任编辑:李纯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