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连续二次创业,他都坚定选择上海!轻轻教育CEO:做事“讲规矩”,可省下最珍贵的创业成本

连续二次创业,他都坚定选择上海!轻轻教育CEO:做事“讲规矩”,可省下最珍贵的创业成本
2020年08月13日 09:52 新浪网 作者 文汇报

  在位于裕德路的“南洋1931”办公楼7楼,轻轻教育CEO刘常科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时不时在各间会议室里穿梭。开放通透的办公空间里,几百位程序员围坐在一张张长桌前,讨论声此起彼伏,而刘常科的“工位”也在墙角一隅。

   六年前,刘常科参与创立的昂立教育上市后,他便功成身退,转战在线教育。第二次创业,他仍然坚守上海,如今,轻轻教育已成为全国中小学在线“一对一”互联网教育的头部企业。

   “20多年前第一次创业选择上海,是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那时候创业,遍地是机会,拼的是够不够胆,靠的是野蛮生长。”而第二次创业,之所以再一次锁定上海,是因为他坚信一点:时至今日,创业拼的是人才、技术、专业,靠的是政府提供的规范友好环境,这也是中小企业能快速成长、资本愿意投入的重要原因。基于这些考量,在刘常科的眼中,上海正成为在线新经济发展的一片沃土,也是创业的不二选择。

  第二次创业,“没想到投资来得这么快”

  昨天上午9点半不到,记者见到刘常科时,他已开完了两个会。从这种紧凑的工作节奏中,可以清晰感受到轻轻教育“进击的步伐”。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需求猛增,行业发展进入快车道:仅今年1月到6月,轻轻教育的业务量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0%,累计服务用户超百万,提供一对一服务数千万课时。目前,轻轻教育已覆盖全国600多个城市。

  决定二次创业那年,刘常科46岁,用他的话说,连自己都感到很意外,“没想到投资来得这么快。”几乎没经历什么波折,他就拿到了第一笔来自IDG和挚信资本融资,高达452万美金。

  刘常科事后分析,二次创业的好运,和自己的一项决策有关:扎根上海。这是因为,上海不仅创业氛围浓厚,而且,从资本到人才,创新创业的要素都在这里高度聚集。

  “所有国内外顶级投资机构在上海都有分支机构,如果想见投资人,不用飞来飞去,马上就能碰面。不管公司需要招什么样的人才,在上海也都能毫不费力地找到。”刘常科记得,在拿到第一笔投资后,他就开始专注于搭建一个优秀的创业团队。仅仅一年时间,轻轻教育就上线了。公司所有的高管都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名校,技术人才也几乎都是沪上名校的毕业生。

  有过创业经历的刘常科深知,“做在线教育,门槛高,对团队要求更高”。而不论是组建新团队还是日常招聘,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上海在专业人才的储备上有着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优势。以师资招聘为例。除了沪上本身就名校林立,这里还有8000名左右的自由职业教师。今年疫情期间,公司连续两个月开出招聘大单,每个月都招聘了符合条件的600名到800名教师。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过后,K12培训的在线教育规模将从400亿人民币扩大到1200亿元人民币,这也使轻轻教育迎来新一轮的发展。

  在“讲规矩”的环境,可省下最珍贵的创业成本

  在在线新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如果说技术、人才、政策、资本等因素将直接决定一个创业项目能否成功,那么,有没有规范的环境,则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创业企业能否良好并持久地运行。

  “时间对创业者来说,是最珍贵的成本之一”。刘常科之所以觉得在上海创业“省时”,是因为这里有良好的营商环境。更直接地说,“上海人做事很规范,我只需要专注创业,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做别的牵扯精力的事。”

  别的牵扯精力的事是什么?比如,应酬。刘常科用自己的作息说明了这一点。原来,他是一位深度马拉松爱好者,全马最好成绩是2小时59分,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他保持着每天早晨5点起床跑步10公里,每天晚上11点睡觉的规律作息。“从备案在线教育企业到找地方办公,包括今年疫情以来政府出台政策对企业的社保缴纳实施优惠政策,凡事按照规则,办什么事都不需要‘求人’”。

  “长期以来,上海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讲规矩’,这一度也被认为是缺少敢闯、敢试的精神。”而谈及上海的文化、上海人的特点,山东汉子刘常科却看到了另一面:规范的环境恰好是创业最好的土壤。对互联网企业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互联网企业技术迭代要远远超过其他行业,往往1年当7年用——这也直接意味着,哪家企业可以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硬核技术研发,哪家企业的成功概率就越大。

  更重要的是,在保障城市规范运作的前提下,不论立法还是各种措施,上海总是走在前面。

  规范的环境,政策却能先行

  其实,对上海的这些优势,刘常科是熟悉的,也尝到过甜头。

  1991年,从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留校的他,就从负责学校勤工助学中心开始,慢慢竖起了“昂立教育”的牌子。差不多同一时间,俞敏洪也开始拿着浆糊桶,在北京到处贴新东方的小广告。“当时的创业机会真的很多,但公司的发展速度比较慢,就像农民种地,得一点一滴慢慢积累。”1995年,昂立教育的公司注册资本由30万元增至50万元,这在当时已是一个“大动作”,刘常科还自掏腰包为自己添了股权。

  2006年9月,“同行”新东方在美国上市。差不多同时,包玉刚家族也向昂立教育伸来橄榄枝,并出资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2010年,昂立教育就开启了国内A股的上市之路。

  2013年11月,昂立教育的上市方案第一次上报证监会,结果遭到否决,原因是大量办学实体是在民政部门登记而非工商部门登记的非企业法人。   

  原本以为上市无望的刘常科,回到上海后却惊喜地发现,“早在2013年7月,上海就已经通过人大立法,由上海市教委等多部门联合设立了《经营性培训机构登记办法》。这样企业就能在工商部门登记经营性培训机构了。”他告诉记者,仅仅半年后的2014年6月18日,昂立教育就完成审批,成为国内第一家A股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

  由此谈及轻轻教育的未来,刘常科也信心满满。今年疫情以后,上海市第一时间发布了《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其中提到,将通过一系列举措推动在线教育企业提高内容服务质量水平,促进在线教育新模式创新。在他看来,在线教育未来发展值得期待。

  最近半年,轻轻教育已通过“云招聘”大规模扩容了师资队伍。目前,企业已拥有4600名专职师资队伍,平均年龄30岁。在刘常科看来,经历了疫情的重新洗牌,在线教育的大方向已基本确定。接下来,谁能围绕教育的本质做好服务,谁就能在在线教育领域“出圈”。

  作者:姜澎 王星

  编辑:储舒婷

  责任编辑:樊丽萍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