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2019年10月21日 11:03 新浪网 作者 葡萄酒杂志WINEMAG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近日勃艮第最热议的话题应该就是关于七家酒庄联合酿造2016年份大蒙哈榭(le Montrachet)。Lafon酒庄的Dominique Lafon在一次聚会上建议联合酿造大蒙哈榭,参与七家酒庄分别是Leflaive, DRC, Comtes Lafon, Guy Amiot, Fleurot-Larose, Claudine Petijean, Lamy-Pillot。之所以将Leflaive放在第一位,是因为最终是由他家酿造及陈酿。

7 owners of Le Montrachet have announced that they will join together to make the 2016 Le montrachet cuvee. They are Leflaive, DRC, Comtes Lafon, Guy Amiot, Fleurot-Larose, Claudine Petijean, Lamy-Pillot. Domaine leflaive will dominate the whole process of winemaking and aging.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混酿的起因是因为史无前例的大减产。2016年4月27日,大蒙哈榭酒园遭遇了极为严重的冰雹袭击,个别地块较小的地主或者受灾严重的酒农甚至无酒可酿。这7家酒庄合计1.255公顷的酒园原本能采收约4000公斤的葡萄,可2016年份实际仅有167公斤。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七家酒庄的田都位于夏莎妮蒙哈榭村,彼此相近,故而更容易达成共识。之所没有邻村的地主加入,是因为普利尼蒙哈榭村的大蒙哈榭并没有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2019年7月,史无前例的七家混酿版2016 Le Montrachet问世。仅产600余瓶,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七家酒庄合议将其中500瓶对尊贵的私人客户出售,所有的申请由经销商提供并需要酒庄的审核,酒标上会写上定制的名字。售价则为统一的5500欧元。其余100余瓶则会以慈善拍卖的形式出售。

  回过头来看,七家中能有实力挑大梁的酿酒酒庄其实只有两家:双鸡(Domaine Leflaive)和DRC。即便是名气毫不逊色于双鸡的拉芳/Comtes Lafon也不够分量。道理很简单,市场认可度,更直白点就是身家。如今双鸡和DRC出品的大蒙(大蒙哈榭)在二级市场上国际均价都接近1万美元,个别年份的老双鸡(铁娘子的存世年份)甚至逼近1.3万美元。DRC大蒙虽略逊一筹,但也相差无几。紧随其后的老三拉芳大蒙大约是双雄身家的七分之一。其余四家的身家与他们相比几乎就是微不足道,这样的段位注定只有DRC和双鸡出头。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其余五家包括拉芳都算是“因祸得福”,当然不算减产所带来的痛苦。

那么,为何是双鸡庄?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双鸡(Domaine Leflaive)曾经是勃艮第产区的骄傲和旗帜,绘有两只大公鸡的酒标一度是严肃爱好者眼里顶级霞多丽的标识,头牌大蒙哈榭(le Montrachet)更是整个星球上无人撼动的最昂贵白葡萄酒(现在的地位受到DRC大蒙和D’AUVENAY骑士/巴塔的严重威胁),曾经的领头人安妮·克劳德(Anne Claude Leflaive)居安思危,在酒庄鼎盛时期顶住压力推行生物动力法,从而让酒质更上一层楼,Leflaive这块招牌在她手里也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令人略感唏嘘的是,铁娘子安妮克劳德·乐弗去世多年后,昔日神采奕奕的“战斗鸡”的光环似乎有所黯淡。

  现在双鸡庄的两个灵魂人物是庄主布利斯(Brice de la Morandière)和酿酒师皮埃尔(Pierre Vincent)。布利斯是先庄主安妮·克劳德的外甥,之前一直任职于跨国公司,杰出的管理型人才,具有国际视野和极佳的运营能力。不过他接触酒庄不久,需要时间和机会来证明自己一样能够在酿酒领域取得成功。

  皮埃尔今年44岁,在加入双鸡之前是Domaine de la Vougeraie的酿酒主管。这家酒庄成立于1964年,背后的Boisset家族是法国最大的酒商之一。Vougeraie酒庄一共出品40款酒,其中13款为白酒。从市场角度来看,Vougeraie酒庄的几款旗舰白酒骑士蒙哈榭、巴塔蒙哈榭及BBM的国际均价基本处于2000-3000元人民币区间。

  皮埃尔从Vougeraie跳槽到Leflaive应该是职业生涯上了一个新的合阶。他自己在Leflaive官网也坦言希望迎接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就是从黑皮诺跳到霞多丽。对于他而言,2016年份大蒙哈榭自然是展现自己实力的最佳舞台。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双鸡庄的黄金搭档有着比其他任何人都强烈的进取心,他们迫切地想证明自己在新领域里的实力。混酿七家来自夏莎妮蒙哈榭村大蒙哈榭这一史无前例的项目无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

  DRC在2016混酿大梦这件事情上的积极性显然没有双鸡强烈。

  其一,红色才是DRC的主色调。DRC的主战场是黑皮诺,罗曼尼康帝、踏雪及李琦宝等才是攻城拔寨的利器。大蒙哈榭仅占其田产不到3%,对于DRC来说仅仅是锦上添花,并没有战略价值。双鸡则不同,白色是他们的命根子。

  其二,七家所产葡萄品质不同,酒窖里融合不易。各家酒庄管理酒园方法各有不同,即便都是生物动力法的DRC与Leflaive在细节作业方面都大不同,故而葡萄品质参差不齐。如何调教不同品性的葡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譬如糖分不同、pH值不同、成熟度不同,最终是七剑合璧还是貌合神离,未尝可知。

  合纵有利有弊。利在于名,弊亦在于名。

  我衷心地希望2016年大蒙哈榭的七剑合璧是成功的,希望它是老牌名家Leflaive的凤凰涅,希望它能向大自然证明酒农们众志成城的力量,希望它能证明夏莎妮蒙哈榭村的风土实力,更希望它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大蒙哈榭的16位地主

  大蒙哈榭(Le Montrachet)不仅是法国最耀眼的白葡萄酒产区,也是这个星球上最顶尖的葡萄园。位于Puligny和Chassagne两村交界处,占地将近8公顷。除了上述两个村将Montrachet作为村名的后缀,就连这一带其他4个特级园也一律以Montrachet作为名字的后缀,即Chevalier-Montrachet, Batard-Montrachet,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 及Criots-Batard-Montrachet。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是何成就了Le Montrachet?无数的科学家、地质学家及酒农都在研究到底是何因素造成了伟大的蒙哈榭特级园,是这里极佳的朝向,还是经历了数千万年形成的地质遗迹—覆盖在极为平坦的坡田上的薄石灰岩与泥灰土。大自然的奇妙就在于此,乍一看平凡无奇,但却暗藏玄机。你很难片面地去分析及研究这块葡萄园,因为只有所有的因素融合在一起方能形成全世界最精彩的白葡萄酒产区蒙哈榭。而这里仅仅种植一个葡萄品种—霞多丽(Chardonnay)。

  如今的Le Montrachet,人称大蒙哈榭,4.01公顷位于Puligny村内,而3.99公顷则位于Chassagne村线之内。严格意义上来说,Puligny村内的地块应该叫做“Montrachet”,而Chassagne村内则为“Le Montrachet”。但是这条规定实际上形式大于意义,因为并未多少生产商遵守。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实际上尽管AOC规定较多,但是一些酒农在实际操作上非常懂得抓住重点,一些无关痛痒的规定也都视而不见。

  侍酒师Jean-Claude Wallerand曾经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心血制作了一份极为详尽的大蒙哈榭地图,不仅记载了生产商地块的面积,还有地块的位置和形状。由这份地图可以看出Chassagne村的地块更加分散,生产商数量也更多;而Puligny村内蒙哈榭的地块则相对集中。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据有关资料记载,1483年Chassagne村内的蒙哈榭产区就已经开始种植葡萄藤。1710年,当时Chassagne, Chagny及Le Montrachet地区的统治者Charles de la Boutiere将他名下的财产和土地赠予女婿Jean-Francois-Antoine de Clermont-Montoison。1776年,他的孙女与Charles de Laguiche结婚。随后不久,法国大革命爆发,大量的土地被充公并拍卖。Laguiche家族买回部分大蒙哈榭的土地。时至今日,Laguiche家族依然是这块瑰宝的最大地主。

  数之不尽的文人骚客拜倒在蒙哈榭的葡萄藤之下,其中最为著名的人物恐怕就是美国前总统Thomas Jefferson,他估计是美国历史上最爱酒的总统。不同于其他人不吝溢美之词的赞扬及歌颂大蒙哈榭的高贵和精彩,他直言不讳地表示当时大蒙哈榭售价1200里弗(Livres,当时法国货币单位),而另一名村Meursault的名田Goutte d’Or则仅为150里弗。勃艮第历史学家及作家Dr. Lavalle则更大胆地指出任何价格对于大蒙哈榭的佳酿来说都是值得的。他认为Le Montrachet是勃艮第地区最为珍贵的土地,只有少数人有机会能够一亲芳泽。一旦Le Montrachet遇到上佳的年份,那么这酒就是无价之宝,绝对物有所值。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1921年,勃艮第开始推行原产地法律,来界定田的范畴和界限,从而杜绝滥竽充数,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10年之后,Moucheron伯爵提议蒙哈榭产区所有的生产商一律实行酒庄装瓶并且在酒标上和酒塞上标注自己的名字和产区名。此外,他还建议生产商形成价格联盟,规定最低的售价。最重要的是他要求生产商达成共识,在某些弱年份的时候需要降级以保证Le Montrachet金字招牌的地位。

  不过遗憾的是,这些在今日已成事实的条例在当时显得格格不入,仅得到Comtes Lafon等少数几家的支持,最终未能实施。一共有16家生产商在此拥有地块,不过有一家从来没有以自己的名义出品过葡萄酒。此外,还有少数酒商通过购买葡萄的方式酿制并出品Le Montrachet,尽管葡萄从谁处购买属于商业机密,但是一般来说不是Boillerault de Chevigny就是Baron Thenard这两家。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Guy Amiot - 0.09ha

  Guy Amiot的曾祖父Arsene Amiot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购买了25号和29号位置的地块。

Blain-Gagnard - 0.08ha

  132号地块原来是Jacques Delagrange的土地,1999年退休之后转售给了Jean-Marc Blain。在此之前,Jean-Marc Blain与其祖父曾在133号地块共同作业管理葡萄园。

Fontain-Gagnard - 0.08ha

  1978年,Fleurot家族将这个地块出售给了Edmond-Delagrange-Bachelet。1996年Edmond不幸去世之后,这个地块被Fontaine-Gagnard得到。

Domaine Boillereault de Chauvigny (Regnault de Beaucaron) - 0.8ha

  Regnault de Beaucaron家族拥有118号至121号四个地块,面积达到0.8公顷,但却从来不介入葡萄园的管理及酿造。1875年,Ferdinand Boillereault与勃艮第大地主Bouchard家族的Lucie结婚,从而得到了些许蒙哈榭的地块。尽管Boillereault在Volnay及其他地方拥有不小面积的葡萄园和酒窖,但是他的蒙哈榭却是租赁给了路易拉图Louis Latour,令人费解。Latour再将其葡萄或者桶酒转售给Louis Jadot等其他酒商。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Bouchard Pere & Fils - 0.89ha

  1838年,Bernard和Adolphe两人从Mandelot家族手中购入了1.94公顷的大蒙哈榭葡萄园。几代传承之后,其中部分(具体面积不详)以嫁妆的方式成为了Domaine Boillereault de Chauvigny的领土。不过67号地块仍然在Bouchard手中,为当地佳作之一。

Marc Colin - 0.11ha

  仅0.11公顷的土地每年大约只有两桶的产量,即50箱。Marc Colin的地块位于27号、28号、161号及182号四处,朝向西南的葡萄园内。Colin的酒内敛,更加注重集中度、余味和优雅度。

Rene Fleurot - 0.04ha

  来自Santenay的Fleurot家族拥有Château du Passe-Temps酒庄,在1919年的时候与来自Meursault的Comtes Lafon共同在此购入地块,只是时过境迁,如今他们在此地只剩下0.04公顷,其余的陆续卖给了Edmond Delagrange-Bachelet, Domaine Leflaive及Château de Puligny-Montrachet。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Domaine des Comtes Lafon - 0.32ha

  1919年,Jules Lafon伯爵在蒙哈榭产区的东南角购入了约0.3公顷的地块(37号地块),但是直到1935年Comtes Lafon酒庄装瓶的蒙哈榭方才面世。1991年,现任庄主Dominique Lafon接替Pierre Morey成为这片葡萄园新的管理者,并推行生物动力法,期望以此让一些老藤焕发新生。如今Comtes Lafon的Le Montrachet先是在新桶中陈酿一年,随后进入老桶度过整个冬天和春天,直至完成18-21个月的完整陈酿期(elevage)。

Marquis de Laguiche - 2.06ha

  最靠近Puligny村的2公顷土地属于Marquis de Laguiche,他们负责葡萄园的管理。Joseph Drouhin则负责采收、酿造及销售。如今这里的葡萄藤种植于1961、1969及1984年。实际上,法国大革命之前Charles-Amable de Laguiche在此拥有大片的土地,不过之后葡萄园难逃收归国有再拍卖的命运。Laguiche家族随后重新购回部分的蒙哈榭,不过面积已大不如前。1810年的时候,Laguiche家族在Puligny村的蒙哈榭特级园拥有4公顷多的土地。他们保留了一半,其余的分给了家族的分支Mandelots。之后,Mandelots家族将其手中近2公顷的土地出售给Bouchard家族。

Lamy-Pillot (Mile Petitjean) - 0.05ha

  自1989年开始Domaine Lamy-Pillot就开始为Mile Petitjean家族管理葡萄园(24号地块),面积实在太小,每年产量估计都不到1桶。

Domaine Leflaive - 0.08ha

  勃艮第白酒中的战斗鸡-双鸡Leflaive在1991年才有幸从Domaine Fleurot购入了0.08公顷(134号)的地块。为Leflaive成功找到这个地块的则是著名酿酒师Pierre Morey。

  双鸡Leflaive的大蒙哈榭(Le Montrachet Grand Cru)是一瓶令人顶礼膜拜的稀世珍品,也很有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葡萄园酿制的最佳出品。换句话说,这是世界上最佳的白葡萄酒,没有之一。然而,双鸡在1991年才最终如愿以偿在此获得一小块土地,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年应该是已故庄主Anne Claude进入酒庄的次年。

Jacques Prieur - 0.59ha

  最初,Prieur在Chassagne村的Dents de Chien买了三个地块(Lieux-dit),不曾想在1921年竟然通过认证摇身一变成为最顶级葡萄园Montrachet的一部分。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Château de Puligny-Montrachet - 0.04ha

  酒庄的拥有者于1995年买入172号地块,但是面积实在太小,年产估计不到1桶。这是蒙哈榭地区最小面积的地主之一,另一位是Rene Fleurot,同样是0.04ha。近年,这个地块转售给了来自波尔多Francois Pinault拥有的Domaine d’Eugenie,而Francois Pinault正是波尔多五大庄之一拉图酒庄的老板。

Domaine Ramonet - 0.2590ha

  鼎鼎大名的Ramonet于1978年的时候在Puligny村内的蒙哈榭产区买下将近四分之一公顷面积的地块,其内的葡萄藤甚至早于1938年。

  之后,这些老藤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陆续拔掉,并于1990年开始种植新藤。Ramonet的首年份Montrachet是1992年。Ramonet的大蒙哈榭地块有0.2590公顷,位于Bouchard地块的北边,1978年从Mathey-Blanches家族手里买下。根据Clive Coates的网站,交易是在伯恩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完成,当时Pierre Ramonet戴着他标志性的帽子到来,随身携带的是买地的现金,装满了箱子及口袋。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 0.68ha

  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是勃艮第的标杆酒庄,而大蒙哈榭(Le Montrachet)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白葡萄酒产区,两者的结合自然造就伟大的佳酿。

  1963年,DRC在大蒙哈榭产区买下了第一个地块,面积为0.3419公顷,地图上的编号为31号。两年之后,他们在Lafon家地块边买下了0.167公顷的地块(地图上编号129号)。1980年,DRC再增加0.167公顷的地块。时至今日一共是0.6759公顷,全部在Chassagne村内。

  DRC大蒙哈榭葡萄园内的葡萄藤平均年龄约60年,平均产量介于2400-4000瓶。相比较于双鸡0.08公顷约300瓶的产量,已经算得上高产了。不过,盛名之下的DRC大蒙哈榭绝对是一瓶难求,即便它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白葡萄酒之一。

Baron Thenard 1.84ha

  Domaine du Baron Thenard在此拥有两个地块,#32地块面积74.61公亩,葡萄藤自西朝东排列;34号地块的葡萄藤则是南北排列,占地1公顷8.7公亩。Baron Thenard家族的第二代传人Paul于1873年购入其在蒙哈榭的地块,幸运的是Baron家族通过公司形式确保这些地块没有因为继承而变得四分五裂。Remoissenet曾经是Baron Thenard最主要的合作伙伴,帮助其销售蒙哈榭。如今,Baron Thenard开始以自己酒庄的名义出品,但仍有部分出售给酒商。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是双鸡主导2016大蒙的七剑合璧?

瓶子·Pan

勃艮第"扫地僧",

耗时八年写了本非公开发行的

白皮书《瓶中的勃艮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葡萄酒杂志WINEMAG

葡萄酒杂志WINEMAG

国内最专业、最权威的葡萄酒生活杂志,是中国特色葡萄酒品评体系的建立者,主张以葡萄酒演绎人生。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