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暂住证

一张暂住证
2019年10月11日 07:52 新浪网 作者 宝安日报

一张暂住证

黄世平

一九九八年农历十月,从没出过远门的我揣着表姐的地址,独自坐上从怀化至深圳西的火车,奔向表姐打工的地方:深圳龙岗区坑梓镇。

当时我还算顺利地找到了表姐,可表姐也只是一家电子厂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没办法帮助我。当晚她将我托付给一位老乡,叫我晚上去他那里睡,并反复提醒我要留意治安队查暂住证,被查到没有暂住证要拿钱去赎,否则就送去东莞樟木头。其他话没顾得上多说几句,表姐就急匆匆地上夜班去了。

在老乡那里睡到半夜,砰砰的敲门声将我吵醒,原来治安队真的来查暂住证了。我吓得一骨碌从窗户翻出去,战战兢兢地在窗台下蹲了半夜。第二天晚上,我再也不敢去老乡那了。表姐也一筹莫展,跟她工厂看门的老头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才把我带回了她的宿舍,叫我躲在床上不要发出声响,并将床帘拉得严严实实,她自己和别人去搭铺。事情虽然做得谨慎隐蔽,可还是有女工一下班就发现宿舍里藏了个大男人,顿时像炸开了锅。我当时尴尬得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经过表姐的一番好说歹说,总算没人叫嚷了。就这样我一个大男人破天荒地有了一次在女宿舍过夜的酸涩经历。

那时满大街都是找工作的人,工厂不是很多,招工的也少,即使招人也都是老乡托老乡,亲戚帮亲戚,没有这些关系很难进去。我每天漫无目的地到各工厂门口去看招工启事,祈求奇迹出现。省吃俭用地过了一个月,找到工作的希望渺茫到极点的时候,上天不知道怎么动了恻隐之心。一天,一个五金厂要招几名电焊工,刚好我在老家时在一个水库工地做过一段时间,就跑去见工,一试还真试上了。就这样我结束了流浪生活,开始到工厂上班。

进厂不久,工厂行政部就为我们新员工办理了暂住证,有效期一年。虽然办证费要从工资里扣,我却不觉得心疼,因为有了暂住证无异于拥有了一个护身符,走路连腰杆都直了,睡觉也睡得安稳踏实了。

后来,我每年都会办理一张暂住证,但这第一张暂住证我一直保存着,因为它见证了我近二十年打工生涯的开始。再后来,深圳宣布推行居住证制度,暂住证退出历史舞台。与居住证制度同步实施的与居住年限等条件挂钩的基本公共服务提供机制,让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员融入了深圳的发展,一句“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入人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宝安日报

宝安日报

本报由深圳报业集团主管、主办。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