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在14亿人安全利益面前,野生动物养殖业利益轻于鸿毛

专家:在14亿人安全利益面前,野生动物养殖业利益轻于鸿毛
2020年02月23日 18:34 新浪网 作者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 第一财经 章轲

面对肆虐全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有专家表示,为了14亿人的安全利益,也是国家根本利益,国家应该对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采取“一刀切”的禁止政策。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21日24时,现有确诊病例53284例(其中重症病例1147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659例,累计死亡病例2345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6288例,现有疑似病例536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1891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13564人。

“目前,科学界达成的一个基本共识是,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是由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的。”22日上午,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李坚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家到了对食用野生动物的商业利用进行抉择的时候了。

产业利益不能凌驾14亿人利益之上

李坚强说,在任何国家,国民的安全、健康是国家根本利益。当摆正产业利益与14亿国民的安全利益之间的关系时,不难认识到永久终止食用野生动物商业利用的必要性。

他说,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2018年的产值约为1494亿元,不到中国当年91万亿元GDP的0.16%。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2016年雇佣了622万人,是当年中国9亿劳动力总数的不到1%。

“将这个产业集团的利益,置于14亿国民的安全利益之上,不符合国家的整体利益。”李坚强说,对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采取“一刀切”,有利于14亿人安全利益,有利于维护国家整体利益。“一刀切”下去,切掉的是极少数人的商业利益,保护的是14亿人的安全利益。全社会要有这样一个共识,那就是在14亿人的安全利益面前,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者的商业利益轻于鸿毛。

他说,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初野生动物商业利用产业开启以来,有关野生动物商业利用之价值的话语权,长期把持在野生动物产业利益者手中。野生动物的商业利用,被粉饰为有利于野外种群的保护、有利于治病救人、有利于脱贫致富。这三个“有利”,长时间忽悠了国人。其实,每一个所谓的“有利”都经不起推敲。

李坚强分析说,野生动物的人工圈养,完全没有帮到野外的种群。长白山地区野外黑熊和棕熊的种群数量从80年代初到2010年底,分别下降了93%和30%多。而在该地区,有中国最早一批的活熊取胆农场。在“野味”盛行的广西,穿山甲已经快吃到濒临绝迹。2000年,广西的穿山甲只剩下990只左右。在2012年到2018年的六年间,广西林业勘测设计院使用红外相机的拍摄调查,竟然没有发现一个野外个体。

养殖业更利于病毒交叉感染和变异

李坚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对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采取”一刀切“的取缔政策,有利于提升国民用生态保护的眼光来看待野生动物,有利于打造青山绿水的生态环境。

他分析说,野生动物人工养殖产业,具有无法避免的对动物的残忍性。人工圈养环境,永远不可能复制野生动物在野外的天然生活环境。这个产业中的不少养殖场仍使用中世纪的”野蛮“方法,以集约化的手段,将有着重要生态价值的野生动物养殖、囤积、中转和贩售到市场上。

食用野生动物的养殖产业,包括有人工圈养、短途或跨省运输、市场交易和餐馆宰杀处理等环节。这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对野生动物习性和天然行为的全面压抑。

大数量的野生动物集中繁殖、饲养和囤积在有限的空间,几十条甚至几百条蛇或穿山甲被放养在拥挤的环境里。这些动物在野外,基本上是独来独往,它们之间的疾病交叉感染不常发生。野外捕捉来的、带伤病的野生动物个体,在经过长途运输后送入圈养和囤积的环境里,它们身上的病毒有了通过交叉感染得以变异的绝佳时机。

“准确讲,对人类健康的威胁,不是野外带病毒的野生动物个体,而是将野生动物从野外捕捉到圈养环境的野生动物养殖业。”李坚强说,野生动物养殖业所以肆无忌惮和掠夺性从野生动物身上榨取使用价值,和它几十年来用这个产业做示范,给社会灌输一个野生动物是“自然资源”的概念很有关系。

允许野生动物买卖食用,不利于打造绿水青山的生态和谐美丽家园,也不利于鼓励社会培养关爱弱势(动物是世上最大的弱势群体之一)、爱惜山山水水、爱惜一草一木的新观念。一个不能接受残酷行为、残酷产业的社会,也会是个更为平和、没有暴虐情绪、更为和谐的社会。

专家:在14亿人安全利益面前,野生动物养殖业利益轻于鸿毛▲河北省昌黎县一家貉、貂养殖场。摄影/章轲

监管养殖业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反对‘一刀切’的利益者及其支持者认为,只要加强监管,野生动物养殖业就不会成为公共健康的危害。”李坚强说,请问反对“一刀切”的人,敢给国家写下保证书,保证日后不再发生因为野生动物买卖而引发的疫病?请问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利益者,你们准备为这次国家和人民经受的损失买单吗?

“不能向国家和14亿人做出保证、又没有财力为这次国家和人民的损失买单,凭什么要14亿中国人用他们的生命和健康,让野生动物产业继续冒险经营下去?”李坚强说。

他说,野生动物产业在过去的30多年,几乎成了一个独立王国。各地食用野生动物买卖摊点的脏乱差,病残、血脓遍体野生动物的现卖现杀,完全没有把食品安全、动物疾病防控等法律法规放在眼里。

李坚强说,对食用野生动物产业的监管缺失和监管资源的短缺也有很大的关系。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畜牧业养殖国,年产肉品量多达8000多万吨。蛋、奶和水产品的生产也居于世界的前列,满足了14亿人对肉蛋奶的需求。国家有限监管资源主要投入到了对肉蛋奶的安全监管上,毕竟畜牧业是为了满足14亿人的需求。将有限的监管资源从涉及14亿人的餐桌安全上挪开,来监管服务于少数野味爱好者的野味上,是不是本末倒置?

当然,可以增加监管人员。但是,对食品安全、动物疫病、动物运输、市场管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技术含量很高,专业能力要求也更高。李坚强认为,目前到了和食用野生动物产业彻底切割的时候了,为14亿人的安全利益”一刀切“下去,完全正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