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2020年02月24日 08:51 新浪网 作者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 第一财经 周芳

作为疫情始发地,一座千万人口级别大都市选择封城,这在新中国还是第一次。

但武汉封城为尽可能多地减少传染源向各地输出做出了贡献。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内的多位专家学者认为,“封城”将降低疫情蔓延几率,他们称这一举措“非常恰当且非常重要”。

从全国防控疫情层面看,武汉封城是一次战略性决定,但战略终究要配以地方战术来执行,作为史无前例的举动,在执行当中难免出现比较多的纰漏,但这也显示一些部门和基层的防控意识仍有不足,对策不尽周全。

封城至今已经过月,长时间封城带来的一些社会问题也开始显露。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2月22日要求,对长时间封城面临的诸多问题,指挥部要保持清醒头脑,超前研究,拿出有效对策。

八个小时之内发生了什么

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了第一号通知:当天上午10时,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营运,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从决策发布到正式执行,这中间有8个小时的时间差。这个时间,已然足够一些当地民众做出自己的“重大决定”。

据不完全统计,1月23日0时到10时,武汉至少发出列车251列,北到哈尔滨,南达深圳,东到上海,西达成都,至少数十万人通过火车四散全国。

1月23日上午11时许,高德地图显示,武汉各大高速出口收费站均呈现严重的红色拥堵——这基本都是赶着离开武汉的自驾人群。

中午12时左右,第一财经记者曾在武汉“东大门”青龙收费站看到,现场出城闸机通道仍然畅通无阻,车辆可以正常通行,而进城车辆则要接受安检。

这距离封城的截止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在第一财经独家刊发现场视频《武汉东大门出城通道畅通无阻》几小时后,直到当天下午,武汉的公路出城通道才被完全堵死。

下午2时左右,湖北省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发布消息:省内武汉龚家岭、小军山、汉南、北湖、花山、柏泉、青龙、西湖站入口封闭。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武汉北、蔡甸、永安收费站口封闭。其他出武汉市的高速公路口也已开始封闭。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航空通道则到1月24日中午才完全关闭。虽然航空公司在23日10时之后取消了大部分涉及武汉的航班,但依据“软着陆”原则以及涉及联程航班等原因,最后一班飞机在24日12时55分才离开武汉天河国际机场。

城门已闭,那些留下来和出不去的人开始涌入超市和药店,紧急采购各种生活物资和防护用品。

在武商量贩、中百仓储、沃尔玛等超市里,人们开始抢菜。“现在不能管价格贵不贵,能抢到吃的不挨饿就不错了。”一位刘女士说。

“我在超市里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只抢到了两根白萝卜。”家住武昌南湖的李女士说。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23日,武汉一山姆会员店,货品被抢购一空。

1月23日,第一财经记者在武汉市区的好药师大药房、惠济药店等药店探访。药店工作人员说,当天客流量明显比往常多,顾客集中购买的有常规防护用品、预防感冒药物、抗病毒药物及红外体温计等,防护口罩和手套也销售一空。

对此,湖北省政协常委、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此后表示,市民的恐慌,同之以心,但政府却可以有更多作为——一是保持信息畅通透明和有效沟通,二是医用物资调配效率需提高,市民的情绪安抚、患者筛查和针对性的治疗需要做得更细。

500万人去了哪里

封住武汉,只是控制了原发传染源的继续输出。而那些已经离开武汉但可能部分已经感染病毒的人,到底去了哪里?如何发现和找到他们?这成了后来的重点。

九省通衢的武汉,一直都是全国水陆空交通枢纽,也是中部地区外来人口的重要流入地。

1月26日晚,在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长周先旺表示,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截至1月26日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这500多万人到底去了哪里?一时间引发举国关注。

根据百度迁徙图,武汉封城前一天,即1月22日,离开武汉的人最多,其中流向湖北省内城市的最多,占比达到71.46%。这当中流向孝感(14.56%)、黄冈(14.08%)和荆州(6.11%)的人最多。

此后的疫情演变也证实了外界的担忧。截至2月21日24时,孝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429,黄冈确诊病例2899,荆州确诊病例1566,这是武汉之外,湖北省内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地区。

除湖北省内城市之外,从武汉前往河南信阳、重庆、湖南长沙、北京、上海、河南郑州的人在封城前离汉者中的比例也较高。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引用百度地图慧眼的迁徙大数据也显示,1月10日至22日春运期间(武汉封城前),每天从武汉出发的人群中有六至七成的人前往湖北省内的其他城市,其次是河南省、湖南省、安徽省、重庆市、江西省。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武汉封城之前的20多天,最多可以有6万多人从武汉飞到北京,5万多人分别从武汉飞到上海(虹桥+浦东),广州和成都。

这500万离开武汉的人群中,除计划内的春节返乡人员外,也有一些是在获知“封城令”后连夜出城的人。而从此后国内各省疫情通报中可以发现,从武汉过来的人员,占了确诊病例的多数,而且传染给了相当一部分当地市民。

1月21日,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就曾对此做出预警。他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个病毒的潜伏期中位数是9天,目前的检验设备只能起到对发烧患者的监测,对于病毒携带者没有办法识别,未来可能有更多省份因为人口流动而出现新发病例。”

床位,物资!

封城的武汉开始围剿病毒,但此时疫情底数已经开始快速放大,无论医用物资还是诊疗能力,骤然显得短缺。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23日,武汉当地医院发热门诊

为应对发热病人因无序就医可能带来的交叉感染和疾病传播,武汉起初实行发热病人集中就诊的“7+7”新模式。即在城区7家大型医院附近选择了7家二级公立医院作为发热门诊的定点医院,转移病人、腾空病房全部用于接收发热病人,当时计划腾出3400张床位,专门对发热患者进行门诊。

然而,面对呈几何级数增加的新冠肺炎疑似和确诊患者,3400张床位根本不够用。1月23日封城当天,第一财经记者曾致电上述14家定点门诊,除了一家医院尚有少量床位外,其他定点医院都已住满。

和病魔抢时间,武汉医疗系统的救治能力却已经达到极限。网传且后来得到证实的视频显示,一线的医护人员边抹眼泪边工作。恐慌的病患在医院里聚集,更是放大了恐慌情绪。

微信朋友圈里,微博超话里,不断有人求助,请求帮助收治家中的疑似病人。由于医院没有病床接收,很多确诊的轻症患者也不得不选择居家隔离。

2月2日,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目前有疑似和已经确诊的患者因病房不够回家自行隔离,这种行为非常危险。

此外,一个新的情况出现了——无暴露史病例在增加,也就是说,部分患者起病症状轻微,无发热。

1月23日,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武汉当地医院还在以体温37.3度作为是否接诊的标准。而已确诊病例中,不发烧但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已经出现,37.3度已经不是判断疑似的标准。这样,被推回家或推往其他医疗机构的患者,有可能失去了第一时间被发现、治疗的机会,病毒也可能因此继续扩散。

武汉战疫50天:封城之虑

第一财经当日发声,呼吁改变武汉“37.3度”接诊标准,及早发现行走的传染源。这一改变对发现病毒携带者尤为重要,但同时也意味着,武汉仍需要更多的床位和医用物资。

既有医院床位不足,新建就是必需之举。越来越多的人士建议武汉借鉴非典时期北京的“小汤山医院”模式,紧急建一所专门的传染病医院,集中收治感染病患。

1月23日,武汉市政府要求中建三局等四个建设单位在6天内,按北京小汤山模式建成火神山医院,地点位于蔡甸区知音湖畔武汉职工疗养院。医院为板房形式,层高一至两层,占地70亩,1000张病床。当晚,施工车辆就到了现场。

1月24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挖掘机经过十多个小时不间断的作业,已进入填埋石料阶段。重型卡车将车厢内的石料卸下,推土机迅速将其填满在地面。现场施工人员介绍,有200余台重型设备在持续作业。

1月25日下午,武汉宣布再建一个小汤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新增床位1300张。

除了床位难题,医用物资短缺也日益凸显。

1月23日,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表示:“我们很缺很缺防护物资,病床也严重不足。”

武汉市第三医院成为定点医院时,医生只有少量N95标准的医用防护口罩,几乎没有防护服和护目镜。

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医生当时说,进入病房前,全身要消毒,4小时一个班,当中无法喝水(防止感染),也无法上厕所(节省防护服),高强度的4小时下来,整个人在厚重的防护服内大汗淋漓。4小时甚至10小时不喝水不进食地工作,后来成为一线医护人员——包括后续赶来支援的医疗队员的惯例,因为防护服太缺了。

封城后的几天内,武汉有8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募捐护目镜、N95级别医用防护口罩、一次性外科手术口罩、医用帽、防护服、手术衣、防冲击眼罩、防护面罩等物资。

据有关部门测算,截至1月31日,湖北本省只能生产医用口罩800万个,防护服200万套,红外测温仪1200套,不能满足全省防疫需要。

彼时的武汉,无论医用物资还是诊疗能力,亟待全国驰援。

此后,浩浩荡荡的医疗大军开始增援武汉,截至2月17日,全国各地已经派出3.2万余名医务人员来支持湖北武汉,无数的物质和医疗器械向武汉发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