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罚记者新年第一案结果公布,吊销+禁业

重罚记者新年第一案结果公布,吊销+禁业
2020年01月17日 15:24 新浪网 作者 观媒

重罚记者新年第一案结果公布,吊销+禁业

薛陈子 / 传媒大观察原创

国家新闻出版署旗下的“中国记者网”1月15日发出2020年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布了去年初夏闹得沸沸扬扬的《华夏时报》被指控敲诈案行政处罚结果。

2019年7月8日-9日,江西正邦公司通过自媒体平台及部分行业网站公开发表《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一文。

江西正邦方面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华夏时报》及采访记者“旧闻”拼凑+虚假报道;不等正邦解释说明,迫不及待抢先发稿;只要签下“合作协议”,立即撤稿;给“合作费”就删稿,不给就肆意中伤;华夏时报屡遭投诉、起诉和处罚,此次敲诈正邦意欲“吃大户”;正邦已就“被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报请有关部门严肃查处。正邦科技表示,掌握了和该报工作人员交流的2小时44分钟录音。

事件当事人、时任《华夏时报》记者金微随即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出长文,对正邦科技的指控作出回应。金微认为,从未说过他的报道存在瑕疵等问题,只是说过采访沟通存在问题;6月26日正邦科技邀请他到公司采访是个鸿门宴;6月24日报道,6月27日国新办召开发布会,报社不可能会左右国家的新闻发布会;报道有视频有照片有现场采访,是事实客观存在,不存在子虚乌有、随意假定;报社履行了正常的工作流程,未等到回应就报道系正邦科技久拖不回、态度傲慢、戏弄记者造成的。

陈子觉得,双方当时的质疑和回应都在耍小聪明。正邦方面一昧指责媒体的采访流程有问题,作出结论对方有意“吃大户”,但回避了自身被媒体舆论监督的问题。而金微方面也是在“划水”式敲边鼓,并未对被质疑的核心提出有利自己的辩解理由。

处罚决定书显示,国家新闻出版署经过调查,根据华夏时报社社长吕平波、记者金微、记者马维辉、经营人员刘欢一、江西正邦科技员工葛名杨、员工占美旺、员工陈茂庆的笔录,金微与占美旺、马维辉与刘欢一的微信聊天记录,刘欢一与葛名杨的通话录音,刘欢一与葛名杨、占美旺、陈茂庆的聊天录音等作出结论。认定,华夏时报社未严格管理新闻记者和经营人员、金微与刘欢一借新闻采访工作从事经营活动、马维辉与刘欢一借新闻采访工作从事经营活动。

在调查过程中,金微向国家新闻出版署提出了陈述和申辩,但金微的陈述和申辩理由不成立没有被采纳;马维辉亦提出了听证申请,经新闻出版署研究,最终部分采纳了马维辉的陈述和申辩意见。

主管部门最后做出决定,华夏时报社处3万元罚款,责令进行整改,整改期间暂停核发该单位新闻记者证。吊销金微新闻记者证,将金微列入新闻采编人员不良从业行为记录,5年内不得从事新闻采编工作。给予马维辉警告,并处2万元罚款。

陈子注意到,该事件涉及到华夏时报社多名供职人员,包括持证记者和经营人员。主管部门对事件的调查结论是准确的,首先,一个新闻事件的采访,经营人员的出现是彻底违规的行为。其次,对记者金微的严厉处罚,似乎也印证了他在这个事件链条中起到的重要不良作用。

不过,主管部门目前仅仅认定的是华夏时报社及相关工作人员新闻采编违规行为,至于正邦科技指控的“敲诈”一说,目前尚未有司法部门介入的公开报道,有网友评论认为可能有人被“做局”了。

《华夏时报》是残联的主管的一份财经类报纸吗,历年来,该报社曾多次因违规被处罚。不完全统计,2007年、2015年、2016年、2018年,该报及新媒体平台均有失实报道或采编流程违规被主管部门行政处罚。此外,记者金微近期也遭遇了另外一场官司,去年12月,深圳市中院作出终审裁定,华大基因公司起诉记者金微一案维持原判,责令金微删除相关侵权文章并向当事企业公开致歉。

有句俗语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在今天这个纸媒式微的时代,不管是企业、媒体、记者,这句话已经百搭,仿佛都能适用。©

重罚记者新年第一案结果公布,吊销+禁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观媒

观媒

观媒——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媒体行业垂直门户。官网:www.guanmedia.com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