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钢厂与黄河铁桥

天津钢厂与黄河铁桥
2019年08月26日 04:29 新浪网 作者 今晚报

日前,在芬兰人马达汉(C·G·Mannerheim)所著的《西域考察图片集》里看到一幅老照片,从中引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天津故事”。

这幅照片拍摄于1908年1月29日,记录的是建造兰州黄河铁桥的施工场景。画面里因处于枯水季节而显得并不宽阔的河面上有一座笔直的浮桥,桥上来往的行人、车辆和牲畜显示出交通的繁忙。岸边的工地上两个酷似坦克的巨大钢铁构件格外显眼,这应当是两只建造桥墩基础用的“沉箱”。沉箱的钢板接缝处整齐地分布着一排排铆钉,反映出那个时代的技术工艺特点。工地上还有加热铆钉用的洪炉以及导轨和扶梯等设施。施工人员已经在沉箱上下忙碌起来。马达汉对这一场景给出了明确的注脚:“现在天津一家钢铁厂正在为这里架设铁桥打造部件”,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对这座位于甘肃省兰州市白塔山下、有着“千古黄河第一桥”之称的桥梁,此前我就有所关注,对其建造始末也有一定的了解。早在25年前,我曾在赴西宁途中一睹它的风采,并从当地人口中得知,这座桥的诞生似乎与天津有些渊源。但因行色匆匆,未及细察。

此后,我陆续从《创建兰州黄河铁桥碑记》及相关史料中了解到,兰州黄河铁桥的诞生,的确与天津有着不解之缘:

这座桥梁是由德商泰来洋行承建的,工程启动于1907年2月,竣工于1909年8月。而与甘肃地方政府签订桥梁“包修合同”者,则是泰来洋行驻天津的经理喀佑斯。建桥所需的料件和设备均由泰来洋行从国外购置,先经海路运抵天津口岸,再由陆路转运至兰州。为便于国内运输,对桁架之类的大型构件还在天津进行了拆解。在德商招雇的工匠中,还有一位来自天津的“华工刘永起”作为工程负责人名留《创建兰州黄河铁桥碑记》。

本以为上述史料已经清晰地勾画出天津在兰州黄河铁桥建设中扮演的角色。而这幅老照片提供的信息却足以改写天津人参与这座桥梁建设的方式,并重新评价其所发挥的作用。因为天津的一家工厂参加桥梁建设,其所发挥的作用与此前史料记载仅有天津工匠以个人身份参与其中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何况这家工厂为铁桥打造的是包括沉箱在内的关键部件。

我认为马达汉所言是可信的。其理由首先在于,这位以“探险家”身份来华的芬兰人实际上是一名拥有上校军衔、为沙俄军方服务的间谍。由于职业关系,对旅途中见到的重要交通设施,他会观察、打探得格外仔细,描述也不应有误。其次,作为洋务运动的成果,清政府从19世纪60年代起就从国外引进技术和设备,陆续在天津设立了机器制造局、北洋水师大沽船坞等企业。这些企业不但制造出枪炮、兵舰等军工产品,而且造就了一批产业工人和技术人员,带动了民营工业发展。因此,有理由相信,在20世纪初,已成为我国北方工业重镇、并建成了多座现代化桥梁的天津,肯定拥有了能够制造钢结构桥梁部件的企业。

至于这幅老照片里正在为铁桥打造部件的是天津的哪一家钢铁厂?那位天津“华工刘永起”跟这家工厂有无关联?他的形象是否也在这照片里?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今晚报

今晚报

天津《今晚报》官方账号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