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华北劳工营与塘沽万人坑

华北劳工营与塘沽万人坑
2021年07月26日 01:02 新浪网 作者 今晚报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以后,日军开始不断征集大批青壮年充实军队,造成日本后方劳动力严重缺失,农业、采矿业、建筑业等基础工业无以为继。为缓解这一问题,日军不得不把罪恶之手伸向中国内地。

  一开始,他们把从华北各地抓来的劳工集中起来,经过照相、验血、检疫和编队之后,分批运往日本和满洲等地。1943年冬,日本在天津塘沽于家堡设立了“华北劳工协会塘沽办事处”。在塘沽海门大桥附近建立了劳工收容所,初时设在北岸,不久又扩迁到新港四号码头的冷冻公司。他们通过欺骗、武装胁迫等方式,将这些包括战俘在内的人员全部关押到劳工营,一批批运往日本,逼其进行超强度劳动。其间,也有许多汉奸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将自己的同胞卖给日军。

  塘沽劳工营虽然只是日军后方劳工的“转运站”,但劳工营的生活却堪比地狱。他们被关押在连窗户都没有的闷罐车里。在此期间,一些劳工染上了疾病,日本人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竟将染病的人活埋——埋人之地便是后来的“塘沽万人坑”——由于埋得很浅,尸体腐败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劳工营。在劳工营,病死的劳工占死亡总数的60%。

  劳工营院子东北角是“病号隔离室”。这里就关押着染疾的劳工,他们在此等死——或被活埋。因为已被确定为无用之人,日方对其的粮食供给,基本上是食物垃圾:每天只配有4两到5两(旧制,一斤合16两)的麸皮、黑豆或发了霉的小米、高粱、玉米。早上只供稀饭,晚上则每人发一个用发霉的玉米面做的窝头及咸菜。

  劳工们身上的虱子、臭虫、跳蚤很多,个个蓬头垢面。院子的西北角是队部、医务室、卫兵班、将校班、小灶食堂和战俘大厨房。院子东南角有一口井,是劳工营中唯一的生活水源,井口有个水池,但池里经常没水——因为有人不堪虐待经常跳井自杀。所以井边管理得很严,平时不许人靠近。

  劳工间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天、地、人、财,4组为一个编号,每组144人,每36人编一个班,每班3个小队,设有队长、班长、小队长和卫兵。其中,队长由日本人来选择,一般选的都是国军战俘中的军官。而班长、小队长、卫兵、炊事员,则由队长来指定。这些人像一个“特权阶层”,可以随便打人,克扣伙食,欺压弱小。他们打人根本不需任何理由,看谁不顺眼就打。每天都有人挨打——当然,挨打的劳工和打人的,都是中国人。这些人以维持秩序为名,总能找到打人的理由——不是嫌你说话声音大了,就是说你们聚在一起的人多了;到厨房讨口水喝,也要被伙夫打一顿;被打的人不能反抗,否则打得更狠;被打得不能动的人,就被他们扔到“病号隔离室”等死。

  1944年6月,劳工中的地下党员刘建民和范自强,发动劳工们举行大规模暴动,共有114人逃出了敌人的魔掌。从1943年到1945年8月15日,到底有多少鲜活的生命死于塘沽劳工营,已无法计算了。据日本投降后,其官方宣布的数字:总共从天津塘沽转运劳工一百九十六批,四万多人——而仅仅这活着离开劳工营的四万人,又有七千人死在了日本,一万多人终身致残。

  (注:笔者的父亲刘俊山是塘沽劳工营的幸存者,曾作为战俘被抓往日本做了两年劳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日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