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乾隆皇帝印玺钤用考

乾隆皇帝印玺钤用考
2021年03月01日 22:08 新浪网 作者 书艺公社

  乾隆帝好大喜功,

  号称“武功十全”,

  乾隆自称“文治武功”为古今第一人。

  晚年乾隆印中有“古稀天子之宝”“八徵耄念之宝”“十全老人”等。

  我国收藏印目前所知最早是唐太宗镌刻“贞”“观”子母印,钤于内府书册上,后唐玄宗仿之,以“开”“元”子母印押按于图书上,遂开后世书画钤记之风。中国印章文化艺术发展到明清,进入了鼎盛时期,这一文化变化的出现与当时文人书画的兴盛紧密联系。书、画、印有机的结合,成为一个完美艺术的整体;印章不仅是作为凭证,还是制作者或拥有者人生追求和发自内心的情趣。清代皇帝的收藏印,是当时社会印章文化的反映。徐邦达先生在《款印、题跋及其对古书画的鉴定作品》一文中曾经讲:“历代鉴藏印章可分两类:一类属于历代皇室的收藏印,我们习惯称呼为‘御府’或‘内府’印;一类属于私人收藏印。……清代高宗弘历的印记特别多,不能详记,可参看《石渠宝笈续编》首册凡例中的叙述。”清内府所藏书画大都钤有乾隆、嘉庆、宣统三朝印玺,尤以乾隆帝印玺为多。本文依据清官所藏印玺实物、文献资料及书画上所钤印章的情况,对乾隆皇帝印玺的数量、材质、常用印玺的使用、在内府收藏书画上的钤用格式、规律等进行论述。

  故宫博物院藏郎世宁《乾隆观画图》

  一、乾隆帝印玺的收藏与使用

  1 乾隆帝印玺的收藏

  (1)数量

  清代各朝皇帝的印玺均有印谱,称宝薮。《乾隆宝薮》记录了乾隆印玺1000余方,根据《乾隆宝薮》(线11485—114186)统计:

  两套从乾隆御制诗文中选出带福字的《宝典福书》和带寿字的《圆音寿耋》各120方,计480方;其中一套寿山石印为和珅进献,一套铜镀金印为金简进献的。另外,还有两套《宝典福书》和《圆音寿耋》各60方,计240方,共有720方未集入《乾隆宝薮》中,所以,乾隆皇帝一生制作印玺有1800余方。故宫现存乾隆皇帝印玺1000余方,沈阳故宫、承德避暑山庄等也有收藏,佚失的有数百方。

  (2)材质与钮式

  乾隆时代的印玺,玉质印玺的数量多达半数以上,主要有白玉,青玉、碧玉、寿山石、昌化石、青田石及各种宝石;除此之外,还有木、金、银、铜等20余种材质。

  乾隆宝石料闲章套印,16方共装一木匣,分别是:碧玉虎钮连珠文“宝亲王宝”“长春居士”印,碧玉螭钮“爱竹学心虚”,白玉螭钮“掬水月在手”长方印,紫晶椭圆螭钮“乐善堂”印,青玉兽钮“千潭月印”长方印,粉玛瑙龟钮“抑斋”长方印,白玉螭钮“追逐其章”长方印,玛瑙兽钮“齐物”长方印,红玛瑙螭钮“菑畲经训”方印,青金石螭钮“大块假我以文章”方印,青金石螭钮“月明满地相思”方印,青玉螭钮“众花胜处松千尺”长方印,白玉螭钮“如如”方印,白玉螭钮“落花满地皆文章”长方印,红玛瑙螭钮“半榻琴书”方印,白红玛瑙螭钮“随安室”长方印。雍正十一年(1733年)二月封弘历宝亲王,印应在此后制造。乾隆即位后仍继续使用,说明乾隆皇帝对这套印的喜爱。

  根据天秀先生在《乾隆的图章》中所述,乾隆帝经常使用的印章有500余方。这些印玺均收录于《乾隆宝薮》中。在《乾隆宝薮》中印玺有大、中、小、方、圆之分,乾隆帝经常使用的印章钮式有交龙,盘龙、蹲龙、螭、凤、龟、麒麟、狮、牛、羊、马、象、虎、鹤、鸳鸯、松、竹、梅、菊、桃、荷花、葡萄、石榴等,另外,还有乾卦、回纹、万字纹等,图画类有松亭、楼阁等。如:黄寿山螭纽“乾隆救命之宝”,寿山石螭纽方形玺,四周仿刻商周青铜器纹饰。昌化石随形雕鸳鸯荷花“乾隆宸翰”印,此印通体青黄色,中有血斑,随形雕鸳鸯荷花,使整个印章四面非常紧凑。此印将昌化石的色彩与西湖的美景相结合,篆刻刀工圆润、流畅,是一件很好的工艺品,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明代以前,田黄石统称“黄石”,并不为世人所重。清代开始,人们才逐渐认识田黄石,其身价剧增,名扬四海。如:田黄石料的“所宝唯贤”玺,瑞兽钮,阳文篆书。

  (3)特点

  乾隆皇帝的许多印文均出自经史典籍,历代诗文中的名篇佳旬,皇帝有感而发的所作诗文。他处处效仿其祖父,乾隆时期篆刻宝玺他当太子时就刻有印章70余方。乾隆前期经常使用的印代表印有:昌化石随形雕鸳鸯荷花方形“乾隆宸翰”玺,阳文篆书“乾隆宸翰”,钤于御笔书画上。宸:原指北极,即紫微垣,后借指帝王居所;翰:古以羽翰为笔,凡用笔所书者日翰,宸翰专指帝王笔墨之迹。此玺通体青黄色,中有血斑。随形雕鸳鸯荷花,印面四周阴刻诗文三首。乾隆“惟精惟一”玺,此玺为雕山石河流、树木花卉随形方形玺,阴文篆书。出自《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乾隆以此言为君治民之法。他认为:为人君者,应“精一”兼执,修行己身。此玺与“乾隆宸翰”玺一起用于御笔书画上。此印巧妙利用昌化石的颜色,随石色彩安排画面,雕刻线条有利,做工细巧。

  乾隆帝好大喜功,号称“武功十全”,乾隆自称“文治武功”为古今第一人。晚年乾隆印中有“古稀天子之宝”“八徵耄念之宝”“十全老人”等。

  “古稀天子之宝”玺,在统治社会天子就是指皇帝,他享有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力。乾隆帝在《古稀说》曰:“古稀之六帝元明二祖为创业之君……其余四帝予所不足为法。”乾隆帝借此夸耀自己是古稀全人。他还刻制了“古稀天子之宝”印,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乾隆皇帝七十圣寿时,乾隆帝把自己看成是千古之中唯一年登古稀的英明君主,为此他特撰写《古稀说》,曰:“余以今年登七帙,因用杜甫句刻‘古稀天子之宝’,其次章而即继之曰‘犹日孜孜’,盖予宿政有年,至八旬有六即归政而颐志于宁寿宫,其未归政以前,不敢驰乾惕。犹日孜孜,所以答天庥而励己躬也。”表明乾隆帝虽然自负但不自满。另刻“犹日孜孜”玺,作为“古稀天子之宝”的副章相配使用。

  “八微耄念之宝”于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乾隆八十圣寿之时制作。同时又镌刻“自强不息”玺作为“八微耄念之宝”的副章,进一步表明了他的用意。“八徵耄念之宝”玺与“自强不息”玺相配使用。“十全老人之宝”的“十全”是指乾隆在位期间,十次远征边疆,全部取得的重大胜利。此玺既是乾隆自己的功勋纪念之物,也是他的自励之玺。“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其含义是:颂祝乾隆皇帝八十圣寿,享受五代同堂的天伦之乐。“太上皇帝之宝”玺,刻于乾隆归政之后。乾隆六十年(1795年)九月初三,在乾隆即位周甲之年,宣布立皇十五子颙琰为皇太子,待第二年新正时举行授受大典。乾隆成为清代唯一的太上皇帝,并刻制了“太上皇帝之宝”玺,但乾隆退位仍训政,直到嘉庆三年十一月他去世为止。

  “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的“五福”指《尚书·洪范篇》中第九畴之第九“向用五福”,即:一日寿、二日富、三日康宁、四日好德、五日考终命。乾隆帝在74岁时已是五代同堂,但当时并没有题堂,到了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才在紫禁城内景福宫增书“五福五代堂”之额,同时刻制了“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玺。其含义是:颂祝乾隆皇帝八十圣寿,享受五代同堂的天伦之乐。在天禄琳琅《通鉴总类》等书上钤有“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八微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玺。

  2、乾隆帝印玺的使用

  乾隆皇帝在书画经常使用的印玺在《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中收录了172方,这些印玺有的不在故宫,但从《乾隆宝薮》中,我们得知它们的一些信息,现将有特点的几方归纳如下:

  乾隆帝有多方“乾隆御览之宝”,书画上经常钤用的有两方椭圆形“乾隆御览之宝”,一方正方形“乾隆御览之宝”。椭圆形“乾隆御览之宝”,一方为寿山石,尺寸为4.1×3.4cm,在邹一桂《山水卷》钤用此印;另外一方为4.2×3.5cm,在文伯仁《金陵十八景册》中钤用。两方在镌刻上略有不同:在乾字的“乙”、之字,御字、览字的“臣”等多处镌法不同a正方形“乾隆御览之宝”为寿山石,7.9cm见力;经常钤用的还有汉玉“乾隆鉴赏”圆形印,直径2.8cm,阴文;“寿”字,长方形汉上,阴文,4.2×2.5cm。乾隆皇帝即位后镌刻的第一方印玺就是“乾隆御览之宝”铜印,在《乾隆宝薮》中著录。乾隆元年正月初四日档案记载,“司库刘山久来说,太监毛团、胡世杰交出铜宝一方,传旨:着刻‘乾隆御览之宝’,钦此。于正月初十日篆得阴文、阳文字样二张,司库刘山久持进交太监毛团呈览。奉旨:着准阴文,钦此。于二月二十日司库刘山久、催总理白世杰将刻完字铜宝一方交太监胡世杰、高玉呈进讫。”

  宫殿玺:“乾清官鉴藏宝”,长方印,3.5x2.3cm;“养心殿鉴藏宝”,长方印,4×2.8cm;“重华宫鉴藏宝”,长方印,3.6×2.6cm;“御书房鉴藏宝”,椭圆印,4.4×3cm;均为碧玉,阳文;四方印为一匣。

  乾隆皇帝书画常用两方“石渠宝笈”长力印,尺寸为2.7×2cm;椭圆印2.4×1.2cm,“秘殿珠林”2×1.3印为洞石,“秘殿珠林所藏”长方印,尺寸为1.9x2cm,阳文;“秘殿新编”力印,2×2cm,阳文;“珠林重定,方印,2×2cm,阴文,均青汉玉。圆印“石渠定鉴”,直径2.6厘米,阳文;方印“宝笈重编”,2.3×2.3cm,阴文,为青玉。

  故宫现存有两套“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印玺。一套为乾隆青玉螭纽“三希堂精鉴玺”(4×2.2cm),阳文;汉玉瓦纽“宜了孙”方玺(2.4X2.4cm),阴文;与“乾隆鉴赏”一起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初、续编上钤用。一套为白玉兽纽嘉庆“三希堂精鉴玺”(4.4×2.3cm)和青玉蟠螭纽“宜子孙”(方2.9cm)玺,与“嘉庆鉴赏”一起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三编上钤用。嘉庆这套印是仿乾隆印,尺寸稍大,镌刻略有不同。故宫现存“宁寿宫续入石渠宝笈”玺,青玉交龙钮,方3.35cm,通高6.1cm,钮8.7cm。乾隆晚期制作了“宁寿宫续入石渠宝笈”玺。

  故宫博物院现藏乾隆皇帝“乾隆宸翰”9方,“惟精惟一”4方。“乾隆宸翰”与“惟精惟一”在一起使用有两种:一种是“乾隆宸翰”印阳文篆书在上边,“惟精惟一”阴文古篆书在下边边;二种是“惟精惟一”印阴文粗道篆书在上边,“乾隆宸翰”印阳文篆书在下边。另外,在元代钱选《孤山图卷》(元人仿)有:“乾隆宸翰”印文。乾隆皇帝的田黄石三连印曾经被末代皇帝溥仪带出宫,其印文为“乾隆宸翰”“惟精惟一”和“乐天”,1950年归还,现在故宫博物院珍宝馆陈列。

  乾隆晚年在书画上常用的闲章有:“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古稀天子之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太上皇帝”“古希天子”等。

  这里要特别说明“古希天子”圆印,在书画中经常钤用,因为乾隆“古稀天子”印有多方,笔者根据此印钤在书画上的尺寸和镌字大小,与《乾隆宝薮》对照;此印直径为4.5cm,汉玉。印谱文下有这样一段文字:“古玉轴头,长二寸,围一寸有分寸五,截为二。一则琢襟(射音),一则就围圆刻宝+宝文日:‘古希天子’,用以抑埴书画。可蝶则做之,觉太粗,中规削半留半,取削者玉质乃全呈留者缛华,原作玉或者用之,日以长受汗气,仍珍磷吐,既思臂病,用不数刻咏何为意,徵怃。乾隆壬寅秋御题。(下镌乾隆连珠小玺)”乾隆壬寅年为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从文中我们看到在书画中经常钤用“古希天子”圆印,原来是古玉轴头改制而成,一半制成印,一半制成班指。为乾隆四十七年镌刻,此印为鉴定书画的一个重要依据。)

  虽然以上印玺有的已经不存在了,但我们从《乾隆宝薮》中依然能够看到乾隆印玺的重要信息,在原印谱中有不同质地、尺寸、几方为一匣的记载,有的还在重要的印谱旁作了注释,为今人鉴定古代书画提供了重要依据。

  二、乾隆帝印玺在书画中的钤用规律

  书画上钤印最早见于唐代法书上,绘画作品尚未见;宋代书画用印也很少。元末、明初才渐渐多起来,明中期以后几乎没有不用印的书画了。绘画有落款的大都钤在款题下,亦有用“起首”印的,手卷另在图前后加钤印章,挂轴、册页则在左右下角加钤“押角”印,无款的手卷钤在图前、图末、挂轴和册页钤在左右下角,也有钤在上方空隙处的。书画长卷连接二纸以上钤印,为骑缝印。乾隆帝玺印有些书画上钤用多至一二十方,钤用方法是有规律的。

  乾隆对晋唐两宋绘画比较喜欢,用印较多,空白地基本钤满。现存最早的山水画是隋代展子虔的《游舂图卷》,开卷有:“太上皇帝之宝”“石渠宝笈”“宁寿宫续人石渠宝笈”“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中间有:“乾隆御览之宝”,结尾处有:“古希天子”“寿”“八徵耄念之宝”等印文。

  燕肃《春山图卷》开卷有:“乾隆御览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乾隆御赏之宝”“石渠宝笈”,中间有:“养心殿精鉴玺”“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结尾处有:“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古稀天子之宝”“八征耄念之宝”等。

  北宋王洗《行书自书诗词卷》有乾隆“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三方大印竖排排列,还有“乾隆鉴赏”“乾隆宸翰”“淳化轩”“信天主人”“古稀天子”“乾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石渠宝笈”“宝笈重编”等印玺。

  董其昌《临柳公杈兰亭诗卷》开卷有:“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题跋后有:“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长方印)“古希天子”“石渠宝笈”“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定鉴”“宝笈重编”,后有:“乾隆鉴赏”“重华宫鉴藏宝”“青”“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八征耄念之宝”“研露”“即事多所欣”等印玺。

  乾隆皇帝不仅鉴赏名人字画时钤盖玺印,还亲自绘画和在书画上题字作诗,抒发自己的感情,表达文人情趣。故宫现藏书画中很多都钤有乾隆帝的印玺,乾隆皇帝的《盘山图》很有代表性。其上有乾隆帝34处题跋,诗后均有乾隆钤印。它翔实地记录了乾隆帝印玺的钤用情况:乾隆十年(1745年),乾隆帝在《盘山及行宫总述》后用:“乾隆宸翰”“机暇临池”“奉三无私”印;乾隆十二年,乾隆帝在《花朝游盘山》后用“乾”“隆”印;同年存《少林寺》后用“惟精惟一”“乾隆旋翰”;存《静寄山庄》后用“泰卦”“古香”印;在《东竺庵》后用“德充符”“会心不远”印;在《云罩寺》后用“机暇怡情”“得佳趣”印;在《万松寺》后用“宸翰”印;在《江山一览阁》后用“絮矩”印;在《天成寺》后用“澄观”“朗润”印;在《盘谷*后用“乾隆宸翰”印;存《盘山夜雨》后“涵虚朗鉴”印;在《古中盘》后用“思无邪”印;在《千相寺》后用“古香”印;乾隆十五年,在《天成寺》后用“妙意写清快”印;乾隆十七年,在《西甘涧》后用“聊以观生意”“取意在广求”印;在《古中盘》后用“中心止水静”印;存《云罩寺定光塔》后用“静中观造化”印;乾隆二十年,在《双峰寺》后用“古香”“泰卦”印;乾隆二十五年,在《泛写盘山》后用“朗润”印;乾隆二十八年,在《泛写盘山》后用“机暇怡情”“得佳趣”印;乾隆二十九年,在《盘晓景山》后用“比德”印;乾隆三十一年,在《盘谷夜月》后用“比德”印;乾隆三十四年,在《读画楼》后用“比德”“朗润”印;乾隆三十五年,在《静夜》后用“会心不远”“德充符”印;存《得楷轩》后用“朗润”印;乾隆二卜f二年,存《夜阴》后用“比德”朗润”印;乾隆三十九年,在《老杏》后用“比德”“朗润”印;乾隆四十年,在《晓霁》后用“会心不远”“德充符”印;乾隆四十七年,在《膳榆》后用“古稀天子”“犹日孜孜”印;乾隆五十年,在《梅杏》后用“比德”印;乾隆五十年,在《读画楼》后用“会心不远”“德充符”印;乾隆五十四年,在《受宜届》后用印;“古稀天子”“犹日孜孜”印;乾隆五十六年,在《杏花》后用“八征耄念”“自强不息”印;乾隆五十八年,在《庭松》后用“八征耄念”印。这些题跋和印迹记录了乾隆皇帝从35岁到83岁近50年的历程。在乾隆十二年,这一年乾降皇帝12次作诗题跋,乾隆十七年3次作诗题跋,乾隆三十五年2次作诗或题跋,题跋后均钤不同的印文。

  乾隆对古代艺术非常重视,他在位期间对艺术品进行了饮定,编纂了《石渠宝笈》《秘殿珠林》《西清古鉴》《宁舟举占》《西清砚谱》等书籍,并将收入书目中的艺术品钤上相应的印玺。如:《石渠宝笈》《秘殿珠林》,乾隆帝还亲自指挥,从书画的删选,到著录文字的审校,乃至书画的装裱、御玺的钤印,都要过问。《石渠宝笈》《秘殿珠林》,是清代宫廷编纂的两部大型书画著作。两书分初编、续编、三编,是乾隆、嘉庆二朝相续将内府所藏书画编纂的著录书。全书的编纂过程,前后长达74年,可称我国古代书画收藏史上的巨观。每件书画一经编就,除在本幅加盖“乾隆御览之宝”或“嘉庆鉴赏”等五玺或八玺外,并在书中分别注明该件收贮处所,以重典守。尤以《石渠宝笈》初编收录书画的水平最高。

  《石渠宝笈》初编以书册、画册、书画合册,书卷、画卷、书画合卷,书轴、画轴、书画台轴为次序,编成登记目录,共44卷,于乾隆年完成。书内将每件作品的尺寸、款识、印迹,历代收藏家的题咏跋语及御题等全部记录无遗。《石渠宝笈》所载存贮书画地点按乾清宫、养心殿、重华官、御书房、三希堂、学诗堂等贮藏之所序列,每一藏处又按书、画、上下等的序列为目;所收录书画的著录内容,上等书画详明,次等书画简要,所收录书画加钤诸御玺。在该书基夺完成之后,又按照乾隆帝的特别喜好,增添了一些书画,并分贮于三希堂、学诗堂、画禅室等处。另列“漱芳斋”一处,附于《石渠》之后。乾隆和嘉庆时期编纂《石渠宝笈》初编、续编、三编后,凡经着录的古代书画都要钤盖印玺。《石架宝笈》所载存贮书画地点共14处。内府藏书画原来分为四等,后归并为上下两等。《石渠宝笈初编》“凡例”中说明:“书画分贮乾清宫、养心殿、重华宫、御书房四处,俱各用鉴藏玺以别之。又‘石渠宝笈’‘乾隆御览之宝’二玺,册、卷、轴皆同。上等者则益以‘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三玺。既分贮四处,所编字号仍分部排次,取其便于观览。”按“凡例”的规定,凡收录书画均钤收藏殿所等三玺,上等书画又加钤“乾隆鉴赏”等三玺。即上等书画钤六玺,次等书画钤三玺。从《石渠宝笈初编》着录的书画看,乾隆用印是有规律的。《石渠宝笈》续编、三编的书画钤御玺,少变化。《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的书画,不分上下等,除所说的“乾隆五玺”外,又加钤了“石渠定鉴”朱文圆印、“宝笈重编”白文方印,并按收藏殿所,加钤“乾清宫精鉴玺”等,共成“八玺”。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鉴藏印记所钤部位也有一定的规律,手卷大都钤在本幅前后下方角上,偶有钤在上边角上的。长卷接缝也往往有鉴藏家骑缝印。此外,前引首、后贉纸以及绫、绢隔水等处也都可钤印。挂轴、册页等也总钤在本幅左、右下角或兼及上角、裱边上。各代内府鉴藏印所见有成套的,也大都有一定格式。清乾隆内府五玺也有一定规定,大致右上钤“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二印,中上钤“乾隆御览之宝”(椭圆形),左下钤“乾隆鉴赏”(圆形)、“石渠宝笈”二印,这是常见的规格,但有时或增或减,变化亦多。而嘉庆在书画上用“嘉庆鉴赏玺”“珠林三编”“宝笈三编”“西清秘赏”“周甲延禧之宝”。

  乾隆御题

  乾隆帝印有人名、地名、鉴赏,收藏印等,他当太子时用“皇四子印”“弘历图书”“和硕宝亲王宝”“长春居士”;当皇帝后,用“信天主人”“十全老人”等,地名章有“重华宫”“养心殿”“乐寿堂”“烟雨楼”“避暑山庄五福五代堂”“文渊阁”等。收藏印用“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御书房鉴藏宝”“石渠宝笈所藏”“毓庆宫书画记”等。而闲章多用“勤学好问”“存心养性”等等。乾隆70岁以前钤有“乾”“隆”名章;70岁以后钤用“古稀天子之宝”(阳文)和“犹日孜孜”;80岁后用“八征耄念之宝”和“自强不息”;嘉庆元年用“太上皇帝”,次年“归政仍训政”。

  康熙皇帝用印在《康熙宝薮》印谱下面一般注明用途,如:“广运之宝”在手敕上或有关于政事的御制诗文上用。“康熙御笔之宝”凡旧人画幅手卷于空处写“御览”二字,上用“康熙御笔之宝”,画幅在正届中用。手卷或前或后、看空阔处写御览二字加宝。”宣文之宝”用在内府所藏书籍上并赐臣下书籍法帖上。“康熙御览”旧人之字画用康熙御览宝。“萬畿馀暇”几暇摹古宜用于御临旧人字帖上居中及前后俱可用。“稽吉右文之章”稽古右文之章随便可用。而乾隆帝印玺在《乾隆宝薮》中没有具体规定和注明,但从故宫藏书画中我们还是能够看出它的使用规律。

  关于印玺的钤印部位顺序也并不完全固定,不可能每枚印章都盖得一样清晰,这在清朝宫廷绘画上可以找到很多例子,乾隆印玺质地多为玉质材料,质地坚密,扣出印文饱满、线条轮廓清晰。一股在画心骑缝处的大印文多为玉质材料,钤盖时用印泥往印上拓匀,再钤于画上;而石质和木质分量轻,为质地稀疏的印材,在钤盖的时候印材吸收了很多印油,钤在画心上的印文较浅。

  乾隆在《快雪时晴帖》前作画

  故宫博物院的一些古代绘画精品,其中大多数是清乾隆皇帝最珍爱的收藏。通过对这些绘画作品的鉴赏,我们可深入了解画中人物的精神及绘画主题和绘画技巧等。乾隆皇帝印玺成为我们鉴定乾隆皇帝御览、御笔书画真伪和断代的重要依据。书画印玺和收藏鉴赏印,在印文、印形、印质、印色方面,各时期也有一些变化。尽管现在乾隆皇帝的许多印玺已经佚失,但我们从现存书画中仍然可以欣赏和读到乾隆皇帝的印迹,领会到他的思想情趣和文化内涵。乾隆帝印玺在书画上的钤用与他的政治态度、文化修养、文人情趣是紧密相连的,我们从他在不同时期、不同书画上用印可以体会到。

  文 | 恽丽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