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驼背伍烧窑

驼背伍烧窑
2020年08月05日 08:11 新浪网 作者 赣南日报

  □李伟明

  春节回乡下老家,吴小丁依惯例拎上两瓶酒一条烟,登门看望村里的驼背伍烧窑。

  驼背伍烧窑已经八十出头的年纪了。吴小丁注意到,他虽然精神矍铄,声如洪钟,但背比去年更驼了,几乎弯成了一个直角,步子也不如以前快了,满脸的沟壑更是无言地述说着岁月的无情。

  算起来,吴小丁已是第二十年给驼背伍烧窑拜年了。二十年来,只要回家过年,见过父母之后,吴小丁想见的人就是驼背伍烧窑。

  当然,二十多年前,吴小丁对驼背伍烧窑的感情可不是像今天这般。那时,吴小丁不仅对驼背伍烧窑谈不上什么好感,甚至心里只有满满的厌恶。

  也许,今天的驼背伍烧窑在村里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老汉,但在吴小丁年轻的时候,驼背伍烧窑在村里甚至乡里无论如何算得上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说起来,驼背伍烧窑的出名,首先和他的驼背有关。驼背伍烧窑的背,活像一张拉开了的大弓。像村里的同龄人一样,吴小丁小时候喜欢玩自制的弓箭。每次看到驼背伍烧窑,他便在心里嘀咕,要是在战场上有一把这么粗大的弯弓,可以把箭射出多远!敌人定然要被打得落花流水。

  那年头的乡村,外来人员不多,但凡哪个人长得有点奇特,便会被邻近乡村的人们牢牢地记住,何况像驼背伍烧窑这种严重“破相”的人。因为这副长相,对村里的娃娃们来说,驼背伍烧窑便成了凶神恶煞的代名词,哪个小孩不听话,做父母的便往往抬出驼背伍烧窑的大名来吓唬吓唬。还真别说,提到这名字,比说什么都管用。毕竟,你说鬼呀神的娃娃们未必有感觉,但提到驼背伍烧窑,这可是大家亲眼见过的人物啊。

  天生异相之人,往往有特别的才能。驼背伍烧窑人虽长得丑,本事可不差。他是村里最出名的窑师傅。那个年代,乡村建房屋,都离不开砖和瓦。村里周边建有几处砖瓦窑,驼背伍烧窑便是其中一个窑主。有意思的事,别处的窑,烧不了多久便倒闭或者换人,只有驼背伍烧窑这里,因为砖瓦质量确实过硬,邻近几个村的人都成了他的主顾,窑火越烧越旺。

  吴小丁刚上初中三年级时,受当时社会风气的影响,突然不想读书了,跟着一伙成绩差的同学辍学在家,父母怎么劝说也没用。那时候,沿海打工潮还没有兴起,农村的年轻人除了干该干的农活,便是去附近的小工厂找点零活干干,挣点小钱弥补家用,除此并无其他出路。

  驼背伍烧窑的砖瓦窑,便成了年轻人的好去处。

  辍学在家没几天,吴小丁也挑上畚箕,来到驼背伍烧窑的砖瓦窑找事做了。那时,挑一担土坯进窑,或者把窑里烧成的砖瓦挑出来,大概也就几分钱的工钱吧,一天下来,能挣个一两块钱,对乡下人来说,已是很可观的收入了。当然,其中的辛苦是不消说的,有时一天下来,肩头的皮都可能磨脱一层。但那时的人们都能吃苦耐劳,尤其不在乎身上的力气,只要有钱挣,再苦再累的活也总是有人抢着干。

  然而,不知怎的,驼背伍烧窑却特别看不惯吴小丁。同样是干活,别人可以自由一点,想挑就挑,想歇就歇,反正是按数量计酬,干多干少都是自己的事。但吴小丁累了想歇歇脚时,驼背伍烧窑就出面管闲事了。吴小丁至今记得,开头一两天还没什么事,两天以后,驼背伍烧窑对他便很不客气了,说的话越来越难听,难听到直接伤了吴小丁的自尊心。而且,他是不分场合对吴小丁冷嘲热讽的,人越多,说得越起劲。

  这还不算。更让吴小丁窝火的是,同样是摆放土坯或砖瓦,驼背伍烧窑对别人的要求明显更宽松,而对吴小丁却总是吹毛求疵,一下这样不对一下那样不行,每天都要反复折腾吴小丁几次才罢休。这样过了几天之后,吴小丁想想自己气比别人受得多,钱比别人挣得少,忍无可忍,一气之下,便打算离开驼背伍烧窑这座砖瓦窑,投奔其他人去。只是,他的运气也太差了,在那一段时间内,村庄周边,只有驼背伍烧窑的砖瓦窑生意红火,其他几家自从停产后,一直没有再开张。

  吴小丁只好继续在驼背伍烧窑这里委曲求全。但不管他怎么努力忍耐,怎么细心干活,驼背伍烧窑还是一如既往地刁难他,甚至变本加厉,大有不把他打倒誓不罢休的味道。

  要说起来,吴小丁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大约一个月后,当驼背伍烧窑又一次赤裸裸挑衅他时,吴小丁再也忍耐不住,把担子一甩,向驼背伍烧窑宣布:“老子不稀罕你这样的破窑,你这样的苦力活!”

  没想到,驼背伍烧窑毫不示弱,向吴小丁吼道:“你有种就像我们家的七月狗那样考上学校,端上铁饭碗!否则少在这里充少爷!”末了,又加上一句:“你要是有我们家七月狗的本事,我就把这口窑给关了!”

  村里的伍七月狗是驼背伍烧窑的堂侄儿,两年前初中毕业考上了中专,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扔了泥饭碗,端上了铁饭碗,不吃牛粮吃马粮了,一时成为全村学生娃的励志楷模。如今驼背伍烧窑扛出他的事例,还如此蔑视吴小丁,气得吴小丁半晌说不出话来。

  吴小丁气呼呼地回家了。路上,他暗暗下决心,要重回校园,争了这口气,总有一天,让驼背伍烧窑把他的窑给关了!

  吴小丁回到学校后,换了个人似的发愤图强。一年后,虽然没考上中专,但考上了高中。读高中这几年,每当他思想滑坡又想偷懒时,便情不自禁想起和驼背伍烧窑吵架的那一幕,于是咬咬牙,熄灭心头杂念,坚持寒窗苦读。高中毕业后,吴小丁如愿考上了一所本科院校,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驼背伍烧窑还在烧他的窑。他似乎忘了当年羞辱吴小丁的那件事。吴小丁想到自己虽然有了端铁饭碗的资格,但毕竟还有几年学业,便一时不和他计较,只是默默地继续努力。

  一晃又过了几年,吴小丁在部队参加工作了,忙得有时几年也难得回家。也不知哪一年,他听人说起,驼背伍烧窑的砖瓦窑关停了,当然,不是因为吴小丁,而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加上建材行业新技术淘汰了旧技术,他的作坊式窑场跟不上时代脚步了。

  这时的吴小丁已经成家立业,当然不再计较少年时的那些鸡毛蒜皮事了。但对于驼背伍烧窑,他还是难免心存芥蒂,时不时产生一种厌恶的情绪,所以每次回老家,即使在路上相遇,也懒得和他打招呼。驼背伍烧窑却似乎根本不记得他们之间的那些“过节”,偶尔见了面,还会主动问候一下吴小丁,虽然吴小丁对此只是冷淡地嗯一声。

  直到二十年前的那个春节,吴小丁在家和父亲聊起陈年旧事,说到当年辍学一事时,父亲突然说起,那时,看到吴小丁无心学业,心里干着急,后来见他去砖瓦窑做小工,便悄悄拜托驼背伍烧窑千方百计刁难吴小丁,让他在那里干不下,老老实实回学校读书去。所幸驼背伍烧窑做事扎实,办法还不少,终于成功地把吴小丁“逼”回了校园。

  吴小丁恍然大悟。第二天,他专门去买了年货,来到驼背伍烧窑家拜年。在路上,吴小丁心里暗暗叮嘱自己,以后只要回家过年,就一定不能忘了看望这位老人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