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文人理想的笔墨寄寓

文人理想的笔墨寄寓
2021年05月17日 08:11 新浪网 作者 赣南日报

  □记者  胡怀军

  相比“书画家”“硕导”等头衔,王福权更愿意称自己是一个文人。教学和创作之余,他读书、弹琴、垂钓、品茶、赏花、读帖……这是他的生活方式,也是他最常见的创作题材。在书画作品中寄寓自己的文人理想,藉由宣纸和笔墨观照世界和内心,这或许就是解读王福权的一个入口。

  青葱五月,晴翠宋城。记者对话王福权,探寻一个隐秘深邃而又丰满富足的精神世界。

  1.您的艺术成长经历中,最难忘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

  最难忘最深刻的记忆应该是成长过程中父母和老师的鼓励。

  我父母都是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农民。父亲是个木匠,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是他亲手做的,因为活计甚好而知名,十里八村盖房子都找他,因此或许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匠心的遗传。母亲小时候喜欢画画,我见过她给我做鞋的时候画过刺绣的剪纸底样。现在回忆起来,我走向书画这条路,与他们的鼓励是分不开的。

  我三岁的时候,父亲给我做了一块小黑板,供我写写画画之用,母亲则用他们卷旱烟的大白纸给我订好本子让我练字,每次我写好一页都会得到他们的夸奖。后来我上小学,班主任金忠祥先生写得一手好字,写字课上他唯独表扬了我,让大家为我写的字鼓掌,还让我拿着练习本展示给全班同学看,这大大增加了我在书法方面的自信。在我后来的成长经历中还遇到过很多鼓励和帮助我的先生,他们的谆谆教诲对我的艺术路径产生了深远影响,在他们的关怀下成长可谓如沐春风。

  2.您的书法取法高古,不随时风。您如何看待书法的传承与创新?

  书法的创新和传承并不矛盾,不传承就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不创新就欠缺时代感和精气神。传承要发扬精华,创新须守住底线。从书家的个性和创造力来讲,因为其随机性和不可复制性,传承本身就包含着创新;从书法的本质来讲,无论书法风格如何改变,只要守住汉字书写的底线,其阴阳调和的美学机理就不会改变,在这个前提下,创新同样是传承。创新是值得鼓励的,但仅仅停留于口号或符号而没有思想深度的创新是不值得赞许的。

  无论是把书法看作一种艺术还是一种文化,看作是线条的造型组合亦或是看作笔画、某种符号或图像的组合,都必须要上升到文化象征意义层面,达成符号学或图像学的系统才有意义。这个意义的生成必须立足文字,立足于古人书法面貌的传承,因为这在世人心中已经约定俗成。就像颜真卿厚重的笔画和字形象征了儒家的仁义和敦厚,历史无法改变。新的意义在新的时代传承时既亦生成,只是有的人成就不大,无法青史留名,所以多年后历史无法赋予他的传承以文化标签;而有的人可能在某方面有所建树,人品又好,就会被广为传扬和接受,生成新的文化象征意义。

  3.欣赏您的画作,有一种散淡远逸的禅意。这反映了您什么样的创作理念和心路历程?

  所谓禅本质上就是智慧,哲学同样是智慧。高明的古人不说废话,说话作文简明扼要,微言大义,绘画也是如此。能够用更加简练的笔墨概括更多的内容,绘画作品就有了禅意,这种禅意在书画作品中就是气韵,是余味。时常有人会问:哲学有什么用?哲学就是这么用的,但这只是我作为一个书画创作者的用法。

  绘画的意义要交给历史沉淀,现实主义题材自有喜欢现实主义的人和擅长写实的人去画,我所画的整体上是我自视为文人的理想,但我相信在现代生活的压力下,读书、垂钓、弹琴、赏花、读碑、博古这些题材配合着诗词应该是可以让人舒缓压力,悦目怡情的。

  4.您游走于诗词、绘画、书法、哲学等领域,这种广泛的汲取和濡染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给您的创作带来什么影响?

  中国传统文化都是相通的,其根本是文字,语言文字里浓缩了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无论文化形式如何变化,也总是不离其宗。桐城派把学问分成辞章、义理、考据,这实际上就是文学、哲学、史学。做学问就是找联系,能够把文史哲和艺术联系到一起的人,其艺术作品应该是不平庸的,我只能说自己一直想做一个这样的人,也一直在路上。

  知道的越多,就越理解苏格拉底说的“我只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相对于几千年的历史文化长河所留下来的内容而言,我只能说自己对个别领域略知一二,但还差得很远,何况人类对世界的认知还是那么的有限。

  或许骨子里是个传统文人,我不太喜欢快节奏的生活,所以我的斋号改为了“迟斋”。偶尔兴起会写上一首格律诗或对联,画些古人读书、垂钓、弹琴、赏花、读碑、博古、砍柴等闲适题材的作品,冲淡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力,如此古人的诗文可以变成我的画,我的理想也可以写成诗并画在文人画里。古人的诗那么多,尽管有些大家耳熟能详,但画出来仍有新意。虽然仍须努力,但我的作品还是反映了我的内心,是做到了知行合一的。

  5.中国传统文化特别讲究“意”和“道”。在书法和绘画创作中您怎么理解这两个概念?

  先贤造字学习的对象是自然,先贤书画创作留下来的秘诀也是师法自然,道亦法自然,自然运行的规律就是阴阳调和。书法在法自然的过程中及其发展过程中,饱含了先贤用心体物的智慧,汉字本身就是万物象形化的结果,象形是造字最基础的法则,也是书法和绘画的根本源头。杨雄说:“言,心声也;书,心画也。”所以,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无论是书法还是绘画,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人的内心。

  “意”这个字就是心字与音字结合而成的,中国书画的“意”自然也是与心有关的。在书论与画论的发展中,“意”这个字还有着意味、意趣、写意等内涵,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些内涵都与心密切相关,本质上都是从用心体物而来的。先贤观物取象,从这个角度而言,“象”带有直观感性的特征,但它比“形”要高级,而“意”带有概括和抽象的特征,但还不是理性的“道”,所以“道”与“意”不同。中国的审美是通过“形象”通往“意象”,进而通往“意境”,最后通向“道”。写意只是一种形式,“道”才是出发点,也是归处。

  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思想路径不同,中国哲学强调“道”而西方强调“理”。“道”是建立在道法自然、阴阳和合基础上的,其旨归是天人合一,万法归一。西方哲学思想中的“理”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理,是拆分追求精微,从分子到原子,从原子到夸克……所以同样是画画,我们以概括性的白描为基础,他们以拆分性的素描为基础。

  6.我们看到社会上有一些哗众取宠的书法表演,比如丑书,射墨……在某些场合也能得到一些喝彩。对于广大民众的艺术审美与提高,您有什么见解?

  书法活动狭义来说应该是在书斋里进行的一种文化行为,但随着文化的不断向前发展,也产生了符合社会环境的文化形式,这是必然的。书法表演在古代也是很流行的,汉代的师宜官、唐代的张旭、怀素都做过。当今也有一些书家参与其中,但要明白表演只是文化传播的一种需要,并不是书法在道的层面的需要。

  至于“丑书”,要一分为二地看待。有一些是真的丑,有一些是别出心裁的造型,也是来自传统,并非丑。多数人都不喜欢生疏的东西,而有的人所见甚浅又没有体验,容易将看不懂的都归为“丑书”,这是不对的。提高审美,自然要重视美育,美育的最好方式是促成体验。同时还要注重德育,不懂的内容不要轻易下结论,因为塑造很难,打破却太容易。

  7.目前中华传统文化迎来一个复兴的良好契机,社会上掀起国学培训的热潮,方兴未艾,您怎么看?

  这件事是利弊相杂的,一是传统文化本身的利弊,一是对待传统文化态度的利弊。传统文化中有大量的精髓,如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属于有利的部分,也有少量的糟粕,比如过于迷信的部分。优良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用对用好才能把传统文化的精髓发扬出来。各类培训都是乘着传统文化复兴的春风兴起的,其根源在于国家经济的复兴和综合国力的复兴。传统文化培训班的兴起对促进民族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义,但也需要适当引导,加以管控。没有管控就会导致假大师遍地招摇撞骗,没有适当的引导又会导致“伤仲永”。

  古代的书家被人尊崇首先是他们人品好,学问好,其次才是写得好。蔡京、秦桧、严嵩书法都不差,但书法史并不偏爱他们。书画反映的是人的生命状态,其修炼是与人生同步的,了解一个书画家的一生以后书画史才能宏观将其定位。中国书画创作能力的养成应是个体在生命的体验中接受长期的中国传统文化陶染而成的,而不是速成的,也没有速成的方法。没有得到个体成长呼应的创作经验可能会导致万人皆似,有形无神。学习古文化,更重要的是修心养德,要注重个体体验,遵循师法自然的大道,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庸俗之路,切不可急功近利,虎头蛇尾,这样就失去了书画作品意义生成的机会。

  (王福权,辽宁康平人,本硕博分别毕业于山东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现为赣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四川民族学院书法研究所客座教授,全国教育书画协会书法教育分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赣州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作品入展全国信德杯书法展、全国80榜样书法展、第三届康有为杯书法展、第四届梁披云杯书法展等,曾获得全国职工书法大赛优秀奖、辽宁省临帖展优秀奖;论文入选第九届全国书学讨论会、第五届兰亭论坛、2019中国高等书法教育论坛,获得第四届梁披云杯论文奖最高奖;出版有《中国当代画坛精品集·王福权》,在国内多家专业报纸杂志发表中国书画相关论文50余篇,多种业内刊物有专栏推介,作品被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书画书法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