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又一行业鼻祖关店,这一1000亿赛道何去何从?

又一行业鼻祖关店,这一1000亿赛道何去何从?
2021年06月15日 19:07 新浪网 作者 投资家网站

  

  “又一行业鼻祖关店。”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 | 刘晓月

  近日,著名连锁品牌许留山登上热搜,这个甜品行业的开山鼻祖,如今是“落草的凤凰不如鸡”竟然因为欠租遭债主申请清盘了!

  据港媒报道,已有4名债权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对许留山食品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许留山)进行清盘申请。

  首先小编先给大家解释一下清盘是啥意思,代表着什么:清盘是一种法律程序,而被清盘的企业将停止生产,其所有资产包括生产工具的机械、工厂、办公室及物业会在短期内被出售变现,然后按先后次序偿还债权人未付债项,随后按法律程序宣布公司解散。

  这也就意味着,许留山或许即将面临倒闭的命运,一代甜品之王彻底坠落神坛!

  其实这些年来,许留山的经营一直很不乐观。据天眼查官网显示共有 200 多家许留山餐饮店,但近 150 家店铺都显示注销。在北京,目前地图和点评软件能搜到的许留山仅有 3 家。

  消息一出,引发了众人的无限感慨。想当年,作为甜品店的老大,许留山可是热度堪比如今茶颜悦色等网红品牌的存在,当时甚至有人专门为了许留山而去香港旅游。特别是对于80后、90后这一代年轻人来说,许留山甚至代表了他们对于港式甜品的全部想象。

  那么,我们就要问了,这家70年发展史的老字号、甜品行业的开山鼻祖,如何沦落到这种境地?

  一

  王老吉同行起家,后成“甜品天王”

  其实许留山最早并不是做甜品的,而是以凉茶起家,可以说是王老吉的同行了,不过仅仅是个没啥名气的个体户,推着小推车走街串巷。后来许留山的儿子许慈玉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为了纪念父亲,还将父亲的名字印在了卖凉茶的手推车上。

  后来经过许慈玉的苦心经营,终于在上世纪70年代开了第一家实体店。但由于竞争激烈,生意也并不好做。于是他另辟蹊径,开始卖小吃,糖不甩、菠萝糕等一系列甜品。

  

  转折点发生在1992年,许留山的新品“芒果西米捞”掀起了甜品的风潮,一举奠定了许留山港式鲜果甜品店的头部地位,从此芒果系列也成为了许留山的主打产品,比如芒果小丸子、芒果班戟等均成为了爆款。此外,许留山将港式甜品和港式点心的创新结合也备受好评,比如咖喱飞鱼籽鱼蛋、姜撞奶粒粒西多士等。

  2000年许留山推出了“杯装鲜果爽特饮”,开创了“边走边喝”的“外卖饮品”模式,可以说,许留山还是喜茶等奶茶店的“老祖宗”。

  2011 年时,许留山曾参加了誉为香港饮食界“奥斯卡金像奖”的“饮食天王奖”的角逐,获封“甜品天王”的称号。

  

  从此,“许留山热”在社会兴起,“去香港一定要去许留山”成为了旅行指南常见的推荐。火爆的许留山也成功“破圈”、走出香港,2002年在台北开了分店,2004年将店铺拓展至上海和广州,2008年在深圳开设分店。

  后来的许留山还吹响了向世界进军的号角,在美国、新加坡、韩国、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开设分店。公开资料显示,到2016年时,许留山在全球已经超过260家,步入颠峰时刻。

  继线下火爆之后,许留山还进入了各类影视、音乐作品,随着作品的传播进一步传遍大街小巷。如在2000年发行的香港电影《小亲亲》里面,陈慧琳饰演的女作家和电台DJ郭富城在暧昧时期,许留山就是他们的约会地点。2002年,正当红的少女组合Twins在《友谊第一》中唱出,“让我们结伴探访许留山,感情不必分你高班我低班。”

  对于大众来说,许留山就像TVB一样,构成了人们对于香港的想象。

  

  不过正所谓水满则溢出、月盈则亏。达到颠峰之后,许留山就走向了衰落。

  2009年,许留山创始家族股东将全部股权卖给马来西亚的一家投资公司Naivs Capital。2015年Naivs Capital以5亿港元的价格转手黄记煌母公司(煌天国际控股)。

  2015年,Navis Capital转手,黄记煌母公司、煌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交易价5亿港元全资收购了许留山。但黄记煌并没能经营好许留山,2017年,其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显示,许留山的日均销售额和翻台率持续下滑。

  2019年8月22日,随着黄记煌被百胜中国收购,许留山再次被易主。不过,成功打造了肯德基、必胜客的百胜中国后来却败绩连连,连黄记煌都没能拯救,更别说许留山了。

  2020年3月13日的时候,香港媒体就报道过许留山连续遭业主讨租的消息;到2020年7月,已有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清盘。此外,当时许留山位于广东、深圳、上海等城市的门店也出现了大规模注销情况。

  那么我们就要问了,一代“甜品天王”,究竟为何陨落呢?

  二

  谁“杀死” 了许留山?

  一是“外患”,不断涌现的“后浪”,将“前浪”拍死在了沙滩上。

  许留山的火爆,带动了一大批新型港式糖水品牌的模仿跟风,其中有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满记甜品。

  满记甜品以更快的速度扩张,曾在一年之内开店90多家。

  如果只从市场门店数量来看,满记甜品已经胜过许留山,有截至到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满记甜品在全球共开店超过400家,几乎是许留山的两倍,仅在北京地区就有30多家店。

  除了来自同类的竞争之外,许留山还面临了各方对手的重围。随着市场的发展,继中式甜品之外,法式、日式、意式甜品也在中国兴起,分走了甜品赛道的一杯羹。

  此外,新式奶茶、冰激凌店等层出不穷,也不断地刷新着传统“甜品”的定义。据美团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数据显示,2017,我国饮品、甜品店铺数量在各餐饮品类中位居第三,比火锅还多,达43.7万家,总产值达1000亿元,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二是“内忧”,频繁的“卖身”也让许留山经营管理日益失控,自己把自己玩坏了。

  盘点许留山的发展之路,总共经历了三轮卖身,从Naivs Capital到黄记煌母公司(煌天国际控股),再到肯德基母公司百胜中国,频繁的易主将会导致管理层流失、战略不延续、业务线紊乱等一系列问题,让许留山逐渐走向失控。

  例如此前许留山本来走的是直营模式,保持公司对门店的掌控,但自打卖身煌天国际后,就出于迅速扩张的需求,走起了加盟的路线。

  跑的太快,难免会跑掉了鞋。虽然门店数量是迅速增多了,但相应的管理却没有跟上,导致各个门店的质量良莠不齐,引发了数次品牌危机,甚至有消费者给出“羊城以北不吃许留山”的评价。

  

  三

  留给整个赛道的反思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整个消费市场的巨变,许留山虽然曾是这个赛道的开创者,但却对后来的变化视而不见。就像柯达之于数码相机、诺基亚之于智能手机一样,纵然能够战胜所有对手,但却一样要被时代所淘汰。

  尤其是许留山所在快消赛道,变化更是时时发生。对于90后、00后等Z时代人群,他们不仅追求味蕾的满足,更要追求心理、情绪、社交等方面的维护。像许留山这样的消费者,已经明显跟不上了。

  一方面,像许留山此类甜品赛道的消费场景过于局限。它虽然是“外卖饮品”的开创者,但是产品主要还是需要在门店消费的。

  因为经过外卖颠簸后,一些本该分开的食材直接混在了一起,不仅品相无法直视,而且大味道与口感也会大大降低。

  比如有网友点了芒果黑糯米,门店的画风是这样的:

  

  但是到手之后发现是这样的:

  

  随着现代人工作节奏的持续加快,大家已经很少有时间,在非正餐时间里走进餐饮店,享受一顿精致的下午茶了。尤其是是奶茶的出现,更让大家随时随地,就能开启一杯甜品的需求。

  即使你自己不在乎品相,但是也要考虑给别人的影响,一杯精致奶茶放在桌子上,同事或者同学可能会觉得你还挺有小资情调。但是当一个芒果西米捞打开,恐怕会赢来的就是众人惊异的视线了。

  也因为场景的局限性,2020年疫情期间,许留山等在大部分传统甜品店只能被迫停业,但奶茶店复工却是早早通过“无接触配送”等形式恢复经营,“报复性消费”的狂潮,也是从奶茶开始,当时据说有人一次下单了77杯奶茶。

  另一方面,是传统甜品越来越不符合现代人的健康理念。

  在当代女性为了瘦、为了美,甚至都有去做“小腿阻断术”“全身抽脂”的了。像许留山这样,芒果酱放大量糖熬煮的,班戟包着大团奶油,自然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作为一家在物质水平相对贫乏、糖果都是奢侈品时期的起家壮大的老牌甜品店,许留山此前绝想不到,甜品店的最热噱头,竟然会是“无糖”。

  相比之下,奶茶虽然也是热量杀手,但一来装在杯子里的芝士奶盖毕竟更隐蔽,“眼不见为净”,起码可以自我欺骗;二来也确实在开发更多“低卡低糖”的新品,给予年轻人更多的选择。对比之下,许留山明显就有些落伍了。

  总而言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这个创新迭代极其迅速的商业社会,如果不能紧抓潮流、,不管你曾有多风光,后来都会变得很凄凉。许留山如此,哈根达斯等亦是如此,渐渐被市场所淡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