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旧时光,是祖上留下来的老唱片

旧时光,是祖上留下来的老唱片
2021年01月22日 10:01 新浪网 作者 齐鲁晚报

  文| 杨福成

  过去的每一年每一天每一秒,都是我们的旧时光。

  旧时光有远有近,但无论多远,我们都还能听见它的声音,无论再近,它再也不会回到我们眼前来。

  春天,是新生的开始,是新时光的开始。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瞧它们忙的,都忘了旧时光才刚刚离去。

  夏日里的荷花开着好看,枯了,它就把时光拴在干瘪的枝干上,哪儿都不让去。

  秋天里的蟋蟀好玩,它们不光嘟嘟叫,还打斗,将玉米地搅得一片狼藉。

  冬天里的雪无根无声,悄悄散落在窗前花下、牛棚上、院子里,文人们最有趣了,还美其名曰听雪,估计雪晓得了,会偷偷笑他们的这份多情。

  我曾经坐在老家的地头,看远处的风景,小鸟叽叽喳喳,将冬眠的麦田唤醒,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所有生动的、感动的、冲动的都无不是看一眼,倏地就成了旧时光。

  旧时光不怕旧,越旧它越温馨,越旧它越熨帖,越旧它越有回味头。

  邻家的婶子曾经偷过我家的菜,因为那年代太穷了,所以她吃着特别香。

  孔乙己偷过书,他说不算偷,真斯文呀!

  就在昨天,窗花开得热闹,零下一二十多度的寒冷,原来还可以是这么美丽。

  就在中午,我看见地上的雪化了,一棵小草竟然还绿着。

  旧时光都是不经意的,说着说着就过去了,起一阵风就吹跑了。

  人都是健忘的,一生不会记起多少旧时光。

  深山石窟里那些残缺的造像,都是旧时光的伤痕,片段之内,洞见之外,旧时光不言不语,唯有风,低吟着人类听不懂的语言,钻进山林的肌肤里,温暖那遗落的风尘。

  陈子庄的山水,山的线条淡得入了浑沌,篱笆墙歪歪扭扭,倚在旧时光的墙壁上打着瞌睡。

  李老十的鬼像,长着人的样子,从阴间溜出来逍遥,附在谁的身上就是谁的样子。

  可李老十命苦啊,年纪轻轻作别朝露,入了旧时光,一任他的鬼宠们逍遥在人间。

  宋徽宗赵佶,他所书的瘦金体金划银钩,潇洒得很。可潇洒的背后,也无不流露着他对旧时光的叹息和无奈。

  木心,在监狱里写了几十万字的草稿密密麻麻,而当他出了牢门重见阳光之时,草稿上的大部分字已无法辨析。那水浸了风蚀了的模模糊糊的印迹,是旧时光的灵魂,和渐行渐远的偈符。

  没有人能把旧时光留住,没有人能绕过旧时光的门槛。

  旧时光的门槛是木头做的,上面有灰也有尘,没有人能抬脚迈入明天的光阴里,也没有人能睡一觉就把旧时光一把抹掉。

  旧时光,是祖上留下来的老唱片,音符一圈一圈在一个又一个的日子里汩汩流淌……

  作者简介杨福成,1973年出生于山东宁阳,先后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专栏作家,《读者》《小说选刊》《格言》《百花园》《文苑》签约作家。文学作品常见于《大公报》,多次入选中考试题,并有文章选入高中教材。书法作品及论文多次在《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法报》《现代书法》等报刊发表,先后在北京、保定、济南、泰安、曲阜等地举办个展及联展。出版有《现代刻字艺术创作与欣赏》《杨福成书法作品集》《杨福成诗书联句作品集》等。

  壹点号山东创作中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