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意外拥有130万粉丝的山财大数学老师宋浩:每天写18块板书

意外拥有130万粉丝的山财大数学老师宋浩:每天写18块板书
2021年01月29日 08:01 新浪网 作者 齐鲁晚报

  山东财经大学数学老师宋浩火了!最近一段时间,他在B站上的粉丝人数突破了130万,由他录制、剪辑、上传的单条数学网课,播放量超千万次!

宋浩老师(中)与他的学生张方慧(右)做客《青年说》栏目,揭秘“网红”之路。

  教室里,他的课堂上常常座无虚席,他的选修课更是“比林俊杰的演唱会门票还难抢”。而在社交网络平台上,他常常义务上传网课,观看他数学课的学生越来越多,有人甚至“像追美剧一样期待他更新视频”。

  在他的百万粉丝中,除山东财经大学的学生之外,还有来自清华、北大、中科院等省外高校学子,更有在意大利、法国、瑞典等地的留学生们。

  他的课究竟有什么魔力,他为什么这么火?1月27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邀请宋浩老师与学生张方慧做客“青年说”节目,揭秘这位数学老师的“网红”之路。

  我就普普通通一老师

  没干别的,就录了点视频

  “我就普普通通的一个老师,也没干别的,就录了点视频,传上去有这么多学生都在看,还是很高兴的。”

  宋老师的课真有那么火吗?

  “真的很火!宋老师讲的不仅仅是知识点,还会穿插些生活中很有乐趣的事情,让我们更好的理解知识点。我有个同学在西藏大学,在他知道宋浩老师以后,就对我说真羡慕宋老师是你们学校的!”张方慧是山东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的大二学生,在得知当天有对宋老师的专访后,这个“00后”的小姑娘专程赶了两个小时公交来见“男神”。

  听完学生张方慧的一席话,宋浩连忙说“受宠若惊”,并开玩笑补了句“主要是长得帅”!

  在B站,宋老师上传的数学网课,包括《线性代数》、《微积分》、《高等数学》、《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四门课程。学生之所以愿意看,宋浩分析,一是因为数学课比较难,二是其中的3门课要持续两年时间,因此学生需要反复去学习。

  访谈现场,宋浩特意带来了百万粉丝UP主的专属礼物——小电视。“之前真没想过这么受关注,过百万对我来说挺不容易的,因为咱就一凡人。得知粉丝破百万的时候,我还发俩朋友圈庆祝了一下。”

  宋浩透露,以前在视频网站上传网课,但现在的受众群体越来越年轻化,就有学生建议他传到B站上。“算起来也有三年了,粉丝人数竟突破了130万,播放量大概在4000万次以上了。我就普普通通的一个老师,也没干别的,就录了点视频,然后传上去这么多学生都在看,还是很高兴的。”

  “B站能看实时数据,我注意到,网课一天的播放量在30万次,粉丝每天能涨一万多。”宋浩认为,这组数据也从侧面说明,数学对学生而言真有难度。而作为一名网红数学老师,他的“法宝”则是用一些生动例子、生活化的案例帮学生去理解。“如果光自己教得高兴,回头一看学生全趴倒了,这样就失去教学意义了。”

  即便如此,宋浩的课堂上也偶尔会有走神的学生。

  “课堂上100%的学生都在用眼睛盯着你、仔细听你讲,而且每个人都能听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作为老师,一是要允许学生走神,二是应适当穿插一些小玩笑或者小游戏,把学生们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课上。”宋浩举了个例子,在讲概率时,他和学生们做了个互动小游戏,让大家把生日发在群里。“你会发现,班级50个学生,一般会有两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通过这个小游戏,就解释了有关概率的问题。”

  还有一年冬天,宋浩发现一个男生正在趴在课桌上睡觉,正讲课的他先是压低声音问同学们“要不要小点声讲课,会不会打扰到他睡觉”,接着又走过去和那位男生的同位说,“帮他把衣服盖好,不要感冒了。”

  不仅如此,记者注意到,在给大一新生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宋浩曾提出,允许学生带苹果、酸奶、面包、小笼包、稀饭进教室,“我不反对同学在课上吃早饭,只有补充足了体力才能更好的学习。”

  在“青年说”节目中,宋浩揭秘了这样说的原因:早晨上课一般在8:30,有学生比较爱睡懒觉,来不及吃早饭,就提着包子、豆浆或煎饼果子来教室了。“大部分老师对课堂吃东西比较抵触,因为的确会影响上课效果。但其实要考虑学生的感受,他带来10个小笼包藏在桌洞里头,趁老师写黑板的时候猛塞两口,可能等到最后饭也凉了、课没听好,还容易被噎着。与其这样,倒不如放开了,让学生把热呼呼的早餐三两分钟吃完,再来安心听课多好。”

  “有学生上课接手机,那是因为家里有紧急情况,这种情况一定要接电话,也是可以理解的。”宋浩认为,“00后”的学生们自觉又懂事儿,课上接电话一定是遇上了紧急情况,老师面对这种特殊情况也该特殊处理。

  “宋浩老师讲课很认真,对生活很热情,他很爱我们!”张方慧忍不住说。

  买设备投了十几万

  家里电脑24小时转

  “这七八年来,电脑几乎每天都在解码、压缩,然后再剪辑、上传、发布。大家看到的视频都是免费的,没什么其他回报,但看到学生们的点赞关注,我心里也就满足了。”

  谈及上传网课的初衷,宋浩坦言,这得追溯到七八年前。

  “我曾经教过两个班一年的《微积分》,和学生们感情都很好,见面都能叫出名字来。但到了下学期,当他们上《线性代数》的时候,学生们由于不适应新老师的授课风格,对数学很怵头、成绩下滑得非常厉害。”宋浩回忆,当时不断有学生找他求助“数学太难了怎么办”,情急之下,他萌生了给学生录网课的想法。

  宋浩介绍,因为买不起录像机,他最早录音给学生听。“最初的想法就是给这两个班的学生听,没想到后来竟口口相传了。”

  “真正开始给班里学生录视频,大概是在七年之前。虽说我很有兴趣做这件事情,但那时候毕竟挣得不多。”宋浩透露,他最早花800块钱买了个索尼的二手小DV,因为不能无线收音,录制出来的效果比较差,因此很快就被淘汰了。后来他花六千元,将设备升级成大DV和一套麦克,如今又升级成了高清摄像机。

  “以前一小时的视频大概要转码一晚上,家里电脑从来都是24小时运转。睡觉之前先把视频导入进行转码,转码完,第二天再进行压缩。”宋浩透露,那时候电脑特别慢,后来又添置了不少新电脑,现在家里已经有十几台了,能正常工作的能有五六台。“视频特别大,以前录的那些也舍不得扔,所以原始素材和转码之后的素材都保留了,因此家里的1T、2T,甚至是4T的视频也有十几块了。”

  “从最开始的DV到如今的4K高清录像机,再到电脑、硬盘等设备,前前后后大概投进去十几万块钱了。”宋浩揭秘,因为有大量设备,因此家里的工作室特别拥挤,“这七八年来,电脑几乎每天都在解码、压缩,然后我再进行剪辑、上传、发布。大家看到的视频都是免费的,没有其他什么回报。但看到学生们的点赞和关注,我心里也就满足了。”

  一路走来,坚持上传网课并不容易。如何权衡家庭、学校、上传网课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确实不容易。”宋浩坦言,他有家庭,也有本职工作,还需要兼顾科研任务,因此业余上传网课的时间就显得比较仓促。

  “7年前的我还是单身,没有结婚,也没有宝宝,因此还能够专心做这件事。大概在前两年,孩子小,晚上又不能打扰她睡觉(因为屏幕会亮),然后我就把电脑放在厕所里,处理了一晚上的视频。”宋浩说,等后来跟学生们聊起来,都会说“这条视频很有味道”,但在当时确实是没有办法呀。

  宋浩举了个例子,他通常在晚上给宝宝洗澡、再把她哄睡着。等抬头看一眼表,已是夜里11点半了。“因为明天还有六节课没准备,这时我会默默打开书,准备明天的课程。经常备课到凌晨一两点,然后再去赶早上六点多的班车。”宋浩说,其他老师可能不需要讲这么多课,但由于他要录网课视频,需要不断准备新的课程,因此有时也会看到他在班车上备课。

  张方慧透露,宋老师的课必备“老三样”,分别是摄像机、三脚架、录音笔。“在课堂上录制,效果会更好一点。当我们回过头来去网上看,就更有现场感了。”

  对宋浩来说,粉丝人数增加,对他也有提高。“以前是对着一个班的学生讲,现在面对的是100万个学生,这时候你就要做好充分准备,不能讲错。”

  一尘不染的黑板

  雷打不动的板书

  “工作以来一直写板书,有时候看到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粉笔字,感觉很漂亮很整洁,也很有成就感,学生看起来也更容易理解!”

  随着现代技术的飞速发展,大部分课堂已经完全信息化、电子化,但记者了解到,宋浩却依然坚持在黑板上写板书。

  “有一个返璞归真的过程。”宋浩告诉记者,有段时间PPT特别流行,但他很快发现对数学课并不靠谱,反而是黑板上写字更适合一步步去推导。

  在B站宋浩发布的视频中,记者注意到,四块大黑板上写满了公式,有学生直呼“过瘾”!实际上,写粉笔字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

  “写粉笔字很脏,比方说我如果穿黑色衣服,可能写一会儿就脏了。”宋浩透露,写粉笔字的另一麻烦事儿是擦黑板。“因为要同时上传网络,要求黑板极致的干净,这才能保证画面的整洁。普通的黑板擦很难擦干净,我就从家里带来四块半湿的抹布,课间擦干净后,等上15分钟黑板就干了。”

  “工作以来一直写板书,有时候看到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粉笔字,感觉很漂亮很整洁,也很有成就感,学生看起来也更容易理解!”宋浩透露,平均下来,他一节课要写6块黑板,每天起码写18块左右,“因此臂力还是比较惊人的。”

  不得不提的是,现在的大学生基本都是“00后”了,宋浩会和年轻一代有代沟吗?

  “和学生们相处还是很有压力的。他们说的很多流行语,我都不知道了。”宋浩坦言,作为老师总不能被学生落得太远,因此有时会很虚心地请教学生最新的流行语都是什么意思。

  在宋浩看来,现在的“00后”学生更独立,也更有自己的判断力了。比如,原来上完课,大家紧接着就走了。“现在的学生则会经常跟你交流,针对某个问题也有自己的见解,更主动了。”

  逗趣儿和上课之间,最难的就是衔接,有时甚至要考验应变能力。

  “有一次,录像机架好了,黑板擦好了,我也准备好要上课了。刚开始讲,一个身影从镜头前一闪而过,呼呼地跑进教室了,大家的目光也被这位学生带走了。”宋浩透露,他当时默默看着学生背影,说了句“以后长得帅的同学不能迟到”,这时候学生的注意力就又回到了他身上。

  宋浩偶尔会在课上丢个“小包袱”。但除了现场应对突发时间外,他也常常私下里做一些小准备。

  “咱也不是说相声、演小品的,咱就是一个数学老师,免不了有冷场的时候。尴尬过后,我就努力自嘲一下。事后有学生评价,宋老师讲得笑话不好笑,宋老师讲笑话本身的行为很好笑。”回忆到这里,宋浩忍不住笑了起来。

  记者注意到,在上百万关注粉丝中,还有意大利、法国、瑞典等地的留学生们。“对国外留学生来说,数学本来就听不懂,更别说听英文的了,因此会有学生来关注,有时候还给我发私信反馈。”宋浩坦言,正因为关注的学生覆盖面越来越广,他感觉有种力量驱使着自己不要轻易停下来,就更有动力继续录制下去了。

  “听宋老师的课没有原来学数学那么大压力,因为在听故事的过程中就能学习到知识,还能感受到快乐。”张方慧透露,之前听宋老师讲本硕博期间的奋斗史,其间有教训也有经验,令她特别感动。“当时是在明水校区的大报告厅,不光课堂上坐满了人,过道上挤满了人,教室外的走廊上竟也有人排着队、踮着脚,听了两个小时课。”

  在宋浩看来,从本科、硕士,再到博士,一路走来坎坎坷坷,他想将一些教训和经验分享出来,让学生们少走弯路。“让我的学生敢想以后的路,或者以后的人生,毕竟每个人都该秉承这样一种信念:为自己和家庭不停的努力奋斗。”

  值得一提的是,每个班都会有“数学困难户”,宋浩课堂上也不例外。

  “数学本身就很难,而且连贯性特别强,如果第一章学不会,后面的可能就更看不懂了。另外,数学需要理解,才能真正掌握、提高分数。”宋浩介绍,站在学生的角度上考虑,他需要做的就是把一个知识点讲得不能再细。“比如这个数是怎么得到的,是加号还是减号,性质是怎么得到的。慢慢地,学生就能自己理解掌握一些东西了。”

  “不要把学生都认作学霸。”宋浩回忆,有个毕业一年多的学生给他发私信,由于大一大二的数学课没过,他在大三大四重修了七八遍,因为这个事情还得了中度抑郁症,毕业了也没能拿到学位。“学生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说,毕业后花了接近一年时间反复研究我的视频,把之前不及格的课程都补考及格了,自己非常高兴。”

  通过这件事,宋浩也意识到,数学难给学生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大部分学生学习数学还是很困难的。“作为数学老师,我们要尽量帮学生克服这些困难。”

  多少还能学点人生经验

  那就是更棒的事情了

  “除了学习数学知识外,如果学生还能多多少少从我这里学到一点点人生经验,或者学到一些人生奋斗的意义,那就是更棒的事情了。”

  在宋浩看来,老师站到讲台上说的话,和平时是不一样的。

  “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责任的,因为面对的每一个孩子都代表着一个家庭,因此真的要做好老师最本分的工作,最基本的定位是把课上好,其次在传输教学知识的层次让学生易于理解。”宋浩说,除了学习数学知识外,如果学生还能多多少少从他那里学到一点点人生经验,或者学到一些人生奋斗的意义,那就是更棒的事情了。

  “一次在明水校区上课,班上有个朝鲜族的学生,课后捧来很多早餐粉说,‘宋老师,这是我爸爸寄过来的’。”听完这番话,宋浩从一堆早餐粉中抽取了一条,“太感谢了,我就拿这一条,明天吃早饭就能想到你了!”

  事后,宋浩说,当时的感动不在于东西又多贵重,而在于学生可能真喜欢你的课,他想通过这种小的方式来表达这种喜欢,还挺温暖的。

  除此之外,宋浩之前教过一位学生,在高考失利后就不自信了。“我注意到这个学生后说,不管你考研还是考公,只要你敢想,相信通过你的努力一定能做到。”宋浩回忆,等到大四毕业的时候,这位曾经极不自信的学生,考取了上海税务系统的公务员。“临走时,学生很有心,还专门烤了几个小蛋糕送我,这感觉就很棒!”

  “一个学生背后是一个家庭,如果一个学生堕落下去了,这个家庭也会蒙上不幸。但如果这个学生奋发向上了,整个家庭也都会一片笑容。”宋浩说,对他来说,要把课堂思政做成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帮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不断提高学位,将来找一份好工作。

  “上课的时候我是老师,但只要下了课,有任何困难或想法,都可以和我沟通。”宋浩回忆,一次有个失恋的学生给他发语音求助,“当时我就安慰了他几句,虽然很多安慰的话也都是套话,但好像从我嘴里说出来,他就觉得比较有信服力。因此大多数情况下,我对学生都是有求必应的。”

  之所以受学生们的喜爱,宋浩认为,一方面是他的数学网课讲课很清晰,授课方式活泼、轻松;另一方面,他很尊重学生的感受,经常会从学生的反馈中调整讲课的方式方法;第三,他经常会鼓励学生好好学习,争取用大学四年时间实现蜕变,让自己的人生跨上一个新台阶。

  “宋老师,法语要不要安排一下”

  “宏观经济要不要安排一下”

  …………

  随着粉丝人数的不断增加,有其他专业的学生也来B站“求助”宋浩,这让他哭笑不得。“我也不是神仙啊,宋老师可太难了!”宋浩开玩笑说。

  “现在录制的视频以教学为主,以后可能会录制一些讲题的视频,这样学生做题就更有针对性了。”宋浩也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未来还是会义务给学生上传网课,期待粉丝破千万,播放量过百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