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夏至未至,应届生在跳蚤市场上告别大学生活

夏至未至,应届生在跳蚤市场上告别大学生活
2021年06月13日 13:26 新浪网 作者 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巩悦悦 实习生 王梦佳 杨泳慧

  你了解跳蚤市场吗?那里曾经留下过专属于你的记忆吗?又逢毕业季,大学校园似乎多了些离愁别绪的复杂滋味。和师哥师姐毕业时一样,大四学生们也在萤萤夏夜支起了地摊。

  对应届毕业生们来说,跳蚤市场已成为大学校园的一种现象,甚至是一种文化。马上就要天各一方了,摆摊出闲置、告别校园生活,他们是想留下一些有关于夏天的美好回忆。因为大学生活是在夏天开始的,也要在夏天结束。

  摆摊欢乐多,常被问“一块卖不卖”

  不知何时,跳蚤市场已成为大学校园里的一种文化。夏至未至,在山东师范大学(长清湖校区),一到傍晚便热热闹闹,远远望去成片的璀璨。

  “我们在5月28日左右就出来摆摊了,前两天战绩很猛,现在感觉该上新了。”回忆起和室友一起摆摊的快乐时光,大四学生刁慧澜打开了话匣子,大一就知道学校有这个传统,毕业时很多东西带不走,扔掉又可惜,所以大家“给钱就卖”,回回本。

  记者注意到,摆在刁慧澜面前的主要有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其中,学习用品主要是考研英语、考教师资格证等书籍,而生活用品则包含了化妆包、小饰品、塑料盆。

  不一会儿,一位食堂阿姨走来,指着一瓶尚未拆封的沐浴露问价。

  “阿姨,这个卖20元。”刁慧澜说。

  “15块钱我就拿走了。”阿姨说。

  一来一去几个回合,拗不过软磨硬泡,刁慧澜最终允诺对方花费15元拿走了全新沐浴露,还被带走了一个台灯。阿姨走后,刁慧澜哭笑不得地说,叔叔阿姨砍价超“猛”,十块钱的东西,他们会直接问你一块卖不卖。“有时实在磨不过,就卖给他们了。”

  对于被砍价一事,大四学生于雪皎也有同感。“面前这些美妆类产品,我买的时候都是上百,现在可能一折十几块卖出,但大妈会说两块钱拿走。”每当这个时候,于雪皎就会坚持自我,一如既往地保持微笑、保持礼貌,耐心合理地解释这件事情。“大爷大妈心态都可好了,两块钱不卖就走,我和他们聊天还愉快的。”

  大二学生周晓伟已经是第二次来跳蚤市场了。“我们宿舍楼就在这边,没事儿就下来看一看。感觉真不错啊。”她满脸兴奋地向记者展示,“刚刚花一块钱买了个睫毛夹,感觉很便宜,淘到宝贝了。”

  摆在大四学生张佳伟、王昌盛面前的,是课本、课外书,以及一些零碎玩意儿。“在这摆摊就图个乐呵,只要他们敢砍价,我们就敢卖。第一次出来摆摊,每本书都卖五块,现在挣到七八十元了。”

  遇上有缘人,价再低也要卖给对方

  身处跳蚤市场,对有些应届毕业生们来说,并不是价越高卖得越欢,而是要为物品寻找有缘人。

  王静怡也是跳蚤市场中的一份子。对她来说,因为一件物品,有人给价很多,但就是不想卖出去。但有人真的很喜欢,哪怕价格再低也会卖给对方。

  为了吸引顾客,王静怡还弹起了心爱的尤克里里。摆在她面前的,有考研用书、文具,还有小皮鞋和皮包。“我特别希望跳蚤市场能永远存在,因为它确实可以帮人用比较合适的价钱,买下适合的物品。”王静怡介绍,自己用过的东西卖出去,会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比如,她前些天买来一双很好看的鞋子,虽然喜欢,但毕业以后就穿不着了,因此就以10块钱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特别喜欢这双鞋子,当即就买下来了。因为新的主人喜欢它,我会为这双鞋子开心,有时候感觉物品是有灵气的。”

  对鞋子情有独钟的王静怡介绍,除了卖给有缘的小姑娘,她还有另外三双带不走的鞋子。其中一双鞋被人买去做旧鞋拼接,一双想送给自己的舍友,还有一双等待出售。

  “对我来说,把有用的东西传递给另外一个人,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和王静怡一起摆摊的是大学室友,她告诉记者,大家前三年都是普通室友,但到了最后一年,因为疫情和考研的原因,彼此学会了照顾对方,几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就变“铁”了。

  跳蚤市场是很多大学生的专属记忆。早在大一大二,韩俊就对跳蚤市场有所耳闻。如今,他的身份也由一个旁观者变成了一个参与者。对他来说,跳蚤市场既是对自己成长的见证,也是对大学美好生活的纪念。

  就图个乐呵,哪怕卖一块也开心

  对大多数应届毕业生来说,摆摊不仅是为给师弟师妹留一些宝藏,更能让他们感受到和同学相处时的快乐。虽然对很多人和事都割舍不下,但跳蚤市场会为他们留下最后一段在大学的美好记忆。

  身为跳蚤市场中卖家的一份子,李绪栋虽然每天卖不出什么东西,但和同学们聚在一起让他很开心。“可能多年以后,我们不会去想摆摊的战绩如何,但一定会回忆起这里的快乐时光。”

  刁慧澜告诉记者,待在跳蚤市场很放松,哪怕卖一块钱都特别开心。

  “跳蚤市场承载着我们对本科生活最后的留恋,也把我们对于未来的期望和毕业的快乐分享给师弟师妹们。”刁慧澜说,“我觉得,这种快乐师弟师妹们感觉到了,因为有些面孔我已经熟悉了,他们每天都来。”

  有时候,刁慧澜也会心生感慨:之前都是自己在这里逛,如今却成了坐在这里的人,有些不舍。但无论怎样,都希望大家能在跳蚤市场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每当自己身处跳蚤市场,于雪皎常常会沉浸其中。而当收摊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时,她又回无比清醒。“这段时间,我心里会默默想很多事情,还会突然意识到马上就毕业了。”于雪皎说,是老师和同学们,撑起了她对这所大学最美好的记忆。

  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张佳伟还挺留恋这里的。按他的话来说,“跳蚤市场有种人间烟火气”。经历过实习阶段,他感觉校内外差别太大。“在学校吃得实惠,还有免费的图书资源,更有好的朋友们。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我还真舍不得。”

  夏天开始的大学生活,也要在夏天结束

  对应届毕业生们来说,六月是离别的季节,校园里的同学和老师都让他们留恋。与其说跳蚤市场是出闲置的宝地,倒不如说,即将离校的大学生是想以此为借口,一起度过大学的最后时光。

  对韩俊而言,六月中旬的离校,是对每一位同学的最大嘉奖。这代表着大学生活的结束,也代表着你从不成熟走向成熟,从在校园里走向社会的一个颁奖仪式。

  马上就要离校了,韩俊最割舍不下大学的安逸。“这里没有社会上的压力,相反,这里有你最好的同学、最温馨的舍友,这里是仅次于家的第二个避风港。”即便如此,韩俊的内心也有一点点想去外面闯荡的心情,“未来,我还要继续在光学领域学习深造,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我准备好了!”

  “从一个人,慢慢变成了一群人,我们一起过完了整个大学四年生活。”李绪栋坦言,如今在大学校园里的日子,每天都是在倒着数。希望在剩下的日子里,好好和朋友们道别,好好度过这剩下的十几天。

  身着讲究的赖宇婧正和同学们谈笑风生。记者了解到,她所在宿舍考研全员上岸,因此地摊上特别树立着一个“考研宿舍,全员上岸”字样的纸牌,一时间里赢得了不少光顾。“大家都穿得挺好看的,我们也不是为了卖东西,就是聚在一起好玩。”

  “摆摊出闲置、告别校园生活,我们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夏天回忆。因为我们是在夏天开始的,也要在夏天结束。”马上就要天各一方了,敬未来!说到这里,赖宇婧举起了摆在一旁的红酒杯。

  与他们而言,跳蚤市场更像是一场与大学的告别,也希冀还能以另一种形式留在美好的校园。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大四学生毕业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