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太多了,难租也难卖” 鹤岗,两万元就能买套顶层房

“房子太多了,难租也难卖” 鹤岗,两万元就能买套顶层房
2019年11月12日 09:00 新浪网 作者 齐鲁晚报

“房子太多了,难租也难卖” 鹤岗,两万元就能买套顶层房

“房子太多了,难租也难卖” 鹤岗,两万元就能买套顶层房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流浪到鹤岗,五万买套房》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鹤岗的低房价让很多人羡慕。然而,随着城市资源枯竭,煤矿关闭,小区租房买房的人少了,周边小店的生意也比不上往日的红火,当地人很难因房价低而高兴起来,相反,大街上多了随处可见的售房广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云鹤

每平米2000多元 市中心均价不算太低

11月7日下午,小城鹤岗的温度已达到-7℃,街上行人寥落。在城里,随处可见张贴着的卖房、租房的广告,也许因为天冷的缘故,极少有人驻足留意。

在《流浪到鹤岗,五万买套房》一文中,舟山33岁的普通青年李海,自述用多年攒下的钱,花了五万八千元钱在鹤岗买了套房。7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李海购房的地方,鹤岗市东山区某小区。东山区距离市中心不过十分钟的车程。

“我们买房花了两万元,装修花了三万多元。”去年3月份,市民李文山在该小区买了一套47平米的房子。李文山和老伴都已经60多岁了,起初从乡下来市里打工时,租房子住,后来感觉不如买房划算,两口子索性用两年的积蓄买了一套房。李文山称,他们买的顶楼,没有电梯,一般没人愿意要,价格也是楼层中最低的。

小区居民介绍,以一套70平米的房子为例,六楼、七楼一套毛坯房,三万元就能买到,简装的在四万到五万元之间。最贵的是三楼和四楼,能卖到10万元左右,装修很好的,最高能卖到12万元。

“好房子都卖不出去,更甭提顶层。”小区居民钱先生说,该小区的房子属于保障性住房,入住近十年的时间,顶层防水都不行了。

在鹤岗,有很多类似的保障性住房小区,多集中在南山区、兴山区、东山区、兴安区。像大陆南、滨河北、松鹤、九州等小区的情况都差不多。“去年是鹤岗房价最低的时候,我一个朋友五万块钱在大陆南买了两套70多平米的房子。”市民王先生讲述,两套房子都在六楼。

不过,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探访发现,鹤岗并非所有的房子都如此低廉,市中心的房子均价在每平米2000元左右。最贵的地段,均价能到每平米3000元左右,像永丰国际城和欧洲皇家花园小区,均价都在3000元以上,甚至达到4000元。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2019年数据,在纳入统计的341个城市中,鹤岗以2177元/平方米的平均房价位列倒数第一。

走到哪都在建房子 房价就下来了

据钱先生介绍,以前鹤岗分为两大部分,矿区和城区。随着煤矿的不断开发,地表逐渐塌陷。当地政府在城郊多处建造棚改房,转移塌陷区居民。钱先生一家就是从塌陷区兴安转移来的,一共分到了4套棚改房,当时每平米需要补差价,好的楼层每平米补550元,不好的楼层,每平米补350元。这个小区的业主最开始都是矿区搬迁来的和一些拆迁户,房子多,居住不过来,就往外出租。

2014年,钱先生从小区租了一楼的商铺经营饭馆,那时小区人员密集,很多矿上上班的人都在此租房或者买房,人来人往,他要从一大早忙到半夜。

而现在,老钱家的生意却大不如从前。“以前家里雇了8个人当帮手,现在加上家人总共就四个人,煤矿关了很多,矿上干活的人都走了,白天来吃饭的人少之又少。”钱先生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8月份到现在,他已经赔了一万多块钱。

据了解,2011年,鹤岗被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2018年底,鹤岗关闭煤矿30余处。很多工人去了外地,很多店铺的生意大打折扣。“我朋友在市中心开店,店里的人一半放假一半上班。”钱先生说。

近几年,鹤岗市民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走到哪都在建房子。房子太多了,租不出去也卖不出去,房价就下来了。”市民严女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据了解,鹤岗市从2008年开始建设保障房,共建设了十万五千套,拆迁九万七千户,目前的保障房,基本上能满足拆迁户的需求。

中国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研究员尹中立曾表示,人口向大城市集中,而棚户区改造的实施主要集中在中小城市,这些人口流出城市的决策机构没有调整城市规划,反而不断增加城市开发的规模,那么供求关系在某一个时间就会出现逆转。

延伸阅读:低价催生暗箱交易 棚改房存违规买卖

在鹤岗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卖房广告,房产中介公司却很少。一名中介人员透露,这几年安置房太多,对二手房交易量的饱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中介公司都干不下去了。

按照黑龙江省棚户区改造安置房的规定,入住不满五年的,不得上市直接交易。“有便宜的房子为何买贵的”,很多中介也将房源目标转成了棚改房。有中介人员告诉记者,多数棚改房都不符合规定,尽管如此,前几年棚改房的地下交易还是很多,“棚改房的下证时间不一,有的是三年,有的是五年,很多房子在交易时都没有房产证。”

在工农区一家标着中介字样的店铺内,只有一名女子,很警觉,反复确定是想买房子的顾客后才愿意聊。“没办法,之前曝光白菜房价后,棚改房的交易现在查得很严。”女子讲述,鹤岗房价低,吸引了很多外地人,有些人直接看完房,当场微信转账,“但现在只要是外地人,我们都很警觉。”

在推销房子的过程中,女子表示他们手里有不少棚改房的房源,虽然还没有到交易年限,但是他们内部有人,可以交易。“在办入户通知和购房合同时,直接在上面改成买主的名字,这种房源属于一手。”女子表示,很多都是这样交易的,房子买到手不会出问题。

在保障性住房交易大厅的服务窗口,摆着一个违纪监督公示牌,欢迎举报勾结违规黑中介的问题,落款是鹤岗市保障性住房服务中心监督检查组。鹤岗市保障性住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拒绝了采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

办主流大报,树百年品牌。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