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2019年12月11日 18:28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慈善家》

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它们给年轻人带来快感,将他们拉进深渊

2018年11月,滴滴快车司机幸某客串了一回闪送人员。

行程出发点等待的是一名男子,他没上车,而是将一个塑料袋交给幸某,称里面是“心脏病药”,让他送到目的地酒吧。

接货的是一名年轻女子,但她并非急需心脏病药。塑料袋里装的是长约4.5厘米至10厘米、直径约2毫米、颜色呈黑褐色、外观似树枝的新型毒品“小树枝”,幸某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贩毒了。

《2018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以小树枝为代表的第三代毒品近年来迭代迅速。北京晚报消息也指出,2018年一年内,北京警方在禁毒工作中共缴获各类毒品71.71公斤(折算精制毒品),同比上升17.2%,其中第三代毒品正逐渐增加。

近日,快递小哥朱峰以滴滴、美团等平台贩毒的案件再次将“小树枝”带进网友的视野。这个被称为江苏全省首例贩卖新型毒品“小树枝”案的案件已完成一审宣判,江阴市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朱峰(化名)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案件告一段落,但“小树枝”带来的影响并未结束。它依然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流传到各个酒吧、夜店中,给年轻人带来快感,将他们拉进深渊。

发财心切,快递小哥变“绝命毒师”

把“小树枝”带到朱峰面前的,是他在2018年2月认识的“好朋友”郑秋。

那时的朱峰还是一名快递小哥。因家里有两个孩子要养,老人身体又不好,一心想找个副业。从郑秋那里听说卖小树枝“钱来得快”后,他花了3000元从朋友那里买来60克原料——一包用塑料袋裹着的深绿色粉状物,开启了自己的制毒之路。

上网学习教程、购买辅助材料工具……按照郑秋提示的一系列方案,他很快做好了第一批小树枝。“我其实也不知道具体材料的配比,就是稍微混合一下,晒干后切成树枝的大小,成品约0.1克每根。”朱峰说。

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小树枝 视频截图

但小树枝的功效并没有因为朱峰的粗糙做工而消减。好奇心驱使下,朱峰曾在制作后小尝过几口,觉得“头脑发热,人很精神”。

让朱峰“精神”的,是小树枝中我国列明管控的新精神活性物质AMB-FUBINACA成分。后者经唾液分解后,有很强的兴奋和致幻功效,却会使吸食者出现头晕、恶心、气短、胸痛等症状,甚至引起心脏骤停。

依据2019年1月16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印发的《3种合成大麻素依赖性折算表》计算可知,1克小树枝含有的AMB-FUBINACA成分相当于5.5克海洛因,足见其效果和危害。

朱峰当然清楚这是毒品,只是利字当头,他舍不得停手。他一边通过微信线上销售,一边在线下发名片,“郑秋告诉我,小树枝的主要顾客在酒吧中,所以我经常去酒吧散发名片”。

他很快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每根成本约10元的小树枝,销售价格在150-300元不等。客户源源不断地找上门来,为了保持“有货”,他越做越多,越陷越深。

终于,发财路从制毒发展到了运毒。朱峰开始发动更多的人“送货”了。

当淘宝、滴滴、美团被运毒者看中

据中国禁毒网发布的毒品分类信息,小树枝属于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区别于第一代传统毒品(如大麻)和第二代合成毒品(如冰毒),第三代毒品因并非全部进入国际公约管控,迭代速度更快,隔两三年就会出现一个新品种。

小树枝正是近几年的流行款。公安部国家禁毒实验室花镇东博士表示,因款式新颖,辨别难度大,这类毒品“在贩毒运毒的过程中,可以更隐蔽”。“毒贩为了逃避打击,可以将之混在饼干、烟丝、香草、饮料中运送。”

朱峰的运毒路要更顺利些。下定送货决心后,他第一个找到在无锡市做滴滴司机的父亲朱平,让其在载客路途中带货。

距离更远的客户,他就找快递类、“跑腿类”APP送远程单。因小树枝外形与线香类似,他没做任何伪装,运输方问起,他一句“熏香”就打发掉了。

“微信接单、现代快递、美团送货相结合,俨然组成了毒品交易的新链条。”江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龚雪娇说。她拥有多年毒品犯罪类案件办理经验,对现代毒品交易的隐蔽性体会深刻。

她还表示,因小树枝的吸食方式不同于传统毒品的注射、烫吸,而是分成若干段,混在香烟中吸食,使得发现该类犯罪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新毒品款式难辨别+新运输途径难管控,使得运毒者日益嚣张。

曾有媒体曝光了多家公然售卖小树枝的淘宝店,中国慈善家搜索发现,虽然如今无法搜索到一家相关店铺,但在淘宝搜索栏输入小树枝时,“雅典娜 小树枝”仍是第一个跳出的关键词(雅典娜为小树枝的别名)。

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淘宝截图

类似的痕迹还有很多。暂不开放的“小树枝吧”、询问“小树枝淘宝暗语”的推荐词条……需要它们的人、好奇的人,依然在公安的管控之外自由地搜索着。

年轻人成为主要吸毒群体

“要不要尝下好东西?”

看着好朋友康哥递来的香烟,浙江省永康市的洋洋和小智好奇起来。二人都是20出头,家境殷实,经常一起到KTV等娱乐场所玩,见过很多名贵香烟。但康哥的小金丝是他们第一次见,那种吸食完飘飘欲仙的感觉,令人难以忘怀。

之后的几个月,二人在康哥的介绍下分别吸食了小树枝和蓝精灵。直到偶然上网查询,他们才发现自己吸食的三种“好东西”都是第三代毒品。二人最终选择自首,因态度良好,15天的拘留处罚变成了6天。

据6月19日国家禁毒办发布的《2018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截至2018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40.4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其中,18岁到35岁125万名,占比最高,达52%。虽然较去年相比总人数有所下降,但年轻人依旧是目前吸毒人群的主要组成部分。

而最受年轻人青睐的,正是当下流行的第三代毒品。“办理该案(朱峰案)中,我们发现,吸食‘小树枝’的基本都是17-28岁的青少年,其中还有未成年人,他们有固定的交友圈子。只要一个人沾染上了新型毒品,很快整个圈子便会跟风沦陷。”江阴市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许新学说。

快递小哥自制新型毒品“小树枝”,滴滴、美团变贩毒工具

一审现场的朱峰 图/视频截图

更可怕的是,很多年轻人都是在不知情中走向吸毒之路的。比如含有LSD(半人工致幻剂)的“邮票”,不到几微克就有一颗摇头丸的三倍毒性。只要皮肤接触,人就会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吃到高潮时,会有“从高处往下跳”的轻生想法。

还有开心水、奶茶、跳跳糖……这些无味、甚至有食物香味的毒品,能被轻易地混进饮料中。一旦吸食上瘾,等待年轻人的,不是无底洞般的金钱支出,就是难熬的戒断历程。洋洋和小智能及时止损,实属幸运。

同样是90后的朱峰没有这份自觉和运气。惊心动魄、绞尽脑汁地运了119根小树枝,他的收益不过23150元。如今,这些钱已和制毒材料被一并没收。等待他的,是经济状况依然没有改善的孩子、父母,和6年半的牢狱生活。

文中朱峰、朱平、郑秋、洋洋、小智、康哥均为化名

值班编辑:石若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国慈善家》

《中国慈善家》

《中国慈善家》杂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中新社主管关于慈善、财富、社会议题的高端杂志。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