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母亲节 | 她们是来自农村的妈妈:开始化妆,眼里有光

母亲节 | 她们是来自农村的妈妈:开始化妆,眼里有光
2021年05月08日 17:08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过去的一个月,摄影师金轲跟华中师范大学农村研究院农村研究中心、蚂蚁集团研究院、中国妇女报和中国妇女网、北京益创乡村女性公益事业发展中心的调研团队,去到中国中西部乡村,走访拍摄了那些在家门口工作的农村女性。

  这群女性中有人工智能训练师、在线云客服,也有乡村养育师、电商大户,还有靠数字金融服务不断扩大规模的种粮大户。

  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发展,这些就业机会下沉到中西部县镇。因大部分工作格外要求耐心、责任心、沟通力和同理心,而这些恰恰是女性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越来越多农村女性开始在家门口就业。

  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一直位居全球之首,最新的数据是70%。一旦得到合适的机会,农村女性会迸发出让人惊叹的拼劲和创造力。在中国农村,母亲好,孩子就好,一个家庭也好了,乡村的未来才能真正好起来。

  金轲发现,那些有了工作的年轻妈妈,许多人都化了淡妆,穿裙子,整个人又自信又明亮。在他取景框中,她们的笑容让金轲感慨和感动。这是当下中国农村正在真实发生变化的面孔,这样的笑容和故事,值得被大家看到。

  刘迎锋36岁种粮大户

  |

  两个女儿 江西宜春

  |

  刘迎锋每天开着一辆凯迪拉克去种地。她现在承包了2000多亩地,是宜春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

  刘迎锋以前吃过不少苦,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打工了,曾被老板欠薪,也曾被骗进传销组织。但刘迎锋并不认命。为了学电脑提升自己,她卖掉家里的牛,交了学费。后来跳槽到一家电脑针织厂,一个月挣到8000多块。

  2017年,刘迎锋不想在大城市打工了,回家种田去。老公也支持一贯有主见的媳妇。但亲友们都反对,觉得他们是因为在大城市混不下去了。

  回到农村,刘迎锋不断扩大承包的土地面积,从200亩到2000多亩。刘迎锋估算,明年他们的纯年收入能到80万左右。

  惠媛27岁乡村养育师

  |儿子2岁陕西清涧

  |

  惠媛光口红就有七八支,有国货,也有国际大牌,每支颜色都不一样。她说她的口红不是最多的,“县里很多妈妈都化妆的。”

  这个两岁男孩的妈妈,在西安读过大专,学的平面设计。毕业后刚回到清涧时,可选择的工作不多——这是中国绝大多数县城的共性。她进过电信局,试过幼儿园,一个月一两千块。怀孕后,和许多人一样,惠媛也成了全职妈妈。

  2019年,县里办起了“家长学校”,教0-3岁娃的爸爸妈妈怎么带娃。这是阿里巴巴13名女合伙人和当地政府一起做的一个公益实验:对3岁以下婴幼儿阶段的养育投入,决定了一个人未来85%的认知和智力水平。在这一人生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时期,他们希望能为中国农村做些事。

  惠媛成了115名乡村养育师中的一名,一个月2000多块,还有社保。她说这份工作受益最大的是儿子。现在儿子21个月了,语言能力出众,每天都要妈妈给他讲故事。惠媛发现,变化的不仅是她,县里的年轻妈妈越来越会哄娃了,一次在养育中心,她看到一个妈妈在劝宝宝吃蔬菜,“你帮妈妈给花菜剃个头好不好?”

  初珊珊30岁护肤品电商大户

  |女儿5岁黑龙江阿城

  |

  初珊珊气场很强,女能人的典型气场。但她说,自己这一路,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她开过服装店,开过化妆品店,随丈夫来到陌生的阿城后,每天除了带娃就是做做饭。

  不甘心生活一眼望到头的她决定创业。现在回过头来看,初珊珊要感谢五年前的自己,生逢其时地赶上了护肤美妆消费下沉的风口。现在,她已经是护肤品电商大户,有了自己的品牌,以及自己的电商直播队伍。

  她现在还有另一个身份——电商达人孵化培训师。她说她的学员里,80%都是农村女性,有的一边哄娃一边学习。

  鞠影哲38岁乡村快递驿站个体户

  |

  一儿一女 河北蔚县

  |

  2014年,鞠影哲抓住电商下沉的商机,承包了村里的提货点。渐渐的,提货点由2个变成7个点,鞠影哲考了驾照,买了车,还雇了4个人手,每天从县城到村转运、分发1000多个包裹。

  她经常会接到婆婆的电话,提醒她早点回家吃饭,“今天加了菜”。而她刚从内蒙古嫁到河北蔚县桃花镇时,曾经串个门都会被婆婆盘问。

  眼下,对她客气和尊重起来的不仅是婆婆,因为她经常帮村里人绑定银行卡,教他们怎么退货,怎么联系客服。鞠影哲热情,提货点成了村里的新社交场所——小孩子放学后会去那里玩耍、做作业,等大人来取包裹时再一起回家。

  常有人到提货点给她塞一兜水果、一条猪肉表示感谢。走在桃花镇的街上,鞠影哲会对每个人微笑,因为“很多人都认识我,我喊不上名字,就冲每个人笑”。

  现在,每天出门前洗头化妆,已成为鞠影哲的生活仪式。“看着镜子里化过妆的自己,一天的心情都会好”,她希望给女儿做好榜样,“从小懂得好好对自己,爱自己。”

  张兴华27岁在线客服

  |

  儿子5岁 山西洪洞县

  |

  张兴华是一名在线云客服。这也是随着互联网高速发展,基于成本考虑,转移到中西部县镇的数字化就业机会。这个多劳多得的兼职,平均一个月能赚3000多元,略高于中西部县城的平均收入。

  张兴华上手很快,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做到了云客服的最高级别——神算。这意味着她能优先挑选适合自己的工作时间。作为神算,张兴华笑说自己是一名光荣的纳税者——月收入超过5000,就要给国家纳税了。这在小镇里,是绝对的高收入了。

  最近,张兴华给5岁的儿子报名跆拳道班,每个周末,学校都会开小车到镇里接娃去县城上课,然后再送回来。之所以有这项接送服务,也是因为镇上年轻妈妈们开始出门工作,娃娃报名县城各种兴趣班也多了起来。

  去年年底,老公买车,不但带她一起去临汾试驾,还顺着她的喜好,买了她喜欢的白色尼桑。

  李海云31岁勾发师

  |女儿8岁 陕西宜君县|

  李海云所在的假发厂,是去年当地县政府瞅准新馆肺炎疫情期间,全球假发生产链中的手勾环节从东南亚转回国内的机会,联系阿里巴巴将其中一个工厂落在了宜君。据说从考察到建厂开工,只用了37天。

  就这样,在这个铜川海拔最高,没有什么资源的小县城,李海云从一个农村家庭主妇,成了全球化分工中的一员。

  生娃前,李海云曾在青岛做过纺织工,一天工作12小时,一个月挣四五千块。现在家门口上班,一天工作8小时,一个月也能挣四五千块,还能每天回家陪娃。李海云说,工友们都很珍惜这份工作,也爱美。李海云现在跟着学会了化妆,染了发,还开始买裙子和高跟鞋,此前,这些“花头”都是不敢想象的。又是带娃做家务,又是下地干活的,“打扮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李海云和老公今年想实现一个大目标:在县城里买套学区房,让女儿上县里最好的学校。

  杨婷31岁直播“一姐”

  |女儿6岁陕西宜君县

  |

  杨婷几年前离婚了。离婚后,她进了一家本地电商公司。

  宜君县是陕西的苹果之乡,苹果以肉脆汁多而闻名。2019年,宜君县发展当地电商,这一传统种植业开始专业化分工,成为全球水果产业链的一环。

  一开始被公司要求做“带货主播”时,杨婷是懵的。别说什么是主播了,她连电脑都不会用。刚进县里办的电商孵化基地时,她是用食指一个一个戳键盘的。

  但杨婷身上有一股狠劲,别人下课了,她留在教室继续练。打字上手后,她花了上万块去学习电商运营,最贵的一堂课800块,。父母表示强烈反对,她坚持说,多投资自己,未来才能走更远。

  2020年,杨婷帮公司销售业绩翻了十倍,成为宜君直播“一姐”。去年年底公司开年会,老板当众给杨婷派了个1.2万大红包,还说,“从今天起,你开始持有公司股份。”说起这事,杨婷的眼睛里有光。

  杨婷今年的一个小目标,是带女儿去西安旅游,看兵马俑,吃牛排。

  刘换梅34岁人工智能训练师

  |儿子5岁陕西清涧

  |

  刘换梅是一名人工智能训练师。这是一个典型的就业下沉。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快速发展,类似的工作机会在变得越来越多。

  这个工作需要做的,是精准地标注图片、语音、文字、视频,从而帮助人工智能变得更聪明。它其实很枯燥,需要不断重复,还不能出乱。为了解压,刘换梅爱听音乐。有时候,刘换梅会把键盘想象成吉他。五条人乐队的音乐常常出现在她的耳机里。 

  金轲,纪实摄影师,供职于锐图影像自媒体机构。常年关注互联网生态下的小人物命运改变的故事,拍摄过电商工作者、网约车司机、外卖员、数据标注员等各种新职业影像故事。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www.cpanet.org.cn

  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官方网站,权威发布协会信息,传播分享精彩图文,服务会员,惠及影友是我们的责任。

  新浪微博:@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陕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