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2020年07月30日 09:51 新浪网 作者 河池日报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许多人知道罗城,但不一定知道罗城还有个旧县。今天提到的这个“旧县”,就是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设置的天河县,至今已有1300多年。位于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四把镇里胜村旧县屯,距县城20公里,距四把镇10公里,距宜州区祥贝乡10公里,距天河镇8公里,是目前罗城县境内迄今发现的最为古老神秘的旧县城遗址。经历代沧桑,城墙已全部消失,旧城址仅存30%的石墙。虽然旧城墙遭到严重破坏,群众拆除的石板、砖块已用于修路、架桥,但古城轮廓还依稀可见。

  罗城、天河原为两个县,1952年7月,合并为罗城县。1957年和1962年,相继把原天河县的下里之东田村,祥贝、麓山两个公社及兼爱公社之索洞村划归宜山县管辖,把板文公社之旧洞大队划归环江县管辖。古时两个县分而治之,各有归属。罗城县置于宋开宝五年(公元972年),历经隶属柳州府管辖。天河县设置于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初属粤州,下辖武郎、武容、武全3个羁縻县。乾封、乾元年间(666年-758年)隶属宜山,五代、宋、元、明、清、民国时期均复隶庆远郡、路、府管辖。因年代久远,汉至隋朝以来均无建制,但这段时期由地方的永顺土司所辖,由天河县承审,这在史料中也得到认证。据《宜山县志》记载,汉定周县后,所属的蛮地由各州代管,路领府,州领县,宜山、天河、忻城、思恩、河池五县均隶属庆远府所辖。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天河旧志地图。

  旧时的天河县所辖地域宽广,人烟稀少,分为上里、中里、下里、下思卢里、上思卢里、新洛归里、旧洛归里、计里、旧里、福禄里、归化里、归仁里、思农、思合、思禄、古黎里、阿练里、古罗里、古波里共19个里134个村,村以下设甲、牌。东西距150里,南北距130里。

  据清道光五年《天河县志》记载,东至罗城的四把,南至宜山的流河、三合为界,西达祥贝、古隆与环江夹界,东南至天桥与柳城夹界,北至怀群、乔善、宝坛四堡一带,绵延数百里,但每个里均设置一两个圩停,便于百姓赶集,也便于安营扎寨。古代,根据战事需要,各个驻点还配兵把守,少则一两人,多则五六人。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原旧县故城墙遗址。

  在探访中,82岁的莫氏老奶奶介绍,在她很小时候就听说过下里有个旧县城,但不知何年何月所建,又因何事所迁。旧县城依山为固,西北筑土垣,四周树木参天,方圆数里,风景优美。据《天河县志》记载,唐天宝元年,宜州刺史吴怀忠在下里旧县建有壕沟,设东西南北四个大门,城池高5米,宽2米,可骑马巡逻,总占地面积约30亩,内置房子数间,知县办公位于北门,坐北朝南,平时极少开门,除知县、捕头、打杂人员外,不足20人。因地处偏僻,常有强盗、土匪打劫,老虎下山伤人,故人心惶惶。据《旧志》记载,初唐设置的旧县受环境和条件制约,历经数次迁移,但天河县名至今不变,先是元和八年(813年)天河县城迁移于龙水县古波里,距宜州北170里。宋时又迁回故城。嘉熙元年(1237年)迁于思农里高寨山麓。明洪武二年(1369年)迁于兰石村。正统七年(1442年)迁于甘场村。正德十三年(1518年),知县尚汝弼在任对城墙进行修补,增高三尺,掘壕沟增深一尺,筑外垣加以保护。嘉靖十三年(1534年),知县左天英迁于福禄镇。故郡人张烜在《迁城记》略曰:“天河建城邑于思农里之高寨,其势孤,其乡僻,鹜贼乘间得而侮之。景泰(明代宗1450年)以来,劫掠日甚,官民莫敌,相与奔附上里之甘场村,因便就简者八十余年矣。甘场之地,山势险逼,风气弗辟,民病于虎。嘉靖乙酉岁,侍御谢公汝仪力主迁议,而奉行者匪人,莫克政举。及侍御郑公濂又力主之,相延十年于兹。岁癸丑,左侯天英奉命宰治,下车之初,相厥险僻,蹙然曰:是可以安民物为政教地邪?”于嘉靖甲年(1534年)腊月廿二日迁回福禄社,先后建起城池、公馆、城隍、堂宇、粮仓、鼓楼、炮楼、祀坛……一举而新之。并从那阳、罗侯、延凤调来兵员加强驻守,相继从各地调官委任与父老相率前往……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旧县城墙遗址。

  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知县杨继显认为县城设置在福禄里地方过于辽阔,控御不便,又主张迂于天河镇沿江今所。顺治十五年,知县李际春、沈道光,康熙二十四年知县黄湂,四十五年知县萧旼,乾隆九年知县张镐,三十七年知县潘玑,五十一年知县高棫生,嘉庆十一年知县纪诚征;清道光五年(1825年)知县林光棣等县官,都通过多种方式筹款和组织民力对城墙进行修补加固、增高、设火钩、建城门、建寺庙、建城楼、修炮口、修水池、悬牌匾……并在城内植花种树,使城池花木荫蘙,风晨月夕,清爽自乐,直不帝泛舟银潢,身到清凉上界,下与从生结晋渡缘也。

  古时在天河旧县任要职的多为流官。据《庆远府志》记载,曾到天河旧县和新县上任的官员多为福建、浙江、湖南、江西、四川、河南、山东、广东等中原之人,有的是乡举,有的是贡生、有的是委任、有的是被下放等等。无论如何,他们都忠于朝廷,不劳艰辛,甘愿前行,他们所带来的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对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事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精神境界,在天河县留下深深的印迹。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旧县全景。

  在下里,石刻古诗可不少,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明洪武年间的“官学”——县北有崇地,葱茏俯沟塍。联岚散缥气,茂林景极致。溪分水势曲,石滞烟光凝。山麓既秀异,黉宫卜否营……由于年代久远,字迹已模糊不清,共有13行小楷,工工整整地阴刻在石上。据《旧志》记载,明清时期天河籍出任教授的有周希举1人,教谕有施尧勋等9人,训导10余人。此外,位于旧县南面的一座小山,名叫“官岩”。当地人说是以前官爷们休憩赏月的地方。的确,“官岩”四周树木茂盛,鲜花盛开,景色迷人,曾有官员到“官岩”“官桥”作诗作画铭记后人。“官岩”宽约80平方米,分为上下两层,后通北陵山,内冬暖夏凉,下层还有明代嘉靖乙巳年(公元1545年)间闽人余馨题书的摩崖石刻诗1首,诗曰:“谁将鬼斧无量力,凿破洪荒半壁天。山鸟四时调好韵,石龙千载吐寒涎。云根不老菩提树,岩畔初开太乙莲。为爱边方景奇绝,题诗留与百灵传。”上层有隶书“石梯”2字,字径约30厘米。诗书笔法流畅,一气呵成,内容豪迈大气,意境深远。此处,2003年7月7日已被列为县级文物管护单位,并立标志。

  另外,《旧志》记载,道光五年知县黄湂游览下里旧县高寨山时,对洞门轩豁,峭壁危峰,赞叹不绝,并当场题诗:“吏隐偏宜山水游,拂云寻入洞门幽。泉飞石窦千峰雨,座退炎氛六月秋。把酒却身在客,吟风不觉韵消愁。何须丹诀希仙令,勾漏烟霞此地留。”

  旧县的左侧有一大青轮洞地下河,宽30米,水深100多米,清泉四季流出,能自然灌溉农田4000多亩,通过地下流入龙江河。旧县的右侧有座北陵山,在峰顶可以看到宜山全城。传说,北陵山上有小河,唐时有个下里人叫吴生,曾与陆仙翁道长在山上修炼。清知县林光棣曾题诗一首:“种桃仙子归何处,仙迹空留纪北陵。葛令成丹自冲举,吴生无籍岂飞升?花开古洞香常满,鹤唳碧空?未能。果是壶中宽境界,轩辕指点避尘矰。”

  旧县虽走过沧桑岁月,但也留下灿烂的历史文化。传说唐初设置天河时,就是因为看到下里蓝靛村后山有泉水,一遇雨天,泉水形成的瀑布自山间飞流直下,宛似银河从天落而得名。又传因为旧城后背的北陵山上有河水,故称“天河”。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蓝靛村是刘三姐的出生地。据史料记载,相传在唐中宗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一刘姓人家生有三个女儿,在家中排名第三名叫刘三妹。这个女孩从小聪慧过人,能歌善唱,唱出穷人的心声与不平,故触犯了当地财主莫怀仁,莫贪其美貌,欲占为妾,遭到拒绝被追杀成仙。因她唱山歌而闻名,人们尊称她叫刘三姐。的确,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岩口、蓝靛、牛洞(旧称,现包括大洞、小洞、梅洞、大力、小力一大片村屯都为刘姓人家,且为壮族),相距3公里远的里湖村一带村屯为莫姓人家。他们到流河(现为宜州区管辖)仅两里多路,顺河而下可达柳州。

  在下里探访,所看到、所听到、所想到都是一首首古诗,一幅幅古画,一句句真言。唐设置的“里、村、甲、牌、思”等村屯名称至今沿用。下里的“五里三思”是天河旧县时的高度概括。五里:指里胜、里宁、里乐、里江、里湖。“三思”就是思爱、思平、思民。现8个行政村已列入四把镇版图,可上甲、下甲等村屯依旧由天河镇所辖。

  四把圩是相对于东门而言,四把在下面,东门在上面,相距10公里。古时的四把圩为天河、罗城两县共管,各辖一半。清末年间,天河县东区下里乡果成村韦忠信,与罗城县中区忠和乡四把村一村霸,两人都想霸占四把圩。于是双方立约:各骑马持刀,置一大水牛于街中,当众比试,谁能一刀砍断牛头,谁就全管四把圩。双方均砍断牛头。则于圩中划界,两半平分。比试结果,双方均砍断牛头,于是将四把圩平分为二,东部归罗城管,西部归天河县管,圩中分界处立有“罗城县—天河县”石碑。此碑直到1952年7月,天河、罗城两县合并,界碑方行拆除。目前,四把圩仍然是罗城县境内西南商贸中心和交通枢纽,工商、服务、运输等行业较为发达的一个乡镇,也是罗城县最大的牛马交易市场。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历代沧桑的天河,也曾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大事。1930年11月14日,红七军在河池整编后,由李明瑞担任总指挥、军长张云逸、军政委兼19军政委的邓小平等领导红七军19师55团、56团和20师58团、59团共7000多人从宜山县入境,由天河县怀群街青年廖以霖带路,从拉金、大莫、祥贝、金城沿山道北上,在四把佛子坳与桂军覃连芳师遭遇,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就是著名的四把佛子坳之战。

  这是红七军主力北上以来与敌人正规军打的第一仗。刚整编誓师的红七军个个斗志昂扬,士气旺盛,决定攻打融县长安镇,从那里渡过柳江北上,不料途中在四把与敌军相遇,双方立即为争夺四把背后的制高点佛子坳发生激战。上午11时战斗打响,双方均不惜代价,异常激烈,却始终处于胶着状态。后桂军杨腾辉师援兵赶到,攻击红七军后队19师,红七军不得不两面作战。下午16时许,覃连芳师伤亡惨重,被迫停止进攻,企图等天黑三面合围再战。由于19师未能击退敌人援军,军领导决定利用覃师喘息之机,放弃佛子坳,挥兵天河。下午17时许,红七军冲破敌军堵截,突进天河,杨腾辉部紧追不舍,但隔河布阵,未敢攻打天河,双方对峙三天,覃部则前往长安(今融安县城)堵截。此后,红七军离开天河,途经拉捐、拉伦、古金、界牌、宝坛、金洞、洞马至三防,敌军未敢再追击。此战,红七军重创了敌军,自己亦伤亡300余人。

  当年,作为人民子弟兵红七军以良好的军事作风,在当时的百姓心中留下很深的影响,红七军经过的地方也得到了很大发展。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韦一平故居。

  韦一平烈士是天河县人,他曾任新四军的高级指挥员。1906年生,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编入国民革命军,后调入叶挺独立团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和海陆丰起义,曾在海陆丰根据地担任区委书记。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1931年,随红七军转战到湘赣苏区。在历次战斗中,他身先士卒,先后四次负伤。在第三次反“围剿”中左脚跟被子弹击穿致残。后任中共永新县委军事部部长、湘赣军区动员部部长。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后,他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开展游击战争,把根据地连成一片,成为湘赣临时省委、军政委员会领导机关的主要活动基地。湘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谭余保曾称赞他是“无产阶级的硬骨头”。

  抗战爆发后,韦一平任新四军驻吉安通讯处副主任、主任,兼吉安中心县委组织部长、宣传部长。1939年,赴江苏任中共苏北特委书记。1945年10月15日晚,韦一平在完成掩护新四军部队渡江任务后,率部队800余人乘“中安”轮最后一批北撤,当轮船行进在泰兴天星桥西南江面时,船底漏水突然倾覆,韦一平与700多名指战员光荣殉职。

  下里元村虽是一个小山村,但无论古代还是现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村前地势开阔,良田交错,村中仅一条小道贯通,村后群山起伏,便于撤离。一直是天河县旧县大队的驻地,解放初期,国民党部下的林图暄与省保安团何刚及民团近1000多人,三面合围了元村,长征南下新任天河县人民政府县长的涂履游率领两个中队130多人与敌人激战了两天,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后敌闻四把方向有柳北游击队赶来支援,慌忙撤至天河古毛,战斗胜利结束。此次元村保卫战中,县长涂履游受伤,1名中队长和1名机枪手牺牲,2名战士轻伤。涂履游到宜山救治好后,转回天河县改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后调宜山、都安、桂林等地工作,1982年5月,任桂林市副市长,在任内病逝,终年77岁。

  如今的天河旧县,虽走过沧桑的岁月,但滚滚长江东逝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作者:河池日报社融媒体通讯员 吴耀荣

  编辑:韦婕

  校对:韦宇

  编委:韦颖婕

文化河池:追寻天河旧县的足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河池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