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历史上的今天 | 徐志摩最美的六首诗,一生至少读一次

历史上的今天 | 徐志摩最美的六首诗,一生至少读一次
2019年11月19日 06:12 新浪网 作者 今晚网

  历史上的今天 | 徐志摩最美的六首诗,一生至少读一次

  轻轻的他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

  1931年的今天,一架飞机从南京飞往北平,因遇漫天大雾而在济南触山坠毁,诗人徐志摩不幸罹难,年仅34岁。噩耗一传出来便震动了整个文艺界,连鲁迅都剪下了当时的报纸。蔡元培专程为他写了这样一幅挽联:

  “谈话是诗,举动是诗,

  毕生行径都是诗;

  / 偶 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此诗写于1926年5月,乃是诗人徐志摩初遇林徽因于伦敦时所写,昔时徐志摩偶识林徽因,燃起爱情之火、诗作之灵感,一挥而就有此佳作。初载于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

  / 致 梁 启 超/

  我之甘冒世之不韪,竭全力以斗者,

  非特求免凶惨之苦痛,实求良心之安顿,

  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

  人谁不求庸德?人谁不安现成?

  人谁不怕艰险?

  然且有突围而出者,夫岂得已而然哉?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

  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如此而已。

  1922年秋,徐志摩回国石破天惊地发表了《徐志摩离婚通告》,立即成了头号新闻,成了中国离婚第一人。一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将恩师梁启超的规劝置之脑后,活得认真执拗、潇洒自在。

  历史上的今天 | 徐志摩最美的六首诗,一生至少读一次▲ 林徽因、泰戈尔、徐志摩

  / 沙 扬 娜 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1924年5月,徐志摩陪泰戈尔访日期间所写,是长诗《沙扬娜拉十八首》(赠日本女郎)中的最后一首。沙扬娜拉即日语“再见”的音译。

  / 月下待杜鹃不来/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月儿,你休学新娘羞

  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听她允许今夜来否

  听远村寺塔的钟声

  象梦里的轻涛吐复收

  省心海念潮的涨歇

  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

  水粼粼,夜冥冥,思悠悠

  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

  风飕飕,柳飘飘,榆钱斗斗

  令人长忆伤春的歌喉

  此诗写于1923年3月,最先发表于1923年3月29日《时事新报·学灯》。

  徐志摩与林徽因两人一起组织新月社活动,一起演戏,并常有书信来往。后来林徽因经过理智的思索,和父亲一起提前回国了,而且是与徐志摩不辞而别。徐志摩在月下等待着与意中人约会,但她却没有来,故而有此诗。

  /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1928年,徐志摩在经历种种挫折、痛苦与思索后所作。徐志摩一直在追求理想与美的状态,但他的爱情却永远处于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圣洁高贵之中,一旦接触到实际,幻想归于破灭。

  全诗共六节,每节的前三句相同,辗转反复,余音袅袅,诗中用这种刻意经营的旋律组合,渲染了“梦”的氛围,也给吟唱者更添上几分“梦”态。

  /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此诗作于徐志摩第三次欧游的归国途中。

  7月底的一个夏天,他在英国哲学家罗素家中逗留一夜之后,事先谁也没有通知,一个人悄悄来到康桥找他的英国朋友。遗憾的是他的英国朋友一个也不在,只有他熟悉的康桥在默默等待他,一幕幕过去的生活图景,又重新在他的眼前展现……

  归国途中,面对汹涌的大海和辽阔的天空,展纸执笔,记下了这次重返康桥的切身感受。

  历史上的今天 | 徐志摩最美的六首诗,一生至少读一次

  徐志摩走了。

  胡适曾说:“那样的死法也许只有志摩最配。死在天空之中,大雨淋着,大雾笼罩着,大火焚烧着,那撞不倒的山头在旁边冷眼瞧着,我们新时代的新诗人,就是要自己挑一种死法,也挑不出更合适、更悲壮的了。”

  林徽因写悼念文章说:“志摩的最动人的特点,是他那不可信的纯净的天真,对他的理想的愚诚,对艺术欣赏的认真,体会情感的切实,全是难能可贵到极点。”

  他会站在雨中等彩虹;常走几里路去采几茎花;费尽周折去看一个朋友说两句话;坐长途火车去乡间拜哈代;抛弃博士学位到英国拜罗素为师;甘冒社会之大不韪争他的恋爱自由……

  为浪漫而生的人,

  只能浪漫地死去。

  海河传媒中心出品

  来源:《吸烟与文化》、徐志摩作品集、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整理/编辑:陈汝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