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年底为何烂剧多?

年底为何烂剧多?
2020年11月27日 01:02 新浪网 作者 硬糖娱乐

  作者|魏妮卡

  临近年关,不知各位是否也和硬糖君同感:很多有名有姓的大剧猝不及防地开播了,莫名其妙的烂剧也格外多。不管电视还是网络,贵圈到处是紧急拆迁、疯狂甩卖的劲头。

  开播即定档、零宣发裸上线的比比皆是。11月初,唐嫣主演的大女主戏《燕云台》刚播;备受关注的积压剧《雷霆战将》《隐秘而伟大》又悄然上线;热门IP剧《鹿鼎记》《狼殿下》也千呼万唤始出来,后者还一出来就是全集。

  这些不管点赞还是差评,好歹算有存在感的。林更新主演的《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佟丽娅主演的《爱的厘米》,那才叫播得无声无息。而若不是看到吐槽,竟不知刘嘉玲主演的新版《半生缘》改名《情深缘起》,已经播了好几天。

  更让人郁闷又纳闷的是,一下释放如此多剧集,却没一部剧能和去年底《庆余年》的热度口碑相比。口碑相对好的《隐秘而伟大》和《棋魂》,热度跟不上;有热度的《鹿鼎记》《狼殿下》,全靠群众激情吐槽撑起讨论度。2020年末的剧集市场,给人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烂剧充斥市场的整体印象。

  对比2019年同期,除了热播剧《庆余年》,还有《锦衣之下》镇场子;而2018年则有《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两部年末爆款。今年这是怎么回事?明年还有像样的剧看吗?

  寒冬加疫情,平台闹剧荒?

  纵观11月开播剧,其中演员咖位不小、制作体量不小的剧集,大概有十部。积压剧就占了四部,近一半。

  而真正的新剧几乎都是2019年下半年杀青,甚至有今年6月才杀青的《爱的厘米》。整体来看,积压剧正在疯狂去库存,新剧则在加紧赶制。看来平台真的缺剧了?

  剧荒是真的。本来自2018年就开始影视寒冬,去年国内电视剧备案仅905部,相比2018年的1163部,下降了将近30%,也是自2010年以来国产剧首次跌破千部大关。

  而今年受疫情影响,新剧备案数还在持续骤减。上半年备案362部,同比下降了16%。下半年7-10月,每月都远低于去年同期。

  而且,备案了不一定会开拍,开拍了不一定会顺利杀青。据今年初的数据显示,2017-2019年取得发行许可证未播出的积压剧达298部,2019-2020年开机未播出剧的新剧有290部。积压剧与新剧数量大抵持平,但这290部新剧还不一定能在今年后期制作完成。

  按照去年一年254部的播出量,今年剧集市场的供应量严重不足。平台缺剧的情况,观众老爷应该体感明显:多年老积压剧扎堆开播。毕竟在供不应求的当下,平台只能“淘金”积压剧来填剧荒的空档。

  圈内人的体验就更强烈和直接了,剧集供应商都在被疯狂“催稿”。不止一家剧集供应商和硬糖君透露,最近被平台催交手头上2019-2020年开拍杀青的新剧。

  本来疫情就让整个拍摄环节停滞了至少两个月,很多杀青新剧想要赶上今年开播,后制与送审的时间就会变得非常紧张。加之现在的审查趋严、周期变长,每一次针对审查意见的调整,可能都是一次重新创作的过程,需要在既遵从总局意见,又不影响剧情走向的基础上绞尽脑汁。即使平台着急,也不一定能如约开播。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市面上大量新剧,一过审立马火急火燎地定档,一刻也等不了。定档距离开播时间通常不足五天,大大压缩了宣传期,也打乱了整个宣发节奏。比如“真香剧”《棋魂》被粉丝喷宣发拖后腿,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

  今年的电影也存在类似“赶工”的情况。《金刚川》从开机到上映仅用了两个月时间。8月开机,9月杀青,10月上映,映前10天才剪出来首支预告,惊现9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快节奏。

  更夸张的是积压剧,开播即定档,直接略掉开播前的宣传。比如王大陆、李沁、肖战主演的《狼殿下》,在11月16日突然开播,粉丝都没来得及看的当晚就直接释放完全集。习惯了周更两三次追剧节奏的观众,一次性被投喂49集,瞬间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爽感。

  当然,《狼殿下》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某艺人经纪透露,《狼殿下》此番策略是为了保险,怕肖战黑粉、或是哪位艺人出问题被抵制,导致积压时间更长,再无出头之日。但此举意外收获了一次性释放全集的热度,也算成为现在该剧营销的吸睛点了。

  年底招商困难,不如烂剧填档?

  其实每逢年底,都是积压剧和烂剧的开播高峰。只不过今年在市场供应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又没有《庆余年》这样的优等生拉拽下成绩,这一畸形现象更加凸显了而已。

  每年的第四季度是影视圈公认的招商淡季。因为所有的金主爸爸公司都在进入年底结算阶段,预算趋紧、投资动作大幅减少。临近年底,大家都需要一段冷静期,总结今年得失,调整来年计划。即使他们有想投钱的欲望,也会囿于公司这段规划变动期而被迫延期、放弃。

  投资较高、优质的剧集一般也都不愿意年末上,因为赚的钱可能不如其他季度多。而这时候,对自己剧集质量没啥信心、担心再等有政策或舆论风险、亦或是着急用钱的三类影视公司就会逆流而上,不惜亏本甩卖都要赶上末班车。据媒体报道,甚至有平台喊出10万收一集的白菜价,购买这些剧来填档。

  10万一集肯定是有些夸张修辞,但过了“烧钱”时代的长视频平台,确实在内容采购上变得更加谨慎。去年在“限古令”的警戒后,年末多部造价不菲的古装大剧抢上末班车。《庆余年》《大明皇妃》《锦衣之下》等,平台几乎都采用了经济实惠的联播模式。

  可能也是因为去年积压剧《锦衣之下》的表现超预期,不仅对爱奇艺、芒果两个平台贡献巨大,还成功带动主演任嘉伦、谭松韵二次翻红。这就给了平台今年大量开播积压剧的信心。

  但优质积压剧还是凤毛麟角,大部分是像《亮剑》续集《雷霆战将》、新版《半生缘》这类真拍砸了的项目。砸到让人好奇这种玩意是怎么立项、又怎么在这么多专业人士眼皮子底下拍出来的程度。

  《雷霆战将》原本是2017年杀青、赶着当年播出、庆祝建军90周年的献礼剧,结果却一拖再拖,捱到今年才播。开播后豆瓣评分低至罕见的2.7分,还被人民日报怒批“八路军”住别墅抹发胶的雷人情节,事后不久便被下架停播。

  新版《半生缘》的情况则又有不同。该剧曾于2019年5月底定档上星北京卫视,临时传出未过审撤档的消息。原著涉及黑道、家暴等敏感话题,以现在的审查环境来说,2003版都不一定能过审。

  而今年终于过审的《半生缘》改名为《情深缘起》悄然“裸上”,似乎有意撇清与原著关系,破罐破摔地播出了事。

  有意思的是,这部张爱玲经典IP的翻拍项目,竟是由琼瑶儿媳何琇琼一手捯饬起来的。硬糖君简直要怀疑是不是儿媳为了帮婆婆,故意糟践人家同行的IP啊。

  何琇琼接受采访时曾称,2012年拿下版权后便开始呕心沥血地筹备项目,剧本打磨了两年多,三飞香港请来了刘嘉玲,还有张叔平造型团队考究还原时代。

  可折腾八年开播,却落得个满堂笑话,令人错愕。或许有的项目,从一开始就应该审时度势地避免,它的诞生就是个错误。

  剧荒时期,谁是赢家?

  剧荒期的新剧宛如珍宝,只要拍完过审即能播出。难怪甜宠剧作为成本低、周期短、回报高的快消品,今年的队伍进一步壮大。

  从今年占据七成的现实题材备案剧中,一览剧目的名字,就透露出浓浓的甜味,《恋爱中的他们》《悄悄的,喜欢你》《住我对面的小哥哥》《遇见你是人间星光》等等。另外一成的古装题材中,也不乏甜腻片名:《三分相思七分糖》《一怒成鸳》《将门娇妻》等。

  今年已播甜宠剧更是神速,羡煞其他类型剧。佟丽娅、佟大为主演的《爱的厘米》于今年6月杀青、11月播出。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我有特殊沟通技巧》《好想和你在一起》两部刚播出的甜宠剧都是11月才刚杀青不久,短短十几天就走完了后制与送审。

  但甜宠剧终归是快消品,有上限天花板。对平台来说,弥足珍贵的优质大剧才是定海神针。企鹅影视副总裁方芳在前两天的行业论坛上透露,腾讯视频在2020年的剧集供给上,无论是上线部数还是集数都有降幅。除却行业产能骤减、疫情影响,更大原因在于对低效产能的持续淘汰。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平台将不断加码头部内容的投入,资源倾斜于优质剧集。

  这意味着往后,影视行业的二八定律会愈加明显。少部分优质行活供应玩家会被疯抢,比如大厂牌和精品小厂牌。大厂牌以华策、正午、柠萌、欢瑞、欢娱等头部公司为代表。精品小厂牌的代表如专注悬疑剧的五元、专注青春剧的小糖人以及把盗墓IP玩活的七印象等。他们在剧荒期的价值愈加凸显出来、话语权逐渐得到提升。

  今年可能是平台不惜削减供应量、革新剧集质量的阵痛期。随着行业恢复产能,网剧精品化趋势应该会更加明显。年底的烂剧大舞台现象,可能也会寿终正寝。再忍忍,再忍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