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宁浩、郭帆、张一白……为什么都看好B站?

宁浩、郭帆、张一白……为什么都看好B站?
2020年11月29日 17:30 新浪网 作者 硬糖娱乐

  作者|顾    韩

  当年轻网友热衷于考古“姐姐”们年轻时的美貌,当新版《鹿鼎记》的吐槽集中在张一山演技翻车、而非主创对金庸原著理解肤浅,当新任“谋女郎”的热度几乎盖过张艺谋与电影本身,硬糖君越来越能真切体会到那句话:

  “大人,时代变了”。

  90后相继成家立业,迎来而立之年,“Z世代”接棒成为文娱消费的主力。作为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他们的知识结构、兴趣喜好、消费方式与之前几代人都大不相同。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会是平台、品牌与内容行业重点研究的课题。

  诚然,在技术日新月异、潮流飞速迭代的今天,追赶后浪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互联网也有一点好,那就是一切动作和表达都能被保存记录,潮流或突变都有迹可循。只要选对了研究阵地,前浪们还是很有希望补上这一课的。

  次元壁拦不住这届年轻人

  物质水平的提高,移动终端的普及,令精神娱乐成为Z世代生活的最重要部分。年轻人在高度发达的媒介环境中成长起来,在内容消费方面也有别于前代。

  首先来说,他们阅片量高,对内容有自己的见解与要求。但另一方面,他们爱憎分明,对兴趣及圈层有高度的认同感,容易受到主观因素影响。比如对于IP衍生作品爱屋及乌,或者在观影选择时更信任熟人安利或所认可的KOL的测评。

  其次,他们消费内容的方式与以往也有所不同。不仅要看,要拖拽和变速,还要以弹幕、评论等方式进行交流,要“为爱发电”、在正片之外衍生新的创作。甚至在许多剪刀手眼中,影视剧就相当于素材库,人物与空镜头完全可以单拎出来、为“我”所用,讲述全新的故事。

  可以说,这届年轻人的表达、参与和解构行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们对新工具的学习使用也更为积极熟练,创作的意愿与能力普遍高于前代。同人文化在今年几度热议出圈,也侧面印证了二次创作在新生代受众中是多么常见。

  说到二次创作,便绕不开B站。甚至可以说,B站不仅是年轻人需求与兴趣的集中体现,它本身就在养成年轻人的内容消费习惯。

  比方说,弹幕文化。B站是国内最早一批的弹幕网站之一,许多人最早就是在这里建立起对弹幕的认知。哪怕如今弹幕功能已经成为各大视频应用的标配,B站弹幕的干货程度、玩法之多,依然非常突出。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弹幕丰厚

  今年七夕期间,B站影视区还推出了“一起看”的功能,用户可创建小房间,随机匹配或者邀请好友一同看片聊天,主打实时互动和社交仪式感。

  又比如,除了金钱激励,B站也在通过布局剪辑软件、优化投稿页面等方式不断降低创作门槛,帮助越来越多的用户从纯观众变为创作者。

  当然,许多人也注意到了,今年B站砸下重金扩充OGV内容,让用户不必再站内站外两头跑。2020年初,B站采购的更多还是经济适用型的老剧、老片。待到下半年,他们已经与头部影视公司欢喜传媒达成合作,拿下了彭昱畅新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及院线大片《夺冠》的独播,推进不可谓不快。

  不难看出,B站正在形成一种由版权内容与影视区的影评解说、同人二创相辅相成、共同驱动的影视消费场景。它既可以满足用户的多元诉求,又能潜移默化地影响年轻人在站内站外的观影决策、审美流变。如此,影响力日渐强大,不仅吸引着观众,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从业者的关注。

  年轻电影人就不用说了,文牧野曾经在B站访谈中暴露过自己“老二次元”的身份,郭帆甚至在B站有认证账号。60后的张一白因为《风犬》的缘故首次在B站看剧,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对弹幕大大改观。

  “我们原来看电影和影评没有这种浓厚的社区互动氛围。同一段演了几分钟才两三个人评,你会想是不是没拍好,拍得太没劲。看到铺天盖地的弹幕,就明白你想要的剧作效果终于达到了,这个过程还挺爽的。”

  除了拓展内容、入主上游,B站合作的电影盛事也越来越核心和主流:从First青年电影展、平遥国际电影展,到疫情期间的戛纳云展映活动,再到今年的金鸡奖。

  万物皆可B站,轮到影视了?

  当B站有意与影视行业发生深入接触时,平台的产业价值便越发显露出来。

  最直观的,营销价值。Z世代都“住”在B站,因此在这里投放往往事半功倍。早在“自来水”时代,B站网友的自发安利就曾为许多作品改命,如2015年的《大圣归来》。而待到《哪吒》、《姜子牙》时期,光线传媒已经在B站拥有一个四十多万粉丝的账号,可以直接官方整活儿。

  光线传媒发布的一支“神仙天团”推广曲收获了177万播放、超过3000条弹幕

  明星在B站的营业也越来越积极。除了本人入驻,B站访谈也日渐成为明星在作品上映期必跑的通告。王千源想与吴彦祖演感情戏、李易峰被记者科普ABO,这两个近期被热转的采访名场面,都出自B站节目《哔计划》。

  除了在作品后期助力宣发,B站也开始影响创作上游的更多环节。比方说,受众洞察、市场预测。作品本身的弹幕是最基本的,影视区形形色色的PUGV内容,研究价值也不输正片。

  B站的脑洞混剪、魔鬼拉郎、小说自制片花如今可谓声名远播。相比对现成作品的评论,这一类创作能够更好地反映出年轻人感兴趣的题材类型、人设特征、CP组合。甚至已经有一些B站产出影响现实决策的案例,如发掘出女性群像潜力的“淑女的品格”,选角由梦想照进现实的《皓衣行》。

  除了混剪,影评解说类内容也是影视区的一大支柱,既实时反映着年轻人都在关注什么作品,又能够输出观点价值,引领话题讨论和观影选择。

  口碑突出的《庆余年》、《想见你》,烂出奇观的《上海堡垒》、新《鹿鼎记》,话题都市剧《三十而已》、《以家人之名》,在综艺中屡有争议表现的郭敬明、陈凯歌,都是B站影视区UP主钟爱的选题。视频的内容、弹幕、评论加在一起,能够相对真实地展现出网友的不同态度、争议焦点。在饭圈控评遍地的当下,这一点属实难得。

  某《以家人之名》吐槽视频评论区

  B站强大的PUGV生态也有助于IP的筛选、孵化与保鲜。今时今日,同人活跃度已经成为IP价值的一个重要指针。知乎小说《宫墙柳》的出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B站剪刀手们创作的真人片花。影视区的二创加上鬼畜区的助攻,将《哈利波特》、四大名著、赵本山范伟、上个世纪的港片等经典IP不断激活。

  B站在《天官赐福》动画上大举投入也绝非偶然。早在小说连载期间,B站上就涌现了大量相关的同人产出。从小说到漫画、再到动画,B站见证并参与了这一IP的不断增值。

  同理还有科幻IP《三体》。众所周知,其影视版落地相对艰难,在漫长的等待期间,游戏区UP主“神游八方”自制了同人动画《我的三体》,在读者群体中收获一定影响力。B站在公布《三体》动画开发计划后,并没有因版权问题向神游八方发难,反而将其“扶正”,纳入收费内容体系继续培养,也算是同人届一段佳话。

  硬糖君始终认为,用户的多元包容性、活跃的创作生态、推崇优质原创的氛围以及不断扩大的会员土壤,都意味着B站是对新人、新内容十分友好。这一点在国创、音乐等领域已经得到验证,或许也可以帮助影视圈解决人才培养、原创扶持等老大难问题。

  继国创之后,B站也想为电影圈造血?

  在B站日前的Q3财报电话会议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透露,B站用户的平均年龄在21岁左右,新增用户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且30岁以上的新用户同比略有增长。

  而根据灯塔发布的2019中国电影市场用户观影报告显示,在全年的整体购票用户中,20-29岁人群依然占据主流。而在首次线上购票的用户当中,19岁及以下、40岁以上观众占比突出。

  换句话说,电影市场的主流受众与潜在受众,与B站用户存在高度重合,从业者想要了解受众、触达受众、引导受众,B站是最佳也是必须的途径。从实际情况也可看出,并不是B站单方面想要打入影视产业上游,影视圈也正在积极向B站靠拢。

  欢喜传媒不仅坐拥大导资源,而且嗅觉十分敏锐,年初对《囧妈》的院转网安排令人不得不服。而陈思诚由演员转为幕后,一手打造出票房爆款《唐人街探案》,也是站在国产商业电影前端的人物。

  作为如今电影圈的中坚力量,二者今年都与B站达成合作,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电影,作为门槛最高的文化产品形态,我们的内容理想,自然也绕不开电影。在经过动画、纪录片等领域的探索后,我们希望电影也能在B站这个年轻人文化消费生态中扎根、生长。”

  在B站承办的金鸡奖分论坛“电影人之夜”上,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如此描述B站的电影愿景。

  当晚,B站还宣布与宁浩导演的坏猴子影业达成新的合作。早年得刘德华提携而成名的宁浩,一直也致力于薪火相传,带起了路阳(《绣春刀》系列)、文牧野(《我不是药神》)、申奥(《受益人》)等新生导演力量。

  未来,B站将携手坏猴子影业扶持青年导演,每年打造30部短片作品并在B站独家播出。双方将对其中的优秀作品进行包含电影、动画、游戏在内的多维度IP化开发。与此同时,B站还将与坏猴子影业的“72变电影计划”达成深度合作,深度参与该计划的所有院线长片作品。

  “有句老话叫‘电影人永远年轻',希望我们能够团结所有电影人的力量,和B站一起做出新的电影方式。”宁浩表示。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宁浩导演和青年导演们

  短片其实并不是受制于短视频时代的无奈产物,而是年轻创作者一试身手、展现潜力的方式。不管在电影史中还是现在,都有许多电影人凭借短片崭露头角。卢正雨、肖央、叫兽易小星、大鹏、五百这一批网生创作者,都是踩中了第一波UGC浪潮,凭借短片、短剧起家的。

  毋庸置疑,如今的B站拥有比当年的优土、搜狐更广的覆盖、更强的扶持和更好的资源,那么下一波冲击影视圈的“后浪”,会从这里走出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