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汤唯有没有演技?

汤唯有没有演技?
2022年11月29日 20:13 新浪网 作者 硬糖娱乐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在韩国提出以上问题,怕要遭遇一场“网暴”。

  刚刚斩获第43届韩国青龙奖影后的汤唯,此前早已拿到韩国影坛“三小”(春史、釜日、影评),“三大”(青龙、大钟、百想)则有其二,剩一个大钟奖也拿到提名,完成韩影的大满贯似乎指日可待。

  一个在异国他乡距离集齐“三大三小”仅一步之遥的中国演员,会没有演技吗?韩国人肯定不能接受,即便不为汤唯正名,也要捍卫自己的审美。而在汤唯母国这边,粉丝也开始嫌弃“大花守门员”的称号过时了。这样的业绩,怎么能叫守门员,简直要到天花板了呀!

  也许在韩国人眼里,汤唯永远都像《色,戒》《晚秋》里那么清冷深邃。而在国人心中,却总忘不了《北京遇上西雅图》《大明风华》里傻大姐般的憨直颟顸。抱歉,用了这样非常不口语的词汇。但你若盯着孙若微那圆鼓鼓的眼睛和咋呼呼的表情,实在很难相信她是怎么把朴赞郁迷得七荤八素。

  在青龙奖赢麻了的《分手的决心》里,朴赞郁给汤唯的角色是定制的——一个偷渡到韩国的中国女人,韩语不好时常需要翻译软件进行自我表达。而在她与导演老公金泰勇定情的《晚秋》里,女主安娜也是一个在西雅图的华侨,有说中文台词的段落。

  

  有表演天分,可说是老天赏饭。那么汤唯,就是被韩国导演追着喂饭。他们都铆足力气,要将其身上的沉静阴郁气质挖掘得淋漓尽致。有人说,汤唯的路子是曲线救国。也有人说,她自带一层滤镜加持。

  不得不说,面对汤唯,只有李安“点化”了神韵。而朴赞郁等人虽然技法不凡,也只是在膜拜神韵。

  分手的决心,汤唯的犹豫

  虽然到处扫奖,但《分手的决心》终究是一部观感比较古怪的作品(以下简称《分心》)。

  

  朴赞郁的前后结构割裂得太厉害,虽然他试图用强迫症式的构图加以弥补。汤唯的内心和行动的关联显得犹豫,没有王佳芝的果敢,也没有萧红那种自我放逐的不羁。

  多年前流行一个海龟汤:妹妹在父亲的葬礼上遇到一个男人,过了一个月她姐姐死了,问为什么?汤底是妹妹以为只要有葬礼就能遇见那个男人,为了重逢只好杀死姐姐。好变态对不对?《分心》就是这样的故事架构:

  警察海俊(朴海日饰)在调查一桩疑似凶杀案时,遇到了死者的妻子宋瑞莱(汤唯饰)。在暗潮涌动的拉扯中,海俊爱上了瑞莱,却发现她和凶案脱不了干系。下定分手的决心后,两人又在另一起凶案调查中相遇,死者又是瑞莱的新丈夫。海俊一直相信没有破解不了的悬案,却没想到瑞莱的目的,就是要成为他永生难忘的“未结案件”。

  

  抛开朴赞郁把故事拍得很飘的“奇情”癖好,硬糖君必须要说汤唯展现了一个“韩国人最想看到的汤唯”。内敛而神秘,性感又美丽。看起来人畜无害,对待陌生奶奶像亲人般温暖。但心思又十分缜密,一步步织网扮成猎物的样子,等待男主上钩。

  汤唯一直在“憋着”演瑞莱,所有情绪都闷在心里,哪怕到了极点也从不发泄。面对自己深爱的海俊,她也没当面说出心意。只是通过录音的方式,静静地述说心绪。

  “你说爱我的瞬间,你的爱就结束了。你的爱结束的瞬间,我的爱就开始了。”这段中文台词,在韩国观众心中多半有种异域的审美疏离感,很有雾里看花的艺术效果。而在中国观众这里,却不免有咯噔文学的既视感。再加上汤唯“学习委员”式的话剧腔,更容易成为被批评演技的重灾区。

  不能说汤唯演得不好,但绝不是她能拿出的最佳状态。总觉得《分心》里的汤唯过于“行活儿”,创造了一堆可供玩味的琐碎文艺感,但终究不完整、不能归属为一个表演体系。

  和一战封神的《色,戒》相比,宋瑞莱的“纯度”不如王佳芝。同样都是色诱后沦陷,瑞莱显然缺乏信念感。不太像标准意义上的蛇蝎美人,而是一个心地善良被迫出手的“好女人”。朴赞郁几次展露其内心活动,都显得力度不够,好像生怕摧毁了汤唯在韩国的“女神形象”。

  

  在遮遮掩掩与欲说还休之中,他没有给汤唯注入朴式的气韵,也就让角色失去了一段最要紧的人物弧光。相较于他在《小姐》里对金敏喜的改造,《分心》显然有些后顾之忧。

  女神的“神”与“俗”

  刘亚仁在釜日电影节给汤唯颁奖时说:“能念出这个人的名字,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在韩剧里,说某人“长得像汤唯”,绝对是对颜值的最高评级。韩国神颜金智秀,刚出道时正赶上汤唯的《晚秋》爆红,被称为“南韩小汤唯”。

  

  上一个让韩国人痴迷的中国女星,应该是王祖贤。《请回答1988》里,男生们躺在地上看《倩女幽魂》。一个感慨:“真漂亮啊,王祖贤。”另一个补充:“现实当中没有那样的人。”

  应该说,汤唯和王祖贤的“女生男相”长在了韩国人的审美点上。柔中带刚的长相,具备了天然的叙事感,总体上气质大于颜值。在李氏朝鲜的春恨秋怨诗歌书写中,女性意象集中于哀婉低迷,推崇苦闷与凄婉之美。细审汤、王二女的相貌,无疑是这种凄婉情绪的绝佳容器。就你盯着一个人看,扑面而来的emo气息,就对上人家的口味啦。

  无论是《色,戒》还是《晚秋》,镜头下沉静的汤唯都有一种充满雕塑感的美,内敛深沉但是坚定。就像足球圈常说的“体系球员”(在某种战术体系中才能出色发挥),汤唯毫无疑问也是一位“体系演员”。她需要导演给她量身定制角色,需要别人去配合她、成全她,才能尽可能地展现未经雕琢的天然电影感。

  优点在于,她很少演角色,更多在演自我。这就让她主演的电影《色,戒》《晚秋》《地球最后的夜晚》《分心》等,很难找到替代者,可以说是独一份的演绎;缺点也明显,她不能主观地去剖析一个真实而复杂的人物,不能展现角色自身的强逻辑。她好像缺少一点想象力,因此只能做体验派。

  

  在《大明风华》里,汤唯的“体验派”就不如小姨妈的“唐氏表演法则”好用。她饰演的孙皇后,败在太过紧绷不松弛。朱亚文试探她喝毒酒的一段戏,汤唯想演出惊慌,但缩着脖子、瞪着眼睛、咽着口水的神态,的确承受了这个年纪不应有的天真烂漫。

  作为体验派,为了维持演戏的氛围感,汤唯有时甚至会显得有点“小作”。传说拍摄《大明》期间,她非要和硌人的古风枕头夜夜共眠,以求更加深入地体会角色。心意是好的,但显然效果不好。早年的“香菇菜心”梗还要更搞笑,经纪团队为了维持汤唯的女神形象,硬把采访里说的爱吃回锅肉改成香菇菜心。

  

  《北京遇上西雅图》的发布会上,记者追问到底喜欢吃啥,汤唯只好打太极:“电影过3亿就请大家吃回锅肉和香菇菜心!”在导演薛晓路的眼里,汤唯是个大大咧咧甚至有点傻乐呵的女孩。这在电影里被挖掘得非常明显,文艺范儿的汤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中二大妞。

  如果文艺片里汤唯的演技,还能莫衷一是的话。那么喜剧片里的演技,说平平都算厚道了。

  大花的黄昏

  四旦双冰的时代已经基本落幕了,汤唯在韩国的胜利,只能算是一种概率相当小的黄昏之美。

  章子怡费了大力气集齐“三金”,最近的营销话术却变成了“洗尽铅华眼神温柔多了”。笑死,她不是靠着玉娇龙的桀骜顽劣才闯出一片天地的吗?周迅最好的表演,还是《李米的猜想》里天桥的独白。转战小荧幕的《如懿传》《小敏家》,已不如《大明宫词》那般灵气迫人,反而处处透出不合电视剧情和观剧习惯的古怪。

  双冰里,李冰冰最多的新闻是被赞“状态好”,但好状态也只是用来出席各种活动。金锁遭遇重创后,虽然多次谋划“熹妃回宫”,但终究回天乏术。至于小燕子,则是上演“燕儿翩翩飞”,没了影迹。徐静蕾的才女之名,也多年不显了。

  汤唯的路线,那才真叫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2007年,已演过几部电视剧配角的汤唯,凭借电影《色,戒》一举成名。当时媒体的说话相当不客气:“见了章子怡、李冰冰,你会想到清艳。而看到汤唯,让人只能想到浊欲。”此后一段时间里,汤唯的形象和身体,是被官方封杀的。

  

  风波过后,汤唯开始第一次曲线救国。她先去英国学习生活,并通过香港“优秀人才计划”获得香港居民身份。2010年,她出演的《月满轩尼诗》在内地上映,标志她已被解禁。接着,她出演金泰勇的《晚秋》,也得到公映许可的龙标。最初主流话语鄙夷的“浊欲”,被韩国人看出了别样的文艺。

  2013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是一个转折点,挑战商业片的汤唯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而次年与金泰勇结婚后,以韩国媳妇身份活动的她,正式被韩国影坛接纳。不少韩国人觉得姐姐是下嫁,金泰勇是占了大便宜。事实上,《晚秋》上映后韩国就掀起了一阵汤唯热。那一次入围青龙奖,汤唯也只输了最终得主金荷娜两票而已。

  

  这种去外国拿奖的“曲线救国”路线,范冰冰也曾热络过一阵。但她不如汤唯的地方在于,内核既乏演技,外壳也缺少电影感。即便遇到李玉那样手把手地喂饭吃,努力挣了个东京电影节影后,还是很难得到国内大众的认可。

  汤唯走运的一点,是李安将她的光韵像“赌石开玉”一样剖开给大家看,后面的导演都尽量配合这种光韵。保护汤唯,就是保护她的文艺感,尽量不给她接地气的角色。如果汤唯是大花宇宙里最后一颗灵丹妙药,那么“炼丹师”只能是李安。

  回看《色,戒》里汤唯的演绎,除了被规训的身体更有被解放的灵魂。那被欲望压制的野心,匍匐在男人身下喘息中凌厉的眼神,是她最初抓到的缪斯之光。当然,最美的汤唯,不在《色,戒》和德芙巧克力的广告里,而在韩国人的镜头里。

  他们是懂抓住最美的一点狠狠看的。不像我们凡事讲全面、论大局,自然也就错过了“那个汤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