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当事人讲述外商投资立法背后的故事

听当事人讲述外商投资立法背后的故事
2019年09月17日 12:16 新浪网 作者 法制日报

全媒体记者 朱宁宁

听当事人讲述外商投资立法背后的故事

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吹响,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有7部重要法律表决通过,这其中,就有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尽管这部法律只有15个条文,但是意义非凡,中国外商投资立法的序幕由此拉开。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李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全国人大工作,这让他成为了此后我国外资领域立法全程当事人,其中的许多立法故事他仍历历在目。

制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的立法过程,让李飞印象深刻。“合作企业,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合伙企业,完全是由协议来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那么,这种企业形式怎么定位?怎么来规范?如果由合同来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不同的投资者所订立的协议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法律上怎么统一起来?那时我们是花了很大的精力。”

李飞回忆说,当时这部法律正式提交全国人大审议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为了做好调研工作,曾经在广东、福建连续调研了一个月,每天要看好几家企业,一共看了100多家企业,了解这些企业的合同怎么签订的、公司是怎么运作的。然后从中抽象出来可以上升为法律规定的内容。最终,这部法律制定出来以后,不但涵盖了不同类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还对合作企业中一些必要的原则作出了规定。

对于外商投资法,外界有观点认为,这部法律仅仅是宣誓性的。对此,李飞并不认同。“我觉得可能是对制定这部法律的过程还不太了解”。

李飞回忆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立法机关就已经意识到外资立法中的很多内容将来都要被国内的企业组织法所取代。而那些随着市场经济建立都将市场化的产供销、人财物,则不需要在法律里作出规定,法律只需明确限制什么、禁止什么、鼓励什么。

从第一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到最后表决通过,外商投资法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出台,也因此被认为“有点急”。对此,李飞解释说:“实际上,外商投资法从党的十五大以后就在酝酿,当时国务院法制办主任杨景宇同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春生同志等,都建议制定一部统一的外商投资法,将外资三法合并。同时还主张有关企业运作的具体规定则应让位于市场,由相关法律来规定,不在外商投资法中作具体的规定。此后,每五年制定立法规划时,外商投资法的立法项目都会被提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的外商投资法草案有41个条款,最终提交大会表决时变为42条,新增加一些内容。短短几天时间内,这其中的修改过程外界一直都较为关心。李飞介绍说,大会期间,全体代表对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高度负责,认真进行审议。共有1152名代表提了2232条意见和建议,大会法案组把这些意见全部收集上来进行分类研究,其中,绝大多数代表认为草案比较完善可行,赞成尽快通过。此外,还有几百条具体修改意见,大部分是文字性修改意见。李飞说:“对于审议提出这些意见,能吸收的、合理的,我们尽量吸收,共对草案修改了30多处,其中有11处是实质性的修改,包括增加保护商业秘密等条款。这些修改意见向大会主席团汇报以后,再次经过全体代表的酝酿,最终形成建议表决稿,并在全体会议上高票通过。”

“可以说,制定外商投资法是我国对外开放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事件。我们国家利用外资的法律体系更加完善,标志着我国对外开放开创新的局面。”李飞说。

实习编辑 杨铭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法制日报

法制日报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权威发布及解读国家政策法规、及时发布法制新闻资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