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加入四位神秘藏家,做JINGART艺览北京的VVVIP

加入四位神秘藏家,做JINGART艺览北京的VVVIP
2021年06月09日 09:00 新浪网 作者 安邸AD

  Share/分享

  转眼间,JINGART艺览北京走到了第三届。开幕前,《安邸AD》拜访了4位“神秘”藏家,聊了聊他们收藏的心路历程,以及在本届JINGART上“相中”了哪些佳作。此外,我们还携手JINGART准备了一份展会亮点精选,做个“VVVIP”,一起云预览吧!

  和“神秘”藏家们聊聊天

  这四位藏家有的来自演艺圈,也有的在艺术界深耕多年。对他们而言,艺术是朋友、是灵魂伴侣、是看世界的伙伴......就在JINGART开幕前一天,《安邸AD》与他们聊了聊收藏,以及关于本届博览会的期待。

  Jeffrey董又霖

  歌手、演员、潮牌主理人

  与好作品产生共鸣时,

  会觉得它就是我想达到的幻想世界。

  《安邸AD》:关注当代艺术有多久了?

  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谁?

  董又霖:其实这几年一直都特别喜欢去发掘一些新的艺术家和作品,因为现在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物品会成为趋势化的潮流艺术。新生代艺术家都非常有自己的风格,我最近最喜欢的是日本艺术家大谷工作室OTANI WORKSHOP。

  《安邸AD》:收藏几年了?

  还记得您的首件收藏是什么?

  董又霖: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收藏NBA球星的模型,记得小时候的第一件收藏是乔丹正面扣篮姿势的模型,大概有15年了。我可以说是从收藏潮玩入门的,但如果说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品,那应该是村上隆的画。

  在董又霖家中,墙上挂着村上隆的绘画。(摄影:张伟豪)

  《安邸AD》:在本届JINGART,有没有心仪的、想收入囊中的作品?

  董又霖:很难选,最期待的是当代东京画廊,想收下Z PLUS ONE红色的松木椅子 ,也想收当代东京的作品,尤其是桥爪悠也的一幅布面微喷作品。

  来到本届JINGART,董又霖最“种草”的是日本艺术家桥爪悠也的作品。桥爪悠也,《无题》,2021,画布微喷。©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当代东京。

  《安邸AD》:艺术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什么样的作品最能打动您?

  董又霖:艺术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沟通方式,与好作品产生共鸣时,会觉得它就是我想达到的幻想世界。我们为什么会被不同的作品打动?因为我们当下在思考的东西和艺术家创作时想表达东西或许有一点点的相似。

  董又霖对艺术设计也很看好。李鼐含,《你和我》,2020,松木、中国漆。©图片致谢艺术家与 Z+1

  《安邸AD》:为家里添置艺术品,

                       您有哪方面考量?

  董又霖:我很少专门为家里搭配艺术品。我喜欢就是单纯地喜欢作品本身,它就是艺术的存在、灵魂的存在。不管放在哪里,都是有生命力的。

  陈子豪

  LonglatiFoundation联合创始人暨总监

  艺术家对自己的苛求

  不是一种商品上的价值认知,

  不要把艺术品视为一般等价物。

  《安邸AD》:关注当代艺术有多久了?

  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谁?

  陈子豪:小时习水墨,严格意义上接触当代艺术是上了央美附中之后。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有太多,比较敬仰的是白南准(Nam June Paik),他加速了艺术史的节奏,把雕塑、影像、绘画、行为四者熔于一炉,开启了新的一个纪元。

  白南准,《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1995-96),于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展出。图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安邸AD》:收藏几年了?

  还记得您的首件收藏是什么?

  陈子豪:我们的Longlati Foundation已经收藏与支持当代艺术五年之久,致力于收藏20世纪女性艺术家,还有对“90后”中国年轻艺术家的支持。自己的收藏始于七年前买的第一件当代艺术作品,是大学毕业后,在杨画廊购入了一件闫冰的作品,那时候一直没回国,作品便一直留在了艺术家工作室,闫老师后来又把画重新覆盖了一遍,我依稀记得原作是三棵树,现在是一片在风中摇曳的树林。放在工作室的几年里,就像我国的植树造林计划一样,茁壮成长。艺术家对自己的苛求不是一种商品上的价值认知,后来拿回这张画,我一直挂在墙上,警醒自己,不要把艺术品视为一般等价物。

  陈子豪的首件收藏来自艺术家闫冰(悬挂于墙上)。图片由陈子豪提供。

  《安邸AD》:在本届JINGART,有没有心仪的、想收入囊中的作品?

  陈子豪:有几个年轻艺术家是我们重点在观察的。张季把自身绘画互为切换当作参考物,且不断自我佐证的绘画逻辑从原动力就不落俗套,每一次衍生分裂都往着更为纠葛的情感边际冲刺,视觉上给足了对冲击力和破坏性的欲望。

  张季,《可乐园》 (Coco Field),2021,布面丙烯油画。©图片致谢艺术家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谭永勍的绘画表层风平浪静,但实则人最初始和基本的情感诉求却在画布底下暗流涌动,难以抑制的孤独感和忧伤的情绪甚至能让置画的空间冷上两三度,这种能力不是能够经营出来的,是一种绝对的绘画天赋。

  谭永勍,《灰色肖像》,2021,布面丙烯。©图片致谢艺术家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苏予昕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年轻艺术家,在新风景表现主义这个门类拔得头筹,她摒弃了画材店里唾手可得的颜料,拥有中古时期炼金术士般的精神,从地理学的角度提取了不同地域的矿物质打磨成颜料,她的绘画已无关风景的表象而是充满了对地理政治学的研习,空气中由于湿度的不同,带来的折光率不一都被她纳入作画考虑的范畴,如此知觉敏锐的艺术家实属不多。

  苏予昕,《回文》,2021,油彩、粉彩、手工色粉、亚麻布绷制于木板。©图片致谢艺术家与没顶画廊。

  郭鹤天MichaelGuo

  藏家&策展人

  艺术让我从不同的维度

  观看世界的变化,

  对于自我及周边环境的认知更加清晰。

  《安邸AD》:关注当代艺术有多久了?

  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谁?

  郭鹤天:我本科和研究生学的都是跟当代艺术有关的方向,想来也有7年了,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于热创造出的不光是一件作品,而往往是另一维度的生态系统,让我们抽离以人类中心为主体的视角,重新审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安邸AD》:收藏几年了?

  还记得您的首件收藏是什么?

  郭鹤天:我开始收藏到现在将近4年,第一件作品来自杉本博司的“剧场”系列,和我大学的经历有关,当时上了很多摄影的课,一下就被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对时间的定义所吸引。虽然只是一个定格的瞬间,但这个瞬间是被禅宗与道家的理念包裹着的。

  郭鹤天的首件收藏来自杉本博司。杉本博司,《马里恩宫,俄亥俄州》(Marion Palace, Ohio),1980,明胶银盐影像。图片由郭鹤天提供。

  《安邸AD》:在本届JINGART,有没有心仪的、想收入囊中的作品?

  郭鹤天:胶囊上海的莎拉·福克斯(Sarah Faux)是我一直都很欣赏的艺术家,去年在胶囊的空间看了她的个展。莎拉用非常规的视角与笔触对于女性及身体做出了独到的诠释,采用了反男性凝视的角度。胶囊这次带的作品呈现出了一种“孕育”的美感,这一点非常触动我。

  莎拉·福克斯,2020,《在冰冷的地砖上蹲下》,布面油画。©图片致谢艺术家莎拉·福克斯与胶囊上海

  《安邸AD》:艺术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什么样的作品最能打动您?

  郭鹤天:艺术对于我的意义是让我更加释怀。艺术让我从不同的维度观看世界的变化,对于自我及周边环境的认知更加清晰。打动我的往往是与我自身经验最相关的艺术作品,也期待与艺术品共同成长。

  《安邸AD》:为家里添置艺术品,

  您有哪方面考量?

  郭鹤天:作品一定要与自己的生活空间形成呼应,起到对话的效果。家里是比较隐私的区域,所以为家中添置的艺术品又增加了一层私密性。我一直认为一件本应该属于美术馆或机构的作品可能很难在家里放置,这样既委屈了作品,也让居家环境变得不适。

  丁一潇

  新生代藏家

  我们和艺术实际上是在相互付出的,

  把它当作一种无形的灵魂伴侣也不为过。

  《安邸AD》:关注当代艺术有多久了?

  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是谁?

  丁一潇:我从2018年5月开始接触当代艺术,至今刚好三年时间。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多次,我没有最喜欢的艺术家,因为他们无法区分高低,只能说都很喜欢。年轻艺术家中欣赏艾米丽·梅·史密斯(Emily Mae Smith)、达娜·舒兹(Dana Schutz)、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等,成熟的资深艺术家包括格哈德·里希特(Gehard Ritcher)、埃德·拉斯查(Ed Ruscha)、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

  巴巴拉·克鲁格,《无题(金钱改变一切)》,1981。图片来自佳士得。

  《安邸AD》:收藏几年了?

  还记得您的首件收藏是什么?

  丁一潇:第一件收藏品应该算是KAWS的衍生玩具。如果只算原作的话,第一件也是KAWS的绘画,可以说是KAWS把我带进了当代艺术收藏之路。

  丁一潇收藏的首件绘画来自美国艺术家KAWS。KAWS,《无题》,异形画布上丙烯。

  《安邸AD》:在本届JINGART,有没有心仪的、想收入囊中的作品?

  丁一潇:从目前藏家预览里看到比较有兴趣的是白石画廊的小松美羽、胶囊上海的蔡泽滨、里森画廊的卡普尔。

  上图:安尼施·卡普尔,《洋红与西班牙金缎》,2019,不锈钢、漆。©图片致谢艺术家与里森画廊。

  左下:小松美羽,《麒麟的祝福》,2021,丙烯画布。©图片致谢艺术家与白石画廊。

  右下:蔡泽滨,《哥特式游戏》,2021,布面丙烯。©图片致谢艺术家与胶囊上海。

  《安邸AD》:艺术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什么样的作品最能打动您?

  丁一潇:艺术现在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我觉得艺术并不单纯是物质上的体现,更是精神上的体现,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的另一种体现。在和艺术“交往”的过程中,它会给我带来很多乐趣同样有时也有烦恼。我们和艺术实际上是在相互付出的,把它当作一种无形的灵魂伴侣也不为过。

  《安邸AD》:为家里添置艺术品,

   您有哪方面考量?

  丁一潇:我首先考虑的是颜色,因为我对色彩搭配要求比较高,如果艺术品的颜色跟家里风格不匹配的话,再有名的作品我都不会放进去。

  JINGART艺览北京

  亮点抢先看

  在国际旅行尚未完全开启的情况下,JINGART艺览北京凭借其强大影响力,共吸引56家画廊参与,召集到了来自全球11个国家、24个城市的43家画廊,于现场呈现国内外艺术家多元视角下的的跨时代创作。

  再度回归的国际蓝筹画廊纷纷“火力全开”。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精选展出20世纪极具影响力的意大利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以及当代绘画大师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等享誉全球的佳作。艺术中的“绘画性”被重新强调与诠释。

  乔治·莫兰迪,《花卉》,布面油画,1947 年。©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ARS)/ 意大利作家与出版商协会,罗马,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展现全球艺术家对于多元文化的创作与探索,参展艺术家囊括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宫岛达男(Tatsuo Miyajima)和罗德尼·格雷厄姆(Rodney Graham)等。

  宫岛达男,《生命 (植茎) 16》,2013,发光二极管、池上微电脑程序、钢、塑料、感应器、集成电路 LED 种类:Life G-R(19)、Life G-BL(11)、Life G- EG(18)、Life G-Y(13)、Life G-W(2)、Life G-PG(7)。©图片致谢艺术家与里森画廊。

  来自意大利的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则将于现场呈现旗下雕塑巨匠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与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代表性作品;此外,由画廊代理的本土艺术家邱志杰的作品也非常值得一看。

  常青画廊带来的邱志杰之作十分亮眼。邱志杰,《从此有了鸟》,2014,纸雕。©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常青画廊,Photo by Qiu Zhijie Studio

  此外,还有多家国际大牌画廊首次参展,包括了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和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前者将带来双人艺术组合吉尔伯特与乔治(Gilbert & George)等艺术家的新作;后者则将呈现柏林艺术家马蒂亚斯·比泽尔(Matthias Bitzer)与中国艺术家李青等人的近期作品。

  吉尔伯特与乔治,《RED PLACE》,2020,综合媒材。©图片致谢艺术家与立木画廊

  除了众多国际“大咖”,大量本土新生代画廊也积极参与到JINGART之中,其中不乏2016年成立于上海旧法租界一栋小楼中的胶囊上海,以及在大湾区设有空间的KennaXu画廊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等。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将携蒲英玮的大尺幅新作参加JINGART。蒲英玮,《红虎(华):第三世界狩猎》,2021,布面油画、纸本拼贴、邮票、丝网印刷、金银箔、马克笔、油漆笔、喷漆、矿物颜料、色粉、油画棒。©图片致谢艺术家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纯艺”之外,JINGART还将容纳当代设计与装饰艺术单元,展览及体验的多元性皆得到了进一步丰富。专注于限量设计品和艺术品家具的Gallery ALL于现场呈现谭志鹏、坎帕纳兄弟(Campana Brothers)及马丁·巴斯(Maarten Baas)等中外艺术家的雕塑及设计作品。

  Gallery ALL此次带来的艺术家包括来自荷兰的马丁·巴斯。Maarten Baas,《Clay黏土落地风扇》,黏土,光面喷漆。©图片致谢艺术家与 GALLERY ALL。

  纽约佛瑞曼(Barry Friedman Ltd.)则带来一批18至19世纪中外古董家具及装饰艺术作品。扎根于上海老洋房中的Objective关注作品的美学与功能性,携手美国艺术家 Vincent Pocsik ,探讨美丽与怪诞之间的微妙平衡。

  来自纽约的Barry Friedman Ltd.是一间综合性艺廊,代理当代艺术、前卫家具与中古设计等。本次艺廊带来了一块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古董地毯,羊毛材质。©图片致谢纽约佛瑞曼艺廊。

  展 览 信 息 

  INTERACTION

  话题互动

  看完《安邸AD》与藏家的推荐,

  JINGART艺览北京让你“种草”了吗?

  最期待哪家画廊及艺术家?

  文末留言聊聊。

  图片来自JINGART艺览北京及受访人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撰文、编辑|csy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