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损”夫

家有“损”夫
2019年10月22日 01:44 新浪网 作者 北青网

    ◎堃堃君

    侯先生是我老公。在外人看来,他笑眯眯,慢吞吞,不言不语,是个典型的好好先生。只有我知道他是怎样的牙尖嘴利。

    每当我把侯先生的“智慧”说与人听时,对方都会大感意外,并为侯先生贴上“闷骚”的标签。

    我们单位门口有个小店,店门口养着一只八哥,每当我从它身旁路过,它都会说“你好”。有一次,我穿了一件新大衣从它跟前路过,它居然说“真漂亮”。我既得意又有几分受宠若惊。当我眉飞色舞把这事说给侯先生听时,他淡定地说:“挺好的,至少还有一只鸟肯‘鸟’你。”

    我对镜梳妆时,感叹自己晒黑了,他幽幽丢一句,“面由心生,心黑。”

    他不仅伶牙俐齿应变也很速度。

    前年春节,我家车停在外面,被意图偷窃的人把车窗砸坏。侯先生冒了严寒,开着没有车窗的车跑了两家4S店终于把玻璃安上了。我问他,在路上时你是不是觉得特别丢人?他答,我觉得巨拉风。

    哈哈,确实“拉风”。

    车子被砸的不爽于几句话间烟消云散。

    来而不往非礼也,有时我也回敬他几句。

    比如,他有个好朋友姓何,QQ名叫“何足道”。我说你就叫侯通海吧,你那个好朋友老沙就叫沙通天,刚好一对儿。望着他一阵青一阵白的脸,我啼笑皆非。总算“报复”一把。

    偶尔,侯先生也感慨几句。

    若干年前,iphone还不这么普及,侯先生前后给我及爸妈各买一个iphone,自己却用着在当时还不算流畅的安卓机,他忍不住感慨:“手拿iphone者,不是买机人。”

    是谁说,智慧不见得都能换成钱,但它本身就能够愉悦自己。

    在国庆假期结束返京的高铁上,我们前排坐了五个老人,两个老头,三个老太太,看样子至少有七十岁。午饭时,他们拿出带的饺子、鹌鹑蛋、黄瓜、辣椒开始分享着吃,其中一个老头还喝了一盅酒。吃了午饭,他们开始嗑瓜子。之后四个老人开始午睡,剩下一个边嗑瓜子边用iPad看电影。我太喜欢他们了,太时髦了,也太会享受生活了。生活中每段时光都值得认真对待,享受和珍惜。当我把这些感想说给侯先生听时,他居然来了一句:“我决定以后坐火车带上一只烧鸡。”

    虽然他不给我来正经的,但我相信他是认同我的观点的。

    今年我们已结婚十年,十年生活,尽在谈笑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北青网

北青网

权威媒体服务,信息精准掌握。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