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组合摇号入学、改进学生学具……说说省市两会杭州教育人的议案

双胞胎组合摇号入学、改进学生学具……说说省市两会杭州教育人的议案
2021年02月18日 17:10 新浪网 作者 新浪浙江教育

  近日举行了省市两会,来自基层的教育工作者总能带着教师和家长关注的问题参会。小编在这里盘点一下,杭州教育系统的这些代表、委员带来了哪些议案提案

  唐彩斌:提议双(多)胞胎儿童入学可组合摇号

  杭州市政协委员、杭州市时代小学校长

  唐校长在调研中发现,自去年实施“公民同招”以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老百姓择校的焦虑。但有些细节,还可根据实际情况再考虑调整。

  根据相关文件,民办学校报名人数超过计划数的,均实行电脑随机派位录取。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因为一人一号,单独网上注册登记,这样就导致一些特殊情况的出现:

  有些双胞胎(也包括多胞胎)儿童都去摇号,就可能出现一人摇上,另一人却没有摇上的特殊情况,考虑到上小学的适龄儿童小,上学需要接送,同个时间段接送两个小孩,这也给家庭带来了不便。“我们时代小学2020年招生中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目前学校有两对双胞胎,出现了一人摇上,一人没摇上。所以只能分别由父母和家里老人两头接送。

  这样的问题如何解决,唐彩斌也在提案中建议,可适当调整摇号规则,给家长可以将双(多)胞胎儿童组合捆绑一起摇号的选项,要不一起摇上,要不一起都摇不上,消除后顾之忧。当然,也不是说一定要捆绑组合,至少提供这个选项,具体由监护人来决定。

  在可行性上,唐彩斌也做了调研。目前成都今年已经发布政策,双胞胎(多胞胎)子女参加电脑随机录取时,家长可自愿提出申请“双胞胎(多胞胎)绑定”电脑随机录取(即以其中一个子女的报名流水号参加电脑随机录取)。

  杭州是全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之前考虑到孩子放学接送难的问题,杭州率先实施了学后托管,很暖心。在对待特殊家庭的入学问题上,能否也给予更多的温暖。”唐彩斌说。

  此外,唐彩斌还关注到了一个职业群体——学校大队辅导员。就在2月3日,两会还在进行的过程中,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少先队工作的意见》。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党中央名义下发的少先队工作文件。

  “国家对少先队工作如此重视,而少先队辅导员是少先队工作中最为重要的力量,是党的少年儿童思想政治工作者,是中小学思政教师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杭州重视各级各类人才认定,但并未将其列入。”唐彩斌提议,能否将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也纳入杭州市人才管理序列。建议将浙江省优秀少先队辅导员、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等同于浙江省优秀班主任、全国优秀班主任,纳入人才体系。

  陈音:建议优化持三十年教龄证教师免费乘车方式

  杭州市人大代表、下城区教育发展服务中心书记

  当前,国家提倡全社会尊师重教,重振师道尊严。浙江省、杭州市也相继出台多项政策。

  浙江省出台的其中一项政策便是“落实任教满30年教师在省内享受更多公共服务方面权益”。杭州市在落实政策中,也明确为任教满30年的教师颁发荣誉证书,本市户籍教师持该荣誉证可在本市境内免费乘坐公交车、轨道交通和参观政府投资主办的公园、博物馆。

  前不久,由杭州市教育局牵头,杭州市交通局、市财政局、市公交集团、市地铁集团、市民卡公司召开联席会议,明确:从1月23日(周六)起,符合条件的教师本人可凭身份证和《浙江省任教三十年荣誉证书》在本市境内免费乘坐普线公交车和轨道交通(仅限杭州地铁线网)。

  陈音于1月23日到地铁站进行了体验,基本流程是须持本人身份证和30年教龄荣誉证先到窗口登记,由工作人员核查证件并拍照留存,再换取1张单程车票。“整个过程3分钟左右,手续不繁琐但不太便捷。杭城当前正积极打造‘数智杭州’,大力做优做强城市大脑,我觉得在30年教龄老师免费乘车的服务上,还有提升空间”。

  陈音也提出了她的建议:

  1.参照杭州人才码,设置“教师码”,实现持证教师“一人一码”多场景同码应用,实现“一键兑现”、“一码供给”;

  2.在杭教师在获得30年教龄荣誉证书的次日,只需下载杭州市民卡APP,选择主城区界面,点击“教师码”入口即可享受相应服务。

  丁杭缨:改进浙江省义务教育段学生学具

  浙江省人大代表、

  锦绣育才教育集团小学部总校长、育才登云小学校长

  2008年浙江省政府决定全省义务教育免费提供国家课程教科书和地方课程教材及相关的辅助学习资源(作业本、音像教材、学具、空白练习本等),有美术、科学和数学学科。各门学科学具根据物价的变化每年由物价局审批确定,以小学为例,每位学生有数学、科学、美术等学具,每人每年超过20元。因此,财政每年投入在学具上的资金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作为一名数学特级教师,丁校长说,在12年的实际使用中发现一些问题——

  一是学具重复。如小学数学一年级(上册)配置了米尺,三年级(上册)又配了米尺;一年级(上册)提供长方体、正方体若干,四年级(上册)重复配置,五年级(上册)还配了正方体;钟面在小学阶段也重复配置;在数学教科书课本上已经提供的纸质学具,在学具袋中又重复出现等等。

  二是利用率不高。在每学期3-7元不等的价格限定下,学具只能微型化,不方便使用或者经常丢失,有时为了凑审批的价格甚至出现了A4白纸和抹布。

  三是另外购买。随着教育教学的改革,教师和家长会在网上购买一些牢固、大小适宜、方便操作、形状颜色更吸引人的学具。

  所以丁校长建议把学具改为教学具(既是教具又是学具)。首先,在学具的内容、质量、美观、大小、功能、创新等方面进行改革,让学具和教具合二为一;其次,在数量、时间上不拘泥每学期每人一份,第一学年按学生人数配置,第二学年起可以重复使用,适当增补消耗的教学具数量。

  同时,建议在各类专用教室中增设数学实验室,并设置标准。教学具存放于实验室内,在实验室上课或老师学生根据需要领取教学具(用后非耗材类归还实验室)。把各类实验室纳入标准化校园的考核内容。

  “改进后,数学学具能更好地辅助教学,与时俱进发挥更大的作用。”丁校长说。

  刘志华:规范广告宣传内容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

  杭州市人大代表、拱墅区教育局副局长

  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从原有的72条增加至132条,专门增设了“网络保护”一章。目前整个社会对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随着智能终端的普及,孩子的上网行为已经脱离了监护人和社会的管理范围。

  当下未成年人所处的环境,被三大类广告所包围,培训、医美和网络游戏。在公交车、地铁站、公共电梯乃至居民楼的电梯间都能看到这些广告。很明显,这些广告都带有一定的诱导性,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脱离监管,继续沉迷于网络游戏。可以说现在户外铺天盖地的游戏网络广告以及其他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广告正在打着擦边球,脱离政府的监管和社会的监督,毒化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为了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以及杭州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刘志华建议:

  一、加强此类广告的监管,落实监管主体和责任。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刊登、播放、张贴或者散发含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广告;不得在学校、幼儿园播放、张贴或者散发商业广告;不得利用校服、教材等发布或者变相发布商业广告。这类广告的审查要从严,要严格执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法规。

  二、强制网络游戏和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广告打上警告标语。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出版、发布、传播的图书、报刊、电影、广播电视节目、舞台艺术作品、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或者网络信息,包含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应当以显著方式作出提示。比如:沉迷游戏、有害健康;未成年人慎入等等一类的警示标语。

  三、严格规定此类广告的投放地点。

  禁止此类广告在民居楼道电梯间以及居民生活的公共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等未成年人第二课堂活动基地投放。

  申屠永庆:提议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基地建设杭州市政协委员、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申屠永庆今年递交了“关于整合社会资源 打造学校劳动教育新窗口”的提案。

  近年来,国家在大力倡导“五育并举”,但当前的中小学教育中,“劳动教育”是短板。在申屠永庆看来,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劳动教育不可或缺,学生对劳动的观念态度、劳动的习惯培养以及对劳动人民的尊重,都需要在“劳动教育”中慢慢养成。“在劳动的过程中,学生不可避免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挫折,但这恰恰可以培养他们,抗挫折的能力和心态,也可以激发他们在未来学习生活中努力奋进、自主追求与实现梦想的勇气。”

  但目前的现状是,现在的孩子缺少劳动体验的载体,像在学校、家里主要的劳动手段,还停留在搞卫生。同时现在随着城镇化速度的加快,很多农村里的孩子,参与劳动的比率也在下降。

  所以申屠永庆提出了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基地建设。

  在他看来,一方面可以积极拓展学校资源,比如一些学校已经开设了校园农场,由学生来打理,让他们可以在劳动中收获丰收的喜悦。另一方面,还是应该积极整合社会资源,打造中小学劳动教育基地,实现“劳动+”教育体验,让孩子能深入体验各行各业的“岗位”,在深入劳动体验的同时,也能提前感受各种行业,为他们未来的发展提供更多借鉴。

  赵骎:加强杭州市中小学生形成劳动素养

  杭州市政协委员、丁兰实验中学校长

  2020年12月14日,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十三五”期间加强体育、美育、劳动教育有关情况。教育部教材局一级巡视员申继亮表示,在23万多人调查中,超过90%的人认为“劳动教育很有必要”,对于每天安排30分钟体力劳动,96.6%的家长表示支持。

  现在的孩子,生活能力有多少?不说他们了,我们这一代,父母都只注重学习,真正的动手能力是非常缺乏的。孩子们需要真正的劳动教育,需要将理论知识融入到实践中的。”赵校长呼吁。

  具体怎么做?赵骎认为教师的角色很重要。

  教育是以教师为主导与以学生为主体的学习活动。同样,在加强中小学生形成劳动素养的过程中,也需要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提升全体教师形成劳动素养的意识与能力。

  赵骎建议,鼓励广大教师参与劳动素养与劳动教育研究,建设教师教育的相关课程等。

  建立相关的劳动教育课程体系可以加强中小学形成劳动素养、开展劳动实践教育,将劳技教育课程常态化作为中小学课程加以固定,通过设计制作工艺品、模型、生活用品等手工劳动。另外,将劳动主题教育活动融入日常实践活动之中,如开展清洁美化校园、垃圾分类处理、自行车摆放活动等志愿者活动。

  此前,在丁兰实验中学,他们有一个专门的劳动基地,每个学生都会在那里进行一周的拓展性劳动训练。丁兰实验中学对七年级的学生要求会做简单的饭菜,八年级的学生要跟着父母进行为期两周的职业生涯实践活动,九年级的学生根据生活中的具体问题给出解决方案。

  “孩子的成长需要家长、社会各界的投入,其中劳动素养培育是相对容易被忽视的。大家应该创造更多的条件,让孩子们在‘出汗’中学到真正的生存技能和本领。”赵骎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