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编年史”

母亲的“编年史”
2019年06月16日 08:55 新浪网 作者 南昌晚报

钱国宏

古有《春秋》《资治通鉴》等编年体史书,而今,我家也有了“编年史”——《风云往忆》!此书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我八十有二的母亲。

母亲出身名门,自从“下嫁”父亲后,母亲便与农民出身的父亲过起了春种秋收的农家生活。自成家后,母亲便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年轻那会儿,母亲和父亲在荒岗上贪黑起早,披星戴月地垦荒,在蒿草连天、沙尘飞扬的荒郊盖起了三间草房,建了一个躬耕垄田、自给自足的田园农家。大哥和我,就出生在草房中。生产队那会儿,要强的母亲和村中的男劳动力一道,下地锄草、施肥,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饱尝了劳动的艰辛与甘甜。这些年来,母亲一手操持家务,一手撰写日记,至今已写生活日记30多本。

进入晚年后,母亲突然萌发了整理日记的念头。此举得到了家人的一致赞成,家里迅速成立了以母亲为组长的“日记整理委员会”,并制定出了具体的工作日程:将母亲的多年日记,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出来,每页日记内容由母亲回忆填充、拓展,力求事件记得丰满全面,有声有色,语言平实流畅,叙事生动翔实——要知道,这不单单是母亲的个人日记,还是我家的“发展史”呢!待日记全部整理完毕后,再编印成书。母亲还给日记取名《风云往忆》。

《风云往忆》工程量浩大,因此家人不得不全员上阵,分兵把口,各司其责。母亲每天逐页翻阅过往日记,然后回忆当时发生的事件。家人担心母亲累着,便采取了母亲口述、家人执笔的方法。一件件往事在母亲和家人的眼前“晒幸福”般地逐一展现开来,那里面既有母亲和父亲的甜蜜爱情轶事——这可是母亲从未向我们透露过的“独家揭秘”,也有家人为追求幸福生活而付出的种种艰辛,如“1992年5月2日,家里买了10只小兔,预计半年后可出栏,能赚40块钱,可以给小三(指我)买个新书包了……”,更有家人点点滴滴的成就,如“1999年9月3日,小三当选班长,并在开学典礼上表态发言”“老钱(指我父亲)被村里推选为村路维修工程监督员,这是全家第一个‘官儿’”。家人在整理日记过程中,一边感慨着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一边体味着世事的风云变幻、酸甜苦辣,内心深处一次次地被震撼着、感动着。

母亲虽然年事已高,可忆起往事来,却是记忆力惊人!家人只要说出某年某月的某件事来,母亲便能如数家珍般地讲起当时的情形和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如1975年村里迎来第一批城市“知青”,1982年春分田到户等等,母亲都用激昂的语调、翔实的叙述,为家人描绘出社会发展的“连续剧”——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一个家庭的发展,从一个侧面诠释着和记录着整个社会的进步与繁荣!

一晃《风云往忆》已整理出70多万字了,足够出个“上下册”了。最近,大哥一直在联系出版事宜;母亲则戴着老花镜,一遍遍逐字逐句地校对着书稿。母亲说:不仅要为自己、为家庭负责,更要为社会、为历史负责。

预祝母亲的“编年史”早日出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南昌晚报

南昌晚报

综合性都市类报纸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