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VIP首日多家画廊展位售罄,第三届JINGART彻底引燃北京艺术市场!

VIP首日多家画廊展位售罄,第三届JINGART彻底引燃北京艺术市场!
2021年06月10日 23:55 新浪网 作者 Hi艺术

  VIP首日多家画廊展位售罄,第三届JINGART彻底引燃北京艺术市场!

  文 | 朝贝、舒元、超凡

  摄影| 董林、JINGART

  版式设计 | 乐天

  (图文未经《Hi艺术》授权,不得擅自使用)

  下午四点钟,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VIP首日开幕仅仅两小时,北京展览馆的参展画廊展位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近年来北京艺术博览会市场不热的魔咒,似乎没能在今年的JINGART身上奏效。这个来自上海的团队,从三年前开始入场时便试图为北京艺术市场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气质。在经历了前两届小试身手,与去年因疫情而取消的过程之后,JINGART终于在第三届收到了令人惊喜的效果。

  “卖得很好”、“展位上的作品几乎售罄”,是我们在VIP首日从参展画廊口中听到的最多的消息。在本届JINGART的43家线下参展画廊中,带来从数万元至百万美元/英镑价格不等的作品。哪些画廊卖得最好?哪些作品更受欢迎?都在以下这份首日战况里。

  2021年,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JINGART首日观察:

  北京的场子不冷!

  6月10日下午两点,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在北京展览馆如期而至。尽管因为疫情而缺席了一年,但并不妨碍它成为上半年北京地区最令人期待的艺术博览会。或许是延续了刚刚结束的二级市场的热潮,JINGART现场那些动辄超过100万美元的重磅作品,吸引着入场藏家和观众的眼球。

  从参展画廊带来的重磅作品的价位,便不难猜出大家对于这场博览会的厚望。目之所及的是,150万英镑的培根纸本作品、160万美元的草间弥生《无线的网》、80万欧元的巴塞利兹、莫兰迪、400万元的周春芽“桃花”系列、300万元的丁乙、尹朝阳,250万元的余友涵……

  2021年,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JINGART联合创始人周大为

  而就在几年之前,我们似乎还很难想象能够在北京的博览会看到这样价位作品的大规模亮相和成交。甚至连VIP首日入场的嘉宾和藏家,也呈现出上海式的年轻、时尚趋势。北京的场子不同了……这或许是今天许多人最直接的感受。

  JINGART联合创始人周大为在采访时表示:“我们很早就发现北京藏家对于当代艺术的需求度是很高的,藏家们想要购买艺术品的欲望已经积累很久了。并且,越来越多新藏家进场,好作品好艺术家得排队。藏家们现在的心态是就怕买不到作品。今天百万级别的高价位作品也销售得很好,是因为藏家们现在注重的是它值不值这个价格,性价比要比具体的价位更重要。所以今天VIP第一天,很多画廊就卖得差不多了是我们预料之中的事情。”

  2021年,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2021年,第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

  熟悉的参展面孔:

  销售最猛的一届JINGART!

  步入北京展览馆A厅,在最中心位置的卓纳画廊,带来16位重要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在此之前,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总监许宇,刚刚参加完不久前的香港巴塞尔,便立刻动身赶往北京并且刚刚结束隔离。

  卓纳画廊展位现场

  乔治·莫兰迪《花卉》29.3×21.6×1.6cm布面油画1947

  米凯尔·博伊曼斯 《〈鸟〉之习作》36.2×29.8cm 亚麻布面油画 2020

  卡罗尔·波维 《网》、卡罗尔·波维 《如水》213.4×91.4cm  亚麻布面丙烯 2013

  卡罗尔·波维 《网》(局部)233.7×121.9×2.5cm 木和银质链条 2009

  然而现场的人气和买气,并不仅限于卓纳画廊这样的超级国际画廊。与之一墙之隔的香格纳画廊带来10位艺术家的作品,售出了70%的作品。其中最贵作品为外展墙上丁乙2021年新作《十示 2021-9》,价格300万元,VIP首日已经售出;余友涵的《抽象 2018-04-02》价格为250万元,得到多位藏家的询问。另外,闫冰最大尺幅的“蘑菇”系列也以35万元的价格售出。

  香格纳画廊展位,带来丁乙、何伟、蒋鹏奕、林奥劼、梁绍基、苏畅、孙逊、闫冰、余友涵、赵洋等10位艺术家的作品

  余友涵《抽象 2018-04-02》161×142cm 布上丙烯 2018,250万元

  闫冰《蘑菇No.33》200×320cm布上油画2020,35万元,已售

  开幕当天1小时之内,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便已顺利售出15件作品,其中包括150万元的展位最贵作品梁铨《我的茶日志》。这件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曾经参加悉尼双年展。此外,60万元的段建伟《少女》、青年艺术家张季的《我们把右眼丢了》等多件作品均已早早售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表示,今年的JINGART销售比之前参加的两届都要好,无论是VIP首日入场人多,还是销售情况都令人满意。“主办方的工作非常到位,能力很强。不仅展位上的作品差不多都卖掉了,有些艺术家后面还排了很多客户。”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位现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左)

  梁铨 《我的茶日志》200×140cm×2 水墨、色、茶汁宣纸拼贴于麻布,150万元,已售

  段建伟《少女》160×110cm布面油画2012,60万元,已售

  张季《我们把右眼丢了》,已售

  若以往届经验而论,B区的人气相比于A区要稍弱一些,然而从今年的买气来看却并无差别。

  艺·凯旋画廊此次参加JINGART的作品均不接受预定,首日在现场几乎售出了展位上的所有作品。其中包括最贵的165万元的刘锋植《旗露(3联)》,12万元的许宏翔的铝制雕塑作品《眺望》。而画廊外展墙上巨幅的方力钧版画,价格50万元,亦得到了多位藏家询问。

  艺凯旋展位现场

  刘锋植 《旗露(3联)》182×145cm×3 布面油画 2000,165万元,已售

  艺凯旋展位现场,方力钧版画作品

  许宏翔《眺望》180×120cm铝板、马克笔、丙烯2020,已售

  比邻而居的玉兰堂画廊,展位所有作品几乎售罄,并创下了画廊参加历届博览会的新高。展位最贵作品为尹朝阳的大尺幅作品,价格超过300万元;何多苓的《杂花系列》价格为200万元,周春芽小尺幅作品价格60万元,李津的水墨长卷《金光妙品》价格为68万元。

  玉兰堂负责人伍劲直言:“今天的买气感觉很猛!这与整个市场有关系,现在的市场情况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非常像2006年市场爆发的时刻。入场的藏家包括地产圈、IT圈非常重要的人物,可以看到参与博览会的人的体量和过去已经不是一个量级。大家对艺术的品味经过最近几年的培养,终于爆发,尤其是年轻艺术家,很多单价已经突破了100万元,成为整个市场的焦点。”

  玉兰堂展位现场,尹朝阳作品

  何多苓《杂花系列》100×200cm布面油画2021

  李津《金光妙品》24×404cm纸本设色2021

  在亚洲艺术中心最外侧的展墙上,呈现的是艺术家的多媒体互动作品,这也是画廊展位最贵作品,价格250万元;在展墙内侧,李真的一组雕塑作品价格为200多万元。画廊负责人李宜霖透露,VIP首日获得了非常不错的销售成绩,包括姜亨九的绘画作品《达利》,以及沈勤的《山(红 20-12)》,价格40万元。

  亚洲艺术中心展位现场

  沈勤《山(红20-12)》143×75cm纸本水墨2020

  姜亨九《达利》194×130cm布面油画2020

  HdM画廊展位,VIP首日售出5件作品,另外有4件作品已被预定

  主打20世纪中国艺术的势象空间,这次带来了清一色的当代艺术家作品。最贵作品为王劼音的作品,价格为71万。而另一面展墙上,赵大钧的大幅作品《作品2019-13》价格为70万,有多人询问。截至VIP首日结束,画廊总销售额达到150万元。

  在VIP首日临近结束时,美博空间/艺文立方展位上的徐娟表示,“今天销售的作品已经统计不过来了。”

  势象空间展位现场,主展墙为秦琦作品,已售

  美博空间/艺文立方展位现场

  事实上,现场的蓬勃买气早在VIP日开幕之前便已显现端倪,来自上海的Objective此前已经预售了一半的作品,销售额已经超过100万。此次首次参加JINGART,画廊展位带来了11位创作Collective Design的中外艺术家,最贵的作品是Hamza Kadiri的《Black Barock and Brut》,价格34万元,并且已经售出。Vincent Pocsik的雕塑灯具,有很多人询问并欲购买。

  Gallery ALL/凹空间再度参加JINGART,带来10位/组艺术家及设计师的作品。展位最贵作品为市场上大受欢迎的James Jean(简明)的不锈钢雕塑作品,价格80余万元;与之相邻的是来自巴西的坎帕纳兄弟以毛绒玩具制作的艺术沙发,价格为50余万元。

  Objective展位现场

  GalleryALL/凹空间展位现场

  常青画廊展位现场,带来安尼施·卡普尔、安东尼·葛姆雷等艺术家的作品

  無用空间展位最重磅的作品为莫兰迪《花卉》,价格为80万欧元左右

  無用空间展位黄宇兴早期作品《山重水复》,35万元

  首次亮相的画廊面孔:

  为什么来北京?

  在里森画廊展墙上显要位置的安尼施·卡普尔雕塑作品,以及朱利安·奥培影像作品中行走的人,似乎已经告诉我们:新面孔入场了!的确,在43家参展画廊中,除了我们熟悉的面孔之外,还有包括里森画廊、阿尔敏·莱希在内的10余个首次参加JINGART的画廊。在VIP首日开幕之前,我们想问的是:“为什么来北京?”而到了现场问出口的却是:“都售罄了吗?”

  与里森画廊一样,同样在上海设有空间的阿尔敏·莱希画廊,首次参加北京地区的艺术博览会,开幕1小时内展位所有作品便已售罄,并结识了很多新的藏家。

  阿尔敏·莱希亚洲总监张震中说,“非常开心,参展效果非常好,销售结果也非常令人满意。其实北京和上海的地域差别其实并不是特别明显,北京这边的藏家也很热情,每一个品类的作品都有喜欢的人群。”

  阿尔敏·莱希展位,VIP首日全部售罄

  阿尔敏·莱希展位,维维安·斯普林福德《扩张主义系列》,10万-15万美元,已售

  阿尔敏·莱希展位,青年艺术家亚伦·约翰逊的作品价格,1万美元,已售

  里森画廊展位

  里森画廊展位,Jason Martin《Jarrow》

  在3画廊的展位上,与培根意大利基金会合作并呈现了培根的数件纸本作品,其中最大尺幅的作品价格为150万欧元,中等尺幅为90万欧元,最小尺幅的作品为65万欧元。据悉,目前已经产生了4件预定订单。画廊负责人表示,“第一次参加JINGART,确实可以感受到它是国内艺博会里的佼佼者,结识了很多的新藏家。两天的VIP日设置,保证了入场藏家的有效性,从而避免了无效人流对展商的消耗。”

  在3画廊展位现场

  弗朗西斯·培根 油画棒纸板拼贴大尺幅作品 180万欧元,目前为整个博览会最贵的作品

  弗朗西斯·培根油画棒纸板拼贴中尺幅作品90万欧元

  首次亮相JINGART这家北京地区的博览会,画廊们采取的策略各不相同。来自深圳的Kenna Xu画廊带来一件价格为80万欧元的巴塞利兹,现场有多人询价。在VIP首日的战斗中,画廊共售出了6件作品。

  而胶囊画廊的展位则带来以“手”为主题的展览,呈现了10位艺术家的作品,最贵作品价格为10万元。胶囊画廊负责人里柯表示,首次参加JINGART,销售情况很好。

  KennaXu画廊展位现场

  乔治·巴塞利滋《轮回与重生》80万欧元

  胶囊画廊展位现场

  不久前,刚刚在上海开幕新空间的蓝骑士艺术空间Bluerider ART,此次带来曹吉冈、斯芬·杜尔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曹吉冈的《清明》以百万元的价格售出,《观石2》则以80万元被藏家购藏;斯芬·杜尔的大尺幅作品《马特洪峰》售价在35万-45万元之间。

  截至VIP首日,立木画廊展位售出超过10件作品,超过了一半。其中展位最贵的作品已经售出,价格为30万美元左右。目前已经售出作品10件左右。展位现场的负责人Tiffany表示,“立木画廊之所以选择参加北京的博览会,是因为我们尚未在国内设立空间,因此想通过博览会的亮相与当地的藏家和社群产生互动。中国南北差异很大,我们此前一直参加上海的博览会,现在北京有了好的平台,所以希望借此与那些已经建立联系的北京藏家以及新的藏家保持交流。”

  蓝骑士艺术空间BlueriderART展位现场

  立木画廊展位现场

  三远当代艺术中心VIP首日销售火爆,展位带来段正渠、马轲、黄丹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最贵作品为段正渠作品价格200万元左右,已经售出。与展位现场马轲最大尺幅作品相似尺幅的另一件作品,则以80万-90万元的价格售出。

  首次参加JINGART的K空间来自成都,此次带来周春芽2006年创作的“桃花”系列,价格为400万元,为展位最贵的作品。另一幅小尺幅的周春芽作品价格为50万元;尹朝阳的作品价格108万元,与多位藏家洽谈中。

  三远当代艺术中心展位现场,带来段正渠、马轲、黄丹三位艺术家的作品

  K空间展位现场

  K空间,周春芽 《火烧云》400万元

  K空间,尹朝阳 《绿山水》 108万元

  首次参展的没顶画廊展位现场

  首次参展的东画廊展位现场

  国际画廊能否到场?

  谁在缺席?

  因为疫情政策的阻挡,很多国际画廊很难来到国内。不过像卓纳画廊、立木画廊、白石画廊、OVER THE INFLUENCE仍然到场。除了提前隔离的卓纳画廊,立木画廊和白石画廊均有工作人员负责国内市场,而来自香港的OVER THE INFLUENCE则以卫星展位的方式亮相。

  在白石画廊展位,最贵作品为草间弥生的作品,价格160万美元,VIP首日已经售出。而在开幕之前,江上越、日本艺术家小松美羽等热门艺术家的数件作品已经全部售出。

  白石画廊展位

  草间弥生《无限的网》,160万美元,已售

  白石画廊展位,奈良美智小尺幅作品,10万元以下

  白石画廊展位,小松美羽、江上越开幕前已经全部售出

  李禹焕《始于线No.790143》,60多万美元

OVER THE INFLUENCE 展位现场图

  Mark Whalen 《Permanent Thoughts》 1.2万美元,已售

  当然,我们也并没有忽视那些没有到场的重要画廊名单,比如曾经参与过JINGART的北京公社、贝浩登、东京画廊+BTAP、偏锋画廊、千高原艺术空间、大田秀则画廊、豪瑟沃斯等。不可否认的是,从前两届JINGART的销售情况来看,很多画廊收获的回报或许尚且难与参展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相抵。但从今年VIP首次的战况来看,无论是此前二级市场透露的信号,还是艺术市场整体的活跃度,JINGART已经被点燃。

  诚如周大为所说:“大家都觉得今年JINGART的现场很热,销售很强劲。我觉得其实北京的市场一直都在的,重要的是做事的人能不能带动起来,能不能把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来,把最好的藏家带到现场,这是检验组织者能力的标准。第三年,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不喜欢艺术圈把事情绝对化,一切都得靠有心人来做。”

   Hi艺术 

   猛 击 右 上 角「 查 看 公 众 号 」关 注 我 们 

       官 方 微 信 ID   h i a r t 3 0 8 3 0 9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