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乡村医生见证乡村医疗卫生事业的蜕变

一位乡村医生见证乡村医疗卫生事业的蜕变
2019年11月14日 09:12 新浪网 作者 益阳日报社

本网记者 夏训武 通讯员 周彦云

从当年的“赤脚医生”,到如今的乡村医生;从当年的一个简单药箱,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的“老三件”到B超、螺旋CT、血气分析仪的“新三件”;从流感致死到小病无忧,从天价医药费到国家报销。南县厂窖镇的乡村医生熊瑞兰从业几十年,见证了农村医疗环境翻天覆地的变化。

近80岁的熊瑞兰1965年成为“赤脚医生”,一干就是54年,回忆起从医之初的故事,熊老感慨万千。

“以前哪有现在这种医疗条件咯,那时候一个月上头就发10支青霉素,根本就用不过来。我只能背着个草筐子走百余里去宁乡挖草药,回来照着医书煎药给病人喝,要么就扎针。这种治法,不是治不到位,就是治过头,搁现在很容易解决的常见病,那时候可不好治啊。”上世纪60年代,农村物资匮乏,甚至熊老自己的前两个孩子,是因为医疗条件差而夭折的,这也正是他学医的原因。

可条件差,该治还得治,熊老可不愿他孩子那样的事情再发生,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村民得病,也只能找乡村医生。随着时间的推移,熊瑞兰的工作量逐渐减少,却不是因为年龄或者医术,而是因为农村的医疗环境随着我国国力的增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熊瑞兰所在的厂窖镇卫生院,现已配备了x线机 、生化分析仪,彩超、心电图机等大型仪器,群众的一般疾病都能在卫生院解决。厂窖镇还依托以县医院为龙头、镇卫生院为骨干、村卫生室为基础的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按照“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原则,建起了比较完善的农村医疗体系,基本实现了小病不出村、一般疾病不出乡、大病基本不出县,极大地解决了群众“看病难”的问题。

不仅如此,看病贵的问题也同样得到了改善,身为医生又是患者家属的熊瑞兰更是深有体会。“我孙儿这条命,就是国家政策给救的!”他的孙子今年12岁,自出生起便遗传了母亲的血友病,一年的治疗费用高达20万元,而现在,得益于医疗保险制度与健康扶贫政策,每年的医疗费用已降至两三万元。

据了解,在厂窖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所患疾病在报销范围内的,可报销70%的医疗费用,建档立卡贫困户可报销90%。“先诊疗、后付费”服务自2018年5月实施以来,贫困户在卫生院住院病人193人,住院总金额313547元,报销金额达301302元。正是因为这一系列工作,村民们不需要再为看病发愁,熊瑞兰的工作也清闲了许多。但即便到了颐养天年的退休年纪,熊瑞兰却并没有闲着,他还得做着他的新工作。

“每天查查村里哪个娃儿要打疫苗了打电话通知一下,那些老人孕妇、慢性病患者一年4次随访,随时监测他们的病情,镇里也有专业医生对其进行治疗。”如今,早已退休的熊老,俨然成了村里的健康顾问兼“管家”。

从一针一草抚伤病,到时访时巡防恶疾,如今,熊瑞兰已经适应了乡村医生到农村医疗管家这一职业的转变。这一转变,也让他见证了乡村医疗几十年的发展变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益阳日报社

益阳日报社

中共益阳市委机关报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