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2020年05月13日 17:30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电子银行网

  最近这段时间,业内人士再次披露我国数字货币的研发及推进情况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讨论。目前数字货币将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等地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什么是数字货币?简单来说,央行数字货币是纸钞的数字化替代,即数字人民币。它有一个英文名: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数字货币能像纸钞一样流通,它的定位就是现金的替代,跟现金一样是法币,有国家信用背书,具有无限法偿性,任何人都不能拒绝接受。”

  央行为什么要发行数字货币呢?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盘和林认为原因有三:其一,数字经济正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新引擎,而数字经济的发展势必推动数字货币化进程加快;其二,数字货币的发行将会有效降低纸币匿名伪造、洗钱、非法集资和融资等风险,提升我国的金融货币监管能力;其三则是国际战略层面的考虑,研发数字货币有助于捍卫我国的数字主权和货币地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2020年5月6日发表的文章中指出,数字货币DC/EP的价值不仅仅限于对传统纸币的M0替代,其更为重要的价值是可以参与未来国际贸易中全新的数字结算体系的构建。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2019年,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数字化重塑全球金融生态”的主题演讲

  央行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无疑有利于推进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数字经济独立研究员龙白滔近日在一篇2万字长文中直截了当地道出了他的看法:“中国虽然有发展DC/EP多样化的理由,但人民币国际化是根本目标。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已经成功地将人民币‘排斥’在体系之外,人民币不得不寻求发展新的空间。”

  “二战”结束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尽管该体系已于20世纪70年代解体,但美国凭借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通过美元垄断了全球石油美元结算和大部分国际贸易结算,美元成了事实上的“全球货币”。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曾说过,“中国认为数字货币提供了一个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机遇,这或将改变全球的权力结构。因此,美联储也在研究引入数字美元的可能途径,如果不这样做,它会疯的。对于美联储,即美国的中央银行而言,其自身的数字货币同样也是捍卫美元国际主导地位的手段。

  2020年4月16日,互联网巨头脸书(Facebook)发布了其虚拟加密货币Libra 2.0白皮书,改为单一货币锚定,向华尔街的美元势力招手。而中国央行宣布数字人民币开启内测的消息也是在差不多同一时期传出。这或许不是一个巧合。中国央行的DC/EP计划始于2014年底,但其间经历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寂。2019年底,脸书发布初代Libra白皮书,展示出了自身想要充当国际数字货币银行的野心。我国旋即加快了数字货币研究与发行。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创立的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迈上一个新的台阶。而如今央行数字人民币的研究发行也将有可能成为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法宝。

  美国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虽然美国国内各界目前对于是否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仍未达成统一意见,但美联储并未停止过对数字美元的研究。事实上,美国在全球推动无现金支付的行动最早至少可追溯到2005年。在德国财经作家诺伯特·海林的新书《新货币战争: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如何塑造我们的世界》中,我们将看到以美国为主导的跨国科技企业、金融巨头、实力雄厚的基金会、各国政府和机构的结盟,迄今为止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构建数字金融体系的。美国已经为其在全球推行数字货币铺平了道路,并且这个过程仍在继续。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早在2005年的一次国际支付会议上,万事达卡的代表宣称,他们将用新一代卡与现金对决。万事达卡的竞争对手维萨也信心满满地要赢得这场“反现金战争”。它们要携手铲除“金融体系内的现金”。美国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在一份向政府提交的、关于支付的报告中总结如下:政府、银行和现金支付行业利益相关者需要共同努力,发起“系统的反现金战争”。

  优于现金联盟是成立于2012年的非营利性组织,其秘书处设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资本发展基金。在其官网首页上,人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句标语:“从现金支付转为数字支付来改善人们的生活(Moving from cash to digital payments to improve people's lives.)。”该联盟在官网上是这样描述其目标的:“数字支付已发展成为一种促进普惠金融的重要工具。它能够降低穷人使用金融服务的成本,提高使用储蓄、支付及保险产品的安全性和舒适度。”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优于现金联盟的创始成员包括盖茨基金会、eBay(易贝)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设立的慈善投资机构奥米迪亚网络、美国有影响力的花旗银行、维萨公司和福特基金会等。美国国务院也通过其在当地的发展促进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参与其中。万事达卡公司没有进入官方创始人之列,但在一年之后加入了这个来自硅谷,由华尔街和美国政府共同构建的公共私人反现金联盟。

  美国政府则是通过其发展援助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加入优于现金联盟的。它尽力做好政府该做的事:把国内金融和 IT 服务商的利益当作自己的利益,促进这些美国公司发展壮大,并最终使它们在全球各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美国政府将创新型金融科技(FinTech)视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行业。在其发表于2017年1月的白皮书中就有这样的描述:要保持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就必须以扶持美国本土的金融科技公司出口其产品和服务为先决条件。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援助物资。图片来源:USAID

  美国政府视发展援助政策为国策,由此我们便不难理解美国国际开发署是如何帮助美国政府实现其发展援助目标的:“美国国际开发署鼓励各国政府创建有利于数字支付增长的监管环境,并与其合作,为穷人扩展数字金融服务。”此外,美国国际开发署确保自己和其他捐助者的款项仅以非现金方式发放,从而创造对数字支付的需求。

  消灭现金可以从许多方面提升美国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位于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是一个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共同参与的跨党派地缘政治研究机构。该机构认为金融制裁是经济战的新式武器。任何活跃的国际银行都可以被美国勒索。因为撤销美元及美国业务许可对它们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世界银行也是推动数字支付的重要推手之一。世界银行扶贫协商小组成立于1995年,该组织成立时的多数参与者也成了后来优于现金联盟的创始成员,如盖茨基金会、万事达卡公司和花旗银行等。今天,这两个组织共同活跃在全球反现金运动的前沿。

推行数字货币,美国已经做了哪些布局?

  这两个组织在成员上的大量重叠并非巧合。因为它们主要的关注点最终是相同的:使尽可能多的人,尽可能密切地融入这个美国主导的、形式上的金融体系。融入这一金融体系的国家和民众越多,融入程度越深,美国对其制裁的权力就越大。此外,数字化支付越来越多地使用美元。例如,对在非洲提供移动电话支付的美国公司来说,用美元结算当然更具吸引力,也更为方便。

  普惠金融联盟成立于2008年,联盟聚集了来自近百个贫穷国家的央行行长,盖茨基金会、世界银行集团为其提供资金,万事达卡、维萨和沃达丰等公司为其提供技术支持,共同实现数字化支付并抑制现金支付。作为回报,参与的中央银行必须做出承诺,按盖茨基金会和美国政府的要求开放市场和监管。此外,签署方承诺“充分利用适用的创新技术”。换句话说,就是放任来自工业国家的IT、电信和金融巨头在自己的国家自由推进数字支付运动。

  举一个例子,2017年12月,约旦政府在首都安曼举办了普惠金融政策论坛,并宣布了实施国家普惠金融的战略。该国政府在两个月后就直接收到盖茨基金会300万美元的援助款,外加其他渠道资金援助共计1100万美元。这些钱将被用于移动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通过无现金支付的方式发放政府给约旦穷人和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如果上网搜索一下,可以找到很多推行数字支付、开展数字金融服务成功案例的媒体报道,他们大多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如卢旺达、尼日利亚、肯尼亚、巴西、菲律宾、印度等。

  优于现金联盟、普惠金融联盟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可称得上是美国政府及其金融、互联网巨头推行数字支付的前线战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虽为国际组织,代表全球利益,但当它们于1944年被美国从地狱中解放之后,实际上就被美国所主导。亦没有人会否认美国对G20、G7、联合国、世界经济论坛等组织和俱乐部中的影响力,它们都以某种方式支持了美国在全球推进数字支付的运动。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和国际清算银行作为国际上极具影响力的标准制定者,也为反现金运动扫清障碍。

  再举一个例子。在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中,决议由全体成员协商一致的方式做出。显然,没有美国的共识是无法达成的。而那些被视为不合作的国家就会被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拉黑并陷入不利的经济及金融困境。这些被抹黑的国家被视为对金融体系构成威胁的国家。所有成员都应遵循金融行动工作组第19号建议书做出的承诺,对它们进行制裁。这就导致几乎没有银行或企业敢与这些国家进行交易。

  诺伯特·海林在书中不无尖刻地指出:“借助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美国就能以其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更为直接地制定全球金融规则。这是其以前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所无法实现的。”

  在《新货币战争》这本书中,我们将会发现,美国虽然尚未推出数字美元,但其在推行数字支付方面已经取得了相当的进展,为数字货币的发行打下了不易撼动的基础。数字人民币的试行对中国而言无疑是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的重要一步,但在国际舞台上,在美国这个强劲对手面前,人民币国际化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已经有许多观点认为,以数字美元和数字人民币为主角的新型货币战争已经拉开帷幕,甚至有专家认为世界即将开启一场“货币冷战”,然而笔者仍然认为,战争,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战争,带来的痛苦和弊端总是远远大于福祉,我们有前人之鉴,因此不应该重蹈覆辙。笔者认同龙白滔的观点:

  “‘机会面前竞争,危机面前合作’是当今世界任何领域的共建者都应当具备的胸怀和态度,数字货币领域自然应当如此。在即将到来的货币数字化大潮中,美欧中各经济体应积极筹划、充分参与,在‘为全人类建立更公平、稳定的货币体系’这一符合绝大多数人利益诉求的共识指引下,共同完善博弈机制和规则,创造美好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