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枫桥夜泊碑上的题字,名家荟萃,其中竟有一个23岁的小青年!

枫桥夜泊碑上的题字,名家荟萃,其中竟有一个23岁的小青年!
2020年09月21日 09:03 新浪网 作者 南京黄飞鸿

  南京总统府内的《枫桥夜泊》碑是以苏州寒山寺复制的,从外形上,除原碑材质为青石,而总统府诗碑为汉白玉以外,差别不大,均为三面刻有文字。总统府诗碑上有多处题款,有的为其特有,正是这块诗碑历史的体现。

  一、总统府诗碑的来历

  唐代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千古传诵,先后有北宋翰林院学士王珪(郇国公)、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征明所书刻有诗碑,但前者早已无存,后者至光绪年间所存已不及十字了。第三方诗碑,为清末国学大师俞樾于光绪32年(1906年)秋末所书,当时江苏巡抚陈夔龙重修寒山寺后,此碑制成后,又令寺庙又焕发出夕日光彩。俞樾诗碑在寒山寺保存至今,其间也有过历险,抗战时期,就差点就被日本侵略者掠走。爱国壮士的舍身保护国宝,日冠的窃碑诡计才没得逞。

  总统府诗碑刻制精美,原来置于西花园桐音馆附近,与寒山寺诗碑曾一度存在真伪之争,直到1981年在整修中迁至长廊,在迁移中发现碑座上刻有七排文字,其中有“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出品”“昭和十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完成”等字样。这些文字现已被水泥覆盖,埋入基座。

  “总统府”大院在1937年日军占领南京后,成了日军十六师团部。后来,又成了日军扶植的维新政府所在地。1940年3月30日维新政府解散,并入了汪伪国民政府,这里又成为汪伪政府考试院、监察院等部门所在地。这块诗碑曾是汉奸们讨好日寇的道具。

  二、“汪定执敬观”

  诗碑正面均以行草体书写全诗正文28字,并刻跋语三行45字,文曰:“寒山寺旧有文待诏所书唐张继枫桥夜泊诗,岁久漫漶。光绪丙午,筱石中丞于寺中新葺数楹,属余补书刻石。俞樾”。

  俞樾生于1821年,字曲园,是我国晚清著名文学家、教育家、书法家,是红学家俞平伯的曾祖父,也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的老师, 在此就不赘述了。

  正面左下角另刻有“乙丑重阳汪定执敬观”9个小字,乙丑年当为1925年。另外在诗碑背面也刻有“汪定执敬观”字样。

  汪定执字允中, 一字慕云,别署旷公,安徽歙县人,清末民初时期著名诗人,并善于画梅。汪定执早年受教于名儒李嘉会,后与俞樾、高僧印光交往,诗境禅理均有造诣。曾为诗集题云:“旷公久居吴门,昔曾交纳俞曲园先生(俞樾),晚乃遍识海内耆硕,学有根底,故诗渊然可诵,而尤工于言情。前后两德配皆吟侣,悼亡之作为世传颂。今旷公渐衰老,俯仰前尘,磊磊有生气。余年固相似,而意兴愧不如矣。”

  1925年,55岁的汪定执在苏州故地重游,在寒山寺看到诗碑,想到先儒俞樾,感叹万千,刻文碑上,以示崇敬之情。现在,寒山寺的《枫桥夜泊》碑拓片上,在俞樾落款的后面,都清楚落有“汪定执敬观”字样,融为一体。

  1955年,汪定执逝于歙县雄村老家,享年85岁。沈尹默先生为题墓碣“诗人汪允中之墓”。傅抱石、汪勖予两先生合制墓图。汪旭初、杨千里、高吹万、林散之等皆有吟咏。民国时期教育家汪已文为汪定执之子,当代收藏家汪孝文为其孙。林散之先生曾有诗:“一门三代书香好,黄岳春留不世才”, 赞誉汪家三代人均为一时俊杰,各有所成。

  三、“王劲父拜观”

  总统府内石碑正面,在“乙丑重阳汪定执敬砚”字后,又多一行篆书“乙酉夏日西泠王劲父拜观”11字,并有一方印章。这些字与印章刻得较浅,明显与碑文风格不相一致。“乙酉”为1945年。

  王劲父名为王京盙,号澂翁、铁翁、蛟川外史等,1922年出生,“劲父”是他的字,浙江慈溪(今属宁波市镇海区)人,生于杭州,自幼学书画、篆刻,小学从丁福保,鉴古从姚虞琴,篆刻发蒙于韩登安,得力于王福庵,是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并随印社创始人王福庵先生出游。王劲父曾居上海浦东高桥镇北市梢,斋称力学斋、浪花庵、守正楼,书法四体兼擅,尤精铁线篆,又以篆入隶,别开生面;治印融秦铸汉,古朴浑厚,又以书韵入印,刚柔相济;好收藏,然所藏明清书画、碑版、杂件千余,大多失于浩劫。

  王劲父只读过小学,却能写得一手好文章,曾被上海大学破格录取。解放后,王劲父在上海高桥中学做语文老师,直到退休,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王劲父渐享大名,任浙江省文史研究馆名誉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1996年王劲父去世,享年75岁。《当代书画篆刻家辞典》称其“篆刻出自秦玺汉印,深厚者劲朴过人,纤细者匀秀独绝,朱白文全能入古出新。所作小篆绕有古意”。

  1945年,王劲父才23岁,既不在政府任职,在书法篆刻界也只能算是“小字辈”,却能将自己的名字刻在这块石碑上,应该此中有一段典故。但是王劲父后人不知道此事,也没听王劲父说过此事,只是知道抗战胜利后,还在读书的王劲父曾多次受上海大学校长委托,到南京参加了一系列的抗战胜利庆祝活动。西泠印社人才济济,王劲父早期并不出众,能够题款在这块“名碑”,可能只能说明从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到1946年5月国府还都前,“总统府”大院可能有段“真空期”,缺乏严格的管理,甚至“闲人可入”,才得以有人刻名留念。

  四、“汉贞阁主人唐仁斋镌字”

  诗碑背面刻有俞樾行书附识,共八行135字,全文曰:“唐张继《枫桥夜泊》诗,脍炙人口,惟次句‘江枫渔火’四字颇有可疑。宋龚明之《中吴纪闻》作‘江村渔火’,宋人旧籍可宝也。此诗宋王郇公曾写以刻石,今不可见。明文待诏所书,亦漫漶‘江’下一字不可辨。筱石中丞属余补书,姑从今本,然‘江村’古本不可没也。因作一诗附刻,以告观者:郇公旧墨久无存,待诏残碑不可扪。幸有中吴纪闻在,千金一字是江村。” 背面另刻有“汪定执敬观”5字及“汉贞阁主人唐仁斋镌字”10字。

  原碑为唐仁斋所刻。唐仁斋是清朝末年苏州刻碑高手,生于1875年,其汉贞阁碑帖铺在苏州卧龙街(现人民路),颇有名气。寒山寺的寒山、拾得像也出自唐仁斋之手。唐仁斋卒于1908年,年仅33岁。

  据史料记载,王珪写此诗碑时,正在丧服中,故未署名。俞樾写此诗后数十天,便倏然长逝。唐仁斋刻完此碑,第二年就英年早逝,年仅33岁。1947年,苏州名画家吴湖帆请国民党元老张继也写刻了一块《枫桥夜泊》诗碑。民国要人张继书写唐代诗人张继名诗,碑成后,与俞樾诗碑并列于寺中,这在当时也算是一段佳话,但张继写此诗后,第二天便与世长辞。维新政府1938年3月28日在日本侵略者扶持下成立,于1939年成立一周年之时“出品”此碑后,到次年3月30日就遭解散并入汪伪国民政府。难道维新政府也应验了魔咒之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