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战役:英雄首创攻坚战 光华永垂卧牛城

临汾战役:英雄首创攻坚战 光华永垂卧牛城
2021年04月12日 06:48 新浪网 作者 山西新闻网

  临汾战役中攻城部队在城墙下挖坑道(资料照片)。

  临汾解放纪念大门。

  [红色记忆]

  1947年,人民解放军转入全面反攻,临汾是国民党军队在晋南死守的一座孤城,国民党军队临汾最高指挥官梁培璜得意地称临汾城周围工事好比法国二战时期的“马奇诺防线”。

  当时的临汾城依自然地形建在一个大土丘上,外高内低,东、南、北三面均为开阔地,西傍汾河,从远处看像是伏在汾河岸上的一头牛,又名“卧牛城”。

  临汾战役原定1948年3月10日发起,但3月4日临汾守敌阎锡山部六十六师2000余人出扰汾河西之襄陵、汾城地区。而此时胡宗南部也因在西北战场吃了败仗,急调驻守临汾的三十旅前往西北。徐向前发现胡宗南的运兵企图后,决定提前发起临汾战役。

  3月6日夜,人民解放军第8纵队24旅奉命开赴临汾前线,于7日晨奇袭尧庙机场,切断国民党的空运线。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第8、第13纵队及太岳军区部队从城南、城东、城北三面合围临汾城,开始了拔除外围据点的作战。

  至16日,扫清了外围警戒,四面包围了临汾城。23日,攻城部队全线发起攻击。第13纵队第38旅战至26日,三次攻击东关未果。由于城防坚固,解放军缺乏强有力的炮火支援,人力物力消耗很大。通过了解部队作战情况,徐向前认为,坑道是对付当前敌人的最好手段,要用“土行孙”的办法,钻到地下去攻打临汾。4月1日,前指调整部署,以第8纵队第23旅和第13纵队第37旅分别由东关东北、东南两面攻击,同时加紧坑道作业。4月10日,第23旅挖掘的4条坑道有3条同时爆破成功,炸开东关城墙,突击队趁烟雾弥漫迅速登城,突入东关,并乘胜迅猛向纵深发展。第37旅因坑道爆破未成功,一部由第23旅打开的缺口攻入关内,一部由先前第38旅用炮火所开缺口强行登城。战至4月11日上午,攻占东关。

  之后,经过1个月的以挖坑道与破坏坑道为中心的激烈斗争,至5月16日,第8纵队第23旅在城东终于成功地把2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通过外壕底部挖至城墙下,同时在这些坑道的两侧,又挖成40余条掩护坑道,保护破城坑道的安全。为防再遭破坏,前指决定立即发起总攻。5月17日15时,集中炮火摧毁突破口两侧守军火力点,19时30分,坑道爆破成功,将城墙炸开各50余米宽的缺口,外壕也被填平,第23旅第69团突击队首先登城。第24旅一部沿城墙向南发展,很快夺占了东门城楼。其他部队随即在炮火掩护下也突入城内,并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至24时,全歼守军,战役结束。

  梁培璜率残部2000余人,由西门向西逃窜,被第8纵队第22旅和第13纵队第39旅堵截,残部大部被歼灭。梁培璜逃过汾河不远,在马务村北附近被追击部队在搜索中擒获。

  临汾战役历时72天,共歼灭国民党军1个师部、1个旅部、6个步兵团、1个炮兵营及非正规军8个团,毙伤5000余人,俘梁培璜部下1.8万余人,共计2.3万余人,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此役结束后,晋南地区全部解放,吕梁、太岳解放区连成一片,有力地配合了全国的战略反攻。

  6月4日,徐向前代表中央军委把一面“光荣的临汾旅”锦旗授予第8纵队第23旅。临汾战役锻炼造就了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攻坚部队,毛泽东在给东北野战军的电报中曾专门介绍了这一战役,他说:“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人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毛泽东称赞临汾战役“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

  [感悟初心]

  踏着英雄的足迹继续前进

  清明时节,我支队在临汾烈士陵园组织了“缅怀革命先烈、重温入党誓词”主题党日活动,深切缅怀为了临汾独立解放、国家繁荣昌盛和人民自由幸福而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英烈,以激励官兵踏着英雄的足迹,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在这过去的100年里,无数革命先烈、仁人志士,为了心中的信仰,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篇篇壮烈的历史篇章。正是因为有了这无数人的牺牲,才换来今天的和平安宁,才有了祖国的繁荣昌盛。

  军人生来为打仗,打仗就要打胜仗。我们对“红色血脉”最好的传承,就是把无数先辈用生命和热血铸就的战斗血性融进血液,大力弘扬革命精神,以革命先辈为榜样,勠力强军,持续推动部队建设发展。要自觉把“当兵打仗、练兵打仗”作为使命职责,在日常训练中千锤百炼,在重大任务中淬火加钢,不断提高体能素质、战术水平、实战能力和制胜本领,保一方热土、护一方安宁。

  武警临汾支队政治委员 李明

  [记者手记]

  在临汾烈士陵园,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正面,朱德元帅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8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

  陵园内竖有王墉烈士像,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8纵队24旅旅长,是解放山西战役中阵亡的最高将领。王墉牺牲后,纵队首长和他的战友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封他写给母亲的信。信中说:“18年来,始终如一地干着一件为了您和中国的一切受苦受难的人们谋幸福、求自由的事情。您那里的人,替老百姓帮老百姓办事的人,也和您儿子一样,因为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兵……”

  今天,当我们回望历史,回首中国共产党在这布满荆棘的道路上所走过的路的时候,思考到底何为“初心”与“使命”的时候,王墉和为新中国成立浴血奋战的每一位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给予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本报记者郭玉琴 文/图

  (责编:温文、马云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临汾临汾战役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