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2019年10月31日 11:48 新浪网 作者 云冗雾

都说人的住所和人的性格有着密切的联系,《红楼梦》中的大观园里有这样一所建筑,薛宝钗为其主人,从外观到内观,从牌匾到名字,都有着深刻内涵,亦暗示了宝钗的一生,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和意义,且来一起品读。我们将从宝钗的极简主义出发,分析其中的滋味。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首先来看蘅芜苑的由来。

它是大观园中的一个建筑,元春省亲时修建,后来宝钗为其主人,它的名字和牌匾有着比较深刻的意义。房屋的牌匾名称是宝玉取的,理由是里边有很多花草树木,飘散着芬芳香味,于是题名为“蘅芷清芬”,这个牌匾名称有其典故的,相比较之后更为贴切的是王夫之在湘西草堂所作的对联。

此外,宝玉专门为其也作了一副对联,名为:“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这个对联说的是宝钗正处豆蔻年华十分有才,青春年少梦里亦是香甜,比喻宝钗的才华和青春,可谓是宝玉细心了。说完牌匾便是其住所的名称了,这个名称是由元春省亲时来定的,元春来到娘家,看着亲人和隽美的大观园,赐予宝钗的住所名字为“蘅芜苑”,亦是比喻此处的香气浓郁。元春取的这个名字也有典故,出自晋代王嘉的《拾遗记》。元春定完名字还不算完,令宝玉为其作一首诗,宝玉看着蘅芜苑,遂落笔成诗: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

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

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

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这首五言律诗整体而言比较清新自然,亦和前边宝玉所作的对联相呼应,首联第一句也点明蘅芜苑的“净”,表现出极简主义的简单和质朴,前三联都是在描绘蘅芜苑住所的景观之芬香和雅致,尾联则继续用典,化用谢灵运的诗句“池塘生春草”,表现出蘅芜苑的生机盎然以及能和谢灵运的住所相媲美。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读完蘅芜苑的由来,便走进其中,看其建筑的风格。

《红楼梦》中有对蘅芜苑的住所进行介绍,基本都是通过第三者的角度来诉说。贾母来到这个建筑,看到四周十分空旷宽广,书中用了“清厦旷朗”一词来描绘,具有画面感。贾母与众人一起进去,便闻到清新的芬芳,便看到许多奇花异草竞相开放,伴随着香气入室,众人却有着呆滞,只见室内的装扮很是普通,没有摆放好看的器物,就是一个土瓶子,有着几束菊花,旁边放着几本书和一些茶器,再环顾四周,只剩挂着青色帷帐的床。

室内的装扮如此看来十分简约质朴,为何宝钗不多加装扮呢?许多红学家有过很多分析,我认为还应从极简主义出发来分析。

薛宝钗的外在特点是随和温柔,但却有些固执,从宝钗多次劝说宝玉要好好“读书”以及考取功名便知,也就只有黛玉能和宝玉共读《西厢记》,宝钗的人物性格特征从她的住所蘅芜苑便知一二。宝钗是个极简主义的人,蘅芜苑外在的芬芳包裹着内在的简约,甚至可以说有些无味,她追求简单,换句话讲便是循规蹈矩,普普通通。宝钗自己追求简单的生活,希望宝玉能和自己一样,中规中矩按部就班,可是宝玉并不是这样。宝玉不想人的一生就这么按部就班而又普普通通地过下去,他想要的不是被安排的人生,宝钗的内心世界却是这般极简,二人的“金玉良缘”令人感慨。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带给读者的思考,从她的住所蘅芜苑说起

看完建筑的内在特点,最后便来分析其暗示了宝钗的一生。

曹雪芹的笔下有着许多的铺垫,蘅芜苑的住所特点便是一个。蘅芜苑外在的芬芳香气以及草木的生机盎然都和宝钗给人的感觉相一致,十分温柔淡雅知心,但是蘅芜苑内在的铺设以及极简到极致的装扮和宝钗的内心冰冷无奈相一致,亦暗示了宝钗的后半生,即孤身一人,盼君归来,守不到云开,亦见不到月明。

薛宝钗的极简主义,蘅芜苑的内外反差,曹雪芹的笔下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思考,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意义深刻,亦能给人们哲理的暗示。有的人信奉极简主义,有的人性格反差,但愿尝尽人生悲欢离合之后,归来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致敬经典文学,致敬百味人生。(文/云冗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云冗雾

云冗雾

分享生活,点评生活,点滴视界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