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风平浪静》矛盾过多没突出重点,强行穿插爱情,但有两个闪光点

《风平浪静》矛盾过多没突出重点,强行穿插爱情,但有两个闪光点
2020年11月10日 13:24 新浪网 作者 智娱自乐

  《风平浪静》:何来风平浪静,不过是小人物穿不透涛声的悲歌

  

  从电影《我不是药神》里,胡乱吃药治疗白血病的黄毛,到《无名之辈》中为爱痴狂,弃恶从良的 “眼镜”;从三十多岁还寂寂无名的“戏痴”,到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章宇走过了诸多个小人物的一生。宋浩,是他最新的名字,在《风平浪静》的影片中,凭借着戏里戏外如一的“无力者”气质,他把发生在海滨小城的两幕悲剧推向了现实主义影片的最高潮。

  宋浩,本来是保送“北大”“清华”的“清北”苗子,却因为保送名额被副市长之子顶替,失手意外杀人,在得了权力笼络的父亲暗示下远走他乡,十五年的青春年华,散尽于劳碌粉饰的一场漂泊。

  

  十五年后,宋浩借一个偶然的机会回到小城,父亲、亲戚、同学……熟悉的身影在权力和欲望的交织下勾结成了陌生人。为了昔日高中同学执着的求爱,宋浩选择了留在故乡。十五年前没有选择的权力,十五年后依然难以在官商集团的碾压下寻找平凡生活的夹层,最终,父子俩在汹涌的涛声中归于寂灭。

  

  《风平浪静》的导演,以十足的野心剖析了各种尖锐的社会问题。名额顶替、官商勾结、利益集团、地产强拆……矛盾点过多,导致整体叙事节奏时轻时重,没有明显突出的批判重点,再加上爱情镜头的强行穿插,既没有对犯罪题材起到实质性的补充,还占用了大量的影片时长,整体上影片对主题的表达并不合格,不过,依然有两重闪光点值得称赞。

  

  第一,影片立体化诠释了现代社会中小人物的本质。随着时代的发展,小人物的共同特点,已经与财富并不直接相关。选择的权力被逐步挤压,才是这一群体最大的悲哀。宋浩的爸爸作为政府职员,生活上远不算清贫,但面对李飞一家的挤压,甚至完全没有说“不”的权力。十五年后的社会,由于父亲已经深受腐蚀,宋浩甚至连选择平凡生活的权力都被他人牢牢把持,发展到最后,已经连“不去犯罪”的选择都没了。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当身边的环境如此,纵然一心向善,也再无施展的空间,宋浩也只能把希望寄托给妻子腹中的下一代,自己归于永恒的风平浪静。对于权力的严格监管,亦是对于小人物选择权最妥善的保障方式,这一内核,构成了影片独一无二的人文价值。

  

  第二,影片唯一处理妥善的节奏,是一场跨度十五年的轮回。宋浩和父亲宋建飞,同样身陷悬崖,唯一的通道是迢迢邪路。宋建飞以毫无选择为名自我麻痹,接受了不归路上递过来的橄榄枝,以爱为名断送了儿子的一生。十五年后,同样的别无选择,宋浩用自我了结的方式断了罪恶的连结,给女儿的未来处事上了一堂凄美的早教课。“谢谢你”是全片宋浩对女儿唯一的寄语,新生命的存在于宋浩而言,是自我延续的可能,是揭露罪恶的责任感与勇气,是泥潭之外,彰显自己与父亲不同价值观的机会,宋浩将自己萦绕着罪恶与不甘的十五年完美地抹除,正式给悲剧的一代画上了句号。

  《风平浪静》是一部完成度并不高的电影,但不妨碍它的个别闪光点长存于现实主义影视作品的丰碑之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