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赵治勋和曹薰铉 二十世纪两大围棋天才的命运交响曲

赵治勋和曹薰铉 二十世纪两大围棋天才的命运交响曲
2021年03月31日 13:24 新浪网 作者 弈客围棋

  2015年7月26日,韩国棋院1层电视直播室正式打响“韩国围棋七十周年纪念 曹薰铉-赵治勋特别对局”,徐奉洙挂盘讲解了这一盘棋

  赵治勋和曹薰铉都是让韩国围棋崛起的英雄,同时他们之间又是命运的对手。如果说:曹薰铉的对手十徐奉洙、赵治勋的对手是小林光一这话并没有错,至少表面上是对的。可是曹薰铉接受采访或闲谈时,从没有表示徐奉洙是他的对手,赵治勋同样不认为小林光一是他的对手。

  曹薰铉心中戒备着暗自较劲的对象就是赵治勋,赵治勋同样观望着越来越强盛的韩国围棋小心度量着曹薰铉。

  命运的对手-鲜明对照的成长过程

  他们两人从小渡日学习围棋。虽然曹薰铉年长三岁,但是赵治勋比他早一年去了日本。曹薰铉是1953年生、赵治勋是1956年生。赵治勋6岁渡日进了有名的木谷道场。

  曹薰铉9岁在韩国成为了职业棋手,这是世界最早的入段纪录,相信这是很难打破的一项纪录。入段第二年曹薰铉渡日,进了濑越宪作门下。

  濑越宪作是日本围棋界的巨头,是木谷实的恩师铃木为次郎的朋友和盘上对手。濑越宪作在日本围棋界无论大小事都拥有莫大的影响力,他决心为日本、中国和韩国各培养一个顶尖的高手。

  在于中国,濑越宪作培养了吴清源,在于日本培养了桥本宇太郎。桥本宇太郎以获得本因坊二战时期扬名日本,晚年创立关西棋院和日本棋院分庭抗礼。

  在于韩国濑越宪作选择曹薰铉遂他的夙愿,曹薰铉1967年方成为日本的初段。在入段前的几年时间里,曹薰铉一个人住在濑越宪作家二层的榻榻米房间里,后来他习惯于独处和孤独是这时候养成的。

  赵治勋获得日本名人头衔后衣锦还乡,曹薰铉陪同

  赵治勋1969年入段成功,是木谷道场出了名的淘气包和打架大王。赵治勋每次惹事,木谷夫人总是袒护来自异国,倍感孤独的赵治勋。当年渡日修棋,并在木谷道场做教习的金寅九段至今对此印象深刻。

  在日本的时光里,曹薰铉和赵治勋一点一点在成长。从上中学起,曹薰铉学会了打麻将,他常到藤泽秀行的不动产办公室和年轻人下围棋、打麻将。曹薰铉大脑敏快尤能于游戏,不仅围棋日新月异,麻将的功底也是日渐深厚。

  一日濑越宪作问他兜里这么多的钱是哪里来的?曹薰铉只好如实直告,结果一顿斥责。日本的惯例是低段拜访高段下棋,作为低段的曹薰铉常常到大阪的支部下棋。每一次出门曹薰铉都会领到“旅差费”,但是大部分年轻棋手不是投宿旅馆而是集体留宿日本棋院的支部。曹薰铉用省下来的钱作本资打麻将来中饱私囊。

  如果说曹薰铉多少有旁骛,那么赵治勋非常扎实地修炼围棋。在少年时节他们的棋风都属于力战型,但是学棋的环境不同两人的对局姿势产生了很大差异。曹薰铉主要是在藤泽秀行的不动产办公室学棋,养成抖腿的习惯等没有一点严肃。赵治勋是彻底的道场修炼,对局姿势有板有眼,只是后来同样没有了正形。

  1969年笔者作为“韩日大学生比赛”的韩国代表到了日本。当时和服打扮的木谷实带着赵治勋到机场迎接,我对戴着中学生帽站在木谷实旁的赵治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木谷先生是认为,韩国客人如果看到赵治勋会看到很高兴,特地携赵治勋前来接站。

  当时是围棋几乎没有对等的国际交流的时代,经济上刚刚发迹的日本总想在文化的事情上花一些钱,特别是不遗余力举办着国际交流。就是“韩日大学生比赛”,一旦赛事结束也会安排一周的时间观光日本各地的名胜。1970年日本举办“东亚三国业余交流赛”,前夜祭坂田荣男九段、林海峰九段等日本围棋的头面人物悉数参加,无论从机场到名胜地都有轿车接送,夜晚还安排到酒家叫来和服、三弦琴的艺妓。可是如今即使李昌镐九段等到日本比赛,日本方面送机场巴士票就算完事,现在时代就这样换了位置了。

  曹薰铉和赵治勋相逢一笑泯恩仇

  兵役的歧路

  岁月恍惚,到了该服兵役的年龄,1953年出生在木浦的曹薰铉不知觉长到了20岁,1972年曹薰铉回到了汉城。虽然濑越宪作期望曹薰铉征服日本棋坛,但是他只能许诺“复员后回到日本”。曹薰铉不久到空军服役,韩国棋院认可了他日本棋院五段的身份。

  在日本,曹薰铉的进步要比赵治勋快,当时日本围棋的实力韩国无法比肩。因为“韩日职业交流战”始终向日本一边倒,甚至一度这项赛事没有意义办下去了。作为日本五段,曹薰铉曾经战胜过日本九段,对此韩国棋手感到大为紧张。可是一开始曹薰铉很容易输棋,韩国围棋虽然基本理论差一些,但是力量和乱战技巧还是有得一比。曹薰铉就是碰到这些“旁技”常常崩溃。同时,军旅的义务也成为了曹薰铉下棋的羁绊,虽然当时的空军总参谋长是棋迷,得此方便偶尔也能参加比赛,但是内务班的老兵痞又让他头疼。好在曹薰铉领悟很快,出外比赛总不忘带回香烟等分发,这一难关总算也过去了。

  曹薰铉虽然很容易输,但是他的实力确实是很强。和曹薰铉同岁的徐奉洙当时作为“名人”是热门人物,徐奉洙在比赛外常常定先和曹薰铉下棋。曹薰铉久呆日本一旦回国感触颇深,而且母语已经生疏只要有人求他基本不去拒绝。徐奉洙常常找曹薰铉由自己执黑,一盘500元下赌棋。

  一次曹薰铉还闹出了大笑话:一次在饭馆曹薰铉碰到了韩国围棋的泰斗赵南哲九段。当时和曹薰铉成为朋党的金东明等还没有来得及叫他尊称,结果曹薰铉一开口就是:“喂,你吃了没?”这个笑话很长时间一直成为了棋界的谈资。

  在这种氛围上,曹薰铉只能说尚欠火候,他发挥自己真正实力是快复员的时候,也就是1975年开始。这时候曹薰铉迅速长棋,韩国围棋同样跟紧步伐迅速窜高。

  后来在新加坡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徐奉洙九段获得应氏杯后,晚宴中应昌期先生这样问我们:“韩国的围棋过去并不强大,但是如何取得这样快的发展?台湾的围棋想强大,应该怎么做?”

  当时我回答:“韩国围棋强大起来的第一个原因是曹薰铉的回国。如果他不是因为服兵役回国,韩国围棋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先是韩国棋手追赶实力强大的曹薰铉,追的差不多了,天才的曹薰铉又会跑出一大截,这个追逐过程中韩国积累了实力。台湾围棋如果想取得发展,王立诚或者王铭琬必须有一人回台湾。”

  可是,说归说让棋手离开对局费丰厚,下棋环境良好的日本很难,从这一点上韩国的义务兵役制度为韩国围棋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同时,命运的造化又把赵治勋留在日本,征服东瀛棋坛。

  从军队复员后,曹薰铉很想回日本,但是种种问题他不能成行。首先,他很喜欢韩国棋手打成一片下棋、生活的氛围,相比日本棋手间除了对局很少私人往来,人情味很寡淡。而且,曹薰铉贫寒的家境不允许他轻易离开,他需要照顾年老的父母。

  曹薰铉的不归首先打击了恩师濑越宪作,再加日本文坛巨匠、挚友川端康成的自杀使他彻底孤独。于是,风流一代的濑越宪作选择同样的方式悄悄循友而去。所以棋界甚至认为,曹薰铉滞留不归成为了濑越宪作的死因。

  曹薰铉的另一位恩师藤泽秀行时常飞到汉城看他。藤泽秀行再后兜上揣着酒瓶,当着曹薰铉的面唏嘘“明珠暗投”,教唆曹薰铉立刻跟他飞回去。藤泽秀行并不看好赵治勋,但是认为曹薰铉是和他形成双璧的当世天才。

  这期间曹薰铉开始获得头衔,而且逐年增加,现在他即使想离开也很难了。曹薰铉不仅无法割舍这么多的棋衔,而且他和举办新闻棋战的各报纸重重纠葛在一起。于是曹薰铉坐稳韩国棋坛,成为了王者。不过,在日本看来曹薰铉最多不过是某个街头的霸王。

  倒也不是日本,是韩国媒体和棋迷估量,韩国的棋力和日本相比水平要差两子。恰好这时候赵治勋在日本迅速崛起。他18岁那一年战胜棋坛枭雄加藤正夫九段获得了第一个冠军。更有名的是赵治勋接受采访时的放言:我是为获得名人来到了日本。果然到了1980年,赵治勋战胜大竹英雄九段挑战名人成功。

  这首先在韩国引起了轰动,对围棋不大热情的韩国媒体为了报道这一事件倾巢出动,笔者现在都能记忆起当时各大报纸的文化部长们为了刊载棋谱彻夜剪黑白棋数字,熬红眼睛用浆糊贴。总之,韩国青年只身在日本成为围棋的第一人,无论如何是需要大书特写的壮举。

  曹赵特别对局

  第一次对决:上升和坠落

  终于,赵治勋英雄般衣锦还乡时,恰如其分安排了“日本第一人”和“韩国第一人”之间的对局。时间是1980年的冬天,其中一盘是电视快棋,一盘是正式比赛。赵治勋得到了天文数字的对局费,曹薰铉同样得到了很多,但不过是赵治勋的五分之一。这时候,曹薰铉明白韩国的第一人棋士什么都不是。这两场比赛曹薰铉都输了,甚至有人私下里说“可能相差两子”。而且,电视上出现的赵治勋对局的姿势被美誉为“大家风范”,相反曹薰铉在电视镜头中抖着腿一筹莫展,着实被棋迷们奚落了一顿。

  过了不久就是12月31日,当天夜韩国棋院所在的钟路贯铁洞,金寅九段、金俊鹤四段以及笔者等平时好酒的人聚在一起守岁。奇怪的是这天滴酒不沾的曹薰铉也在座,他连干两杯白酒忽然又消失了。

  酒席散后我们找一家附近的旅馆,这时隆冬的黑暗中有人扶着胡同的墙壁勉强爬向旅馆。他试图站起来又瘫,爬到旅馆口挣扎还是颓倒了。一看,原来是曹薰铉。曹薰铉大概是太伤心了,自尊心严重遭到挫折。他借酒浇愁又不胜酒力躺倒在路上,忽然觉得害怕了想起附近有常去的旅馆,于是勉力爬了过来。1980年赵治勋在天上飞,曹薰铉就这样爬着,但这仅仅是上演了第一幕而已。

  一直到80年代中期,赵治勋继续在崛起。赵治勋实力之强,在日本棋迷“超越时代的历史最强十人”的评选中,赵治勋始终排到第一或者第二名。日本围棋有尊为“棋圣”的传说中的强者,分别是前圣道策、后圣丈和、直接叫做棋圣的秀策、吴清源。赵治勋的排名常常被日本棋迷超过“棋圣”排到了最前。

  1983年,赵治勋挑战藤泽秀行,以三连败后四连胜的大逆转获得了棋圣。赵治勋刚到日本时,最大的棋战是名人战,随后是本因坊战。后来在提高奖金的纠纷中,日本棋院把原“读卖新闻”主办的名人战转给了“朝日新闻”。在僵持中日本棋院提议“读卖新闻”创办最大规模的棋圣战,才解决了问题。之前为了神圣化“棋圣”之名,日本棋院一直没有“棋圣”来冠名棋战,现在这个禁忌终于给打破了。获得棋圣战后,赵治勋在日本棋坛第一个完成了“大三冠”的伟业。

  可是,1986年年初赵治勋遭遇了不期的车祸,时值小林光一向赵治勋挑战的棋圣战七番棋就要打响。相比日本,韩国的棋战相对简陋,出了这样的车祸自然可以酌情推延比赛时间。但是日本一旦确定比赛日期基本天打雷不动决无更延,甚至出现了著名的本因坊“原爆”挑战棋。

  赵治勋与小林光一著名的轮椅对局

  轮椅对局和应氏杯

  虽然主治医生强烈反对,赵治勋依然坚持比赛,并说出了著名的一句话:“以命下棋”。日本大三冠赛巡回地方进行挑战棋是惯例,为此“读卖新闻”花巨金包机进行改造,以便赵治勋的轮椅方便登机,同时改装了对局室。这时候小林光一说了很妙的话:“按原则对局应该在榻榻米上进行,但是赵治勋坐轮椅,我也只好坐椅子上。这个不公平,我也要求换掉椅子。”

  对局当天,赵治勋打了镇痛剂身上又挂吊瓶。一般人可能无法面对这样的赵治勋,但是小林光一坦然坚持着自己的要求。赵治勋后来对小林光一这种职业的真风范表示发自内心的尊敬。第四局开始,对局室出现了稀罕的场面:赵治勋坐在轮椅上,棋枰对面搭了个小台布置成榻榻米,小林光一赫然坐在上面。

  第四局开始,小林光一获得连胜,棋圣衔和“日本第一人”的位置全部转到了他的帐下。从这时起赵治勋开始走下坡路,尝受从不曾经历过的失败后开始挫折和彷徨。不久,赵治勋丢掉名人和本因坊淖入了无冠的境地。

  就是这个时节,也就是1988年开始出现了世界大赛。4月东京剪彩“富士通杯”,5月“应氏杯”在中国人民大会堂举办了盛大的前夜祭。应氏杯冠军奖金高达40万美元,迄今也是最大规模的棋战。

  当时日本和中国围棋的眼界里尚没有韩国,十六个种子名额里韩国轮到的只有曹薰铉一人。在应氏杯中,赵治勋半目败给了正在狂飙上升的聂卫平,曹薰铉是在必败的劣势下奇迹般逆转,以一目半闯过了鬼门关。

  当夜,赵治勋在晚宴失声哭了出来,他自哀自怨“我的围棋完啦”,让身边的人惶惑。1980年是曹薰铉流泪,但是到了1988年轮到了赵治勋。

  赵治勋1980年成为“名人”,1983年史无前例囊括大三冠,成为了“日本第一人”。到了1988年他不仅头衔尽失,而且在应氏杯上败给聂卫平饱尝了苦果。某种意义上,赵治勋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即使他不能再出成绩,没有人会嘲笑他的实力和已经取得的业绩。

  可是曹薰铉不一样,他虽然在国内几次成为全冠王,但是韩国的媒体都不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多少还是井底的处境。世界围棋界同样不肯承认韩国围棋,认为只有曹薰铉一人可称道,但是和强者的对局太少,实力还是有限。这话也不能认为全错,1988年4月在东京举行的富士通杯中,不仅曹薰铉败给了当时“日本第一人”,而且参赛的所有韩国棋手都是一刀给砍落马下。不过一个多月后,曹薰铉“冤家路窄”再次碰到了小林光一,而且棋局早早弥漫败色。

  实际上,曹薰铉一直对日本围棋心存多余的敬畏,他认为在韩国只有他有得一拼,其他人还是相差太远。曹薰铉从小在日本围棋,日本围棋在他脑子里形成得圭臬一时很难推倒。

  可是,曹薰铉真正被小林光一决死之地,恐惧心开始消失放手一搏了。或许小林光一被曹薰铉困兽的气势震慑住了,开始一步一步后退,缓手接连不断,最终奇迹般被逆转。

  这一局实在太重要了,随后曹薰铉顺利战胜林海峰进入决赛,和聂卫平进行命运的对决。如果没有和小林光一决死的一局,不仅曹薰铉应氏杯的冠军,甚至韩国围棋的崛起也要大大滞后。

  在这一局如此耗费笔墨,是为了说明这样一个事实:往往是一些微小的细节决定重大的事件。做大事的人必须在细节上谨严,懂得坚持。应该说曹薰铉对小林光一的一局投了是正常,但是在难以相像的重压之下的坚持,不仅对他个人,也对韩国围棋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相反,聂卫平在应氏杯决赛第四局的表现又是另一种样子。聂卫平前三局1比2领先后,第四局1目胜出的局面几乎不可动摇,可是在宣告胜利的节骨眼上,聂卫平收官产生了动摇,在局外看来是聂卫平自己放弃了胜利,事实上聂卫平没有抵抗住胜利就要来临的诱惑和压力。

  比分被扳成2比2后,聂卫平在第五局基本是自己倒下了,是丧失斗志后宿命的脆败,也是一幕英雄悲剧。

  胜负的实质就是这样,看历史上的大事件,只要挺过最难熬的难关,就会峰回路转。笔者至今记得饭店黑暗的房间里,曹薰铉独自凝视着桌上装有奖金的纸封若有所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