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抑郁症妈妈争到抚养权

产后抑郁症妈妈争到抚养权
2019年06月14日 13:57 新浪网 作者 人民网

对于这段婚姻,原本芳芳是想挽回的,但她发现丈夫李利在网上与其他异性有不正当来往,情绪波动大,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李利起诉离婚,以女方患抑郁症为由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难道身患抑郁症,就会失去对照顾了四年的孩子的抚养权吗?近日,临湘法院对此离婚案作出判决,准许离婚,女儿由妈妈抚养至十八周岁,爸爸每月负担抚养费。

“妈妈虽然患病,但是孩子到四岁都是妈妈和外婆抚养,妈妈付出的爱从未因为患病而减少,反而是当爸爸的没有尽过自己的责任。得了产后抑郁难道就丧失了抚养权吗?”这段话出自临湘法院审理的一起离婚纠纷案中,女方芳芳(以下人名均为化名)的家人之口。

近日,临湘法院对芳芳与丈夫李利离婚案作出判决,准许李利和芳芳离婚,婚生女由芳芳抚养至十八周岁,李利每月负担抚养费。

丈夫工作转正后态度变了

在情感破裂前,芳芳与李利原本有一段幸福的日子。他俩原本都是小学代课老师,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芳芳与李利自由恋爱一年多时间后,怀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于2014年12月登记结婚。

不久后,芳芳怀孕了,期间李利凭借努力通过了教师招考,被录用为正式的教师,被分配到一所中学任教。

就在芳芳以为一切都在越来越好的时候,她发现李利变了。李利觉得自己的身份有所转变,不再是代课老师,对芳芳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在芳芳怀孕期间,他不仅没有多加照顾,反而高高在上,对芳芳不闻不问,甚至与其他异性联系紧密。

就在芳芳临产前,她发现了李利手机里与异性的亲密照片。2015年5月,芳芳生了女儿后,因怀孕期间和产后没有得到丈夫的关爱,产后压力过大,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

患病后芳芳一直在四处寻医治疗,李利仅仅在2015年7月放暑假之际照顾过芳芳一两个月,此后就一直与芳芳分居生活,女儿也是一直跟随芳芳一家人生活,婚后李利及李利家庭也没有向芳芳支付过生活费和孩子的抚养费。

以女方患抑郁症为由争夺抚养权

“自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被告脾气暴躁,常无缘无故与原告争吵。2016年6月被告在原告家无故打砸财物,原告在家无法正常生活,被迫离职下海,夫妻因此分居至今,两人中断一切联系。”2018年5月,李利曾向临湘法院起诉离婚,第一次法院判决不准许离婚,之后李利再次向临湘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婚姻关系。

对于这段婚姻,原本芳芳是想挽回的。“我偶然发现李利在网上与其他异性有不正当来往,思想负担过重,情绪波动大,生产时,因为他的不关心及采取了我不愿意的生产方式剖腹产,我患上了产后抑郁症。”芳芳称,她近几年一直在求医治疗,希望李利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现在的芳芳仍然在做着代课老师的工作,而李利的生活却发生了变化。“我有时候在跑快递,有时候在送餐,没有稳定的工作。只要是挣钱的工作我都会去做。”但对于离婚,李利的态度很坚决。“我们已经分居三年了,没有感情了,给两个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双方家庭矛盾激化,无法调和,导致我无法见到孩子。”

“我想女儿能够跟我生活在一起。芳芳现在有这个病不适合带孩子,虽然我现在没有钱,但只要人不懒就会有能力养孩子的。”李利说。

法院

患抑郁症不一定会失去抚养权

难道身患抑郁症,芳芳就会失去对照顾了四年的孩子的抚养权吗?对此,临湘法院审理认为,离婚后,父母对子女仍有抚养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婚生女尚未成年,需要抚养,考虑到孩子四年来随母亲生活,为其身心健康着想,不宜改变其生活环境,由芳芳抚养为宜。

该案承办法官介绍,审理该案时,法院对此进行了综合考量。在病情方面,芳芳从生了孩子患病到现在,从没对孩子有伤害行为,孩子如今四岁活泼开朗在读幼儿园,说明在外公外婆妈妈的照顾下生活很幸福。芳芳现在在学校做代课老师,病情较为稳定,在父母的帮衬下能肩负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如果发生了孩子不适宜跟随母亲生活的情形,孩子的父亲可以向法院起诉变更抚养权。”

其次,芳芳在工作,有一定的生活来源,李利现在到处打零工,没有固定工作收入。孩子从小就跟着妈妈和外公外婆生活,孩子与妈妈外公外婆建立了很深的感情,对爸爸、奶奶几乎都不认识,如果因为离婚突然改变了孩子的生活环境,让她离开妈妈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对孩子来说打击很大,爸爸在外地工作,工作性质不稳定,无法陪伴在孩子身边,尽爸爸的抚养义务。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最适宜的还是孩子跟随母亲生活,爸爸可以探望孩子。

记者周凌如通讯员刘欣岳阳报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