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舒城产业新城智造新未来

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舒城产业新城智造新未来
2019年09月19日 10:56 新浪网 作者 人民网

去年这时候,上海精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叶青斌还在位于上海青浦的公司忙碌;现在,在六安舒城产业新城电子信息港,他和团队已经“安营扎寨”完毕,工厂生产线也顺利投产。

叶青斌祖籍浙江,从小却是在安徽宣城长大。后来他去了湖北武汉读书,毕业后先后在深圳、上海工作、创业。让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若干年后,他还会和安徽有这样的交集。事实上,这段不解之缘的背后,或许正是他事业梦想飞得更高的起点。

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舒城产业新城智造新未来

遭遇 “瓶颈”

2011年,国内智能手机方兴未艾,各个智能手机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市场对配套五金件需求巨大。叶青斌当时供职的公司,正是一家生产、销售智能手机五金配件的上市公司。有了一定的历练和积累后,他和几位公司同道一起,创立了上海精连电子科技公司,寻求更广阔的空间和可能。

公司在上海青浦起步,几年发展下来,依靠稳定的产品质量和完善的服务体系,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随着市场的逐步发展,智能手机需求走势疲弱,配套生产智能手机五金件的企业之间竞争也进入白热化。由于公司产品相对较为单一,利润空间被压缩,生产、销售压力较大。

与此同时,叶青斌也看到,这个行业还蕴藏着巨大的机会。一方面,国家政策推动,为电子信息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居民消费水平提高,人们对手机以外的智能终端需求越来越大。有统计显示,2018年全球智能设备(包括可穿戴设备电话、平板电脑、PC 等)的装机量超过80亿台。

在叶青斌看来,企业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必须形成专业化、大批量生产和模块化的供货能力,不断进行产品的开发和工艺的研究,增强产品质量,提升产品品质。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充足的生产面积,先进的工艺装备、超强创新能力,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回头看他们公司的现状,在上海,由于公司并不是政府扶持的高精尖等顶端科技企业,依靠自身发展受到诸多限制。比如他们在上海青浦的厂房只有3000平方米不到,企业想扩大产能、谋求更高层级的发展较为困难。这让他开始把眼光投向更广阔的地方。

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舒城产业新城智造新未来

结缘舒城

去年年中,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叶青斌看到了舒城产业新城。

当时,华夏幸福招商组正在为园区的电子信息港寻觅合适的企业入驻,接触叶青斌的招商组成员中有一个正是他曾经的同行。源自对行业和市场的共同经历和见解,两人就企业发展的话题聊得十分投契。

彼时,舒城产业新城重点打造的光电显示、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群在不断引入高科技企业,特别是电子信息产业吸引了仪佳光电、鸿岸电子等一大批整机、模组及配套等优质企业签约,产业链不断齐备、配套逐步完善。

这些让叶青斌觉得,将公司搬迁到这里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现实的问题也迎面而来。叶青斌说,当时他提出这个方案,团队中很多人直观的反映是“不好去”。相比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来说,舒城地理位置较为偏远;很多老员工已经把家安在上海,不愿意搬家。从企业层面考虑,在上海地区,上、下游配套企业十分成熟,相比之下,舒城周边虽然有几家配套模具生产企业,但毕竟量少,产能不足以供应公司的正常运营。

事实上,公司在外迁地的选择上,叶青斌一度把目的地瞄准珠三角,曾经考虑将公司搬往东莞或惠州。一方面,那里的上下游产业配套较为成熟,另外,在大众印象中,沿海地区的整体工作效率相对较高。这些都一个谋求升级发展的企业来说都至关重要。

就这样,公司整体搬迁入驻舒城产业新城的合同8月底就签署了,但搬迁工作却迟迟无法启动,内部争议让搬迁陷入停滞。

落地“生根”

“但舒城这个地方依然有很多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优势。”叶青斌说,正是这些“闪光点”,让团队最终克服困难,还是决定从上海整体搬出迁入。

叶青斌说,舒城县紧邻安徽省省会合肥,开车走高速不到30分钟就能抵达合肥市区。而合肥是全国四大科教基地之一,拥有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为代表的数量众多的高校;合肥也是除北京之外拥有大科学工程最多的地区。在这里有大量的科技人才,为公司提供了产品更新换代的研发人才优势。

从行业基础考虑,舒城产业新城的“资源”也不错。叶青斌说,在舒城紧邻的合肥,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势头很好,包括以京东方为代表的液晶面板产业,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智能语音、人工智能产业,以及集成电路产业。联想旗下的联宝科技(合肥),是联想全球最大的PC研发和制造基地。这些企业都是他们公司有着业务关联、行业内的知名大企业,也都是公司未来的潜在客户。

“华夏幸福专业又高效的产业服务,包括政策兑现能力和产业配套服务,更是我们最终决定搬迁的关键因素。”叶青斌介绍说,在招商接洽过程中,华夏幸福团队就为他们量身定做专业的产业规划,包含客户群体分析、交通距离、上下游产业链、人力成本、生产成本等。在搬迁入园政策方面,华夏幸福也为企业争取到很多优惠:比如两年厂房免租金,比原来的扩大近一倍,达到6500平方米,解决了企业生产场地的问题。在办理各种证件的过程中,华夏幸福产业服务人员主动为企业对接工商、税务、环保等单位,提供“一揽子”服务,解决了企业的外联成本。招工、用工对他们来说是一大难题。这是因为他们企业需要的核心高级技术工,不是靠理论考试考出几个等级证书的师傅就能胜任,而是必须经过十几年实际操作经验的积累、是要精密精细的操作才能完成。由于很多外地人不愿意来安徽工作,给招工带来很大困难。对此,华夏幸福也积极对接,帮助企业寻觅合适的人才。

今年8月,从设备开始搬迁不到一年时间,叶青斌的公司就顺利投产。这样相比沿海地区甚至更高的效率让他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更好未来

如今,公司正在逐步走上正轨。按照计划,公司将实现年产手机专用屏蔽件30400万件、共享出行模块屏蔽件12000万件、新能源汽车智能模块屏蔽件10000万件、其他智能终端模块屏蔽件8000万件,达产年新增销售收入45000万元。这些屏蔽件主要用来屏蔽电子信号的工具,作用就是屏蔽外界电磁波对内部电路的影响和内部产生的电磁波向外辐射。

“未来,我们将用两年的时间来经营和沉淀,把客户群体做一个提升。”叶青斌说,公司将致力于以研发、 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为通讯,消费电子等领域提供精密电子接插件及金属结构件的科技型企业。先期以生产冲压结构件(包括手机屏蔽罩)为主,后期通过企业的技术及制造能力的积累、提升,逐步引入连接器及其他相关产品的研发及生产,比如汽车元配件、智能语音终端模块、人脸识别支付功能和智能家居模块等。

他说,目前国内移动智能终端配件行业市场集中度较低,行业内大量的中小企业大多数设计能力不足、技术水平落后、产品质量较差,从而导致低端市场呈现过度竞争和无序竞争的格局。随着全球移动智能终端产业的快速发展,将吸引更多的供应商和厂家加入移动智能终端生态圈,与之配套的配件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行业面临整合重组,市场也将迎来高质量发展。这是他看见的行业挑战,也是市场面临的“风口”。而正视挑战,勇敢迎着困难出发,才能收获更好的未来。希望在未来的智能终端产业,来自舒城的精连制造,能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胡霞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