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军在东北俘虏一国军少校,公开身份后,高层亲自接见,他是谁?

我军在东北俘虏一国军少校,公开身份后,高层亲自接见,他是谁?
2021年02月07日 21:53 新浪网 作者 草根说历史

  1947年10月中旬的一天,东北民主联军的几个战士正在太子河旁巡逻;由于这里是“解放区”和“国统区”的相交地带,情况十分复杂,时常有特务从这里潜入解放区侦察,因此战士们十分地警惕。

  突然,一个小战士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穿着国军军装的人朝他们走来,他急忙提醒战友,将子弹推上枪膛,大喊:“站住,把手举起来?”。

  这个身穿国民党军装的人倒也不慌张,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而是主动配合巡逻的哨兵,并说:“请马上把我送到你们的上级那里”。

  

  战士们见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军官,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少校,便将其送到连部。

  连长和指导员得知俘虏了一个国军少校,放下手中的工作,先来看一个这个俘虏,并问:“你叫什么名字”;但少校却说:“不要问了,请继续把我送给你们的一级”;连长和指导员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考虑到万一眼前这个人是重要人物,擅自处理恐会坏了大事,便将其一层层往上送,最后被送到了辽南军区。

  军区首长也很纳闷,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为何迟迟不透露身份?

  见辽南军区是比较高级的机关单位,少校这才透露了真实身份:“首长,我是902号情报员,刚从国民党部队里脱险”

  “902号情报员”?军区首长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代号,但考虑到地下工作的特殊性,马上打电话给在中央负责情报工作的李克农。

  李克农对“902号”那是十分地熟悉,马上给辽南军区回电,证明了“902号”的身份,这时辽南军区的首长才得知,“902号”情报员,就是在东北战场立下大功、潜伏在敌人心脏的秘密情报员赵炜。

  随后,辽南军区将赵炜安全送到了通化的辽东分局,辽东军区司令,也是后来开国大将之一的罗瑞卿亲自接见了赵炜,肯定了赵炜为东北战场作出的贡献。

  

  赵炜1919年生于河北文安,当时正值军阀混战时期,他从小目睹了民不聊生的社会状态,立志长大后要成为一名军人,帮助穷苦百姓打天下。

  20岁那年,赵炜离家南下,考入黄埔桂林分校;在这里,赵炜全方位学习了政治、军事知识,开始有了一个兵样,因学习刻苦,各科成绩突出,蒋介石在视察学校时,听闻有这样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便让校领导将赵炜叫来。

  赵炜以立正的姿态,端端正正站在蒋介石面前,铿锵有力地说:“委员长好,我是赵炜”。

  蒋介石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学生兵很满意,边点头边说:“好,好”。

  这么好的一个苗子,蒋介石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为拉拢赵炜,亲自赠送了一把“中正剑”,这对当时的赵炜来说,是莫大的荣誉。

  

  从学校毕业后,赵炜进入李宗仁的第五战区,负责训练机枪连的新兵;虽然没有直接上抗日战场,但他的训练成绩全军第一,李宗仁还亲自召见了他。

  在短时间内,接连受到蒋介石、李宗仁等“大腕”的接见,仕途顺风顺水;如果放在别人身上,那可能会产生骄傲的情绪,但赵炜却不以为然,虽然表面风光,但上前线杀敌的梦想迟迟未能实现,整日忧心忡忡。

  为了能够上战场,赵炜找在战区司令部做参谋的同学朱建国帮忙;当时朱建国表面上是一个参谋,但其实是“绥靖组”的负责人,这个机构不是为了对付日本人,而是专门对付共产党。

  绥靖组从各共产党机构中收缴了不少进步书籍,赵炜在没事的时候,也会偷偷阅读这些书籍;通过这些书籍,赵炜逐渐认识到了国民党政府的本质,而朱建国很早就是地下工作者,见赵炜也很喜欢这类书籍,便经常加以引导,希望这个同学能够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

  

  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共双方都在以最快的速度抢占东北这块要地,国民党方面组建了东北保安司令部,并在国民党全军范围内招收军官前往任职,黄埔出身的赵炜也报名参加,并成功录取,担任少校参谋。

  在前往东北任职途中,他到天津看望了在十一战区任职的同学朱建国;在朱建国多年的帮助下,赵炜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如今他马上要到东北保安司令部任职,如果能让其为党组织提供情报,那也许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大作用。

  在见面后,朱建国对赵炜说:“你想不想为党组织工作”?

  赵炜想也没想,直接说:“这是我多年的梦想,但我不知道具体能做什么”

  朱建国在请示了上级后,李克农派出手下的大将王石坚与赵炜直接面谈;起初赵炜想要直接脱离军队,前往延安,但王石坚耐心地给赵炜做思想工作,分析了各方面的利弊。

  王石坚的一番话,让赵炜顿时想明白了;自己是东北保安司令部的参谋,可以接触到很多绝密的情报,如果将这些情报及时送出,将会提升我军作战取胜的概率。

  

  由于赵炜过去没有从事过搜集情报的工作,王石坚对其进行快速的培训;他还指着自己身上的伤疤对赵炜说:“这是当年在上海做地下工作被捕后,被特务用刑具弄出来的,但我们都要有气节,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出卖自己的战友”。

  在看了王石坚的伤疤后,赵炜很受触动,同时也更加认识到,从事地下工作的危险与残酷。

  为方便与赵炜的联络,李克农专门给赵炜设定了“902”的代号;这个代号属于绝密,在党内,除少数高层领导之外,没有人知道。

  

  1947年3月,赵炜担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机要室的少校参谋,负责在地图上标出敌我态势;机要室放着大量东北国民党军的绝密情报,身为主管参谋的赵炜,能较轻松的获得总部的意图以及下属各军兵种的作战方向、兵力部署等情报。

  当时我军在东北的作战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为进一步获取国军的最新作战部署,上级派袁泽到沈阳与赵炜接头。

  当天晚上,赵炜就将东北国军第四次攻打辽东的详细作战交给了袁泽。

  根据情报,杜聿明将动用12万人,在辽东与解放军决战, 以实现“北守南攻、先南后北”的战略目标,此次进攻的主力部队是13军的89师和54师,部队将在三源浦进行集结待命,进攻时间在4月初。

  为让我军高层更加详尽地了解杜聿明的作战部署,赵炜本计划让袁泽将兵力配备表带走,但因文件太大,实在不方便携带,无奈只能放弃。

  为方便传输情报,王石坚派人在赵炜不远处秘密设立了一个电台,在获得情报后,以最快的速度传送到我军的决策层。

  

  值得一提的是,赵炜还将杜聿明的主力部队13军引入我军的包围圈,一举改变了东北的态势。

  当时13军按照杜聿明的部署,开到了沈阳;该军的军部中,有一个参谋是赵炜的同学,为进一步摸清13军的情况,赵炜以找同学的名义,上了司令部的专列,摸清了出发的时间。

  当时我军已在兰山布置了一个口袋阵地,赵炜回到司令部后思考:如果将13军调入我军预设的口袋阵地,那将大大缓解战场的压力。

  在深思熟虑后,赵炜以司令部的名义,给13军发布了一道“假命令”:

急电,石军长:你军车运至清原后火速急行军至新滨三源浦,迅速进入阵地,进行强攻,占领兰山制高点,不得有误。

  因为这道命令是按照既定程序发布,13军的军长石觉也不敢质疑,便按照赵炜的命令开赴兰山,结果遭到我军的痛击,虽然突围出去了一部分,但13军遭到重创;见主力部队都被打得丢盔弃甲,其他部队也望风而逃,杜聿明“北守南攻、先南后北”的计划彻底破产,使东北的我军掌握了主动权。

  

  蒋介石得知辽东会战失利后,大骂“娘希匹”,身为指挥官的杜聿明也一肚子火,在得知13军是按照司令部的计划行事后,十分纳闷,自己并没有下过这一道命令,但看了电文之后,发现上面有各负责人的签字,完成符合程序,最后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真相,加上战事紧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赵炜在这次行动中,立下了大功,上级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杜聿明在东北战场的接连失利,让蒋介石对这位学生很失望,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将杜聿明撤职,让陈诚去接任,在陈诚未到任之前,暂时由郑洞国代理司令一职。

  当时陈诚担任着参谋总长,郑洞国为在陈诚面前表功,让参谋处制定了一个“东北重点防御计划”,并指定赵炜参与制定这个计划,这对于赵炜来说,能够更加轻松地获得这份绝密的情报。

  赵炜将计划制定得十分完美,得到郑洞国、陈诚的肯定,陈诚更是让赵炜带着这份计划,到北平向校长当面汇报。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秘密电台却出事了。

  当时赵炜按照时间去给负责电台的沈秉权夫妇传递情报,当走到大门口时,发现有警示信号,他预感到可能是出事了,便折返回住所。

  两天后,赵炜突然想起在辽宁财政厅任职的姚义住在沈秉权附近;便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老姚,中午有空吗,中午我去找你,有点事儿”。

  姚义也是一名地下党员,知道赵炜这时候来找他,一定是有急事,便说:“有空,那我们12点在财政厅见面”。

  中午12点,赵炜和姚义在财政厅碰了面,这时他才得知,两天前,一伙便衣特务冲进了沈家,将沈秉权抓走了,还找到了一张手绘的军用地图。

  赵炜猛然说:“糟糕了,那张军用地图是我画的,我的身份可能暴露了,我们现在要不要马上离开?”。

  姚义想了想后说:“我不走,因为如果就这样突然离开,可能会让事情更糟糕,而且我建议你也不要走,以不变应万变,因为现在也没有迹象表明你已暴露”。

  赵炜采纳了姚义的建议,因为虽然沈秉权被捕了,但他的妻子并没有被捕,这只能说明特务没有完全掌握情况,且沈秉权是一位老党员,相信他不会出卖自己的同志。

  

  10月7日,陈诚亲自给赵炜签了到北平的派令,还专门调了一架专机,并指示:“校长如果有指示,你回来后一定要报告”。

  “是”,赵炜答道。

  到了北平之后,赵炜并没有马上去蒋介石的官邸,而是去找过去的同学纪启仁,先打听一下北平现在的情况。

  在嘘寒问暖后赵炜问到:“你和朱建国还有联系吗,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没有想到,朱建国竟是一位共产党,已被特务逮捕了”,纪启仁叹着气说。

  

  此时对于赵炜来说,由于塌了天;沈阳的电台被敌人破获,革命引路人朱建国被捕,而这些人都是和王石坚在一条线上,他会不会也出事了呢?

  为安全起见,赵炜暂时住在铁甲列车司令部任职的同学李保诚宿舍;两人多年未见,赵炜掩盖住内心的焦急,与李保诚谈天说地,在说道朱建国时,赵炜说道:“唉,我也没有想到他是共产党”。

  “当时我也不相信,起初还想和其他同学一起,将他担保出来,但没有想到事情没有简单,与朱建国同一批被捕有十几个人,有一些还是在国军中担任要职的人”,李保诚说道。

  这时赵炜才明白,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已遭到严重的破坏。

  在北平呆了两天后,赵炜偶然想到,之前王石坚有跟他说过:万一和朱建国失去联系,可以到报子街库资胡同8号,找一个叫王啸的同志。

  但现在北平的地下党遭到重创,还能不能联系到王啸?

  

  赵炜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冒险一试;他穿着国民党的军装,敲开了王啸家的门:“请问,这是王啸的家吗?我是东北保安司令部的参谋赵炜,与王啸是朋友”。

  在屋内的王啸听到赵炜的话后,马上出来,紧紧握住他的手。

  “北平的地下党组织是在9月24日遭到破坏的,先后共有20多个人被捕”,王啸无奈地说。

  赵炜也报告了沈阳的情况:“沈阳的秘密电台也被敌人破坏了,负责人沈秉权被特务逮捕了”。

  当时赵炜的心情虽然很乱,但没有忘记陈诚交代的任务,此时蒋介石虽然已飞到东北,但这份计划放在自己手里越久越危险,于是就将计划书送到北平行辕,准备回去。

  

  赵炜回到沈阳后,担心自己已暴露,因此没有立刻回到司令部去上班,暂时到在东北行辕人事处任职的同学家里。

  为进一步探明情况,赵炜给作战科的卢科长打了一个电话。

  “你怎么还不来上班”,卢科长急切地问。

  赵炜也预感到自己应该是暴露了,便说:“我刚从北平回来,又发烧了,现在暂时在未婚妻家里休息”。

  “那地址是在哪里啊?”卢科长继续问。

  科长的这个提问,更加证明自己已经暴露,这个地址很多同事都知道,索性告诉他:“桂林街125号”。

  在挂了电话后,赵炜以最快的速度出门,坐上马车前往旧城区,然后找一个电话,打回未婚妻家;他知道,如果是卢科长接的电话,那肯定是要来抓他的。

  果不其然,接电话的还真是卢科长。

  “科长,你怎么到我家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身体不舒服,在铁路医院看病”,赵炜说道。

  卢科长说道:“参谋长说有急事要找你,让我开车来接你”。

  “那好吧,那麻烦你来医院”,赵炜说道。

  

  赵炜深知一刻也不能耽误了,必须马上离开沈阳;由于浑河桥上有国军士兵在把守,只能游过浑河,在高粱地里走了一段时间后,赵炜遇到了一个老大爷:“大爷,这里距离沈阳还有多远?”

  “二十来里”,大爷回答道。

  赵炜大惊,自己走了这么久,怎么才走这么一点距离,必须加快脚步,否则特务很有可能会追上来。

  就在准备渡过太子河的时候,两个国民党士兵突然冲了出来,大喊:“站住”。

  赵炜虽然很疲惫,但马上故装镇定,呵斥道:“我是52军军长的随从,要到前面侦察敌情,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两个小兵见赵炜是军官,又是军长身边的人,便不再为难,还找了一条船让赵炜过河。

  

  在上岸之后,赵炜一刻也不敢停,一口气跑了十来公里;见前方有一个村庄,赵炜加快步伐,准备上前打听情况。

  一个老伯跟他说:“小伙子,这里是两不管的地带,你先在这里休息下,有人来我们会应付的”。

  就这样,赵炜就在老伯家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赵炜离开了老伯的家,继续向前走,终于到了解放区,也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不久后,赵炜被分配到东北局社会部工作,自此结束了潜伏生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