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东缺席解放战争,为何位列大将之二?主席:他是立过大功的人

徐海东缺席解放战争,为何位列大将之二?主席:他是立过大功的人
2021年02月19日 16:55 新浪网 作者 草根说历史

  1936年的《共产国际》曾专门刊载过徐海东所率领的红25军,这个军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军团里几乎没有超过18岁的战士,大多都是12至18岁之间,而这其中年仅12、13岁的小战士有上百人之多,这些“儿童军”大多都是因为战争失去父母亲人的孤儿,就是这样的一支“儿童军”,在徐海东的带领下专攻强敌,屡战屡胜。

  1931年10月,这支“儿童军”转而成立了红25军,这支军团的前身是游击队,这些小战士虽然年纪小,但作战经验却相当丰富,在过去的鄂豫皖苏区里,他们曾经历过恐怖的白色袭击,敌人的强大力量摧毁了人们的家园,百姓被残忍杀害,这些尚且幼小的孩子面对强敌不得不拿起武器反击,在对抗敌人的过程中,他们逐渐积累了作战经验。

  红25军参与长征时,是在敌军几十万的大军包围下穿插进行的,这一路上凶险难料,而徐海东主张不打消耗战,给每个战士配备了较为优良的武器装备以备应对敌袭,这才终于顺利抵达陕甘革命根据地,而这支“儿童军”在长征中的坚韧不拔的精神赢得了众多人的赞誉。

  

  徐海东带领着红25军到达陕北之时,陕北苏区正遭受20多万敌人的大规模四面围剿,当时的陕北红军缺乏运动战的作战经验,难以抵御敌人的猛攻,而红25军对此的相关作战经验却是相当丰富,立刻率领红25军进入战场。

  在徐海东的指挥带领下,红25军接连取得劳山、榆林桥两次战役的胜利,痛击敌军,面对突然出现的红25军和骁勇善战的“徐老虎”,敌军深感震惊,20多万的强敌最终被打得四处逃散,及时挽救了战场危局,且配合中央红军巩固了陕北苏区。

  

  在1955年的授衔大会上,徐东海位列大将第二,当这个结果出来之时,却是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人认为徐海东自1940年后就因为伤病长年在家中养伤,几乎不再参与之后的战争,而其他大将皆是坚守战场,直到战争结束,对于此番争议,毛主席义正言辞道:“徐海东是对革命立了大功的人,他就是大将第二!”

  或许有人不明白徐海东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战绩能得到毛主席这般认可,但若是了解了徐海东的生平经历,也就能明了了。

  

  1900年,徐海东出生于湖北的一个贫困家庭,9岁时读私塾,12岁时就辍学跟着哥哥当窑工,直到25岁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与革命。

  在北伐战争中,徐海东就展现出过人的军事能力,1927年的大革命失败后不久,徐海东就发动群众组织了第一支工农革命武装,随后带领着这支队伍参与了黄麻起义,在革命斗争的过程中,徐海东可谓是所向披靡,被红军战士们称为“徐老虎”。

  徐海东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参与革命却给家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徐海东过人的军事才能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对于这样强劲的对手,国民党对其恨之入骨,下令道:“凡是击毙徐海东者,赏十万大洋!”

  而后,国民党竟是杀害了徐海东的近亲以及远亲,总共66亲人,毛主席曾经也叹息道:“在共产党人中,徐海东家族是为革命牺牲最多的人啊。”家人的离世无疑是对徐海东莫大的打击,但这也并没有让徐海东停止革命的道路。

  

  1935年9月,参与红军长征的徐海东率领红25军最先到达陕北,毛主席所在的中共红军队伍于11月才到达,此时的中共红军弹尽粮绝,且又正值冬日,没有任何棉衣棉被可以御寒。

  而此时徐海东所率领的红25军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整,可以说是兵强马壮,毛主席无奈之下,给徐海东写下一张借条,内容如下:徐海东同志,由于队伍吃穿困难,特向你借款2500元。

  徐海东看着毛主席所写的借条,倍感羞愧:“我曾去看望过一次,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真是不应当。”徐海东随即找来供给部长,得知队伍还有7000块钱,直接下令道:“留2000块,剩下的5000赶紧送到中央那去。”

  不仅如此,徐海东还动员部队把枪支弹药、棉衣棉被等都送到中央红军,徐海东的雪中送炭也一直被毛主席铭记于心。

  

  1936年12月爆发了“西安事变”,徐海东当即率领红15军抵达西安参与作战,1937年,国共合作,徐海东再次率领部队奔赴华北战场,此后,徐海东长期处在抗日战场的最前线。

  只可惜不幸的是,由于早前在战争中受到严重战伤,徐海东最终还是病倒在抗日战场上,一病不起,不得不回到延安治病。

  回到延安后,徐海东仍然记挂着战场上的事,想着如今战场上的紧张局势,徐海东根本无法安心养病,仍然坚持指挥工作,直到1940年1月,徐海东旧伤复发,吐血不止,医生在检查完徐海东的身体状况后,大感惊讶:“才40岁啊,但肺功能几乎已经丧失了,再不治疗,恐怕有生命危险。”

  除此之外,徐海东身上还负有17道战伤,若不及时治疗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一旦旧伤发作,便疼痛难忍,徐海东时常在夜里因伤痛而翻来覆去睡不着,身体、精神都饱受伤痛折磨。

  

  徐海东也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仍然坚持着要工作,当毛主席得知徐海东的病情后,当即发来一则电报:静心养病,天塌不管!

  看着毛主席发来的电报,徐海东顿时泪如雨下,终于对着医生的治疗建议点了点头:“好。”从此以后,徐海东长年卧床养病,再也没有参与之后的战争。

  当徐海东得知自己被授予大将第二,徐海东心中有愧:“我卧病在床这么多年,为党工作的不多,这大将我真是受之有愧啊。”对于徐海东的这番话,毛主席并不赞同,摇了摇头,道:“徐海东同志不仅是大将,而且还应位列第二!”

  

  而徐海东能有这一切,不得不提到他背后的女人周东屏

  周东屏原名其实是周少兰,徐海东和周少兰最初的相遇就在红25军部队,刚来到红25军的周少兰就已经听过不少关于徐海东在战场上的传奇事迹,心里对徐海东很是敬佩,但同时周少兰又有些畏惧徐海东,因为听闻徐海东脾气暴躁,爱训人,而且还不喜女兵,部队里的女兵们也都不敢接近他,总是离得远远的。

  周少兰起初也不敢接近徐海东,直到听闻组织要撤离大别山,而单独留下部队里仅有的7名女兵留守在井冈山,周少兰坐不住了,带头去找政治部,强烈要求与部队一同出征:“红军就是我的家,我不在红军还能在哪!难道还回去做别人的童养媳吗。”

  部队里的女兵都是好不容易才从备受压迫的家里逃出来的,来到红军的女兵终于可以像普通人那样有尊严地工作,不用再如从前那般任人欺压摆布,若是脱离了红军,独留在井冈山,恐怕又要回到过去那般饱受欺凌的日子。

  

  来到政治部的周少兰刚好遇到了来检查部队情况的徐海东,看到在办公室哭诉的周少兰,大声喝道:“你哪个单位来的?这样哭闹是要干什么!你还有个红军战士的样子吗!”

  周少兰被这一声叱喝吓到了,憋着泪,却还是倔强地开口道:“军长,我们想跟着队伍一起走,不想留下。”

  徐海东一时没搞清楚状况,不知该回答什么,周少兰以为徐海东不肯答应,又提高声音大喊道:“反正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跟着队伍一起走,绝不留下!”

  徐海东看了看眼前这个骨瘦如柴的女孩,问道:“你多大了?”周少兰立即回到:“我18了。”

  徐海东看着女孩的小个子满脸不信:“胡说!就你这小身板能有18?你……”,徐海东话还没说完,周少兰连忙打断道:“家里穷,吃不起饭,长不高个很正常。”

  徐海东一时被堵得无话可说,再次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听着她的境况,心里对她很是同情,这也是徐海东第一次遇到性格这般刚毅的女孩,最终,徐海东还是点了点头,同意带上女兵们一起远征。

  至此,周少兰就一直跟着部队远征,也几乎没见到过徐海东了,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再次遇到徐海东时,对方竟是身负重伤,命悬一线。

  

  1934年12月,国民党在庾家河镇对陕北红军发动突袭,并且抢占了东山坳口,占据有利地势对陕北红25军发起进攻,此时的红军若是不赶紧突围,极有可能陷入被动之中。

  面对这突发情况,徐海东立即带领队伍里最能打的军团冲入敌人的阵营发起猛攻,由于战斗的一开始红25军就处于相对弱势的地理位置,这一战打得异常艰辛,红军不得不以命相搏,硬是从敌人手里夺回了东山坳口,紧接着又分出两批军团分别占据南北两处高地,保证己方的地理优势,最终奸敌700余人,国民党被打得连连败退。

  这一战,对红25军来说伤亡惨重,军长程子华的手部遭受重创,几乎无法动弹指挥,而徐海东的左眼下被子弹打穿,生死堪忧。

  这是自徐海东参军以来受的最严重的一次伤,满脸的鲜血不止,医生好不容易止住了血却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重度昏迷,而且由于淤血的堵塞,徐海东呼吸困难,随时都有可能因为窒息而亡。

  一众的医生站在一旁手忙脚乱却想不出办法,此时作为护士的周少兰主动站了出来,说道:“我有办法,让我试试吧。”周少兰走到徐海东身边,俯下身子用人工呼吸的方式将淤血吸了出来,这才让徐海东摆脱了窒息的危险。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周少兰片刻不离徐海东身边,小心翼翼地处理徐海东的伤口,又细心地喂食喂水,直到第五天,徐海东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着悉心照料自己的周少兰,徐海东眼里噙着泪,缓缓开口道:“现在几点了?部队怎么样了?”

  周少兰看着终于清醒的徐海东,顿时喜极而泣:“首长可算醒了,您这都昏迷了四天,真是把人急得够呛啊。”徐海东笑着安慰道:“我这睡了个好觉,一点不着急。”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徐海东的伤势并没有彻底好转,时常会陷入昏迷状态,头部肿胀,仍然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没有足够的药物、医疗器械等可以治疗,徐海东只能每日每夜忍受着伤痛的折磨,在夜里常常会因为伤痛而睡不着觉。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徐海东还是跟着部队一起行动,因为不能行走,就由部队的战士们抬着走,只要从昏迷中醒来,徐海东就会继续指挥工作。

  周少兰看着徐海东忍受着疼痛还在工作,心里就一阵阵难受,仿佛自己也跟着疼一样,但徐海东绝口不提自己的伤痛,硬是一声不吭地坚持工作。

  

  幸好在周少兰的照顾下,几个月后,徐海东的伤势也终于慢慢痊愈,在这段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徐海东逐渐对周少兰产生了爱慕之情,而此时的周少兰也对徐海东产生了好感,也意识到徐海东平日里其实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但由于现在一心专注于治疗徐海东的身体,一时也顾不得其他。

  待到徐海东病愈不久后,徐海东约周少兰一同散步,想趁着这个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徐海东说道:“少兰同志,这次负伤是我最严重的一次,如果没有你及时救治的话,我徐海东怕是早已不在了,少兰同志,你要不改名叫东屏吧,东屏的意思就是我徐海东的保护屏障。”

  此时的周东屏听着这番话一时红了脸,只低着头不回答,算是默认了,两人的关系也就此默认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徐海东和周东屏聊起了自己的过去,周东屏回忆起自己的幼时生活,父亲常年卧病在床需要人在身侧照顾,但在周东屏7岁那年,母亲因为被狗咬伤没钱医治最终去世了,尚且年幼的周东屏就不得不扛起家中的重担,然而在13岁的时候,却又被人贩子拐走了被卖给一户人家做童养媳,不过好在14岁时,共产党来到了周东屏的家乡,周东屏毅然决然就逃离了原来的牢笼,参与了革命。

  或许正是这段经历,周东屏对红25军有着特别的依赖,时常说道:“红25军就是我的家。”

  

  徐海东听着周东屏的过去,心生怜惜,颇为感同身受,因为自己可以说是和周东屏一样同病相怜。

  徐海东家里都是做窑工的,小时候读了两三年的书就没读了,跟着家里的长辈学做窑工,平日里除了要烧窑,还要帮着干农活,直到1925年,徐海东离开了家,去往武昌谋生,后又机缘巧合下加入了共产党,参与了革命。

  加入共产党不久,徐海东在革命的过程中展现了不凡的军事才能,1930年,徐海东率领游击队歼灭了以土豪劣绅为首的地主民团,一路过关斩将,敌人一听到“徐老虎”的威名,往往就开始打退堂鼓,四处逃散。

  但是参与革命以来,徐海东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先是被那些土豪劣绅烧了家,后于1932年,徐海东家中被杀66人。

  对于这段悲伤的过往,周东屏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默默流下眼泪,陪伴在徐海东身侧,希望能让徐海东感到一点慰藉?

  

  徐海东看着周东屏,再次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又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说道:“我一个大老粗,年龄也大了,脾气又不好,我怕是配不上你。”

  周东屏也终于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爱意:“我只在乎你对我的感情和你的人品,其他的我都不在意。”

  虽说两人已确定了恋爱关系,但现在国难当头,两人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徐海东仍然坚持着革命的工作,而周东屏除了日常工作之外,还时刻关注着徐海东的身体状况。

  两人直到1935年9月,红25到达陕北后,部队里的同志开始张罗着两人的婚事,结婚当天,徐海东本想着给两人买件结婚信物,以此作为结婚纪念,可奈何当时条件差,全身上下只能摸出几分钱,只得作罢。

  两人的婚礼极为朴素,婚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周东屏拿着一些红枣招待客人,这就算是完婚了,虽然婚礼简单,但两人感情深厚,陪伴了彼此几十年的时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