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刘仁俊:与白鱀豚相伴20多年 希望再见她一跃而出

刘仁俊:与白鱀豚相伴20多年 希望再见她一跃而出
2020年02月18日 18:04 新浪网 作者 中国小康网

  

  • 央视网消息:刘仁俊手上有一道特殊的疤痕,这是多年前白鱀豚“淇淇”咬下的,这道疤痕对他来说是一个纪念,因为这是在地球上生存了2500万年的物种白鱀豚,在消失前留给人类最后的印记。

      1978年10月,我国组建了白鱀豚研究所。从此以后,刘仁俊就跟白鱀豚结上了缘。

      刘仁俊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他饲养了二十二年半的白鱀豚“淇淇”是截至目前已知的人类见到的最后一头活着的白鱀豚。

      缘起:救治白鱀豚“淇淇”

      2020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捕。保护力度如此之大,足见长江需要“休养生息”已迫在眉睫。

      “鱼类对长江生态系统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是一个晴雨表,鱼少了,对于其他生物也是很大的威胁。”80岁的刘仁俊说道。他参加工作多年,眼看着水生生物一个个消失,如白鲟、鲥鱼等。而让他最为痛心的是他所研究的白鱀豚,也在这颗星球上消失了……

      被称为“长江女神”“水中大熊猫”的白鱀豚是我国特有的淡水鲸类,仅产于长江中下游,它全身灰白,体态健美,呈流线型。几千万年以前,它们就生活在长江,被称为“活化石”。

      然而长期以来,由于人类活动增加及活动不当,白鱀豚大量锐减。1984年,白鱀豚被列入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1986年,白鱀豚的宏观数量已不足300头,被列为“濒危(EN)”物种。到1996年,已变成了“极危(CR)”物种。

      在这种境况下,“淇淇”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1980年的一个晚上,刘仁俊接到从湖南岳阳城陵矶打来的电话,是水产收购站一位同志打来的。“我有一头白鱀豚是活的,要不要?”“要,我马上来。”刘仁俊立马向所里借了一台吉普车,叫上几个同事就出发了。

      他第一次见到“淇淇”,就觉得很心疼。由于“淇淇”被渔船的钩子钩住拉起,颈部留下了两个直径四厘米、深八厘米的伤口。“时间就是生命,饭也顾不得吃就开回来了。”

      几天后,“淇淇”的伤口化脓了,还引发了高烧。刚开始研究白鱀豚的刘仁俊也不知道该怎么治,急得要命,想办法到北京动物园请了两个兽医来,但几次治疗都没有什么效果。

      思来想去,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白鱀豚是水生哺乳动物,“换药以后,一放到水里马上没有用了”。最后刘仁俊用纱布给“淇淇”做了一个“背心”,上好药之后绑好,五天之后纱布揭开一看,果然,“淇淇”的伤全好了。

  

  • 情深:与“淇淇”相处的22年

      “淇淇”很聪明,只要刘仁俊来到白鱀豚池子,它就会把头伸出来,伸出嘴巴,“摇头晃脑”地问他要东西吃,不高兴的时候还会朝他喷水。还有一次刘仁俊在喂鱼的时候,“淇淇”咬到了他的手,但“淇淇”认得他,赶快就松开了。

      “好乖哦!”回忆起被咬到手这件事,刘仁俊却温柔地笑了起来。

      从来到水生所开始,“淇淇”就在没有同类的环境下生活,而承担起白鱀豚物种的保护和繁殖研究工作,是刘仁俊和同事们的责任,于是从1984年开始,他们就在浩浩长江中苦苦寻找白鱀豚,希望能给“淇淇”找到配偶。

      1986年,刘仁俊和同事找到了一头雌性的白鱀豚,取名“珍珍”。它们互相认识之后,关系越来越好,“淇淇”也总是让着“珍珍”,从不跟“珍珍”抢鱼吃,总是跟在“珍珍”后面。

      然而美好的日子只持续了两年半的时间,1988年尚未成年的“珍珍”因患间质性肺炎不幸去世。“淇淇”烦躁异常,发出阵阵哀鸣。“珍珍”去世后,“淇淇”整天游来游去地寻找,甚至绝食。经声学仪器探测,“淇淇”经常发出人耳听不到的声音,那是它在呼唤伴侣归来,却再也没有等来应答……

      为了给“淇淇”寻找配偶,刘仁俊每年带着30多条渔船、60多个渔民在长江寻找白鱀豚,但却再也没有看到白鱀豚的身影,而这也是刘仁俊心中最大的遗憾。“我对它,非常难受,非常对不起它,我没有给它找个对象,没让它成个家……”

      2002年7月14日,这是个黑暗的日子,已经退休的刘仁俊接到电话,得知“淇淇”去世了。更让刘仁俊痛心的是,作为解剖鲸类动物的一把手,他不得不亲自动手将“淇淇”做成标本。

      标本存放在白鱀豚馆里,刘仁俊却极少去看。“看到这个标本,就看到‘淇淇’可爱的样子,现在躺在那里不声不响,我心里不舒服。”

      曾经在水里来去倏忽、吻长似剑的“淇淇”,终于不再孤独,游向了它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故乡,但却把孤独留给了陪伴它的人们。

  

  • 等待:翩若惊鸿的“长江女神”能再次出现

      2007年,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就像一个传说,永远凝固在了人类的记忆里。

      “在过去几十年中,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下,长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刘仁俊说,根本问题还是在于人,所以现在我们一定要保护长江水系,不要让它再受到破坏!

      “世界上有一个公认的规矩,五十年以后再见不到这个物种,才可以说它灭绝了,五十年之内,只能说它功能性灭绝。”如今,刘仁俊依然在寻找、在等待,等待着下一只白鱀豚出水一跃,等待着翩若惊鸿的“长江女神”能再次出现。(文/董淑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