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揭秘!中国的钱,正流向哪里

大揭秘!中国的钱,正流向哪里
2019年11月08日 17:05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2019年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已经披露完毕。毫无疑问,经济处于下行周期中,压力在三季度得到了充分体现。

媒体的焦点仍然在GDP上,为这个“最不靠谱”的“主观数据”耗费了很多口舌。我今天想从“资金总量”这个“客观数据”来观察一下,在城市竞争的大格局下,中国的钱正流向哪里。

之所以说GDP是“主观数据”,是因为GDP是各地统计局统计的,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打分”,让上级统计局“审核一下”,然后就公布了。从过去几年东北、天津、内蒙GDP挤水分,可以看出这个数据的局限性。

至于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是央行系统统计的,没有纳入政绩考核,因此客观真实。再加上资金是城市经济、社会竞争的结果,是未来发展的基础,所以非常重要。

要破解中国经济的秘密,必须善于发现、使用未被污染的“替代数据”。我最先倡导使用的“小学生人数”以及“资金总量(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都是非常有用的指标。它们可以揭示中国人口和资金的流动情况。

先看表格一:

大揭秘!中国的钱,正流向哪里

从表格一可以看出,四大一线除北京之外,其他三个城市的“资金总量”都跑赢了M2。所谓M2,就是广义货币,它的同比增速可以看做是“印钞速度”。今年前9个月,中国的M2同比增速是8.3%。

资金增长最快的是深圳,达到了11.3%,总额突破了8万亿。虽然前三季度广深GDP之间差距在缩小,但汇聚资金的差距在拉大。广州的增速是9.9%,成绩也是相当不错的。上海达到了9.2%,在12万亿这个规模上仍然高速增长,也不容易。

北京汇聚资金突破了17万亿,由于规模太大,所以增速慢了一些。7.4%的速度相对其规模,不能算差。另外,我们可以看到,深圳+广州的资金虽然超过了上海,但跟北京差距仍然明显。这说明,北京的确是中国唯一的超一流城市。

顺便说一句,最近关于深圳扩容的可能讨论很多,即便是东莞、惠州并入深圳,未来的“大深圳”将在人口、GDP上超过京沪,在汇聚资金上仍然赶不上京沪。

最近有网文对深圳三季度经济增长突然放缓表示忧虑,从资金增长看,深圳仍然是不错的。其实对于深圳这种充分市场化、对外依存度极高的城市,没有必要担忧什么,担忧也没有用。

深圳在过去40年,经历的大风大浪非常多,现在真不算什么。经济繁荣和衰退都是正常周期的一部分,人为拒绝衰退才是最愚蠢的。衰退可以淘汰落后企业,是必要的经济“大扫除”,还可以进行必要的风险教育,我们完全可以乐观其成。

下面看一下20几个主要“二线城市”的资金增长情况:

大揭秘!中国的钱,正流向哪里

1、综合表格一和表格二,出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普遍占据了资金增速榜的前列。

一线城市里,只有深圳是“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深圳增速第一。表格二里,东莞、温州、苏州、佛山、青岛占据了前五名,也都是“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其中前四个还是地级市。

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20年,中国增长方式是“变身世界工厂”,这时候市场的力量大过行政权力。这20年,是明星地级市、计划单列市崛起的20年,他们超过了很多直辖市、老牌省会城市。在1998年“全面房改”之后的20年,经济增长主引擎变成了“房地产+大基建”,而房地产和大基建跟政府权力密切相关(土地都是政府的,大基建都是政府规划),由此引发了“明星地级市”隐退,老牌省会城市、直辖市全面复兴。

2019年,4个地级市和2个计划单列市突然成为最能汇聚资金的城市,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还说不好,还需要观察。或许,中国经济又在酝酿新的变化?我相信,如果实体经济重回舞台中央,一批经历过风雨考验的“地级市+计划单列市”,或许有机会再次崛起。

2、厦门、大连、天津等12个城市,资金增速低于8.0%,是今年前三季度“跑输大盘”的城市。

厦门这个优等生突然“倒数第一”,跟此前楼市太火,而现在偏冷有很大关系。炒房资金突然撤离,造成了资金的异常。厦门在资金增长乏力的情况下,GDP竟然还有8.1%的增长,所以GDP在中国真的是一个“哥德巴赫猜想”。

大连、天津是难兄难弟。大连从六七年之前,就开始进入衰退期。这个1949年GDP位居全国前四的城市,目前在排行榜上已经惨不忍睹。很多关键指标,大连已经从超过青岛,变成只有青岛大约一半。如果没有“大连商品交易所”,汇聚资金估计会被厦门超过。

天津的经济调整刚刚开始,未来的路还很长。如果不能激活民间投资,催生一流的民营企业,天津的排位还会继续下滑,未来可能变成内地13到15名的城市。而我的很多天津朋友,还固执地认为,他们仅次于北上广深。事实上,目前天津的“资金总量”只在内地城市排在10位。

3、南京、贵阳、成都,都是GDP增速在8.0%以上的优等生,但遗憾的是,它们的资金增长并没有跟上,都跑输了M2。

这是为什么?我尚未找到准确原因。成都资金在2008年之后的很多年里,都超过重庆,跟汶川地震中央增加转移支付有很大关系。现在,重庆从中央获得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大,重庆汇聚资金再次超过成都。

南京是GDP含金量比较高的城市,这一轮资金增长乏力,或许也跟楼市退烧有关。

4、整体而言,跑赢M2的城市,集中在珠三角和长三角。

我之前讲过,进入2000年之后珠三角只有深圳长期跑赢了大盘,广州、佛山、东莞都有至少十七八年的增长乏力期。但随着珠三角再次成为人口增长中心,珠三角四大城市(深圳、广州、东莞、佛山)2019年资金增量都非常出色,这是最近20年来非常罕见的。

长三角的温州、苏州、杭州、上海、宁波也都增长得很好。

至于京津冀、中部、成渝等都市圈,都有代表进入前列,但没有像珠三角、长三角这样群星闪耀。“长珠”两大经济圈,将引领中国经济未来的20年。

京津冀中,虽然北京仍然强劲,但分化严重。成渝双雄实力不错,但这个片区总量有限。未来都难以跟大湾区(珠三角)和长三角抗衡。

尤其是深圳建立先行示范区、澳门证券交易所设立、海南全省建设自由贸易港之后,中国经济中心进一步南移的态势,非常明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直面传媒

直面传媒

传递价值资讯,撰写独家企业与市场分析。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