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届大师们除了一张大嘴,还真不球行

这届大师们除了一张大嘴,还真不球行
2020年05月21日 17:15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这届大师们除了一张大嘴,还真不球行

  太极大师马保国,打擂前信心满满,嚷着要“为传统功夫正名”,结果被民间格斗爱好者一拳KO到不省人事。

  三天以来,这事都登上各大热搜排行榜。被疫情压抑了几个月的人民群众,由此着实开心了一回。

  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也是习武之人最起码的磊落。却鸭子死了,嘴壳子还硬。

  说什么传统功夫讲究“点到为止”,否则每次只要一拳发力,都能把对方的鼻子骨打断。

  被打得屁滚尿流,不败金身告破,还不忘提出新概念:“传统武术可为逃生创造机会”,并称这是“传统武术新时代下的新定位”。

  我不懂武术,对此“新概念”固然不感兴趣,更无意于向马大师取“接化发”绝技的真经,只想学学这厚脸皮是怎么练成的。

  之前吹嘘的连环崩拳、连五鞭、打败欧洲自由搏击冠军、三维立体浑圆劲、缩猴脖,这些独门秘籍,实战的时候都跑哪儿去了?

  太极大师闫芳,雷公太极雷雷,武僧一龙,这些平日里云山雾罩、翻云弄雨的“大师”,原来不过都是些花拳绣腿的江湖术士、小丑般的存在。

  这无疑是个“大师”辈出的年代。

  其实何止武术界的耍拳弄棒,江湖八大门里面,算卦相面的,行医卖药的,梨园戏班的,写字画画的,无不“大师”满天飞,“巨匠”遍地走。

  还有一些不能归入传统江湖门派的新行当,比如“文人论政”,也有大把靠嘴皮子显身扬名的。

  有人高声大嗓、唾沫横飞,虽没敢弄一顶“大师”的头衔套在头上,但因为有总编、教授之类的身份,有天然的强势话语权,藉此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也是以大师自居的。

  艺术界的“大师”,都是神笔马良,能画金山银山,就是与艺术无关。

  “文人论政”的“大师”,都是策士苏秦与张仪,能提出治国主张和方略,就是与靠谱无关。

  这类人,不是叫喊着要把“核弹头迅速增加到一千枚”,就是继续鼓吹“中国不高兴”、“中国可以说不”这些陈词滥调的玩意儿。还有张口闭口“厉害了,我的什么什么 ”,就像马保国大师的一干门徒,天天喊“厉害了,我的师父”。

  还有的,动不动在电视和网络上鼓唇摇舌,捋着脖子上粗大闪亮的金链子,表演诸如想韬光养晦都“韬不住”一类的矫情。

  “大师”一词,在中国最早被用于有高德的出家人身上。此后很多年,专用于高僧大德的谥号。

  说到“大师”,季羡林先生生前多次力辞“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顶桂冠。

  而与季羡林齐名、被誉为“南饶北季”的饶宗颐先生,面对“国学大师”的桂冠,也曾经表示“其实大师原来是称呼和尚的,我可不敢当”。

  一边是诸如季羡林、饶宗颐等老一辈饱学之士谢绝“大师”称号,一边是一拨人挖空心思,要为自己戴上一顶“大师”的帽子,以此混吃混喝混仕途。

  柏杨说,国人在“酱缸”里酱得太久,思想、判断以及视野,都受酱缸的污染,跳不出“酱缸”的范围。

  如此看来,“大师”之谓颇像柏杨形容的容器——酱缸,没跳进来的急着往里跳,跳进来的被“酱”得两眼一抹黑,沉溺于大师情结不能自拔,全然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以往的种种大师,哪怕算命大师、看相大师、星相大师、风水大师、预测大师等,都还有些真本领的。

  比如诸葛亮、刘伯温、姜太公、鬼谷子、周文王、孔子等。

  鬼谷子不仅通晓天文地理、军事政治、百工科技、医学心术,且在诸领域的成就都登峰造极。周文王发明了后天八卦,并精通文王卦,其卦术流传至今。

  千百年来,坊间的“半仙”从来未曾绝迹。虽然神神叨叨,玄而又玄地“骗你玩儿”,也多少有些技术含量的。一般不会因为说得完全离谱,轻易让人踢了场子、砸了摊子,否则就不成其为一种饭碗。

  太远的不去多说,就说近一点的。比如姚文元,在那个年代算是“理论大师”,以“棍子文章”杀人,一度混得风生水起,身居高位。

  一般人只注意了作为阴谋家的姚文元, 而忽视了“文革” 前作为文学评论家的姚文元;或虽注意了文学评论家的姚文元,但只注意他的“锄草” ,而忽略了他作为一位评论家,也为文坛做过“浇花” 。

  据有关资料统计,姚文元在“文革”前,即以《评新编历史剧( 海瑞罢官)》为界,共写各类文章433篇, 其中与文艺有关的约170篇。

  到了反“右派” 时期,姚文元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用“棍子”式的批评通向政客和阴谋家之路,但还是有些理论功底的,而不是像某位“政论大师”的“复杂中国论”,抛出一句似是而非的“文艺复杂论”去通吃。说到底姚某并非完全靠忽悠、靠嗓门大混世立足的。

  再近一点的各类“大师”,也都多少有些“技术含量”。

  比如“神医大师”胡万林,治病核心理论是“人生百病皆因水,病了的人就该用芒硝强行脱水”。虽然治死了人,但其家里的几万个锦旗也不是抢劫来的。如果天天治死人,也吸引不了河南某市市长上门求医。

  又比如“绝技大师”李一,拥有“通电体检”、“水中生存”两大“绝世神功”,靠不靠谱暂不去说,毕竟曾令不少人叹为观止。

  再比如“养生大师”张悟本,所秉持的“药店就是菜市场,医院就是厨房,药方离不开五谷杂粮”理论,虽然偏离了辨证施治,单多少能从中医“药食同源”里找到一些依凭。

  还比如“气功大师”王林,看家本领是通过意念“隔空取蛇”。把盆子扣在地板上,就整出几条蛇来。虽然本质上属于民间杂耍,也不是低级到没有一点功力。

  而现今的“大师”呢?回到“太极大师”马保国,平日里自吹自擂,仿佛武功已经修炼到听风辨位、泼水不入的境界,走上擂台却瞬间被KO,鼻青脸肿甚至休克,不仅麻烦120还可能麻烦110。

  法国戏剧家莫里哀说:“人很容易被他们喜爱的事物所欺骗。”现今的各类“大师”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了。伪大师的世界里哪有什么江湖,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这也符合达克效应,越愚蠢的人,越会高估自己,不觉得自己无知。

  他们徒子徒孙甚众,活在宗师的光环里,便觉得挣钱的事情如同探囊取物;或者跟着喊几声“爱国”,就跟宗师们一样高尚和伟岸了。

  勒庞在《乌合之众》中,道出了很多“大师”的秘密——“‘大师’们都认为社会大众就是乌合之众,他们没有独立思考及批判精神,缺乏足够的知识与判断力,容易被误导而感情用事,因此要做的就是去给他们洗脑,去控制他们的心智。”

  由此说来,“大师”们不过是一种精神与文化上的巫术,而很多人像被巫术催眠一样,成为“跟风旋转的陀螺”,陷入难以自制的浮躁与癫狂之中。

  风起云涌的“大师”们,和某些“崛起”的幻觉相一致。纸糊的“大师”看起来也算巨人,但实质是什么,该是一清二楚的。

  “大师”一个接一个的倒掉和穿帮,只能说明这届大师们除了一张大嘴,还真不球行。

  嘴皮子功夫练得炉火纯青,瓦釜终究奏不出天籁。

  而“大师”们又有着适宜的成长土壤。在一个人云亦云、思考能力丧失殆尽的"比傻社会",“大师”与拥趸们毫不避讳反智的表现,而以反智为荣。

  在网络舆论中,我们拒绝反智,却又不屑于跟他们一样无底线地敢说敢做。这样一来,事实上等于大多时候,不得不以降低自己的智力水平去迁就他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